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十四章 澹台家主的目的/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傍晚下课,晁宇博带着满满的幸福感回到东边四楼,有个妹妹,有好吃的,这样的学生生活简直不能再美丽。

乐韵打发想蹭饭的柳帅哥走了,早早做好晚饭,等美少年哥哥回来洗手后就吃饭。

美少年吃着药膳,美得快飞起来,眉飞色舞的说谁谁想当跟班,被他果断的逃掉了,嗯嗯,就让他那些天天想跟他蹭饭的家伙嫉妒去吧。

美美的搓一顿,兄妹俩又凑在一起学习,到十点,精致少年回宿舍,下周是正试考试周,有很多事要忙,这个周末他也不回家。

晁哥哥回去了,乐韵收拾一下,爬回自己一亩三分地,戴好头灯,脱鞋,准备下灵田去收花生。

走到灵田外,闻到一点清香,吸吸鼻子,一时没想起是什么味道,过了约一秒,猛的跳起来,撒腿冲向种雪莲花的地方。

风也似的跑到种雪莲的一块灵田格子地里,蹲在灵石砌的分隔界线上张望,睁大钛合金眼找一番,终于找到雪莲花,它刚刚从泥土里冒头,共有三棵,最高的一棵苗约有二公分,另两棵连两片初生叶都没开。

“啊呜,还有三颗种子发芽了,真不容易!”看到钻出泥土的嫩芽,乐韵欣喜的咧开小嘴嗷嗷叫。

她把燕人师父送她的雪莲花种子全捋下来泡井水,全部撒种入田,左等右等,就是没等到它发芽,因为原本雪莲花种子干瘪,能发芽的机会本来就渺少,等了三四天没见有发芽的,她已经不抱什么希望,没曾想一晃七天过去,在她早把它忘记了时竟然冒出三棵幼苗,简直不能再惊喜。

种植时把雪莲花种子撒得比较稀散,三颗幼苗也隔得有点远,怕还有种子没冒出土,满心惊喜的乐小同学,没舍得踩田里去就近观看,蹲在当分界线的灵石块上伸长脖子瞅。

开启X射线眼睛扫描观察,三棵幼苗高点的那棵最健康,成活率百分百,另两棵是亚健康植物,成活存在一定的风险值。

观察完毕,乐韵撒开脚子,跑去提半桶水,轻手轻脚的给三棵幼苗和撒有雪莲花种子的地方泼水,余下的水则泼在其他种有植物的药田里。

回头去打桶井水存起来,下药田拔花生,刚拔完一小垄,在龙血树洞里睡觉的小狐狸和小墨猴爬下树跑药田边,小狐狸将小黑猴放背上,飞身一跃跳到人类小丫头的肩膀上蹲着玩耍。

乐小同学顶着两小宠,不停的弯腰拔花生苗,抖泥土,堆成一堆一堆的,拔完一块地的花生,再将花生苗搬出药田,在基石上码堆起来。

看时间距离十一点还早,翻红薯藤,整好一块地也差不多到十一点,愉快的打坐睡觉。

澹台明光在万俟教授家住十来天,一直是喧宾夺主,令万俟兴夫妻都没有私人空间,如今大孙子醒来,他决定不再叨拢主人,带孙子回澹台家的别院休养。

万俟教授和王师母也没有客套的挽留,真正的兄弟朋友不用客套,有需要帮忙时尽力帮,没需要帮忙的时间也不一定非要粘在一起。

澹台家众人要回家,怕路上堵,早上起个早,四点多起床,刚五点踏上返家之路,因出发早,路上没挨堵,到达市中心刚六点半。

澹台明光没有带孙子直接回京中别院,而是晃悠悠的晃到轩辕家的“三味轩”吃早餐。

轩辕家主营午、晚餐,早餐以养生餐为主,都是可供选择的三种清粥、粗粮馒头,开胃的酸白菜和豆角,没有油条豆桨,只有白开水。

澹台明光带两孙子在寿伯澹一的保护下进轩辕家餐馆,人刚到门口,负责记脸的阿福看到澹台家众人,一溜烟儿的跑去后厨房,在厨房门口找到宣一,禀报澹台家主携孙到来的消息。

宣一愕然,认真的问:“你说澹台家主带两孙子来吃早餐,那么,澹台寻阳是自己走来的还是坐轮椅来的?”

“澹台大少爷是自己走来的,还牵着他弟弟,除了比多年前瘦一点,模样儿仍然俊俏如初。”阿福笑嘻嘻的回答,澹台家大少美姿容,在古武世家中相貌是数一数二的,很久以前与散修虞家虞七少并列为双俊,后来山翁老人弟子横空出世,以仙姿玉容之颜压双俊一头。

“意思就是澹台寻阳醒来了,果然啊……”宣一叹一声,并没有说完话,留下意味深长的未完之语,转身跑进厨房找少主。

宣少又在练刀功,当贴身护卫跑来,他只斜眼瞄一瞄,双手操一把刀,锵铿的剁酸菜,慢吞吞的吐出两个字:“何事?”

“少爷,澹台家的睡美人醒来了,澹台家主带两孙子来吃早餐啦。”宣一凑近少主耳边说悄悄话。

“那小子醒了啊,还真快。”宣少淡定的很,山翁老人都确定小姑娘是仙医门人,澹台寻阳必醒无疑,倘若有小姑娘出手,澹台寻阳还是醒不了,那么小姑娘仙医门人的身份少不得要遭人质疑。

“少爷,您要不要见见?”

“我干吗要见他们?他们是来吃早餐的,又不是来拜访我的,不见,他倒挺聪明的,先跑这里来报道,想必不出半天,在京的几家人就知道澹台寻阳康复的消息,澹台寻阳醒来了,有些人怕要睡不着喽。”

宣少说了一句,好笑的低头,欢快的继续剁菜;宣一无趣的呶呶嘴,又溜出厨房,少主竟然不见澹台家主,他也用不着出去喽。

少主没有要出去与澹台家主打招呼的意思,阿福一溜烟儿的跑去找大堂侍者,抢过茶托,送茶出去。

澹台明光带着两孙子在餐厅找着张桌子坐下,看到宣福送茶来,客来投主,他主动问:“阿福,你家少爷最近可好?”

“阿福给澹台老爷子问安,回老爷子的话,我家少爷又在钻研厨艺,两耳不闻窗外事中。”阿福麻利的给澹台家几位上白开水。

宣福说少爷在钻研厨艺,也说明宣家少主知道他们来了,澹台明光便不再问,端起杯子喝水。

澹台寻阳笑盈盈的,也不当长舌妇,澹台寻欢粘着哥哥,有哥哥在,其他事情都难以吸引他注意力。

澹台家是来吃餐的,也是普通餐客,宣家人一如既往的寻常待之,并没有给特例,遵循先来后到之顺序给客人送餐点。

澹台家五人也没摆谱,等到餐点上来,慢条斯理的享用,费了约三十分钟吃完早点,结帐,如来时一般慢悠悠的离开。

当回到澹台家别院,已是半个钟后,澹台家在南房值卫的人看到家主回来,欣喜的开门,当看到牵着小少爷的俊俏少年,当时有点呆,愣了一秒,也忘了向家主和两位少爷问好,嗖的蹿进门,朝着院子大喊:“家主回来啦,大少爷小少爷回来了。”

那满是喜气的一嗓子,将在别院的澹台家护卫们全吼了出来,前院的赶往门口,后院的赶往二门。

早餐后,澹台觅雪在自己房间用手机上网聊天,听到从外院传来的大喊,抓着手机,飞一般的冲出房间,一路向外冲。

“小子们太没规矩,急三火四的像什么样子。”小青年转身跑了,寿伯忍不住笑骂。

“寿伯爷爷,澹十见到我太激动,您就别说他啦。”澹台寻阳牵着弟弟,俊朗的容颜荡出笑容,帮家里的护卫开脱。

“大少爷这么说,我就当没看见他没规没矩的样子。”寿伯欣慰的听从大少主的话,不准备再特意找时间训导小青年们。

澹十通知大家好消息,然后后知后觉的发觉自己失了规矩,特别的羞惭,立在大门内向家主和两位少爷问好。

“不用忐忑,大少爷不在意那点小事,你也不用耿耿于怀。”大孙子醒来,澹台明光心中喜悦,难得的安慰家族侍卫。

家主也不在意自己的失礼,澹十感激不已,等家主几人进院,又将门掩闭,免得有小动物进来打扰院内的安宁。

跑出来迎接的护卫们看到大少爷行走自如,激动的弯腰问好。

澹台寻阳柔和的让护卫们免礼,一手搀扶爷爷,一手牵着弟弟走向内院,刚走过抄手回廊到院中不到三四米,便见一个红衣美人从内院冲出来,欢喜的叫:“阿阳,你真的醒来了,太好了!”

看到飞奔来的三小姐,寿伯生怕她撞到大少爷和少爷,忙忙的提醒:“三小姐小心些,大少爷刚醒来,虚弱得很,受不得任何摔撞。”

冲出内院刚跑到外院中的澹台觅雪,身形“簌”的刹住,距离寿伯还有二米多远,收住脚,笑容浓烈:“爷爷,阿阳阿阿欢,寿伯爷爷。”

“嗯。”澹台明光只是清淡的嗯一声,严肃的斥问:“你不是在海滨修炼得好好的,怎么又跑京城来了?连自己的护卫都不带,像什么样子。”

“我……我想阿欢了,又听说万俟家找到对阿阳有效的新治疗方法,还有个医术高超什么的人,我一高兴就跑来京城,希望能看到阿阳醒来。”遭到责问,澹台觅雪微微垂头,小声的解释。

澹台寻阳打量庶姐,他的这位庶姐是三伯的情人、老世家们叫外室的人所生,外室也是妾,所以是庶姐。

几年不见,三姐无论是修为还是性格都内敛了不少,听到爷爷严厉责问三姐,他忙从中解围:“爷爷,三姐是关心我和阿言,您别太严厉,会吓到三姐的。”

“我知道她关心你和阿欢,但修炼不可废。”有大孙子帮求情,澹台明光也没拂大孙子的面子,板着严肃脸走往内院。

“爷爷,我没有荒废武学的。”家主爷爷不再苛责自己,澹台觅雪站到一侧,冲着两个弟弟眨眨眼睛。

澹台寻欢扮了个淘气的鬼脸,并没有跑去粘三姐,仍然抓着自己哥哥的手臂,当个粘人精。

澹台觅雪偷偷的笑着回应,等爷爷走过去,她走在阿欢身边。

走进内院,从澹二到澹九在内院整整齐齐的站成排,激动的向家主和两位少爷问安。

大少爷醒来,于澹台家而言等同于准家主又上线,因为家主从小就以准家主的标准培养大少爷,身边的护卫也是以准家主的标准配备。

大孙子平安醒来,澹台明光便让大孙子接受家族护卫们的问好,自己并不多说话。

家主和大少爷小少爷回来前并没有提前通知,青年们也没有生火炉,回到上房,先开电炉取暖,一部分人去烧火盆,东西都是备好的,生火炉也很快,将火盆端到上房正堂,关电炉子。

寿伯说已用早餐,澹二等人也就不用再临时去买早餐,只是分出人手去外面车上提取行李,澹一只拖回一只行李箱,他是护卫,必须保持一只手不被重物束缚,以防有意外发生,拖太多行李会分散他的注意力。

澹台觅雪跟到上房,等家主爷爷吩咐完事情,她才悄悄的问阿欢在青大好不好玩,有没见到万俟教授的两个儿子等。

澹台寻欢粘着哥哥,对三姐也没生生疏,笑嘻嘻的说在万俟家的事。

澹台明光也没拘着小孙子,让姐弟们聊了很久的天,监督小孙子去学习,让大孙子去休息。

澹台觅雪不能进书房打扰弟弟学习,回自己房间。

澹台家主带孙子们去轩辕家吃早餐不到一个钟,东方家便收到消息,方少那时刚结束早修课,听到护卫报告说澹台家睡美人醒来了,还活蹦乱跳的去宣家吃早餐,顿了顿,吩咐贴身护卫:“再送拜帖去学校,用八开的那份。”

澹台家的大少爷沉睡九年,访遍国内外名医都没什么效果,差不多被划出局,才接进京十余天就醒来,初醒即如常,还能活蹦乱跳的去吃早餐,只证明一个事实:小姑娘是仙医门人!

“少主,要将消息告诉兰三少吗?”东一多嘴一句,请示少主。

“暂时不,如果中午纳兰家还没有来问,再告诉他消息。”

“是!”东一懂了,少主的意思是先不分享消息,下帖也是东方家自己独一份,不捎搭兰少的份。

东方家护卫立即动作起来,安排专人执帖子送往青大学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