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十三章 于你有什么恩情/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爽!

踩了顿赵渣父,柳向阳心里美得像春天,以前因担心踩赵家人会给小行行招来麻烦,让小行行受更大的委屈,他和贺家兄妹们都忍着想踩死赵益雄与小三那些渣渣的冲动,对赵家父子母子们的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现在,小行行和贺家已举起屠刀,他们也可以踩渣了,有机会就踩,没机会也不强求,反正就是不用再忍气吞声当睁眼瞎。

踩渣的感觉太爽。尤其是踩了渣,渣渣还敢怒不敢言的感觉简直美呆了,想到赵渣父那种快气炸却不敢发作的表情,柳大少笑得嘴角都快扯耳根。

赵宗泽与郭芙蓉的黑历史都被扒出来,赵渣父又被周信指责,晁家、贺家发难,赵家一家子老少如今身陷漩涡,随时有被打成丧家之犬的可能,这个时候,赵渣父再也得罪不起人,而能救赵家的只有小行行,他是小行行的发小,就算他现在将口水吐赵益雄脸上,赵渣父也只能含笑自己擦。

痛踩落水狗的感觉棒棒哒。

踩了赵渣父,柳向阳心空阳光灿烂,拿着请帖走回自己的爱车旁,将请帖藏电脑包里,戴上头盔,开开心心的冲向学霸楼。

到达到学霸们住的舍楼,车停楼下,只拿请帖上楼找小美女,还没下课,都没什么人走动,最是清静。

当敲开门,看到粉妆玉琢的小女生,柳少眉眼满是春光,兴奋的分享自己的快乐:“小美女,我今天也踩渣渣了,踩得好爽。”

“踩了谁呀,这么开心。”乐韵早猜到柳帅哥不太可能中规中矩的等到上完课放学才来,因此对于他又提前跑来的事也见怪不怪,倒是难得见他那种全身都带着喜悦的样子,很给面子的问小道消息。

“我踩了小行行的渣爹,也就是你踩过的那个赵流氓的父亲。”小萝莉难得没泼自己冷水,柳向阳喜得手足舞蹈,溜进女生宿舍,还欢乐的蹦跶两下。

“赵流氓的爹来找燕帅哥麻烦?”乐韵瞬间捕捉到重点,对于燕人渣爹,她只有呵呵,养小三养私生子,那种渣渣活该被踩死。

“嗯,赵流氓一家倒霉了,因为你在晁家的那一脚,京中有些早就看赵家不顺眼的人正好找到机会,乘机落井下石,赵家父子们黑历史们都被扒出来,一家人差不多都成了过街老鼠,赵渣父跑来找小行行求救,小行行不在学校,我便替天行道把他好一顿喷,喷得他灰头土脸的滚蛋了。”

关于赵宗泽的黑历史是谁爆料的,关于是谁引导人将赵宗泽往私生子方面猜,把郭芙蓉是小三的料曝光的,呃,不要问,当然是他啦,他可是当了活雷锋,把以前挖掘出、积存已久的的料甩出部分给贵圈人解闷。

这种引导舆论风向的工作对他而言是小菜一碟,做起来自然是得心应手,也成功的给京中贵圈添加一份茶前饭后的笑料和议题,他是好人呐,做了好事不留名,深藏功与名。

“可怜的人,挨你喷得快憋内伤了吧。”看柳帅哥的样子就能猜到被喷的那人必定很惨,乐韵同情赵流氓的父亲赵老流氓,刚想走向厨房,见柳帅哥拿出份红彤彤的请帖,小眉毛挑高:“又有给我的请帖?”

“对哒,是小美女你的,我顺便帮你带回来了,其他门有没有我不知道,我去的是南门正大门。”

柳向阳将请帖递给小女生,笑容明亮而干净。

“魏秋梦?不认识。”乐韵拿过请帖,看名字,陌生的姓氏,好像不是晁哥哥家的世交朋友。

“小美女自然不认识,晁家知道这个人,”柳向阳腾的跳上椅子上坐好,笑着解释:“这个人和赵流氓订婚不成功的王小贱人家有关,魏秋梦是王贱人渣爹原本的正妻,后来王贱人爸爸与王贱人妈乱搞男女关系,搞大了女人的肚子,王贱人妈挺着肚子上门闹,魏秋梦便和王家小儿子离婚。

魏秋梦的父亲当年官很大的,是副部长级别,比王老还高,是王老费尽心思才帮小儿子求娶到魏家姑娘,不知怎的魏家姑娘嫁到王家好多年没生养,王渣女妈大着肚子上门逼婚,事儿闹得很大,王老太太便以魏秋梦不能生养为名让儿子离婚。

魏秋梦与王渣男离婚后学经商,凭着一股子不服输的韧劲儿,自主创业,打出一片天下,是京市女强人之一,魏秋梦父亲还健在,兄长是国秘办四位副秘书长之一。晁老爷子寿宴那天,魏副秘书长随一拨国家领导人出国访问,没在京中,所以没有去晁家。”

“柳帅哥,你说了这么一长串,究竟想表达啥?”柳帅哥大曝料,乐韵顶着太阳一样的笑脸,一脸天真无邪,虚心求教。

“小美女,如果你有时间,能不能接受这位魏女士的邀请喝喝茶,魏女士专跟王家和赵某人对着干,没少给王家使绊子,这次也踩了赵流氓家一脚,她也是爱恨分明、事非分明的人。”

小萝莉不懂装懂,柳向阳只好硬着头皮说实话,间接的帮魏女士美言几句,希望小美女接受魏女士的邀请。

“你跟这位女士很熟?”

“我跟她不太熟,我妈妈娘家嫂嫂,也就是我舅母大人跟魏女士熟,魏女士于我还有一次相助之义,所以我才帮她在你面前美言几句。”

“她于你有什么恩情?”乐韵打破沙锅问到底,反正现在不忙着做饭,“阴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不妨八卦一下,挖掘一些鸡皮蒜皮的小事当乐子。

“我被一个女人下药,是魏女士相助,我才得以躲过一劫。”

“唔,原来柳帅哥你也差点栽在女人手里啊,”乐韵了然,想了想,微拧的眉舒开:“听你这么一说,魏女士心肠不坏,这样吧,我反正匀出明天会客,两起预约都是中午后,明天上午还是有段空闲时间,你可以告诉你妈妈娘家嫂嫂给魏女士回个信,魏女士有空明天来青大附近约个地方见一见,时间安排在八点半后,十点半前,十一点后我要赴周家的预约,不接受其他人邀请。”

“真的?小美女愿意见魏女士?”柳向阳惊喜的眼中星光璨璀,有几分激动的求证。

“只这一次,下不为例,以后莫讲你帮谁美言几句,就是美言百句千句我也不给你面子。”

“嗯嗯嗯,我懂,下不为例,小美女,我这就给我家舅母大人打电话报告好消息啊。”

柳向阳怕小萝莉后悔,跳起来,腾腾跑到小客厅临窗的地方给自家舅妈打电话。

瞧到柳帅哥欢天喜地的样子,乐韵只撇撇嘴表示无力,进厨房张罗晚上的菜,因柳帅哥就在小客厅打电话,她自然听到柳帅哥兴奋的向他舅妈说她刚拿到魏女士帖子,同意抽出时间见一见什么什么吧啦巴啦的,他还夸大其词的说她有多忙时间宝贵呀什么什么的,废话一大堆。

柳大少跟舅母大人打电话巴啦巴啦的巴啦一顿,又等七八分钟,收到他舅母大人回信,魏女士明天上午九点在青大西门接小姑娘,到时在校外找地方坐坐。

谈妥见面事宜,顶着张笑脸的俊美大校又蹿回桌子旁坐着,他刚坐下,就见笑容甜美的小萝莉去她卧室,很快抱出一些东西。

俊帅哥的心拔凉拔凉的,小美女又赶他走的节奏!他想蹭饭啊,想蹭饭!

抱东西到桌边的乐韵,当作没看见柳帅哥可怜巴巴的眼神,将装药的可乐瓶和一包药膳放桌子上:“这是田军嫂的第三剂药,这次要不中断的接着喝,喝完药,睡眠问题基本能得到改善,告诉田军嫂务必要养成良好的作息习惯,十点半左右准时睡,不要熬夜,以免弄乱人体生物钟。另一包是药膳,你留下吃饭就收回来,你要带走就不能留下来吃饭。”

“我带走带走带走!”柳向阳看到药膳饺子,那不能留饭的小幽怨瞬间便烟消云散,涎着笑脸,快速的拿东西。

可乐有四瓶,装得满满的,装在袋子里,他一手抱饺子,一手拧装可乐瓶的袋子,说了声“小美女,我先回去啦”,如踩风火轮般的叮叮咚咚跑到门口,自己开门跑路。

跑出小萝莉宿舍,柳向阳半刻不停的冲下楼,趁着路上人少,他骑上自己的爱车飓风似的飞出学校,飞向民大去接他未来小媳妇儿,赶到民大学校也放到放学时分,立即打小媳妇儿电话,不到五分钟便见小媳妇儿飞出学校。

耿静心见到英俊帅气的柳大哥又提前过来了,冲过去,有几分小激动:“柳大哥,你怎么这么快啊,不是说直接去我家,怎么还绕路过来。”

柳向阳手快,将小媳妇儿肩上的背包拧过来,顺便将可乐瓶和药膳装进去,自己帮背包。

“我今天有点事早退了,小美女那里拿到药我就过来了,心心,我们回家,小美女还赠送一包药膳,晚上有药膳吃。”

“嗯,回家喽。”想到妈妈喝了药会越来越健康,耿静心开心的笑着点头,跟在柳大哥身侧小跑冲往地铁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