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五章 回家喽/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乐韵在回到回宿舍的路上学校的考试才结束。

考完最后一科的学生蜂涌出教室,也顾不得考得如何,嗷嗷欢叫着冲向四面八方,赶着回家的,赶着去跟朋友们浪的,赶着去吃饭的,人群激动,声震远近。

有些院系的学生因为下午只有一科,二点开考,四点结束,考完后因班导们没什么硬性要求,提早收拾行李去赶车赶飞机,有些则因没买到票要等18、19号,所以自己找乐子玩。

考完的学生们得到解放有精力乱晃,校内校外不乏其身影。

乐小同学刚赶回舍楼,就见才同学陈同学李哥哥从李哥哥的车里爬出来,嗷嗷叫着冲到东楼梯外站岗。

折叠好自己的车扛在肩上,乐韵晃到东边楼梯,看着三位学霸吃货,一脸怪异:“学霸学长们,你们站这里做什么?”

“小萝莉,求赏顿吃的。”

“小萝莉,你明天就回家去了,求赏顿晚餐。”

三学霸可怜巴巴的拥围着穿粉色衣服的可爱小萝莉,寒假有一个来月,小萝莉回家过年,他们将有好久吃不到她做的药膳,想在放假前蹭顿吃的安慰自己。

为了这顿吃的,他们四点多钟考完回来就守在楼下等着小萝莉,因为四楼宿舍灯没亮,他们知道小萝莉没回。

“明天回家,我只预留了一点点菜。”李哥哥和才、陈两学长来蹭饭,乐韵并不觉奇怪,反而是柳帅哥在放假前竟然没跑她宿舍蹭饭让人有点意外。

被惦着的柳少,不是不想去蹭饭,而是不没理由,没理由,没理由!他未来岳母的第三副药送回去了,小行行也不在学校,他找不到理由去蹭饭,只好忍着馋虫,考完冲回宿舍,收拾行李搬上燕某人的车,自己老老实实的回部队。

“菜不够就吃酸菜。”三吃货眼前一亮,小萝莉腌制的酸菜老好吃了,比最正宗的酸菜还要好吃。

李少抢过小萝莉的自行车自己帮扛,三学霸兴冲冲的爬楼。

早有预料的乐韵,也不轰人,爬回四楼开门,放学霸们进自己的小窝,自己去淘米煮饭,收拾菜。

万俟教授和王师母赶到小学生宿舍时看见三个吃货学霸又蹭饭,也没打击学生,将送小学生的东西放小客厅,坐等晚饭。

美少年到快吃饭时才姗姗归来,他考完还去班级一趟,又去学生会办公室一趟,回来的迟。

人齐了,开饭。

小女生说没有多少菜,其实还是整出九菜一汤,大家吃得嗨,将美食一扫而光,学霸们洗碗打扫卫生,将碗筷放暖气旁晾干,全部收在厨房柜子里,又帮拔掉冰箱的插头,清洗干净冰箱。

小乐乐要打点行装,学霸们和万俟教授王师母没多留,离开时王师母还抱着小学生孝敬的饺子、烧饼,李少几个看得嫉妒的想抢劫,终是有贼心没贼胆。

吃货们回去了,乐韵打点背包,将要带回家换洗的衣服和必要带上的东西塞背包里,还有晁家、导师给她带回家的海鲜干货,将那个老大的背包塞得满满。

为了将来不致坑到自己,也拿出几个金锁金镯子、翡翠装小背包,如此一来,将来有人问她放假她的东西藏哪,她可以说带回去了,回家后,又可以说还有些没带回家。

打点好要带回家的行李包,又往随身携背的小背包里放两本书,最后将被子之类的也打包收进柜子里,三只绒毛布娃娃用袋子装起来放床上。

收拾妥当,愉快的溜回空间打理空间作物,然后按时打坐睡觉。

翌日,青大正式放寒假,与此同时,京中许多高校也在同一天放寒假。

这一天,许多高校的学生天没亮就起来拧行李去赶车,每年都会出现的学生回乡高锋又如期而来。

乐韵也起了个早,四半点起来,洗涮好,热好早餐,再把烤箱的电源拔掉,检查阳台的门锁,提行李下楼。

晁宇博也是四半点就醒来,收拾好被铺,洗脸涮牙即提斜背的背包和自己的水杯下楼,他的行李昨晚就已搬上车,早上也不用再搬这搬那的耽误时间。

他起床时,同宿舍的几个也醒来,并没有起床,他们的车票都是下午或晚上,所以不用那么早。

美少年跟舍友们道别,下楼,先试着发动车子,确认没问题,坐在驾驶室等,等了几分钟,扛着大背包还提着大袋小袋的小乐乐晃出楼梯,

看着那比小乐乐腰还粗的背包,他笑得前俯后仰,打开后座门给放行李,然后关紧车门回驾室座。

“再笑,不给你吃早餐。”看到美少年哥哥还乐不可支,乐韵爬回副驾座,板着小脸哼哼。

“谁叫小乐乐背大背包那么喜感。”晁宇博揉肚子,不能怪他笑点低,实在是小乐乐那么小,背着那么高大的背包太有喜感。

乐韵哼哼两声,将装满饺子、煎饼的不锈钢食盒给美少年哥哥,自己也端一只,饭盒吃自己的早餐。

小乐乐说要用饭盒果然用饭盒装吃食,晁宇博欣慰的伸手揉揉鼓着腮帮子的小乐乐脑袋:“小团子,哥哥错啦,不要练蛤蟆功了啊。”

“!”小萝莉不理美少年,拿着钢叉叉着煎饼,学狮子来个张开血盆大口似的“啊呜”一口咬住吃的塞满嘴巴。

小家伙还在赌气,美少年揉揉手底下的小脑袋帮她顺毛,等她不翻白眼,自己吃早餐,加深加厚的大饭盒装得满满的,一次性吃不完,只吃掉一半就饱了,盖起盒子,开车去京西站。

每年春运以除夕为界,前15天后25天,为期共40天,元月18日已进入春运期,尤其正值高校学生放假期,交能特别繁忙。

乐小同学和晁同学凌晨四点多出发,就算起五更爬半夜,也没能逃过挨堵的待遇,一路走走停停,赶到京西站南广场已是七点过五分。

春运期间车站内外人山人海,车多如牛毛,美少年找到停车的地方,戴上口罩,下车取行李。

“晁哥哥,我给长辈们做的药膳都在袋子里,三个外公家、萧哥哥李哥哥家各一包,时间不够,份量有点小,等过年后几天再吃,可以去油腻。”

乐韵自己的行李只有一个老大的背包和一个同样塞得很满的小背包,手里还提着一只装食物的饭盒,其他大包小包都是给晁哥哥家的。

“你呀,总想得这么周到。”晁宇博被感动的心里春暖花开,抢过老大的背包自己帮背,锁好车门,以保护自己车内的珍馐佳肴。

人很多,乐韵也戴上口罩,将背包斜背在面前,赶去取票,她买的是学生票,必须要换纸质车票。

晁宇博护着娇小的小乐乐,从南广场进站,费了足足二十分钟才挤进进站大厅,因自动取票处又排满取票的人,乐小同学决定去商务座候车室取票。

春运期间不发站台票,美少年不能再送去候车室,大厅人多,为不占地盘造成拥挤,兄妹俩道别,美少年拥抱了一下可爱天使妹妹,将高大的背包交给她,目送她走进商务座候车区,忍着不舍转身离开。

他舍不得小乐乐回家,可是,乐乐有爸爸,还有新妈妈在老家等她回家过年,他不能剥夺小乐乐的亲情,如果强留小乐乐在京城过年,小乐乐也不会快乐。

随着拥挤的人群出大厅,乘电梯下楼,出站,到广场上找到自己的车,美少年爬进自己的车里,默默的等小乐乐信息。

与美少年哥哥道别后,乐韵背着高出脑袋的大背包,拧着手里的小食品袋子,叮叮咚咚的冲去商务座候车室,在进门候车室前还出示了电子车票,做了第二次安检。

春运人多啊,商务座候车室也是满满的人,所有座都满了,还有人坐地板上,行李也是成堆成堆的,场面岂是一个壮观可形容的。

幸好自动取票机前人不多,乐小同学背着那吓人的行李包,拿出学生证和身份排在最末,很快又有人进站,也排队等取票。

轮到自己,乐韵先用身份证,并没有麻烦,很快出票,取走票和身份证,让位给别人,收好车票和证件,去找地方等车。

人那么多,行李那么多,只能在人比较少的地方将就一下,好在很快一拨人进站乘车,候车厅空了一些,但不到十来分钟就被新涌进的乘客填满。

在高铁始发前半个多钟,广播通知乘客进站。

乐韵背上自己的行李,兴冲冲的检票,随着人流进站台,到指定的月台排列,依次登商务车厢。

商务座价是一等车座价的两倍,服务与舒适度也是成倍的,乘务员们帮旅客放行李,找座位。

乐小同学的票是美少年哥哥帮抢的,能抢到座就不错了,所以甭指望靠窗的座啦,她也没觉运气不好,放好行李,抱着小背包窝自己座位上,打开放食品的小餐桌,将自己的饭盒放上面,拿手机给美少年哥哥发信息,告诉他她上车喽。

发完信息,摸出书本,自己啃书,她的邻桌是位中青年,看起来像是白领精英,比她先到一步,坐下后拿出手提电脑处理工作。

晁宇博等啊等,等到小乐乐发的信息,知道她平安上车,也放了心,开车回家。

商务座在起点站已全满员,乘务员们巡视一番,确定人员对号入座,开始送茶水和小食品。

等了约半个钟,高铁发车。

商务座有免费餐点,很快乘务员为客人送来早餐,乐小同学吃了早点,也没拒绝免费餐,喝燕麦粥,将包子装起来,继续看书。

商务座的人都很忙,不是在休息就是在处理工作,没人聊天,很安静,中途有人下车,也有人上车。

乐韵扫描完两本书,也到午餐时间,小小的睡个午觉再醒来,不到半个钟时间就要到站,收拾好自己的小食品装进背包,将大背包拧下来座旁,做好下车准备。

下午一点55分,高铁到达E北省的宜市,乐小同学拧起自己的行李溜到车门,等门打开,在乘务员“欢迎下次再乘坐XX高铁”的欢送声里下车,踏上故乡的土地。

宜市的天气没有北方那么寒冷,刚进入下午,是晴朗干爽的。

离家很近,乐韵心情美美哒,一边按指路标出站,一边给晁哥哥发信息报平安,发了信息,拧着包撒开脚丫子跑出火车站,按乘车攻略到一家电品商场购到两台小型真空打包机,再乘车到一家大汽车站,换乘到去邻近神农山的县城。

到达邻县已近傍晚,去神农山的旅游车也没了,如果租车回家到家也是深更半夜的,她没有急着回去,入住旅馆,将贵重东西藏进空间,溜出去逛街、购物。

在不熟悉的地方购物无压力,乐韵跑去大肆采购,将自己需要的东西买下来藏空间,晚上逛到商业街都打烊才收工,第二天上午又逛了半天,收获巨丰,下午才包车回房县九稻。

冬天的天就算是晴天也是有些暗沉,尤其下午四点多后,天色便见昏沉,周秋凤站在乡街道停班车那一块儿边上商铺楼下的地方,张望了又张望,就是迟迟不见小乐乐。

她拿着手机,免得错过电话或短信,然而自打中午小乐乐说下午回九稻,之后就没了音讯。

左等右等不见人,周秋凤怀疑小乐乐是不是顽心不改,在神农山的某个地方下车溜跶去了。

又等了差不多十多分钟,空荡的街上出现一辆面包车,那车由远而近,在九稻乡班车停车发车的地方停,司机没下车,只有个穿红衣服的人客人下车。

“乐乐!”周秋凤看到钻出车的矮个子,激动的从商铺前屋檐下冲出去,跑向面包车。

乐韵双脚落地时就在看四周,寻找熟悉的味道,视线落在跑来的凤婶身上,嘴巴咧开,眼睛笑成月牙形:“凤婶!”

几个月不见,凤婶胖了些,脸很白,穿红羽绒服,因为怀孕刚过三月多点,也不太明显,也不显怀,别人顶多以为她长胖了。

看到亲人,乐韵心暖如春,远行归来,有妈妈接的感觉真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