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十八章 不孕不育扎堆来/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周少和周信很有风度,将小姑娘送到姜少订的茶楼附近,他们没有逗留,直接回周家。

周少与姜少交情不错,提前打电话通知小姑娘出发去赴约,姜少在茶楼前等着小女孩,为不致于惹人太注意,他没装13的要风度不要温度,衬衣、薄羊毛衫,外套一件中长风衣。

姜三少长相出众,有双迷人的丹风眼,往哪一站,妥妥的比模特更像模特,他站在茶楼前,像棵立在雪中的小松树,坚忍不拔,凌寒傲雪。

姜一姜二立在少主身侧,都是三十五六的年龄,沉稳内敛。

步行走向茶楼的乐韵,看到那傲立的俊哥身姿,又默默的吃了一口寒风,这些日子天天看美男子,都快审美疲劳了。

茶楼前的雪被扫在路旁,当红衣小姑娘跨过一堆小雪堆,身影印入眼帘,姜少脚下一动,如蜻蜓点水,掠过地面,几步掠至小姑娘前方,狭长的丹凤眼里流淌着笑:“小美女,怎没与周少多聊会子,我这里不急的。”

“酒足饮饱,聊到口渴想喝茶就过来了。”乍听到姜少改了称呼,用“小美女”取代之前的“小姑娘”,乐韵也没闲得蛋疼的去研究为什么,淡定的随别人怎么称呼她。

姜一姜二也悄无声息的跟在少主身后,迎接到小姑娘,有礼的接过小姑娘装东西的背包,代为保管。

“小美女,外面风有点凉,我们进去再聊。”在外面餐风食雨可不是个事儿,姜少作个手势请小姑娘进茶楼再谈。

有人帮提装诊金的背包,乐韵背自己装珍贵物品的随身包包,两手插衣兜里,迈着小短腿和姜少进茶楼。

姜少身长超过一米八,乐小同学才一米五八,海拔相差二十公分的悬差值,尤其姜少还是瘦长型,她走在他身边,显得特别的矮小。

身高差太萌,很喜感,姜一姜二看得眼中都是笑。

姜家预订的茶楼是新式大厦,进大厦后乘电梯到楼层,茶楼装修符合茶韵,淡雅素雅,姜少订有雅座,直奔目的。

雅座间用木制家具,处处附合茶道的淡泊雅致,服务员已将点心与茶叶之类的送进雅座间,在守着煮泡茶的水。

姜少陪小客人入座,水很快煮开,服务员选龙井茶冲泡,泡好茶分给主客,之后退出去,任客人按各自的喜好随意泡哪种茶喝。

喝了龙井,姜少亲自动手拿另一套茶具冲泡碧螺春。

修行人士以泡茶的方式以平心静气,修身养性,古武家的少爷小姐们对茶道都有研究,茶道手艺有高低,但基本都能拿出来秀一秀。

姜少的茶艺造诣极高,一连串的动作如行云流水,令人赏心悦目。

只研究药道,没研究茶道的乐韵,以局外人之身旁观欣赏,姜少沏好茶递来,不客气的品尝,内心有点囧,茶艺那么讲究,还是美男子亲手泡的茶,其实茶的味道也一般般,没有什么令人精神一振的感觉。

以此,她只能表示大概也许是因为她喝过最纯净的茶,所以嘴刁了,不说种空间种出的茶,就神农山里长在人迹罕至的深涧绝崖秘地的野生茶,用最基本的手法炒制出来的茶叶,味道并不比名茶差,相反因炒制手法简单,反而保留了原始风貌,味道更纯。

姜少冲泡一次碧螺春,又冲泡铁观音,都是品级最好的茶叶。

“小美女喜欢哪一款茶?”品尝三种名茶,姜少浅笑问品茶的女孩儿。

“我对茶没研究,真要论起来,还是偏爱龙井和碧螺春的制作工艺。姜少喜欢哪种口味?”

“我个人偏爱碧螺春。”姜少重新续一杯碧螺春,将泡茶工具交给姜一姜二,由贴身护卫接手沏茶工作。

不精擅于茶道,乐韵当个诚实的孩子,不自我标榜清高对茶夸夸其谈的做评价,又喝了两杯碧螺春便不再往肚子里灌水,好心情的品尝糕点。

小女孩不再喝茶,姜一姜二将茶具移开一些,让茶桌面空出来,将姜家带来的背包打开,捧出盒子递给少主。

姜少每接过一只盒子,打开,排放在茶桌几面上,共三只盒子,分别为四指宽、十两称一斤的金条三根,一只精美的青花瓷盘,一块呈透明、似琥珀的白蜡烛状的块状物。

姜少打开一只盒子,乐韵便欣赏一眼,心里老纳闷了,古武门派的人咋都喜欢送大元朝的古懂给她?难道就因为大元王朝太短暂,那个时代的瓷器存世最少,所以他们都选大元时期的古物以示诚意?

当最后一样物品出现,她闻到了细微的腥味,还有点酸气味,用眼睛特异功能扫描,眉目一亮:“产自南方深海底的八百年龙涎香,保持原状未动,姜家收藏真好。只是,姜少,你患的是厌食症,用不着拿这般珍贵的药材当诊金。”

龙涎香就是抹香鲸肚子里的分泼物落在海里被海水冲涮去杂质后的物质,说粗俗点叫鲸鱼粪便,却是最顶级的香料,比黄金还贵。

姜一姜二微微愕然,小姑娘没诊脉就知少主患的是厌食症?再一想,特么的,他们大脑迟钝的跟不上时代了,小姑娘是仙医门人好么,非生死大病,仙医门人用不着摸脉,有“望闻”两要素就能看出病症所在。

“果然瞒不过小美女的火眼金睛,我确实患厌食症,”姜少苦笑一声,坐得很端正:“这些不是一个人的求医诊金,是三人求医的诊金。”

乐韵眨眨眼:“另二位呢?”

“还有二位还在老家天水,不敢劳小美女高抬贵足去姜氏世居地,只希望能提前预约定时间,另两位来京再请小美女看诊。”

“另二位有什么症状?”

“……不育。”姜少迟疑一下才沉重的吐出两个字,眉眼间笼上忧思:“两个一个是我亲哥,一个是我堂哥,至今年届四十无子女。我姜氏主支一脉上辈嫡系只有两男,这一辈又仅只我和两位兄长三位嫡男,子嗣尤为重要,偏两位兄长皆不育,于我姜家嫡系而言这是毁灭性的灾难。”

不育?

“不育”两字从耳边飘过,乐韵满头冷汗,今天上午刚接了个不孕,现在又来个不育,得,不育不孕都扎堆来了。

只是,她还没成年呢,咋连不育不孕都找她看?

乐小同学整个人有点不太好,弱弱的抹了把汗:“不是还有你?”

“不怕小姑娘笑话,我对房事深痛恶绝,至今绝对做不到与女性做亲密的事,曾经做过试管婴儿,仍然失败,由此怀疑我可能也不育。”

“不可能,你有厌食症,不是绝育症,就算厌食造成营养有点不全面,对你生育后代有一点影响,但不至于不育。”

“看来我有必要再过问查试管婴儿失败原因,我两位哥哥不育是事实,多年来看遍人间老国医,吃过无数药也没能生下一儿半女。”

“不育有先天性的,也有后天性的,不管是先天还是后天所造成,症有轻重之分,我没见过你两位兄长,所以不敢说能不能治,有些先天性的病我也无能为力,如果是后天所造成,我还可尽力一试,因此你们不要对我抱太大希望。”

“这个我知,只请小美女接下姜家的求诊,余下的就是尽人力后听天命,姜家有福,必定有后,姜氏无福,子嗣无望,不管怎样都是姜家的命,与小美女医术无关。”

“不赖我医术不精,可以接诊,回头叫你兄长飞京城,我17号考完,你安排好地方,我考完那天傍晚给你兄长看诊。至于姜少你,我得问问你患厌食症的原因,你不吃肉类只吃素,说明不是精神性厌食症,应该是心理方面的原因才讨厌肉类,我需要知道病症起源才能更好的研究对症下药的方法。”

姜一姜二:“……”小姑娘又没看少主吃饭,怎么知道少主只吃素不吃肉?

“我厌食还真有原因,”姜少露出一脸难为情,顿了顿,说原因:“我十五岁以前不厌食,一次遭受暗杀,身受重伤又身陷困境,为活下去,吃过虫子蚂蚱、蛇、蛙,将能吃的全吃光了,实在找不到吃的,只能……只能掘蚯蚓为食,活是成功活了下来,此后食肉即呕,再吃不得肉食。”

姜一姜二深深的垂下头,他们知道少主说的被追杀那次是哪一次,那时少主还还是下任家主的候选一,那一次遭受到最大的危胁,连保护少主的前任家主的两护卫都折了,少主在一座山岭间失踪,等家主将少主找回,少主就只余皮包骨。

遭受一次大劫,当时还是年青轻狂的少主心智一下成熟,变得沉稳深沉,修为也是一日一个变化,速度之快令人咂舌,也成功力压众候选人,被立为准家主。

姜一姜二不知少主当年经过过什么,却也能想象得到失踪那段时间经历过什么苦难,如今听少主说为求生生吃小动物,最后掘蚯蚓为食,也为之震惊。

乐韵想抚额,心病不是病,得病能要人命,她有医术,但是不懂医心理病啊,难不成她还要去攻读心理学?

“唔,这就说明是心理因素作祟。”心病最难捉摸,想了想又问:“吃包有肉沫的饺子和包子也会反胃吗?”

“会。看到油腻的荤菜也反胃。”姜少没有弄虚作假,承认自己的坏毛病。

“可怜的人,你可以出家当和尚了,和尚忌荤,你出家都不用担心犯戒问题,说不定能修成得道高僧,将来圆寂肯定有很多的舍利子。”

“……”姜一姜二以央求的眼神瞅小姑娘,求不黑,他们少主已够苦的了。

“!”姜少憋了三秒,嘴角呶呶了,牵出无奈的笑容:“我对佛法完全提不出兴趣,让我看经文,会疯的。”

“看来佛祖也渡化不了你啊,还得要本小同学出马,”乐韵眼珠子骨碌碌的转:“这样好了,我做些药膳给你,吃药膳期间你不要吃其他食物,只吃药膳,吃前用布蒙住眼睛,不要看药膳是什么,慢慢习惯。具体如何实行,有些细节不能告诉你,我告诉你身边的两尊门神,由他们执行。”

就算不懂治心病,这厌食症还得帮治,只能浪费些原材料了,末了又添加一句:“记得给地址给我,我做好药膳给你快递。”

“小姑娘,一会儿我给地址给你。”姜一眉目一亮,宣少都说小姑娘做的药膳好吃的让让想吞舌头,少主吃了小姑娘做的药膳,说不定就不厌食了。

“嗯嗯。”乐韵点头,从地面提来自己的背包,掏出四小包真空打包的饺子,一袋药茶,交给姜一:“这是我带来的药膳之一,你们带回去加热,今晚给你们少主试吃,我发信息给你,你照我说的做。”

“好的。”姜一姜二将饺子和一包药茶拿在手,将姜家装诊金的包拿来,全装进去,饺子不多,一包大概是二十个。

收了药膳,姜一拿出随身携带联络的手机,将号码报给小姑娘,等小姑娘记下他和姜二的号码,再回拔一下,他存好号码。

听闻小姑娘为自己做药膳,姜少也满怀期待,当看到小姑娘拿出四包饺子,咽了咽口水,小姑娘做的药膳一定很美味!

趁着现在有空,乐韵编信息,编好如何让姜少吃药膳的步骤发给姜一,然后兴高采烈的收自己的诊金:“姜少,我先说好了啊,如果你哥哥的事我无能为力,我只退回金条和元青花盘子,龙涎香就当你的诊金。”

小女孩抱着龙涎香好似怕人抢似的,眼中闪星星,小嘴巴咧得老宽,一张小脸容光焕发,那模样像个小精灵。

姜少看得心情飞扬,笑着点头:“说了是诊金,不管结果如何,都是小美女的,不用退还。”

“这下我就放心了,龙涎香是我的喽。”乐韵喜不自胜,将龙涎香和金条、元青花盘全收进背包。

得到一件稀奇珍贵药材,心情美美的,特别交待让姜少安排他哥哥们进京,又喝了一回茶,欢快的去找姒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