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章 渣渣们来了/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孙子情绪激动,赵立有些黯然的叹气,小泽怎么就不明白他的苦心呢?

有其母必有其子,当年燕飞霞出身高贵,从小受良好教育,她生的儿子燕行也天资聪明,郭芙蓉算小家碧玉,当个不用用脑的家庭主妇还可,成不了丈夫的左傍右臂,生的孩子也资质平平。

论才智和能力,燕行比宗泽强得不是一点半点,然而燕行姓燕,所以哪怕再优秀,他仍然偏爱小孙子赵宗泽,宗泽姓赵,是要延续赵家香火的子孙。

如若小泽有燕行一半才能,他也不用绞尽脑汁的想方设法让小泽去撬燕行的墙角,抢走王玉璇,攀上王家做靠山。

可惜,他们努力几年,眼见大功告成,最终却因一个小孩子的出现而功亏一篑,小泽不仅没攀住王家的大树,反而差点成仇,如今想挽回,所要付出的艰辛比以前要难十倍。

赵立对破坏了赵家大好计划的小女孩子也是恨不得除而后快,可眼下还得抛开私人情绪,从大局着想,来向人低头服软。

气得咬牙切齿的赵宗泽,扭头望窗外,努力的平息心中的怒火,大丈夫能屈能伸,他忍!

赵益雄没有再打击小儿子,开车徐徐前行,缓缓的开到近门卫岗亭的停车区停车,下车,去门卫亭取号进校参观。

保安诧然的回答:“先生,现在是考试周,为不影响学生们学习,这两周不对外开放,您看,旁边竖着的公告牌子上有写。”

“不对外开放?”赵益雄皱了皱眉,望向几个走进学校的人:“那几位为什么能进学校?”

“那些是学校区的居民,有自己的通行证,随时能进出学校。”

“这……”赵益雄缓了缓语气:“能不能通融一下,我们想进校找人,有很重要的事要办。”

“先生,如果您要找人,请出示有效证件填份来访登记,您打电话请人出来接,然后由本校人员带领进校。”门卫处的保安尽职尽责的履行职工作,准备登记。

“我想找学生会的晁会长和他妹妹,能不能请打个电话告诉晁会长一声?”赵益雄不想出示证件,他昨天来过,晁少如果听说他姓赵,有可能不会见他。

“请出示证件,如果您不能出示有效证件,我们有权拒绝您的要求。”谁不知道晁会长身体不好,如果被来历不明的人气出病来,谁负责?

“……”保安坚持要看证件,赵益雄心里羞恼,被逼得无奈,拿出随身携带的钱夹子,取身份证给保安。

保安看出到男士脸色不好,并没有退步,等访客递来证件,双手接过来,填写登记表,并拍下身份证原样。

将证件还给访客,保安拿电话打给晁会长,通知他有访客。

美少年呆在东边四楼女生宿舍,坐在写字桌前看书,听到手机响,以为是小家伙回来了叫他去接,欢喜的拿爪机,看来电显示发现是西门卫,接听。

听说有访客,少年好看的眉微微拧了拧:“请问访客姓什么?是男是女?”

保安看着登记如实转达:“访客姓赵,赵益雄,说是要找晁会长你和你妹妹。”

“姓赵?这个人的儿子对我妹妹耍流氓,说要包养我妹妹,我没叫小伙伴揍他儿子就已经很给他面子,他还跑来骚挠我妹妹,太无耻了,我怕气坏我妹妹,麻烦您帮我直接转告他,我不原谅他儿子对我妹妹犯的错,不见。”

听说来人名字,晁宇博瞬间就将人对号入座,姓赵的昨天来找燕行,他帮通知柳少,今天又跑来,以为他好说话是不是?

电话里传来晁会长的声音能听出语气带着怒火,保安满脑子问号,话说,小晁真有妹妹啊?

他带着一串串加粗的问号,等美少年会长挂电话,转过头,以古怪的眼神打量亭外的中老年男人,组织一下语言,给出回应:“先生,晁会长拒绝会客,他说他不原谅您儿子对他妹妹犯的错误。”

“这是误会,能不能将晁会长号码给我,我亲自跟晁会长通话?”赵益雄脸色乍变,急得额心冒汗,晁少连见都不愿见他,他还怎么道歉?

“没有经过晁会长同意,我们不能给您晁会长的电话,这是保安科的规定,不能泄透学生隐私。您竟然认得晁会长,可以去晁会长家里拜访,去家里比来学校找晁会长更合适一些不是?”

讲者无心,听者有意,保安本是良心建议,赵益雄只觉是讽刺自己,涨得脸色发红,心里气愤,又不能骂人,恨恨的转身,准备回车子里找老父出马。

他刚转身,一部黑色吉利从校外驶来,赶超过他家停的车,徐徐驰向校门,看车来的方向,赵益雄让一让路,靠边一些。

那部车子却没有直奔校门,在距岗亭三四米远时也缓缓的停车,后座车门被推开,转而钻出一个人,那人下车后在跟车里人说话。

赵宗泽坐在车里,从驾驶室的前窗看到越前的车子,当看到从车下来的人,眼眼睛瞪大,那个看起来像晁家的那个义孙?

从姒家的座驾里下车,乐韵跟辛少说了声“多谢”,关上门,将小背包放地面上,背装有诊金的大背包,等会她要骑车,大背包背后面才方便踩车。

刚将大背包背好,皱皱鼻子,有股熟悉的、讨厌味道。

之前在姒少车里,远远的就见保安亭前有人在说什么,然而看到那人要离开的样子,她也没在意,闻到讨厌的气味,看看四周,附近只有那个要离开保安亭的人,以及后方停着的那部车,讨厌的气味就是从那部车驾驶室半开的车窗里飘出来的。

有讨厌的人,乐韵心情不太好,拧起小背包,又朝摇下车窗望来的俊姒少挥挥小爪子,示意他们不用等自己进校,可以回去啦。

辛五少挥挥手,辛三启车,调动,他们的车就在路上,确实不能多留,要不然会挡路。

车子缓缓绕个弯,驶向校外,乐小同学愉快的跑向门卫值班室。

坐在车里的赵宗泽,看到前面的人背上背包,侧身向车里挥手,确认她就是晁家小义孙,一张脸扭曲了一下:“爷爷,前面那个刚下车的人就是晁家义孙女。”

乐韵小跑前进,耳朵却准确的听到了轿车里的声音,那部车距她不到十米,又开着车窗,在车里谈话的声音根本逃不过她的听力。

听到那男性声音,心空飘过阴云,赵渣渣竟然跑学校来了,还搬出老的人来了?视线飘向背对保安岗亭的那人,那个该不会就是燕行的生父?

打量一眼,装作视而不知,蹦跳着冲向门卫处。

“哦,等等,你说前面那个穿红衣服的就是……晁家小姑娘?”赵立一直在关注儿子,发现儿子往回走,等着消息,也不关注身边的小孙子,先是随意的应了一声,随即又后知后觉的转头,语气急切:“那个真是我们要找的那个女学生?”

“是的。”赵宗泽再不想承认也不能说谎,万一现在当作不认识,等爸爸和爷爷知道他明知晁家义孙从眼前经过也不提醒,到时产生信任动摇。

“快下车。”确认自己要找的人正好撞上了,赵立果断的推开车门钻出来,也不顾风大,大声喊:“晁小姑娘,小姑娘,请留步!”

赵宗泽也不甘不愿的下车,赵益雄挨边走,听到老父喊声,望向车子那方,看到老父下车往前小跑,他望向矮小的红衣女生,脑子里划过一道灵光,那个女生不会就是他们要找的人吧?

如果真是自己要找的人,岂不是天赐良机?

有晁少在,他们可能会束手束脚,不好直接挑唆小女生叫燕行出来,更不好说让小女孩原谅小泽,如果仅只小女孩一个人,他们说什么话都方便多了。

一个十四五岁的乡下小女孩,没见过什么世面,不过是个仗着晁家撑腰才肆无忌惮的黄毛小丫头,没有晁家和贺家人在场,有他和父亲两人想降住小丫头还不是简单的事?

瞬间的,赵益雄欣然大喜,运气真不错,竟然正巧遇上软柿子,他嗖的跳起来,冲向红衣女生,想将人截胡。

听到后面的喊声,乐韵回头望了望,果然看到赵渣渣和一个老头,看面相,有几分相似,当扭回头,就见离开保安岗亭的人朝自己冲来,看面相,呵呵!

什么继子?

眼没瞎的人都能看出来有血缘关系,果然燕人生父就是个只人渣!

电光火石之间观看过老少三人,乐韵无视,继续走自己的路,因从岗亭来的中老年男人跑得快,一冲就冲到眼前,她往一边绕。

心中狂喜的赵益雄,一口气抢到小女生面前,成功拦住人,还来不及喘气,小女生连看都没看他就往一边让,他怕人跑掉,心中一急,伸手拦向小女生。

他人高啊,小女生人矮,他只是伸手一拦,那右手便好死不死的抓向小女生胸口。

他还不及移开手,一声愤怒的尖叫拔地而起:“你竟然摸我胸!流氓!保安哥哥,这里有个臭流氓摸我胸,快抓流氓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