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二章 偷梁换柱/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寒风呼呼,乐韵目送赵人渣的车走得看不见了,绷着张小脸走向岗亭,值班的两保安都回到岗亭,看到小女生过来,笑脸相迎:“小同学,你是晁会长妹妹?”

“嗯,保安哥哥好。”乐韵一秒露出笑脸,站在窗外,拿出身份证递过去:“保安哥哥,今天有人给我送了请帖,麻烦问一下是不是放在这里。”

“有你的请帖,还有晁会长的、万俟教授……燕行柳向阳先生的。”保安接过身份证看看名字,打开抽屉,拿出一叠红艳艳的请帖,连同身份证一起给小女生。

瞅到一把请帖,乐韵也是醉了,将帖子接过来,全塞背包里,礼貌的向保安说谢谢,再挥小爪子说再见。

保安笑咪咪的送小女生刷卡进校门,眼中冒着闪闪发亮的光芒,晁会长的妹妹长得水灵可爱,打架骂人都会,好强大!

进校门,乐韵找到自行车,踩着车电挚风驰般的飞回学霸楼,停好车,拧包兴冲冲的向自己的宿舍小窝冲。

晁宇博拒绝了姓赵的求见也将那破坏儿丢开不管,继续看自己的书,待听到钥匙入锁后的轧轧转动声,飞快的将书本反扣,扭头起身,动作一气呵成。

他刚站起,门被推开,舍主顶着张灿烂朝气的笑脸,拔取钥匙冲进宿舍反手关门,兴奋的大叫:“晁哥哥,我刚才打架了!”

打了架还来炫耀?

“乐乐,你跟谁打架了啊,这么兴奋?”小乐乐满脸春风,晁宇博也舍不得泼冷水,将扑来的小天使揽在胸前,边问边帮她摘背包。

“我打了一个老流氓,打得他面目全非,身负重伤,躺地不起。”

“你把人打成重伤,那人不会报警找你麻烦?”将人打成重伤还这么得瑟,估计也就只有他这个可爱妹妹才干得出来。

“他要是敢报警更好,叫萧哥哥发挥聪明才智让他蹲几年班房,可我打得他爬不出来,他那为老不尊的爸爸还拦着不让报警,希望私了。”

“谁那么倒霉惹到我们家小团子?”被揍还不敢报警,必定是有把柄落小乐乐手里,为那人掬把同情的眼泪。

“那个倒霉鬼就是上次在爷爷寿宴上被我踩了一顿的赵宗泽的爸爸,也就是燕行那家伙的混蛋生父赵人渣。”

美少年帮小家伙摘掉背包挂手腕上,正想帮她扯衣袖脱外套,听到是赵某人,温润的俊容闪过冷色:“赵姓的在校门那边找保安要见我们,我没见,是不是在门口跟你巧遇了?”

“对啊对啊,我回来他们还在西校门,两对父子三代三人,我还没打小的,不仅大的来了,老的也出山了,一大群人想以多欺少以老欺小,必须打。”

“小乐乐用什么理由动手打的他们不敢报警?”美少年将小家伙脱下来的外套和背包全放书桌上。

“他们认出我,想截胡,赵人渣跑我前面拦路,伸手拦我横我胸前了,我以他耍流流氓摸女孩子胸的罪名动手,晁哥哥,我们坐下,我详细的说经过给你听……”

小乐乐兴奋的眉飞色舞,晁宇博伸手揉她的小脑袋,飞快的摸出手机,打录音,依言坐下,听小乐乐讲她的丰功伟绩。

听她巴啦巴啦的从头到尾的将经过讲一遍,越听越想笑,小乐乐也是够黑的,先喊有人耍流氓,先声夺人,将一口黑锅扣姓赵的头顶,也抢占住主权,整个过程都是压着赵家仨人欺负,哪怕将姓赵的打成重伤,赵老头也只能打落牙齿和着血往肚子里吞。

至于赵老头想讲道理,遇着个逮着由头敢揍人,从来不按正常路线走路的小乐乐,话题被扯偏到十万八千里之外去了。

他也明白赵老头不敢报警的原因,他家二伯、贺家在圈子里放了话,周信周董又骂赵益雄是斯文败类,赵益雄再进趟局子,有理没理最终都会变没理,名声会更臭。

小乐乐也是吃准赵家不敢咋的,所以逮到机会直接下狠手将姓赵的痛打一顿。

“乐乐是个小英雄,你坐着玩,我打电话给柳少,把这事说给柳少知晓。”

“嗯嗯。”痛打了人渣,乐韵心情美美的,晁哥哥说啥她都没意见。

美少年说要打电话给柳少也不拖泥带水,找到柳少电话拨出去。

柳向阳带了给未来岳母的药,和未来小媳妇回到耿家,自然光明正大的赖耿家不走,下午接到电话说去大北方冬训的队友们晚上回来,他决定晚上回驻军区。

耿家母女半下午就择好菜,预定四点半就做晚饭,让小柳吃了早晚饭早早回部队,当他的电话又响,耿家母女以为是他队里打电话催他快回。

柳向阳快速看手机,发现是晁小公主来电,按下接听健,嬉皮笑脸的问有啥事,便听到对方动人的声音入耳——“柳少,你发小燕行父亲那家不要脸的祖孙三代跑学校来找我和我妹妹麻烦……”

他只听得一句,差点跳起来:“小晁,你说姓赵的臭不要脸的全跑学校去了,敢找小萝莉麻烦,打死,通通打死!”

他还在叫嚣,美少年悦耳的嗓音通过电波传至:“如你所愿,我妹妹将燕行生父给打了,具体经过我有妹妹的口述录音一会儿传给你,转告你发小燕少,他父亲和爷爷如果再来给我妹妹添堵,我和我妹妹不会手下留情的。”

“嗯嗯,尽管往死里打……”柳向阳听说赵渣父被小萝莉揍了,笑得风光霁月,美丽如春,等挂断电话,立即收晁家少年的传录音,等文件传输成功,他也没听,先给小行行队里的人发条短信,再传录音资料。

驻军区,燕行和赤十四就自家生父家那烂摊子聊了会,又抱着电脑忙活,赤十四抱着书本啃,也不知过多久,手机响,他没有任何迟疑拿起来看。

因为眼睛需要静养,他不能外出任务,一般是留守队里,所以也荣任通讯员一职,负责联络。

看到短信,赤十四表情僵了僵,看向队长:“队长,有个不好的消息告诉你。”

“什么消息?”燕行偏头,表情稳如泰山,不见丝毫波澜。

“你生父家那不要脸的祖孙三代人刚刚不久前跑去学校找小萝莉和她哥哥麻烦……你生父被小萝莉揍成狗,具体过程资料还在传输中。”

“他们跑学校去了?”燕行脸一沉,满是正义的龙目里弥漫浓烈杀气。

“嗯,资料快传完了……好了,录音资料,听听。”赤十四盯着手机,等资料接收成功,点播放健,打开,传来小萝莉清脆如银铃玉玦相碰的娇声软语。

小萝莉绘声绘色的在讲某事,燕行赤十四坚起耳朵听,赤十四越听越想笑,听完最后一句,忍不住噗哧一声笑出声:“队长,小萝莉太好玩了,气死人不偿命。”

燕行眼里逸出闪亮的光华,就算如今不是孝字压死的时代,他再恨渣父渣爷爷也不能动手,他如果有那么一丁点意思,有些人就会抓住孝道大做文章,曲解事实来抹黑他,小萝莉揍人毫无负担,她将他渣父打得重伤,他那渣父只能白挨了。

如今赵家父子名声扫地,他那渣爷爷只会想尽办法捂,不可能闹得人尽皆知,所以,哪怕他渣爷爷亲眼见小萝莉痛打儿子,憋得内伤也没胆量跟晁家叫板,除非赵家准备卷辅盖回老家。

解气!

小萝莉将他渣爹打得躺地爬不起来,燕行只觉无比解气,小萝莉就是他的小天使,专帮收拾坏人,揍人揍得大快人心。

“小萝莉嘴巴毒起来能把人气得吐血,连我和向阳都不敢试其锋芒,那几个不要脸的真当自己是根葱,还跑去找小萝莉,以为小萝莉像王玉璇那么没脑子,三言两语就能哄骗过去,真是白活了几十年,活该被收拾。”

“噫,队长,你不偏袒那些家伙了啊?”

“我什么时候偏袒过?因为某些原因,有时候我不能不罩着那些人而已,等时机一到,就算断绝亲情,道理也占我一边。”

“队长,你看得清就好。”赤十四缓缓的吐口气,他们最怕的就是队长顾念亲情,无止境的容忍赵渣父那三人,有些人越容忍他他更嚣张,他们担心那些人干出什么事来拖累队长。

“我一直都清醒着。”燕行笑了笑,低头继续敲电脑,他一直清醒着,从没糊涂到公私不分的地步,也不渴望赵家那点薄凉的亲情。

赤十四眼底笑容一圈圈扩散,如此,他和队友们便放心了!队长心清目亮,必定能屹立于高处不倒,他和队友们就算粉身碎骨也不怕无人收尸。

美少年才不管柳少和燕少会做何想,给柳少打了电话又打电话给保安科请帮保护好西校门的摄像头记录资料,之后坐着和小乐乐分拣收到的请帖。

分拣好帖子,乐韵看有谁给自己请帖,有古武华家、姒家、东方家,还有份是陈家,却不知是不是古武陈家,还有皇冠珠宝老大李茂源,京富榜第十的钱永恒钱总,还有唐总李总、季老的请帖,还有几份是国务部下各部门三四把手的京官人员请帖。

最让人惊诧的是还有份是王市长家的,王市长家刚一脚踢了赵宗泽,转而就送上请帖示好。

乐韵看过都是谁送的请帖,又分类,古武家族的请帖有独立的盒子装,权贵们的帖子,富豪们的帖了也各有各的地方。

分拣好帖子,给华家发去一条信息,燕人和教授都说华家人品不错,所以她给点面子。

华家在京中朝阳区的四合院群区里有自己的别院,由华家在京工作的人员居住并管理,华家少主入京也居别院。

华少主是近中午收到澹台寻阳康复的消息,当时立即送第二份拜帖,然后静候佳音。

当手机有信息提示铃声,坐在四合院上房屋檐下养神的华江南睁开双眼,拿起座椅内的手机看到无名氏信息中的“我是乐韵”字样,腰杆挺得笔直,快速点开。

信息很短:我是乐韵。华家帖子已收到,华少有非我不可的急事找我回信另约,如不急,请预约明年。

看到小女孩的回音,华江南眼中慢慢的荡出笑意,回句“小医生先忙学习,华家预约明年请小姑娘喝茶赏景。”。

小姑娘回信,说明知晓华家用意,她考试在即,必定很忙,华家有事求教也不急于这一时。

乐韵发出短信,正在琢磨要不要回东方家信息,有短信过来,看一眼是华家回音,再回一个字:善!

华江南当时并不抱小姑娘会回信的希望,谁知转而就再次回音,就算只一个字,说明小姑娘接受了,他又回一条。

乐韵想放手机,华少又回信,很短的一句“明年静候芳容”,她没再回,将手机放书堆上,再研究陈家是不是古武陈家。

因为没有参考资料,研究不出眉目,扔到一边,把自己的请帖送回卧室,看看时间不太早,蹦蹦跳跳的去收拾龙虾,准备晚上做龙虾大餐。

周少与小姑娘见完面,回到周家才知澹台寻阳醒来的消息,他早已确认小姑娘是仙医门人,因此很淡定。

姜少也是回到姜家才知澹台家的事,一笑而过,当等到傍晚,他难得的些忐忑,不知道小姑娘给的药膳是什么,姜一姜二会怎么做。

超级世家的作息很有规律,姜少晚六点用餐,到餐点,姜一姜二没有让人送其他菜,他们亲自下厨房,热了药膳饺子,冲好茶,一起端进正厅。

碟子里的饺子个头小巧,不说一口一个,一口塞两个都不嫌挤嘴。

等少主欣赏完小巧可爱的饺子,姜二将用布条将少主眼睛蒙上,然后,姜一夹一个饺子喂给少主吃。

药膳香味诱人,姜少闻香有饥饿感,可心理作用作怪,又怕吃到肉,神经都绷得很紧,热乎乎的饺子送到嘴边,他没敢张口。

“少主,这是素菜馅的。”姜一看到少主抿着唇不肯张口,细声细语的解释:“小姑娘说得对,少主就是心理作祟,总疑神疑鬼。”

被自己的贴身护卫说自己疑神疑鬼,姜少赌气似的抿抿唇,想不吃,香气太诱人,咬咬牙,豁出去了,张口将嘴边的饺子咬了一口,顿时,一股更浓郁的香扑鼻而来。

口爽太美,他差点“唔”出声,咀嚼三两下,将浓香满口的食物吞下去,自己主动张开嘴,将递来的另一半吞掉。

再吃第二个,也是先咬一口,然后再吃一半,然后是第三第四……一口气吃了五六个,都是素菜味,他也不试咬,直接一口一只饺子。

姜一姜二对视一眼,不动声色的继续喂少主吃饺子,等吃了七八个,姜二从衣兜子里悄悄的摸出一只袋子,放几只饺子在盘子里,又将袋子藏起来。

姜一将另一种口味的饺子递到少主嘴边,等少主一口将饺子卷走,又从盘子里夹一只。

姜少将饺子吞进嘴里时没发现异样,当嚼破馅皮,唇抿住,停顿二秒,又嚼了几下,将食物吞下,闷闷的问:“刚才的是什么馅?”

“小姑娘说一种是南瓜萝卜馅,一种是青菜果丁馅,有一种加有山药,少主刚吃的应该是有山药的青菜果丁馅饺。”姜一有板有眼的回答。

“感觉不对啊。”姜少感觉胃里有些不舒服。

“就知道少主不信,心理作用又作怪了,少主亲眼眼看看是不是。”姜二解开少主蒙眼的布。

“我戳破饺子皮给少主看看。”姜将筷子里夹着的饺子放盘子里,用筷子戳破,露出鲜鲜的青菜和些细碎果肉小丁,再从另一只盘子里夹一只饺子也戳破,露出的是南瓜丁和白萝卜丁。

姜少左看右看,就是找不出任何破绽,没吭声。

姜二再将少主眼蒙上。

姜一仍拿第三种味道的饺子喂给少主吃,姜二又悄无声息的拿出几只饺子放盘里,将盘子里的某种口味的换走几个。

又吃得奇怪味道的东西,姜少心里不舒服,有些反感,也仍然吃下去;少主不呕吐,姜一努力的将偷梁换柱过来的饺子喂少主吃,给少主全吃光,然后再喂南瓜馅料的饺子。

吃完两盘饺子,递药茶给少主喝。

吃了古怪味道的食物,姜少心里总有些疙瘩,喝了几口香郁的茶,顿觉口齿生香,腹胃里也生出郁香来,那种不舒服的感觉一扫而光。

“还有没有?”感觉还没吃饱。

“小姑娘说了一次性最多吃三十个,吃多了也是浪费,还有些留着明早吃。少主还没吃饱,等过两个钟再吃些夜宵,小姑娘说少主宜少吃多餐。”

“你们都叛变了。”姜一姜二视小姑娘的话如圣旨,姜少想翻白眼,可眼睛还蒙着布,翻白眼也没杀伤力。

“少主,小的们不是叛变,这叫遵医嘱,少爷慢慢喝茶,小的们稍后再来侍候。”姜一笑嘻嘻的帮少主解开蒙眼的布,让少主品茶,他们飞快的从上房退出去。

姜一姜二到西厢餐厅,吃饭时把偷换下来的饺子分吃掉,幸福得想流泪,饺子好好吃,难怪少主也会出现味觉失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