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十六章 你可以请我吃点心/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乐小同学在学校当宅神的日子多,难得溜去逛街,与魏女士分别后,戴上口罩,撒欢似的跑去逛商场。

连逛好几个商场,研究过性价比,买回两个有柄的不锈钢饭盒,还看中好几个适合制作酸菜的玻璃瓶,可惜,背包有限,只买两个小的玻璃瓶塞背包里,继续去逛街,寻找一些需要用到的小玩意儿。

逛到快到十一点,乘公交车回青大。

与小姑娘预约周六见面,周董早早在青大附近的大酒店预定包厢,也将自己的事情处理好,周六上午陪周少开赴青大。

周少的车到达青大时刚过十点半,他也没打电话告诉小姑娘是自己到了,就在校门外等,等得十几分钟,赫然发现东方家的方少主的贴身护卫东二东三两人送帖子到学校。

他们之所以轻易的发现东二东三,是因为东方家两位青年护卫没有开车,应该是乘地铁到附近,再步行到青大,因而当东方家的两青年刚出现即被周一发现踪迹。

周家人没有下车,隔着窗观察,东二东三将请帖送至校门卫,交给保安帮转达便先一步返程。

东方家两青年刚走没多久,又有古武世家姒家到来,是姒五少姒贤亲自送拜帖。

姒五少是姒家最被看好的少主人选,身边跟着辛三,因为还没有确定为继承人,所以姒家给下任家主培养的贴身护卫辛一辛二还在家主身边跟老前辈们开拓视野,见世面,以备将来能胜任少主的贴身护卫之职。

辛三跟随五少爷,第一要事就是先侦察四周,下车后先观察安全问题时发现停在出校门那边的周家的车,低声汇报:“五少爷,周少主的车在另一边。”

“周家来得真快,周英昊在哪?”辛五少并无太多诧异,姒家收到澹台寻阳健复的消息,其他家肯定也会收到消息,何况元旦周家还与小姑娘同游,想必消息更灵通。

他略有点遗撼,他不太喜欢热闹,小姑娘又没回信接受预约,所以元旦也没有外出晃荡,错过与小姑娘偶遇的机会,错过就是错过,他也不纠结,今天果断的再来送请帖,为示诚意,仍然自己亲自来。

“在出校的右手侧。”辛三将周家停车位置指给五少爷看。

辛五少眺望一眼,果然看到周少在京中的那部低调的座驾,收回视线,拿着帖子走到岗亭,向保安先生说明来意,将请帖交给保安。

保安在不到半个钟时间内收到二份请帖也没有任何意外,告诉访客说要等傍晚再一起送去或者通知晁会长来拿请帖,所以请客人等消息,将请帖收进抽屉里。

听保安先生的意思就知他们上次送的请帖都到了晁家兄妹手里,辛五少道谢,带着辛三穿过道路,从入校的右手侧走去入校的左手侧。

看到辛五少过来,周少推门下车。

走近周家的座驾,辛五少看到步下车来的沉稳青年,笑着抱怨:“周少,你们跑得真快,害得我每次都成吊车尾的存在。”

“你几时成吊车尾了?你今天是我见过的第二拨人,在你之前的是东方家,你们怎么这么急啊,个个急急赶着送第二份请帖。”

“周少,你不要告诉我说你不知道澹台寻阳苏醒的消息。”

“澹台寻阳醒来了?什么时候的事,我还没听说。”周少愕然,他还没收到有关澹台家的报告,澹台家的睡美人澹台寻阳从植物人状态转醒,那么,小姑娘是仙医门人确认无疑,也难怪东方家和姒家这么急急赶来送第二份拜帖。

“咦,周少不知道澹台寻阳醒来的事啊,具体哪天醒来的不知道,今早澹台家主带两孙子去宣家餐馆吃早点,澹台寻阳行走自如,形如多年一样的灵敏健康。”辛五少并不怀疑周少说谎,一个消息而已,周少犯不着不承认。

“果然妖孽!”说什么鬼才,小姑娘简直就是妖孽,一个沉睡多年被无数名医判死刑的人到小姑娘手里转眼就活蹦乱跳,小姑娘天生就是来打击名医学者的小妖孽。

辛五少心有戚戚,万分赞同周少对小姑娘的评价,形如前辈们所说对仙医门人果然不能以寻常观念以视之。

周一也为小姑娘的鬼才震惊了一把,正感慨中,侦察到少主和辛五少口中的小姑娘正从校外走来,颇感巧合,向少主汇报:“少爷,小姑娘来了,从校门方向走来,在车前方约一百五十米左右。”

“说曹操曹操到嘛。”周少笑了起来,大众化的脸漾出耀眼的光芒,向前一望,果不期然,小姑娘正从校外向校门口走来,红色衣裳热如火焰,走动间如一片红枫叶飘过。

出校的人走右手边,小姑娘是逆向行走,路上有三三两两的男女老少,因小姑娘太娇小,常被人遮挡,有时看不到她。

辛五少也看向校门外的方向,寻找一番,视线锁定那个逆行而来、肩上搭挂着一只背包的红衣服小姑娘,小姑娘穿中长风衣,修身打底裤,白色运动鞋,像束跳跃的阳光。

晃回西校门的乐韵,老远就捕捉到周少的气味,也知道他在哪,不慌不忙的走自己的路,与一些出校的人擦肩而过,走向周家人。

走得近些,看到周少与一个儒雅青年望向自己,无声感慨,那些人能不能别得瑟?

周少穿墨色西装,庄重而严谨,那位文质彬彬的俊青年也是墨灰色西装,两人身边的保镖也是灰色西装,别人裹着羽绒服和内有绒毛的呢子大衣,那几个穿单薄西装,别人不是羡慕他们身体好就是以为他们是神经病。

看那位穿那么点衣服出来晃就知又是一个古武家族的人,一个个都往她这跑,简直让人想揍他们一顿。

乐韵也就吐槽一番,没有揍人的冲动,她拉到的仇恨已够多,目前还是不宜树敌的好,不接受古武世家人的饭局或茶局,敌友机率各占一半,动手揍人,那真的成对头了,要揍人,有燕人那个肉沙包,不需要另找预备沙包练拳击。

小姑娘如清风徐徐,越走越近,周少率先往前走两步,上前打招呼:“小姑娘,几天没见,你越发的漂亮了。”

“那是,女大十八变,一天不同一天,每天漂亮一点点,隔几天再看当然会越来越美。”乐韵是个厚脸皮,很坦然的接受赞美,来来,还有谁要送美言的,尽管送来,照单全收。

“小姑娘真直爽率性。”小姑娘不谦虚客气,周少笑容爽朗:“小姑娘,这里有位你的访客,给你送请帖,正巧遇到你回来了,访客姓姒。”

“姓姒,就是上次有送请帖的那个姒家姒贤?”乐韵视线飘向走上来与周少并肩而站的儒生青年面孔上,那位青年和他保镖刚才有向她先点头打招呼。

“正是在下,能得小姑娘挂齿,是姒某的荣幸。”辛五少微笑点头;“姒家仰慕小姑娘医术,急不可待之下今天再次给小姑娘送份拜帖,还请小姑娘勿怪失礼打扰。”

“你身体健康,不需求诊啊。”乐韵郁闷不已,身体抱恙的来找她可以理解,一个健康得像头牛似的家伙也迫不及待的往她身边凑是闹哪样?

“我本人无恙,是家中长辈抱恙在身,需求诊。”

“我元旦那天接受一两份预约,匀出今天一天时间会客,今天中午是周少请我吃饭,午后姜少请我喝茶,你挺合我眼缘,你可以等下午请我吃点心。”

姒家某位青年文质彬彬,有几分晁哥哥似的书生少年风范,看着挺顺眼的,乐韵本着反正今天是会客日,见一个是见,见多个人也是见,干脆给某位帅哥一个机会。

“能请小姑娘吃点心,倍感荣幸,如此,我下午恭候小姑娘大驾。”辛五少心中惊喜,幸好今天是亲自来送帖,要不然又要错过了。

“首先声明,我不爱咖啡那种高大上的玩意儿。”如果请她去咖啡厅吃点心的话,会影响她心情。

“我对西洋派吃食也不热衷,请小姑娘去茶楼坐。”

“好的,预计大概要二点以后。”

“小姑娘什么时候空了什么时候再电话给我,我去接小姑娘,这是我联系方式。”姒贤将随身携带的名片拿出来递给小女孩子,笑容儒雅。

“到时会打你电话的。”乐韵接过名片塞背包,就算不给名片给她,她也知道姒贤的电话,上次送帖的人都有留电话号码,以她过目不忘的好记忆,看一遍就记住。

接受了姒家预约,也就没必要吹冷风聊天,乐小同学拧着背包坐进周少的车里。

周少与古武家青年说话,周董没有出去掺和,等小姑娘上车,对她露出亲和的笑容。

周少与辛五少打了招呼也上车,周一坐副驾坐,周二开车,直奔预订的酒店。

送小姑娘乘周家的车去吃饭,辛五少带着欣喜回自己的座驾,和辛三去附近寻找合适的茶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