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十七章 奇珍沉香/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周家的车不急不徐的驶向酒店,行驶的车辆不怕旁人偷听,周少调侃似的与小姑娘说话:“小姑娘接受了辛五少的邀请,可见辛五少运气比东方家好百倍。”

“五指有长短,超级世家也有良莠不齐,听燕帅哥和我导师说的超然世家当中最温厚仁义的诸家之中就有姒家。”

乐韵解释接受姒少邀请的原因,也顺手卖了燕帅哥和教授一个人情,燕帅哥工作性质特殊,让某些家族记得的他好,说不准哪天会回报燕帅哥,对燕帅哥有利。

小姑娘的意思是说燕少和万俟教授帮某几个古武世家美言了几句?周少觉得小姑娘无意中透露出的消息就是那样的,对燕少也又高看一眼。

“不知燕少是如何评价兰少的?”他好奇的八卦一句,小姑娘对兰少的态度可是比较冷淡。

“燕帅哥没说。我个人对兰少的眼光不敢恭维。”问纳兰家那位?嗯嗯,不是跟流氓为伍就是跟眼睛长脑顶上的人为伍,恕她不敢苟同。

“小姑娘,兰少听到你这句,他一定会哭晕在厕所。”周少忍俊不住,小姑娘的评语一针见血,兰少的追求确实有点……呃,萝卜青菜人各有爱,他还是不置一评的好。

“他哭了更好,有美人安慰。”

周少为兰少掬了把同情的泪,小姑娘对兰少的印象真的不太好啊,他正在感叹着,听到小姑娘笑嘻嘻的问:“周少刚才说姒少比东方家幸运,是不是在姒少之前东方家又来过?”

“是呢,东方少家主身边排号二和三的贴身护卫来送帖子,比辛五少来得早一点,与小姑娘错过了。”

“东方家为人处世如何?”

“用小姑娘刚才的话说五指有长短,每个世家的子孙们亦难免良莠不齐,所以不好说。”

“好吧,我不好奇了,什么超级世家跟我没有亲戚关系,好与坏,兴与衰都与我无干,找我求诊看诊金,诊金让我满意就接,不满意拉倒,谁欺负我直接打回去,我打不过再去找老的撑腰,反正拳头大就是硬道理。”

周少瞠目结舌,小姑娘当古武门派的争斗是过家家么?想想又释然,仙医门太神秘,神秘到至今让古武古修们都摸不清底细,只知道有那么个神奇的门派,从来不知他有多少门人弟子,更不知它在何处,惟有当出现医术逆天之士才知仙医门可能又出世,除此外一无所知。

也因仙医门太飘渺,留下的只有传奇与传说,但凡有仙医门人出世,历来都是被奉为上宾,在明知是仙医门人的情况下没人敢不怕死的招惹,仙医门人在古武界畅通无阻,人缘最好,知交满天下。

如果有人想找仙医门人麻烦,除非背地里来,明面上没人敢轻举妄动,否则,许多门派家族有理由对其群起而攻。

惊讶之后又是一阵冷汗,小姑娘说找老的撑腰是说她受欺负了,她就去找她师门前辈杀回去讨回公道,是那个意思吧?

悄无声息的,周少抹了抹额头,能教出如此妖孽的弟子,也不知小姑娘师父厉害到何种程度,谁若得罪她,将老的引出来,说不定就是一场浩劫。

考虑到小姑娘忙,周家没挑很远的酒店,就近选择出风评最好的酒店,车行不到七分钟就到。

到酒店,周二将车子交给酒店负责泊车的小弟去停,和周一提着一只背包,跟在少主和周董身后上楼。

一行五人进酒店即有负责周家预订包厢的服务员接引,领客人上楼,到专用包间,照顾客人们入座。

酒店也是能评三颗星级别的,包间以夏季景色为主格调,开了暖气,有夏的风韵,再透过窗玻璃遥看外的白雪,别有韵味。

周一周二坐下首,周少和周董陪小姑娘坐上首,因有暖气,小姑娘脱去外套,周少才发现小姑娘也穿得很少,只有一件薄羊毛衫配冬装小短裙,可爱的像个初中生。

侍应生们先上茶,随之上菜,因提前预点好菜,酒店大厨们提前将其搭配好,上菜极为迅速,很快就到来,十二道菜荤素搭配,配高级红酒。

菜来了,先不废话,吃饱再说其他。

周董吃遍海内外,极为挑剔,点的菜都是特色菜,周少是修行人士,对吃的要求不高,乐小同学更好说话,本着学习之心,兴致勃勃的品尝。

周少和周董都是沉稳的,陪小姑娘细嚼慢咽,就算五人努力吃,最后还是浪费了大约四分之一份量。

吃完午餐,服务员进包间收拾,重新铺上桌布,送来水果和干果,茶水,然后他们便不必再守在外面,可以去休息或者重点去照顾其他包厢客人。

饭也吃了,言传正传,周少从周一手里接过背包,捧出四只大小不同的木盒子,打开,分别装有两条三指宽的金条,一块没有雕琢的白玉,一只精美的鎏金酒爵,其中最大的一只盒子装一段约一尺来长的黑色木头。

装有木头的盒子打开,一股香气逸出,浓郁扑鼻。

“沉香木枝,树龄四百二十年以上,不足四百五十年,收藏妥当,香味未散,未受蚀,犹如初干不久,入药极佳;掐丝珐琅酒樽,大元中期之物,超级世家果然都是藏得最深的收藏家,有很多好东西。”

乐韵一一扫描过周少捧出来的东西,接收到自大脑里反馈回来的资料,重点关注黑乎乎的沉香,至于羊脂白玉与金条在她眼里比不得那段沉香的价值,直接忽略不提。

小女孩看一眼就道出物品来历,周少内心震惊,苦笑着自我解嘲:“小姑娘,你能不能给我留点炫耀的机会?我本来还想得瑟一下的,这下没机会吹嘘了。”

周董和周一周二再次被小姑娘给震住了,小姑娘究竟是何方老妖转世,所以能一眼看穿所有古物的身份?

“我一向不怎么谦虚,知就是知,不知就是不知,所以没忍住,下次我尽量给你自己做介绍的机会。”

“知无不言才是真性情。”周少将盒子一一往小姑娘面前推:“这是我和周信的求医诊金,但请小姑娘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如果医药费不足,也请小姑娘直言。”

“周董没有什么大毛病,就是肾不好,肾虚,目前最明显的表现对房事力不从心,易疲劳,再往深分析就是有肾动脉硬化前兆,还处于发病前的早期,没有明显症状,另外有糖尿病的轻微前兆,需要控制饮食,免得摄入过多糖分。周董的病不是疑难杂症,一般医院就能解决。”

被小姑娘指出房事上不给力的事实,周董老脸一红,有些难为情,撇开视线。

“请小姑娘帮周信配药,医院治疗耗时太久,效果也不显著。”

“请我配药要等过年后几个月,有一种药草等春暖花开时采摘最合适,冬季采摘药性寒性太重,以周董的体质受不住,采药风里来雨里去,需要再补贴路费和食宿费。”

“钱不是问题,需要多少辛苦费补贴费,小姑娘不用客气。”周信立即表态,对他而言,钱不是问题,身体才是最重要的。

“嗯,补贴费用以采药的艰难程度算,应该不会太多,三两天能采到,也就一万左右,在山里当野人超过十天半个月,餐风食雨的,可能要三五万营养费。”乐韵一本正经的谈费用,采药是很辛苦的,春天湿气重,夏秋炎热,冬季寒冷,采药人在严寒酷暑里工作,不给点补贴说不过去。

周信和周少忍不住笑开眼,小姑娘挺有意思的,收费也收得让人觉得理所当然。

“至于周少,”乐韵眨巴眨巴眼睛,一脸阳光:“上次也说了,只有任脉关元、中极穴受损伤,造成这种伤害,用武林话讲是走火入魔所致,只要以后内力不再冲撞两处经脉,对身体并无多大影响。”

“对身体健康无多大影响,但对习武人练功有致命影响。”小姑娘说得云淡风轻,周少特别的悒郁纠结,如果他是普通人,经脉受损顶多少几年阳寿,病痛多一点,可他是古武周家继承人,如果内力浅,哪能压得住场面,不说其他世家会轻视他,就连本族人也未必服他。

“这个是事实,任脉是奇经八脉中的一脉,牵一发而动全身,一脉有损,严重影响修为进度和成长。”

乐韵歪歪脑袋:“你这个也不是不可修复,但需要提前准备,需针炙和药同时进行,疗程为半个月左右,中间不能中断,之后还要服药温脉调理。”

周信周一周二双目骤然明亮,眸子里浮上喜色,少主任脉能修复,那么也就不用担心少主会被其他人取而代之。

周少心头一跳,也掩不住急切:“小姑娘什么时候有空?我随时恭候。”

“我接有几个病人都需要虫草,你也不例外,针炙后温养经脉的药也需要虫草,要等明年虫草开挖之后才能制药,所以急不来的。”

乐韵想抱头,晁哥哥的调理药,贺家老寿星婆婆,米罗教父、魏女士,以及这一个古武家的少主所用药都需要用虫草,虫草简直就是她的头号劲敌。

“虫草收购得到,小姑娘配药大概需要多少?”周信的商人智商上线。

“我需要的虫草对生长地方、采摘时间、保藏方式都有特殊要求,不同虫蛾的虫草要分开保藏,不能混装的,我敢说没有几个挖草人识得虫草是哪种蛾虫的幼虫,只有我自己亲自去采挖,辅助药材用的虫草可以用收购来的。”

“有殊殊要求的虫草我也无能为力,明年挖虫草时去产地收购些给小姑娘做辅助药材。”

“之所以我制出的药那么贵,诊金高,就是因为药材太难收集,我辛辛苦苦多年积攒的珍贵药材只救几个人已用得所剩无几,想想心疼。”

“小姑娘不肉疼了,花了多少珍贵药材,你往死里收诊金,如果是超级世家或大富豪找你求诊,不用手软,尽管收天价诊金。”周信无良的给别人挖坑,有钱人就是喊价越高越觉珍贵,对物美价廉的反而怀疑。

周一周二抚额,周董又在坑人,也不怕别人知道了半夜做梦拿刀砍他。

“我忙着呢,没空接诊,”乐韵嘟嘟嘴,冲着周少露出星星眼:“言归言传,周少,你自己去地面躺着等挨针吧,要扒开衣服,裤子也扒下去一半,露出小腹。你不自己配合,要我动手的话,可能让你在地面躺尸半天。”

“现在就扎针?”周一周二懵了,不是说要提前准备吗?

周少也一脸求解状:“小姑娘,现在就针炙?”

“不是正式针炙,我今天帮你扎针是为你疏通经脉淤塞的地方,能减轻点练功过程中的痛苦,针炙是修复受损任脉,同样是扎针,本质上有差别。”

“有劳小姑娘了。”小姑娘解释用途,周少再无迟疑,起身寻找合适躺尸的地方。

周一动作快,找到合适的地方,脱下自己的外套铺地面当席子。

周少没有说不用那么做,他的贴身护卫以能照顾他为职,如果这不要他们做,那不要他们做,他们才会觉得是无用的废人,会对自己的能力产生怀疑。

脱掉外套,解开衬衣纽口,当需要松皮带时,饶是他沉稳干练,胸襟豁达,也不禁觉得难为情,有些捏捏扭扭。

乐韵提起背包取出随身携带的金银针,看到周少那羞涩难当的样子,慢吞吞的说了一句:“你大抵不用害羞,在我眼里你就是个病人而已,再说,男人一丝不挂的样子我早见过了,我对于男性身体一点不好奇。”

她不说话还好,说了那句,周信周一周二臊得满脸通红,周少一张脸火辣辣的,四个男士都不敢再直视小姑娘。

试想一下,自己扒得光溜溜的,凭个小女孩子打量,那场合简直不能再羞耻再难为情,幸好他们不用受那种待遇,否则没准会羞死。

比起被扒光,不如自己来,周少顶着烧得发烧的脸,背着小女孩松皮带,再躺下去,闭着眼睛,将裤子往下褪到不碍事的地方,露出小腹。

衬衣没脱,露出胸膛,常年习武的人都有腹肌,马甲线也是极深,肌肉健美,皮带松开,裤子扒开,被小裤裤保护着的男性隐私部位也比较明显,很有料。

手臂上搭着针套的乐韵,走到周少身侧,视线溜溜的在有肌肉的男士胸前溜一圈,赫然收到大脑里传来的一条信息——周少还是一枚处男!

她想捂脸,当初检查澹台家睡美人时,她也收到一条反馈信息:澹台睡美人不是童子身!

澹台睡美人晕迷时才16岁,16岁就破了身,不是风流是什么?所以当澹台小帅哥说让他哥哥给她当男朋友,她嫌弃的拒绝,她才不要那种处处留情的花心大萝卜男朋友。

收到关于周少是童男的信息,乐小同学撇撇嘴,也不挖掘别人为啥还没破身的秘密,捏针,果断的扎进男士的小腹中元穴,然后一根一根的扎,金、银针将他气海穴附近围成一个圈。

扎下银针,按穴位,引气游走。

周少闭着眼,最初害羞,躺成一条咸鱼,过了一阵,针扎到的地方麻麻痒痒,很快有温热的气流在穴位之间游走,他顾不得害臊,放松,全副身心的投入感受气流游走的路线。

气流沿经脉游走,最后在中元、中极两穴位处停留,然后,他感觉气流在渗透,像风往一个小孔挤,两穴位生出一丝丝针扎的痛,疼痛持续约一盏茶功夫,豁然畅通。

周少茫然,他几年都做不到的事,小姑娘扎针一顿就解决了,究竟是他太无能,还是小姑娘手法太逆天?

深思几秒,他觉得是后者,不是他太无能,是仙医门人天赋卓绝,无人能及,所以他们做不到的事,她能轻松解决。

医德良好的乐韵,全神贯注的投入按摩大业,约半个钟,完成一个周期,成功将周少淤塞的任脉穴疏通,轻轻的擦去额心的细汗,从容收回金银针。

暖流回归丹田,周少感受一番,经脉畅通,无比舒心,当小姑娘收走针,一跃而起,背过身,利落的系好皮带,整理衣衫,再转过身,耳尖还有点红,但是已能从容面对小女孩。

周一拾起自己的外套又穿回来,周信看到少主喜上眉梢的样子,便猜知少主感觉良好,也喜上心头。

收起自己的医用针,乐韵又摸出一袋药丸子,分出三颗给周少:“一颗给周董,有排毒养神功效,周少的两颗分两次服,早上空腹吃或晚上睡前吃,吃下药丸子练功一到二个钟,调养经脉。”

周一周二喜之不尽,帮少主接过药丸子。

针也扎了,药也给了,乐韵欢快的收取自己的诊金,背包装不下,不客气的让周家将他们装盒子的背包贡献出来,把沉香和古董白玉金条四样又装回包包里。

双方也没什么废话,聊了十几分钟,会面结束,小女生提起自己的收获,欢天喜地的去赴姜少的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