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八章 挑拨离间/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学大多2月20上课,因而过了元宵,在外省的学生也差不多做返校准备,或者因抢不到靠近开学那几天的票,要提前好几天出发,有些已经在返校的路上。

周春梅在本市内上学,并不急于收拾行李,天天窝在家里追剧看电影。

14日是情人节,她正在窝在下屋厅里玩手机,看别人秀情人节礼物,听到张婧喊她,周春梅磨蹭着到天井看了看,看到张婧进家来,不在意的问:“找我什么事?”

张婧到周家堂屋没见周奶奶,细声细语的问:“春梅姐,你奶奶不在家啊?”

“奶奶到隔壁程家去了,你有找我奶?”

“没,我找春梅姐,”张婧听说周奶奶去程家了更放心,跑到周春梅身边小心问:“春梅姐,你姑嫁给乐清,乐韵跟你也是表姐妹,她送了什么礼物给你?是衣服还是包包?”

“什么衣服包包?没有。”因为手镯的事,周春梅心里还不舒服,听到乐韵的名字脸色就不太好。

“我前天去县城,见到乐韵送了她以前高中同桌衣服和包包,还是香奈尔牌的。你姑姑嫁去乐家,跟你这么亲,乐韵不可能没送你衣服包包吧?”

“乐韵送了她同桌香奈尔包包?”周春梅顿时不好了,她姑是乐韵后妈,她好歹跟乐韵沾亲带故,乐韵不送她东西,反而送一个外人礼物,这不是没把她当回事儿?

“对啊,我亲眼看见的,她们在烧烤店里见面,乐韵说包包都是一个朋友送给她的,还有爱马仕范思哲什么什么的牌子。乐韵那么多名牌包包,我以为她会送你几个,我要去找我家的鸭子,路过过来顺便问问春梅姐就是想叫你给我看看几万块的包包摸起来手感好不好,让我也过过眼瘾。春梅姐,等乐韵什么时候送你包,记得给我看看啊,我找我家的鸭子去了。”

见周春梅脸色不好,张婧絮絮叨叨的说了一顿,自己快步走出周家,到外面,回头望一下,见周春梅没有出来,麻溜的回家。

等张婧走了,周春梅回下屋坐下又玩手机,想到乐韵送别人奢侈品包包,嫉妒得要命,越想越不舒服,站起来跑到门口张望,看斜对屋的乐家,发现姑姑拿东西去前面园子里,她咬咬牙,跑向乐家。

到乐家前园外,往园内瞅,她姑在给韭菜撒地灰,撒完地灰还泼了一些水淋湿地灰,再提桶出园子。

看到姑姑出园来,周春梅扬起笑脸叫了声“姑”。

“嗯。”周秋凤看到侄女破天荒地的主动跑来叫自己,有种“今天太阳打西出来的”感觉,也没问有什么事,提着桶走到园,将门关上,提桶回家。

“姑。”姑姑不问自己为什么,周春梅跟在后面,又叫了一声。

“嗯。”周秋凤脚步没停,走回屋前,将桶放压水机旁,又走向屋去,现在已确定,她侄女准又想闹幺蛾子了,要不然不会主动跑来跟她套近乎。

“姑。”见姑姑转身又走向乐家开着的大门,周春梅急了,又追着叫一声,语气加重。

“嗯。”周秋凤淡定的踏进大门,连头都没回。

“姑,我找你问点事儿。”姑姑直接回乐家堂屋,周春梅不死心,跟着进屋,用力的喊住姑姑。

“嗯?”周秋凤拖长尾音,转身站住,等着侄女说事儿。

姑姑油盐不进的样子,让周春梅恼火得很,偏偏是自己主动跑来的,不想无劳而退,忍着火气问:“姑,听说乐韵有很多包包,是不是真的?”

“嗯。”周秋凤平淡的嗯一声,口气也淡淡的:“又是从张婧那里听说的吧?”

“……”周春梅语噎,干脆承认:“是张婧说的,张婧还说乐韵送了个很贵很贵的包包给她高中同桌。”

“对啊,乐乐说了,”周秋凤对侄女已经不抱什么希望,很缓慢的给肯定答案:“乐乐还送她同桌裙子,同品牌的,加起来也值个好几万,乐乐回来说她跟同桌见面时张婧在旁边偷听,猜着想必不超过三天张婧就会告诉你,问你是不是有乐乐送的包包啊衣服,前天昨天今天,算起来正好三天。”

“我……”被姑姑揭穿事实,周春梅脸涨得通红,又不服输,梗着脖子坚持:“姑,我就是想问问乐韵送她同桌那么贵的包,送了你什么好东西?”

“乐乐刚收到朋友送她的包包时拍图片让我挑,我挑了个耐磨又防水的包,有个L字和V字母。还有几个品牌的包,乐乐送她在京中的义姐姐一人一个,送她高中同桌一个,乐乐说从小到大村里男孩女孩欺负她,在学校里张婧还挑唆同学孤立她,高中三年就她同桌一个女孩子从来没欺负她。”

“唔,姑,乐韵也送你包包了啊,能不能给我看看是不是真是世界名牌LV的包?”周春梅当没听出姑姑的话里的意思,姑姑说村里人欺负乐韵,自然也包括她在内。

“我干么要给你看?”周秋凤不给面子的呛了回去:“你又不是LV的设计师或制造师,也不是专业人员,你说辩真假我就给你看啊?万一你看中我的包,强行拿了去,我去拿回来,别人说我小气,我不拿回来,那是乐乐送我的礼物,被人巧取豪取夺去了,我心里不舒服,你想看,等我背去逛街时看几眼就行了。”

“……”周春梅羞得脸色先是发红,然后发白,一时快哭出来,扭头跑出乐家,一口气冲回家,回到下屋,重重的坐下去,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以前她看中姑姑什么东西说喜欢就拿走,姑姑也不会说什么,网购看中东西也用姑姑的支付宝付款。

打姑姑二婚之后,支付宝销了号,也没人帮她付款,现在想看看包,姑姑都防着她,她确实是想借看的名义将包包拿走变自己的,姑姑知道她的心思不给看不就行了,为什么要当面戳穿让她难堪。

周春梅委屈的直哭,哭了一阵,自己去洗眼睛,如果被爸爸知道她又打姑姑东西的主意,会打死她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