第三百十二章 踩渣渣/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万俟教授和王师母中午回家,进门就见澹台家祖孙仨排排坐,夫妻你瞅我我瞅你,眼里满满的是骄傲,他们的小学生太厉害了,真的只用十天就让澹台寻阳醒来啦!

有个天赋绝伦的小学生,一对夫妻尾巴翘啊翘,就像树藤似的嗖嗖往上长,都快长到天上了。

“兴叔爷爷兴叔奶奶好。”澹台寻阳澹台寻欢站起来,向长辈们问好。

“嗯嗯,好。”万俟教授笑咪咪的边点头边脱外套:“小阿阳啊,你醒来多久了,有没见过我小学生?”

王师母将衣服搭挂衣架上,笑盈盈的走向澹台祖孙仨,走到一边笔下,欣赏澹台大少爷的俊容。

“兴叔爷爷,阿阳见过小仙女了,您们的小学生很漂亮很可爱,也非常厉害,知道是您们小学生救的我,我到现在都还震惊未消。”听爷爷灌输过兴叔爷爷兴叔奶奶对小学生的宠爱观念教育,澹台寻阳很机灵的拍马屁。

“你震惊是当然的,我小学生天赋卓绝,那么就小就那么厉害,你不相信也在情理之中。”小阿阳的间接马屁拍对地方,万俟教授十分受用,也毫不脸红的夸自己的小学生。

王师母亦是我小学生厉害我骄傲的表情。

兴弟与弟妹又在秀小学生,澹台明光习以为常,那对夫妻哪天不秀他们的小学生,他才感觉奇怪。

万俟教授走到夫人身边坐下,顺手泡茶,喝了茶润喉,才问事情经过,一对夫妻也略有点遗撼,他们家大孙子今天早上又飞Y国,所以也就没能与小阿阳见面。

澹台明光将小姑娘施针过程和大孙子苏醒过程,以及小姑娘的嘱咐都说了,心中满满的是感激,如果不是兴弟夫妇让他们的小学生给他孙子看诊,他还要费很多心思才能找得到疑似仙医门人的小姑娘。

听有关小学生的事,万俟教授和王师母听得眉飞色舞,骄傲之色溢之于表,被澹台明光感激,也不客气的受之。

澹台明光因小姑娘让他大孙子醒来而心花怒放,同样与小姑娘挂得上勾的另一个人——赵宗泽,却已成众矢之敌。

也不知是谁将他的黑历史一件一件的扒出来,包括在读书时就欺凌同学,强X女生,包嫩模、逛夜店,跟人打架斗气,与王千金确定男女朋友仍然经常光顾夜店,跟嫩模与美女们开房等等,传得满城风雨。

王市长也没有要瞒人的意思,将贵圈里传扬的赵宗泽的黑历史之论全丢给老母亲和侄女亲自欣赏,王老太太气得肝疼,直骂赵宗泽是禽兽,她竟然被蒙骗了。

王玉璇总以为赵宗泽只是燕行的后母带进赵家那一点身份不被燕行喜欢,其他方面都不错,以为赵宗泽是像他自己所说那种因为是拖油瓶而不得志,谁知他竟然那般不堪。

她只恨自己瞎了眼,哭得一塌糊涂,无论赵宗泽打了多少个电话,一概不接,也躲在奶奶家绝不外出,免得被人背后骂有眼无珠。

自己当宝一样的儿子瞬间被权贵圈里的众大佬们视为垃圾,赵益雄又急又痛,想尽手段为赵宗泽澄清,他的那点呼声落在权贵圈里的眼里就是欲盖弥彰、掩耳盗铃,同时也坐实另一个罪名:赵宗泽是赵益雄的私生子,赵益雄宠私生子欲灭嫡亲儿子燕行。

满京贵圈人都说赵宗泽是自己私生子,赵益雄心中恐慌不已,生怕贺家和燕行外公就此要求做亲子鉴定,一旦鉴定出亲子关系,那么,他婚内出轨便成事实,按当初的协议,赵家的所有一切、包括他手里的飞霞的股份都要还给贺家,他将一无所有,以后要仰燕行的鼻息而生活。

就在他惊惶不安时,贺家从商的贺祺礼发话,质疑飞霞集团代理董事假公济私,挪用公款给继子赵宗泽挥霍,贺家要求按当年贺家与赵家的合约取消赵益雄代理董事长的资格,由更合适的人代理飞霞集团董事长之职。

赵益雄得到消息,差点吓破胆,如果他不能掌管飞霞集团,他还怎么在京中混?将来也不可能让赵宗泽继承赵家。

他还没想好对策,更大的一波打击接踵而至。

当天,贺家在上午刚发言声讨赵益雄与赵宗泽,晁二爷也发话说老晁家的小姑娘可不是阿猫阿狗都能欺负的,对于欺负刚入晁家族谱的小姑娘的人,他决不会就那么算了。

贵圈里的消息传得最快,贺家与晁家的表态不到半天就风传贵圈,权贵们瞬间便嗅到不寻常气息,猜测贺家与晁家结成同盟,想想也理解,晁家小姑娘就是救贺太夫人的小医生,这些年赵宗泽赵益雄可没少给贺家外孙委屈受,而赵宗泽不仅以继子之身享受着不属于他的奢侈生活,还妄想着不属于他的东西,又作死的对救贺太夫人的小医生有非分之想,贺家自然不可能还忍气吞声,决定新仇旧恨一起算,与晁家同盟再正常不过。

听闻晁二爷也发声声讨自己儿子,赵益雄急得头都快炸了。

那还没完,紧接着,京都富豪榜排名第十二的周信在接受一家午间财经专题采访节目时直言不讳的评价说某赵先生与继子都是斯文败类,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且不知感恩,忘恩负义之辈是最不能合作的人之一,他不屑与那样的败类为伍的某些人合作,更不会与某赵先生参与的项目谈合作。

周董没有指名道姓,明白人都知道说的是赵宗泽与赵益雄。

周董那轻飘飘的一脚踩下去,不见杀伐与血腥,然而,却在瞬间令赵益雄跌落低谷,但凡与周董有生意合作的公司与生意人一致把赵益雄拉进黑名单,同时,有些与赵益雄有合作项目的,以最快迅度回抽资金,以求将损失降低到最低。

赵益雄时刻关注着财经方面的报道,以观察京中富豪们的反应,分析会不会有顶级富豪们看他不顺眼或者有人能乘他需要靠山时向他抛出橄榄枝,招揽他为其所用。

然而,他没有收到任何想招揽他的橄榄枝,却等到了顶级富豪周家的当头一棒,大惊之下,浑身像虚脱般的瘫在坐椅内,汗如雨下。

贺家刚发言对他不满,顶级富豪周信便将他批判的一文不值,代表着周信极可确定贺家这次不可能再纵容赵家,所以首先表明立场,绝不会暗地里帮助他。

救了贺家老祖宗的晁家小姑娘医术高明,权贵圈想求医的人多了去,连周董那样的顶级富豪都间接表态,家底不及周家的其他富豪谁还敢与他为伍?就算比周董后台家世更强大的富豪与权贵们也不太可能冒着得罪贺家、晁家和小医生、燕行的风险来帮助他,他也有自知之明,他没有让人冒着得罪贺、晁两家来收服他的价值。

赵益雄心中的惶恐如山洪爆发,连灵魂都是慌惶的,六神无主的瘫坐了长达一个来钟,慌慌张张的收拾一下物品,急三火四的冲出出办公室下楼,开车直奔青大学园。

新年的第一场雪很大,至今没有融化的迹像,道路上因人或车踩压,雪融化了,有些则被铲车推开,道路是通达的。

赵益雄心急如焚,一路疾奔,在临近四点时赶到青大,他走的是南大门,也是正门,限车通行,看到通告牌,他并没有改去其他门,将车停在校门外小广场,理理头发,穿上厚外套,拿着一男士提包下车,去卫门值班和岗亭询问。

有人来询问事,门卫礼貌的接待,当然不是请人进岗亭坐,一个在外一个在内,当赵益雄说明要找燕行,门卫拿了他的身份证,尽职尽责的执行工作程序,问访客要找的燕行在哪个院系哪个专业。

“我……我不知道燕行在哪个专业,只知道是来进修的。”被问哪个专业哪个院系,赵益雄一问三不知,再被保安以质疑的眼神看了一眼,心中更加慌乱。

“先生,您不知道您要找的人是哪院哪系,我们也没法帮找人啊,学校学生名册只有各个院系和办公室有,门卫这么没有权限查询,尤其还是进修人员,更没有查询的权限。要不,您等下课时再打电话吧。”

“他手机关机,我打不通才来学校找人,对了,燕行是……军人。”

“那就是进修军人,我们更加没权查找,泄露军人行踪是犯法的。他本人手机关机,您可以打他朋友或者他导师电话,问问人在不在学校。”

“……”赵益雄再次噎住,他哪知道燕行朋友或导师们的电话?心中一阵恼火,燕行从不将他朋友电话或老师电话告诉他,又害他丢脸。

心中愤恨,又不能说出来,憋得肝疼,憋了三四秒,眼睛亮了亮:“我想起来了,燕行其他朋友都不在学校,只与青大学生会会长晁宇博晁少是朋友,能不能麻烦你帮问问晁同学。”

“哦,怎么不早说,与晁会长是朋友的话就好办了,等下课时间我们打电话问问晁会长,现在下午第二节课的上半节课刚上课没久,您等一等。”

听说访客要找的人是晁会长朋友,保安笑容都亲和了几分。

保安对晁少所表现的熟稔度说明晁少和晁家的知名度高,也让赵益雄心头打了个冷凛,他没再紧盯着问,依言去车上等。

保安等到第二节课上半节课的课间休息时,打电许通知晁会长有访客来找他认识的燕行的事儿。

美少年在享受与同学们一起上课的乐趣,课间休息听到手机震屏,看来电显示是大门门卫处电话,以为又有很多给他和小乐乐的请帖,笑着接通,当听说是有个姓赵的找燕行,秒速间便猜到是谁,请保安人员稍等,他打电话找燕行。

暂时中断通话,他转而打电话给柳大校。

燕某人不在学校,柳少苦催的又当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好孩子,每天都去上课,课间收到电话,发现竟是晁家小公主找他,可把他惊了一把。

“小晁,有啥好事找我呀?”对于小美女的哥哥,柳向阳那是想打又不能打的心态,想呛不能呛,还得笑脸相迎的相处模式甭提令他心情有多复杂。

“燕大校的生父赵益雄来了,在校正门。”晁宇博打通电话,也没废话,直接说明原因。

“……哦,我知道了,我这就去会会他。”柳向阳语气先是顿了顿,转而便明白晁小公主是让他去解决麻烦,淡然应了,结束通话,收起自己的本本塞包里,穿上外套带着吃饭的家伙风一般的早退。

对于早退旷课,他早已是像吃饭喝水一样平常,所以从来不怕挨抓,潇潇酒酒的下楼,电脑包锁进车座里,戴上头盔,直冲校正门。

保安等到晁会长回电话,又过了两分钟,等找燕行的访客来问情况,转告说晁会长已转达燕行朋友,让他等消息。

柳向阳骑着爱车,在车屁股后散了一阵热气中,挟风裹雨的冲到正校门内,将车停在路边,自己空着手,大刺刺的走去校门,到校门那就见门卫亭前站着个穿毛领皮袄子、戴着圆帽子的男士,他仰高下巴走出去。

赵益雄在门卫亭外吹冷风,听到皮鞋跺地声,扭头望向校内方向,见一个穿中长风衣、手插衣兜里的青年蹬蹬的走来,那青年有张雄雌莫辩的脸,俊美贵气,微微仰着下巴,一脸的冷傲冷漠。

看到英俊冷傲青年走来,赵益雄脸上堆上笑,小跑两步迎上去,非常友好的打招呼:“柳贤侄,你也在青大进修吗,贤侄年青有为,前途无量。”

“请注意称呼,谁是你贤侄?我柳家跟你赵家没有任何交情可言,别想对我套近乎,请叫我柳少,或者柳三少。”柳向阳下巴仰得高高的,倨傲的冷睨凑上来的老男人一眼,一点面子都没给。

“……这,我……”当着仅只一板之隔的保安亭里的保安挨柳少一顿没脸,赵益雄涨得脸通红。

“我什么我?我可不是小行行,任由你和赵宗泽你们这些没良心的父子母子一家子的人呼来喝去,你们吃的吃喝的住的全是燕行母亲打拼赚来的,一家子挥霍着燕行母亲赚来的富贵,享受着燕行的一切,用着贺家燕家的资源,却从不将燕行当人看,一群忘恩负义的白眼狼。

你那继子和你小三母子母女们闯了祸全要燕行擦屁股,用燕行和贺家人脉谈来的生意却安在赵宗泽身上,像你和你小三儿一对男娼女盗的家伙想跟本少套交情,套近乎,死了那条心吧,本少可不像燕行那样就算被你们当牛马,还念着血浓于水,不忍揭穿你们的丑露嘴脸,只会默默的逆来顺受。”

哗啦哗啦的将赵渣父痛骂一通,柳向阳出了一口小小的恶气,眼见赵渣父憋得一张脸变猪肝色,斜着眼,冷声问:“你跑来学校找燕行什么事?”

柳少不分清红皂白,不分场合,劈头盖脸的怒斥自己一家子,还揭开赵家一直想掩盖的事实,赵益雄又气又怒,肺都要气炸了,气得浑身都在抖,却愣是敢怒不敢言,更不敢对柳少不满。

贺家晁家他得罪不起,同样,也惹不起柳家,柳家在军、政、商都有涉及,柳向阳的父亲从政,现是副部长级,叔叔从军,而柳少爷爷还有弟弟在政部,还是正当权的副国级高官。

柳三少在柳家也是受宠的,不仅柳家长辈纵容他,就连他的兄弟们也纵着他,任他喜欢做什么就什么。

柳少敢指着他鼻子骂,他绝对不敢指着柳少骂,否则,明天他公司除了以前各部门的工作组之外还会有卫生部、环保部、社保部等部门上门“服务”。

在惹不得的人面前,赵益雄当得起孙子,硬是将屈辱生生吞下去,挤出生硬的笑容:“柳少,我家公司发生了点小事,需要找燕行商量,打他电话一直不通,所以我来学校找他,叫他回去商量商量。”

“我呸,”柳向阳剑眉倒竖,冷笑着呸了一口:“你当我是王玉璇那种蠢货,能被你们三言两语蒙骗住?什么公司发生了点小事,其实就是你的野种继子闯下滔天大祸,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王市长千金取消王千金和你继子的婚约,有人替天行道打压你私生子和你,你们舍不得醉生梦死的奢侈生活,又死面子不想承担自己犯下的错,所以又想起燕行,想抱燕行和贺家的大腿,让燕行当替罪羊,帮你们去求情,是吧?”

“柳少,请不要捕风捉影,你说的都是没影儿的事。”赵益雄气得肝也快炸了,还得死忍着继续当孙子。

“哦,你说我捕风捉影,是指王市长侄女与赵宗泽取消婚礼是谣传,还是指你和赵宗泽并没有被人打压?又或者是赵宗泽没有强暴女生也没有进局关押,更没有吸毒睡嫩模?又或者,郭芙蓉不是你小三,原本是你情同意合的恋人,你们早就珠胎暗结,因为家里穷所以被逼无奈才故意接近燕行母亲,娶燕行母亲只是为了钱?圈子里传的这此消息都不真?”

柳少得理不饶人,赵益雄唇嘴唇都在颤,憋得急得眼珠子发红,胸中气血乱冲,嗓子里甜甜的,他硬是强压住腥甜味,僵硬的笑:“柳少,流言止于智者,那些谣传并不可信,小泽与王千金的订婚礼只是因王老爷子病了推迟举行,并没有取消。”

“是吗,那我打个电话给贺三老爷子,让贺家去问问王市长是不是还准备接受赵宗泽当侄女婿。”

“柳少,王市长那么忙,贺三老爷子年纪也那么大了,就不要去打扰他们了,我来只是找燕行,只请柳少帮忙叫他出来,其他事的不敢劳柳少大驾。”

“逢年过节,我就从没见过你们那一家子有半句关心燕行的话,遇到事就想找燕行了,你真是个好父亲。算了,我懒得跟你这种忘恩负义的斯文败类讲道理,燕行出任务了,行踪保密,另外贺三老爷子让我转告你一句话说‘贺家早晚要找郭芙蓉母子母女们算帐,你好自为之’。话我传到了,你哪来哪去。”

柳向阳冷嗤一声,再没给赵渣父一个正眼,转身直奔门卫亭,两步就到岗亭,一张冷脸阳光明媚,亲切有加的问:“兄弟们,麻烦问一下,这两天有没燕行柳向阳万俟教授符教授翟教授和乐韵同学的请帖?”

“有乐韵同学的请帖。”保安也笑容温和。

“我正好有事要去找乐韵小美女,请帖我顺便带进去吧,小晁今天忙,也没时间出来帮他妹妹拿请帖。”柳向阳笑容更加热烈阳光,从兜里取出自己的军官证递给保安以证明自己身份。

保安检查过军官证,拿出一份请帖交给柳大校,柳大校是军人,又是晁会长打电话通知出来见访客的人,可信。

柳少拿到请帖,欢快的转身想回校,发现赵益雄定定的站着,脸色苍白苍白的,他讽刺的哼一声,绕过他,昂首阔步回校

当柳少转达贺家的话时,赵益雄大脑像山洪爆发,轰轰乱响,贺家贺三老爷子让柳少转达话给他,说明贺家再也不会因他是贺家外孙女曾经的丈夫而留情,贺家准备要对赵家对手了!

收到贺家要对他和小儿子女儿继妻动刀子的信号,他的心跳有瞬间的停止,就像被人扼住喉咙,不能呼吸。

他甚至都没留意到柳少弃他奔向岗亭,对于柳少和保安的话,也是似乎听到又似乎没听到,大脑里一片混乱。

当一声冷哼入耳,全身僵硬的赵益雄猛的打个颤,死绷着的神经松软,人差点站不住,歪了歪,他站稳,下意识的望向擦肩而去的柳少,后背涌上阵阵寒凉,也顾不得失态,低着头,匆匆跑向自己的车子。

爬上车,心底的恐慌再也压抑不住,如潮水般涌上来,握方向盘的手都在抖,他却不敢停留,启动车子,急急忙忙的往家赶,贺家要对赵家动手,他必须跟父亲商量,要怎么才能让贺家放过他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