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九章 密秘/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周秋凤把娘家侄女呛走,转身想去做自己的事,就见小乐乐从楼梯转角探出个身,冲着自己挤眉弄眼的笑。

“又淘气。”看到自家姑娘那张笑脸,她忍不住笑着责备,小乐乐大概听到周春梅叫她就跑到楼梯转角来偷听了。

“凤婶,春梅姐又当了一回枪,在春梅姐来之前不到十分钟,张婧找过春梅姐。”乐韵呲牙。

她在楼上做药膳,张婧在周家门外叫周春梅,她听到了,所以,顺便认真听那两人会说什么。

周家离乐家就隔着一条路,没超过八十米,她听力所覆盖的地方能达到二百米,想听周家在说什么轻而易举。

偷听到张婧挑唆周春梅的话,她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张婧怎么就还学不乖,周春梅也是蠢,从来外人说什么就信什么,没脑子。

就因为周春梅总是跟张婧搅和在一起,她才没把人列进亲戚名单,看在周伯和周奶奶的份上,大家过得去就行,如果不是看在周奶奶和周伯的份上,就凭周春梅对她小时做过的事,她会将人划进张婧同类中,一视同仁的对待。

如果周春梅不老踩她,看在凤婶现在是她新妈妈的份上,她也会送包包送衣服给周春梅,可周春梅早在小时就被张婧母女洗脑,讨厌她的思想根想蒂固,有先入为主的观念,就算一丁点小事也会令周春梅她的讨厌感升级到极限,所以她也没必要将自己的东西送给人糟踏,以周春梅的那性子,给再多的好东西也会当是理所当然,甚至以后还会当她是免费的商场,什么都问她要。

她的奢侈品虽然很多,她可以送至亲好友,却不能送给不珍惜的人,送给不懂感恩不懂珍惜的人糟踏也浪费了米罗帅哥的情谊。

乐小同学没准备跟周春梅当姐妹,所以犯不着送东西去讨人欢心。

“我也看到了,我在后园看到张婧过来,又看到张婧回去。乐乐别管春梅,她爱怎想就怎样,你的东西爱给谁就给谁,不要在意别人的看法,春梅比我还蠢,她不吃大亏是不会清醒的。”周秋凤豁达的笑了起来,张婧来时她有看见,所以侄女跑来找她,她就猜着必定是又受张婧的煽风点火跑来搞事情。

“我是怕周婶子知道了又说风凉话故意气你。”

“放心,我没那么脆弱,哪会被三两语就气到,真要那么容易气坏,骨头早能打鼓了。”她受过的气还少吗?在前夫家受夫家的气,回家受嫂子的气,要是心理承受力,早想不开自杀了。

“凤婶想得开就好,咱们是自己过日子,谁爱嚼舌根先让她们嚼,等我爸不用拐杖,我弟弟出生了,咱们一家四口有空就往那些碎嘴的家伙门前走几趟,气死她们去。”

“你呀,也是个记仇的。”

“有仇不报非君子,凤婶,我又忙去了,晚上我做海参,接周奶奶过来吃晚饭。”

“你忙你的。”

周秋凤看小乐乐转身又回楼上,她也去后园打理青菜。

乐小同学是个好孩子,说晚上做海参,中午就拿海参泡水,下午又包饺子制煎饼,到傍晚快天黑时麻溜的跑去周家。

周奶奶在伙房烤火,跟儿子说家常话,听到喊声,周哥探头望,看到乐家姑娘蹦跳着跑进来,笑着问:“乐乐,你这些天终于消停了,不往山里跑了啊?”

周天明读高一,元宵后就开学了,早已不家,家里只有祖孙三代四人,周嫂子在喂猪,周春梅还在下屋客厅里看电视玩手机。

听到乐韵的声音,周春梅猜着是不是乐韵听她姑说了今天的事,也觉得不送包包给她于情于理都过不去,自觉的送东西来给她,跳起来跑天井那边看,探出头,看到乐韵空着手进来的,立马黑了脸,转身又回屋。

“周伯,人家其实也是个好孩子啦,没事不会往山里钻,让我爸和凤婶帮我背黑锅。”乐韵欢脱的跑到周家做厨房的伙房门口,笑得甜蜜蜜:“周伯,我今晚做海参,接周奶奶到我家吃晚饭,周奶奶可能要晚些回来。”

“难得你这么有孝心,我就大方点,让你把我娘给你接走吧。”周哥好笑的侧过身:“妈,小乐乐接你,你也不用客套,快去吧,要不然等会小乐乐还得来接你一次。”

“嗯,我不客套,我这就走。”周奶奶乐滋滋的起身,拍拍衣服,开心的去女婿家做客。

乐韵扶住周奶奶,从周家回到自己家,又扶周奶奶到厨房坐着烤火,等老人家坐下,也不急着去做吃的,凑过去说悄悄话:“周奶奶,我问您个事儿啊,您家里养了多少鸡,这个二月孵几窝小鸡?”

“乐乐,你问这个干什么?谁想买鸡吗?”周奶奶一头懵:“我家里有二十四只大鸡,我在攒新鲜鸡蛋,二月可能要新添一窝小鸡。”

“周奶奶,我建议您老得多孵两窝,要不然您当外婆时家养的鸡不够,要去别家买。”

“够多了啊,周家又没有外嫁女要生孩子,哪轮得到我当外婆啊。”

周奶奶还没反应过来,乐韵吃吃的笑:“周奶奶,我凤婶难道不是周家姑娘?我凤婶生的宝宝不叫您外婆叫谁外婆?”

“秋凤当然是周家姑娘啊,小凤生的宝宝当然叫我外婆…嗯?秋凤生宝……宝?”周奶奶最初没反应过来,很谈定的肯定,然后一把抓住身边的小孩子:“乐乐,你刚才说了什么?能不能说得清楚点,我不是很明白。”

乐韵凑到周奶奶身边,咬耳朵说悄悄话:“周奶奶,我凤婶怀孕了,您今年要做外婆啦,周奶奶,别激动啊,这是密秘,可不能让别人听见。”

“啊?”当听到“我凤婶怀孕了”一句,周奶奶身子一弹,一下子绷直,激动的想嚷时又被乐乐轻轻的捂住嘴,她眼睛越睁越大,呼吸急促。

防着周奶奶太激动而惊叫的乐韵,帮老人家捂一下嘴,等她喘得几口气才松开手:“周奶奶,凤婶怀宝宝有三个多月了,我们怕有人故意使坏一直没说,本来想等凤婶肚子大得藏不住才让您知道,我想着周奶奶您是宝宝外婆,当然要先知道这个好消息,所以我悄悄的告诉您老人家了,您可要保守密秘,先不要让其他人知道。”

“真,真的?”周奶奶激动的手在发抖,嗓音有些哽咽:“乐乐,你凤婶……她能生孩子?”

“能啊,”乐韵小声说话:“周奶奶,您忘记啦,俺爷爷给凤婶把脉说凤婶虽然比较难生养,但是并不是不可以生养,去年暑假我跑了那么多次山里,终于找齐药材帮凤婶配制出调养身体的药丸,凤婶吃药丸不久就怀上宝宝啦,因为凤婶怀着宝宝所以不能喝酒。”

“谢天谢地谢天谢地!”周奶奶听到自己姑娘能生养,眼泪夺眶而出,秋凤嫁人后多年没生孩子,被人骂作“不会下蛋的母鸡”,在李家受尽磨难,离婚回来也受尽村里人白眼。

时隔多年后再嫁,一转眼儿听说怀上了,周奶奶因姑娘不能生养而总是无法开怀的心房骤然亮堂起来,因姑娘不能生养而压在心头的那石头也抛了出去,一时喜极而泣。

周秋凤喂猪回来,走到厨房就听到自家老娘的啜泣声,两步抢到老母亲身边:“妈,是不是嫂子和春梅又呛你了?”

“没……没有,没有的事,”姑娘冲过来,周奶奶欣喜的抹了把眼泪,一把抓住女儿的手:“秋凤,乐乐说你你……你怀上了?”

周秋凤本来因老娘那样子怀疑是春梅告状,嫂子又给老娘气受了,心里气愤,听到老母亲忽然问宝宝的事,明白可能真是自己误会了,老娘可能是听说她怀孩子才激动得掉泪。

心里一阵窝心,脸上不由的浮出甜蜜的笑:“是呢,妈,我怀孩子了,快四个月了,因为村里有些人心思很坏,我们担心说出去那些人老跑来使坏,防不胜防,所以一直瞒着没告诉你。”

“嗯嗯,瞒着好瞒着好,瞒着少些事,免得别人故意说气话气你,以后也继续瞒着,等肚子大得实在瞒不住的时候再说。”

“乐乐也是那么说的,所以我和乐清也觉得多一事一不如少事,也没吱声,就是觉得有些对不住妈,连你也瞒在鼓里头。”

“这件事你瞒着我,我不怪你们,你们也怕我担心,有四个月胎也坐稳了,我也放心。”

“有乐乐呢,哪有坐不稳胎的,也是因为有乐乐我才能怀上孩子。”

“我懂的,你能生就好……”周奶奶眼泪又哗哗直流,姑娘怀孕,也洗脱了不能生养的恶名,再也不作会低人一头。

周秋凤又劝又哄,费好大劲儿才把老娘给哄住,周奶奶拉着姑娘,说怀着孩子要注意些什么,絮絮叨叨的没完没了。

乐爸回到家,看到的就是岳母拉着秋凤在说体己话,也发现岳母看自己的眼神格外的……开心,对,他能感觉出来岳母心情很好,他也没多问为什么,如以前般憨憨的叫了声“婶娘”,坐着帮烧火。

乐韵也没去打扰周奶奶向凤婶传授过来人之道,麻利的做吃的,做两道海鲜,又煲排骨,青菜,以排骨做火锅底。

晚饭吃得很开心,周奶奶在乐家聊天到十点,周哥去妹夫家接老娘,周奶奶乐呵呵的跟儿子回家。

到周家大门外,周奶奶回头见送秋凤和小乐乐回去了,拉着儿子的手,悄悄的说话:“夏龙,你妹你妹夫在调养身体,短时间内不能太劳累,说准备种中稻,我想着那么好的田只种一季太可惜,今年头季稻乐家的田和地里的事你操点心帮他们,等过了上半年,乐家的活计也就不用你操什么心。”

“妈,一点小事,你哪用得着这么神神秘秘。”

“不,非常重要,”周奶奶让儿子附耳过来:“我跟你说实话吧,秋凤怀孕了,你快要当舅舅了,乐乐和秋凤乐清怕人使坏瞒着没说,今天乐乐才告诉我,乐乐说我们家除了我,还可以让你知道,其他人谁也不能告诉,夏龙,你明白了没有?”

周哥听说妹妹怀孕,嘴巴张得老大,半天合不拢,过了一下才摸了摸后脑:“妈,你没骗我吧?小凤她……”

“是真的,乐乐去年帮秋凤配药调养身体,然后很快就怀上了,所以去年冬天你妹都没干什么重活。”

“妈,我懂了,我绝对不会说出去的,妹夫家的田和地的事交给我,我会管理好的。”

周哥心里先是震惊,然后就是惊喜,妹妹怀孕了,证明以前那些人说他妹妹不能生孩子的话全是屁话,等他外甥出生,他再狠狠的扇那些说他这辈子都尝不到舅舅是啥滋味的人耳把子,尤其要扇秋凤前夫家的耳刮子,他永远都不会忘记妹妹离婚时她前公婆说的那刺心窝子的话。

“你以后要教你外甥对乐乐好,没有乐乐,不会有你外甥。”

“这些我懂。妈,回去睡吧,今晚睡个好觉。”老母亲说着说着又掉泪,周哥忙扶住老娘,劝人回家。

周奶奶也怕说话太大声让家里其他人知道,抹了脸,和儿子周夏龙回家。

周嫂睡下了,周春梅还在看电视剧,根本没有发现爸爸和奶奶在外面谈论了一件将来震惊全村的大事。

周奶奶、周哥心情好,晚上睡得特别香,一觉到天亮,天明起来,看着濛濛的天也觉晴朗明亮。

乐爸早上一如既往的出发去上班,乐韵和周秋凤扛铁铲下地干活,有几块地都翻了,还有一亩多地和两个园的地没铲。

乐小同学有使不完的力气,铲地也特别快,一大一少两人干了二天活,将一块地和两个园翻耕一遍,等二月底可以直接种玉米。

周秋凤和乐爸再不舍姑娘,也留不住时间,元月17号,周秋凤恋恋不舍的送小乐乐到神农区乘旅游大巴转车去昌市乘车到首府去搭高铁回学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