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十五章 不能生宝宝的原因/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澹台家一行人回到澹台家别院时,乐小同学还窝在自己宿舍扫描书本,到八点五十分提着背包下楼骑自行车去赴约。

到西校门内停车,带着装必备医用品的背包,慢条斯理,不急不徐的走出校门,一边走一边寻找看看魏女士有没来,约定是九点来接她,她觉得对方可能会早来。

魏秋梦确实早到了,她早早的就赶到青大附近,先去预定的咖啡厅走一趟,然后才到青大西校门等小姑娘。

她八点半前便已等在西校门外,车也倒好了,就等着小姑娘,离九点越来越近,她在车里盯着校门,生怕错过小姑娘。

周六,学生休息,就算天冷也不乏人来人往,有步行的也有骑车的,也有轿车进出。

等得一阵,魏秋梦看到有短发红衣小女生向校门走来,那模样与打扮,正是周家与柳家所描述的小姑娘的形像,她立即下车,快步去寻小姑娘。

乐韵边走边瞅,轻而易举的将目标锁定刚下车的一位女士,那位女士穿长及脚踝的黑色风衣,没有系扣,露出刺绣精美的冬装旗袍;她的头发盘绾起来,簪两支镶有红宝石的碧玉簪,右耳上方还簪着一朵花胜形发夹。

女士看起来刚三十几岁,五官端正,画着淡妆,细眉如远山,目似秋水,淡雅精致,端庄大方。

那是个气质高雅的女士,经历过岁月洗礼而沉淀下来的气度与从容,已融入骨血,举手投足皆是自信与优雅。

将目标对号入座,乐韵也不东寻西找,直奔目标人物而去。

瞧见小姑娘朝自己这边望了望便过来,魏秋梦猜着对方可能也认出自己,加快脚步,越过几个结伴出校的女学生,又走得约三四米远,小姑娘已翩然而至,那张圆形鹅蛋脸嫩得像葱白,就算挨冷风吹刮,也没见僵硬色。

“乐小同学,魏秋梦打扰你学习了。”魏秋梦看到白白嫩嫩的小女孩子,先一步打招呼。

女士的声音干净,可见也是个干脆利落的人,乐韵顶着总是阳光灿烂的笑脸,走向高挑端庄的女士,眼儿晶亮:“魏女士,想必等很久了吧。”

“我刚来没多久,小同学往这边请。”魏秋梦优雅的侧转身,让小女生走靠右的一边。

学校门外有人来往,自然不宜交谈,乐韵拧着自己的背包,得得跶跶的奔向魏女的轿车。

魏女士的座驾是国产红旗轿车,靠右停,她没有带司机,是自己开车,引小女孩到车座,她亲自帮拉开副驾座的车门,请小女孩上车后再体贴的帮系安全带,然后关上门绕过车头坐进驾驶室。

开车时,车上不宜说话以免司机分心引发安事故,乐小同学谨记乘车安全,不跟魏女士说话。

魏秋梦也没聊天,安安稳稳的开车,车子行驶约十分钟,到达一栋有大商场也有咖啡厅的大厦,车停在大厦前不远的停车场。

一大一小两女士进大厦,乘电梯到咖啡厅楼层。

咖啡厅是高级豪华咖啡厅,类似高铁上的组座,形成开放似的小包厢,顶级的沙发座,奢侈的装修,满满的贵族味。

喝咖啡的最佳时段是下午,工作或游玩累了倦了,窝在咖啡厅里,点上一杯咖啡,慢慢的饮,最是悠闲惬意。

因而上午客少,咖啡厅里只有少量的三个小包厢座有客,有两对看起来还是情侣,相依相偎的依在一起说绵绵情话。

魏女士的提前预约订座,当她再次来到,服务员领客人去预订的座,座位离门最远,也最安静,一边靠窗,能欣赏到窗外的雪景。

魏秋梦请小女孩面朝门、依窗的座,她坐对面的一个位置。

客人入座,服务员询问小姑娘喜欢哪个口味的咖啡,魏女士预先点了点心,客人来了只点咖啡即可。

乐韵从没喝过咖啡,不懂各个品牌的味道区别,瞅瞅品牌,点个看着比较顺眼,叫摩卡的牌子。

魏女士主随客便,也点跟小女孩一样的咖啡。

服务员去通知咖啡师,另两位服员已送来点心,有新烤的曲奇饼干、蛋糕、坚果,还有水果小拼盘。

工作人员工作效率很高,咖啡也来得很快,还有自由添加的糖。

第一次喝西洋玩意的乐韵,先喝口纯咖啡,小眉头皱巴巴的皱成团儿,什么味儿?她表示,味道太怪,她真的欣赏不起来。

“小同学,是不是苦?可以加点糖。”魏秋梦看到小女孩脸都快皱成团,忍不住想笑,小女孩圆脸像太阳一样阳光,皱脸的样子特别有趣。

“我是土生土长的乡巴佬,果然还是适合当乡妹子,没法装13领略像这种高大上的西洋玩意儿的美。”乐韵咽下味道有点怪的咖啡,苦着脸,果断加糖。

小女孩在吐糟咖啡,魏秋梦眉眼一展,就那么笑开眼。

加糖,搅拌,再喝,乐韵默默的再次把小眉头紧拧成川字,再饮一口,吐口气,将杯子放下,喝饼干,不要怪她不懂欣赏,她实在不适合品尝西洋玩意儿。

“小同学,味道不中意,可以再点其他口味的。”

“不用了,这种高大上的玩意儿我真的欣赏不来,我是乡土妹子,接受不了这种果子粉冲水的美味,还是宁愿喝点树叶泡水。”

魏女士没撑住,笑出声来,小女孩很直爽,也很幽默,跟她相处很轻松,不用时刻防着她挖坑给你跳。

她给自己咖啡加糖,正想喝,小女孩叫住她,低缓的声音清脆如黄莺鸣叫:“魏女士,让我摸脉后你再喝咖啡不迟。”

“小同学,我……”她突然不知该怎么说自己约见小姑娘的原因。

“我知道你找我的原因,你是想知道你是不是不孕体质。实说对你说,这一路我观测过你,你很健康,理应不该不孕,所以我需要再帮你摸脉确定。”乐韵没觉难为情,伸手将女士伸出来的手放平,以指按压她的脉博。

“可我……确实不孕。”魏秋梦眼中尽是苦涩。

“有时候不孕不是先天的,也可能是后天造成的,你的症状就是后天形成的,”乐韵摸了一把脉,收回自己的手:“魏女士,容我失礼,要揭你的伤疤,你回想一下,在初嫁给你第一任丈夫,或者在与你第一任丈夫婚前的了解阶段,在来月事那段时期,有没有人给你熬炖过补品之类的汤汤水水给你喝?”

提及第一任丈夫,魏秋梦脸色变得有些僵硬,轻轻的问:“小同学,我是什么原因不孕?”

“喝了散宫汤,散了宫,用通俗点的话就是卵巢被损坏,排出的卵子根本不可能存活,更不可能与男性的精子结合发育成胎胚。”附近没有人,乐韵往前倾近一些:“让女性散宫,最佳时间即是来月事时,那段时间喝特殊补品能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只需几次便能让人不孕,按时间推测,你被散宫已超过二十五年,所以我才问你嫁给第一任丈夫前后,在月事期间有没谁给你喝过比较特别的补品。”

惊涛骇浪汹涌地撞击着心头,魏秋梦张了张嘴,没有发出声音,一张脸越来越苍白,坐得笔直的身躯一点一点的塌下去,然后,向后重重一仰,靠在沙发背上,两手紧紧的抓住自己的裙子。

她竭尽全力才压抑住自己没有疯狂,手几乎要把旗袍撕破,眼神是那么的绝望与悲凉,眸子深处慢慢浮生彻骨的恨意。

“……呜呃-”过了约一分钟,她发出低低的一声呜咽声,仅只发出一声呜咽便死死的闭住嘴,身躯如触电似的颤抖。

一句话让魏女士悲痛欲绝,乐韵并无愧疚感,也不劝,任她独自痛苦,这种时候,女士需要的是安静。

从魏女士的反应也能猜得到,必定是当年有人打着关心她的幌子,给她喝补品,其实却是散宫药汤。

知人知面不知心,人心,最是难猜。

人类是世界上拥有智慧的高级生物,聪明起来足以毁天灭地,所以,一旦聪明人干坏事,造成的灾难是难以估算的。

乐韵觉得那个给魏女士喝散宫汤的人是个聪明人,如果不是有她这么个特别的存在,魏女士一辈子也不可能查出真正不孕的原因。

她查出魏女士不孕原因,那位罪魁祸首知道的话,估计会想半夜三更跑来把她给灭了。

想想,乐韵摸了摸鼻子,感觉她这样的学医的人天生就是拉仇恨的,为了自身安全,她是不是有必要暗中不动声色的在古武家族里挑几个可靠家族当靠山?

魏秋梦背抵着沙发,悲愤到极致,最后只余满腔的恨意,那个人,那家人怎么可以那么毒!

若问当初有谁在她来月事时关心她给她炖过补品,只有一个人——她的第一任婆婆,现今王家王老太太付姿容。

当初,她在没嫁进王家前,付姿容便十分关心她的月事周期,给她炖过红糖补血汤。

那时,她和家里人都十分感动,以为她将来必定很幸福,谁知,那个人竟然在那时就在暗算她,给她喝散宫汤。

想必王家是怕魏家官职高,她比王凌志强,将来王家会被魏家压住,所以让她不孕,然后才好任由王家拿捏。

打着关心的幌子,做的却是害人的勾当,那一家子都是狼心狗肺!

就为当初婆婆的在月事时的关心,她被逼离婚后还念及那份情,没有对婆婆恶语相向,就算恨王凌志,也只针对王凌志,没想到她一直被老东西当猴耍,想必老东西很得意吧。

心中恨意翻涌,魏秋梦恨得几乎咬碎一口银牙,那人竟然那般毒,那就别怪她心狠手辣,害她不孕,那么,老东西的后辈也休息幸福!

恨意燃烧,她也没有哭,强自控制住没有叫喊,强逼着自己冷静,强迫自己放松,一点一点的松开手,慢慢的坐正。

当稳住快崩溃的情绪,眼泪却不由自主的夺眶而出,手捂住腹部,紧咬的牙关松开,声音嘶哑:“谢谢小同学告知秘密,恕我刚才失态了。”

“不谢,柳帅哥说你曾助过他,足见你不是为富不仁的人,所以我才同意见见你,否则,一般我不接受不认识的人邀请。”

“还是要说多谢,至少我知道原因,就算死也能瞑目。”魏秋梦按着小腹的手用力,心在锥痛。

“还有一句话没说,如果你想要生个孩子还来得及。”

“你说什么?我还……可以生孩子?”魏秋梦噌的挺直腰,不敢置信的盯着对面小小的女孩子,几乎以为是幻听了。

“嗯,想生还来得及,散宫药距今超过二十五年之久,造成的危害已经削弱,你还没闭经,精心调养与针炙同步,再配以针对性的药,调养一年半载就能养回来,想生孩子不是问题。”

服过散宫汤一般情况下确实是无力回天,可乐小同学不一样啊,她有个专产灵药的空间,搜集主要药材种在空间里,制出专用药,保证药到病除。

“我真的还能生?”魏秋梦露出如梦幻般的惊喜笑容,眼眶的眼泪又滚滚而落,这是一次流的是热泪。

“能,当然医药费可不便宜,我的药很贵,很多时候是以颗论,一颗最低起价一万,配针对你这样情况的药,药材成本粗估也得二百万以上,我还得收点辛苦费,低于三百万,我不接诊。”

“小同学,医药费不是问题,我不算大富豪,名下产业也值二三十亿,请你帮帮我,我想要个孩子,莫说三五百万,就算倾家荡产我也愿意。”

“倾家荡产后,你拿什么养孩子?”

“……小同学,你愿意给我医治了是不是?”

“这个诊我接了,大概要到明年秋季才能配齐药,在此之前你得自己调养,像咖啡之类的少喝,但凡不利于怀孕的都少吃,生理期内自己保养,平日多喝点暖宫的红糖红枣汤,化妆品也要用温和点的,最重要的是你跟你现任丈夫商量好,先处理好财产问题。”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经历过炼狱般的打击,霍然看到希望,魏秋梦又惊又喜,连连点头:“我会的我会的……”

她承受了几十年的不孕之苦,到头发现之所以不孕是人为,那种恨意噬咬着心,恨不得将王家夷为平地,当听说自己还有做母亲的希望,惊喜代替了心中彻骨的仇恨。

经历过绝望的人见到希望,那种绝地而生的喜悦足以照亮世界,魏秋梦在绝望中看到希望的亮光,整个人都明亮起来,眉眼之间再也看不见一丝阴暗,犹如脱胎换骨,活力四射,生机勃勃。

希望,让人乐观、热情。

魏女士在瞬间仿若年青了十岁,容光焕发,乐韵也为之惊叹,女人是伟大的,尤其是想当母亲或已经为人母的女性是伟大的,在无私的母爱面前,就是困难与灾难也会屈服低头。

无论自己说什么,魏女士一连串的点头,那表情明显像晕头转向的样子,乐韵都窘了,以古怪的眼神盯着脸带泪眼,却喜气洋洋的女士:“魏女士,你确定你明白我在说什么?”

小女孩有双清亮干净的杏眼,灵动通透,被那双比镜子还清透的眼睛一瞅,浑身被从天而降的惊喜砸得头脑都快晕了的魏女士,好像被泼了一桶冷水,那飘飘然的、摸不着边际的感觉瞬间落地,整个人镇定下来。

小同学刚说什么来着?

回忆一下,猛然发现有点记忆不清,羞得脸上一热,难为情的坦白:“不好意思,小同学,我……兴奋过头,好像……记不太清你说了什么,是让我自己调养,是吧?”

“调养只是其中之一,最重要的是你家人意见,再生个孩子直接牵涉到财产问题,这一点你自己要处理好。”

柳帅哥说魏女士在十余年前遇到第二任丈夫,组成新家,其第二丈夫也是离异男,有一个儿子。

魏女士如果下生孩子,那么就牵扯到财产问题,因此有必要跟她现任丈夫和继子提前协商好财产分割,要不然万一她现任丈夫的儿子有意见,怕继母生的孩子分走家产,阴谋暗害,魏女士的人身安全也存在巨大隐患,更别说能不能有机会怀上宝宝。

“多谢小同学提醒,关于财产问题不存在什么纠纷,我与现任丈夫结婚前各自做了婚前财产登记,现丈夫的财产由他和前妻生的孩子继承,我的产业由我自己决定由谁继承,如果我生下孩子不分男方家产,继承我的家产。”

魏秋梦恍然大悟,对小女孩的理智与胸怀再次有新的认识,小女孩子高瞻远瞩,能从少见大,深思远虑,将来成就定非同凡响。

魏女士没有家庭纠纷之忧,乐韵便放心了,如果她努力帮女士调理好身体,魏女士却因家事不能怀孕或怀了又遭意外流产,太惨忍。

她擅于医,喜欢跟植物打交道,并不擅长于跟人聊天,嘱咐魏女士一些注意事项,结束见面,她先去逛街,以等赴二场预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