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一章 发现一个疑难杂症患者/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半夜的飞机一般客少,但抵不住机票打折的诱惑,同样有人乐意坐,尤其是中层阶级的人想省钱又想省麻烦,乘半夜的飞机很划算。

乐小同学到达时,候机厅有一部分人,之后陆陆续续有乘客进候机厅,在飞机起飞前四十分钟,广播通知检票登机。

第一次坐飞机的乐韵,带着好奇心跟着人排队验机票,跟在其他乘客屁股后面走,走了好长一段路才终于看到白色的客机。

形如白昼的灯光里,客机像立地的白鸽子,翅翼平伸,看起来特别的威武雄伟,也让人不得不惊叹人类的智慧,竟然实现了像鸟儿一样飞翔的梦想。

乐韵怀着对科学敬仰又敬畏的心情走到巨大的客机底下,跟着队伍登悬梯进机航,拿着机票,寻找对应的座位。

飞机客座排列都是有一定的规律,座位不难找,她的座次在靠后的地方,居于右手方的一侧,还是三座中的中间座。

对着座号与机票核对无误,乐小同学背着自己的小背包坐位子上,又摸出一本书啃,别怀疑,那书当然是从空间里取出来的。

乘客们有序登机,找座位,空姐们帮助需要帮忙的客人找座,帮放行李。

芒市与紧邻缅甸的瑞市相接镶,虽是边陲小镇,却是旅游风景胜地,二月的Y南省正值最适合旅行的季节,客流量很大,凌晨四点的飞机竟然有八成满。

乐韵早已关掉手机,坐下来一心一意的看书,准备来个两耳不闻窗外事,等会一心感受飞机起飞与飞行时的变化。

她是那么想的,然而有时计划赶不上变化,当一位客人走到同排、隔着一条走道的另一边的座位时,她闻到气味,抬起头观看。

那是位比较年青的男子,看面相是Y南省本土某个民族人士,因为他有Y省边城民族男女的面貌特征,具体说不上来,反正只要不是有脸盲症,基本上能看出不同之处。

启用眼睛的特异功能,乐韵从他身上的光环颜色来推测,他在二十四岁到二十五岁之间,算得上是很年青的小青年,因地域等原因,看起来像三十余岁。

小青年穿长袖T恤,外套一件灰色夹克外套,牛仔裤黑色运动鞋,脸有点黑,个子也不太高,约一米七四左右。

他提着一只很大的背包,还有一只斜背的男士包,找到座位,将自带的小件李行李放行李架上,人坐下去。

等他坐下,便能看到他左嘴角有点歪,左脸有像是人扮鬼脸时皱起来的趋势,还不太明显,但肉眼已经能看出不同。

那种症状在临床上称面部肌肉萎缩。

拥有逆天似的外挂,乐韵从患者呼吸的气味与眼睛扫描所得结果诊断结果是:神经源性肌萎缩。

神经源性肌萎缩是中枢神经系统运动神经元的进行性变性疾病中的一种,跟神经元有关的疾病,一般治疗难度大,因为神经一旦受损便极难恢复,所以中枢神经系统的疾病列入重大疾病之例。

青年是上运动神经元(大脑)局部受损,所以导致出现面部肌肉萎缩,目前是早期,如果不能阻止上运动神经元持续病变,那么,他的面部肌肉萎缩会越来越严重,同时也会引发并发其部位肌肉萎缩。

如果病症引发多症病变,也会变成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症,也就是渐冻人症,最终导至瘫痪,失去生活自理能力,至于寿命就不好说了。

忽然捕捉到一个疑难杂症患者,乐韵一脸纠结,那个,她要不要跟那个大哥哥聊聊?

对于一个学医的人来说,看到疑难杂症,等于探险者发现一个神秘的险地忍不住想要一探究竟似的,学医人也想挑战疑难杂症。

乐小同学第一次遇上面部肌肉萎缩症患者,也忍不住想要去挑战一下,以测试检验自己的医术是否登堂入室。

思考!

思考,再思考。

要不要找大哥哥聊聊他的症状是个需要全方位思考的大问题,素昧平生,忽然跑去跟他说他的疾病,他去医院检查过知道自己有面部肌肉萎缩症还好,万一他从没去检查,她突然跑去说他有疾病,他会不会发火?

Y南省民族虽然不像国外战斗民族那样好战,但是,少数民族都是极为团结的,她怕那个大哥哥在飞机上不跟她扛,等下飞机后,到有他同族人的地方一声吆喝,一群人呼啦围上来跟她“友好”的讲道理,她听不懂他们的语言,到时会好麻烦的。

乐韵怕被人当神经病,就算因对疑难症的好奇而心中蠢蠢欲动也没敢冒然行动,苦思着开场白和寻找跑去搭话的机会。

乘客们全部登机,航门关闭,空姐们再次依次检查乘客行李放是否安全,乘客们有没危险动作,提醒乘客们注意安全。

很快,飞机起飞,在起飞的那刻因飞机急骤的冲向高空,有震颤感,直到客机攀爬到飞行高度便平稳,人在客机上,因看不到窗外的风景,并没有什么感觉,就像坐在家里一样的平静。

乐小同学不恐高,特意等着体验飞机飞起的感觉,方便根据亲身体验来研究防晕机的药赚点小钱,结果是能感觉到飞机的变化,却没有任何反感系数,对于研究晕机药的打算也就暂时不了了之。

然后,又再次思考要不要跟隔着走道的大哥哥搭话,就那么纠结着纠结着,等空姐来给乘客们上茶水和免费食品时仍然犹豫不定。

从Y南省首府到芒市飞机仅需一小时,飞机上的乘客们都抓紧时间小憩,以养神蓄锐,方便下机时或赶路或去游玩。

隔着一条走廊的小青年在飞机起飞后不久戴上眼罩休息,乐韵思前想后,还是做不到对同机的那位肌肉萎缩症者视而不见,拿自己记录植物习性的笔记本撕下一小块,写了一句话,压在小桌子上,自己先看书。

当乐小同学坐着飞机优哉悠哉的去芒市,远在京城的燕少,正苦等天亮,他化妆化到晚上才完工,等他成功整得面目全非,发现小萝莉已订购去芒市的飞机票,按小萝莉的航线推测,如果她想去的是高黎贡,那么,她可能会经过瑞市。

就算推算出小萝莉的行程,暂时也无济于事,毕竟他人还在京城,与Y南省隔着万水千山,如果小萝莉在芒市和瑞市不停留,直奔高黎贡而去,他不一定能及时赶到小萝莉身边。

再急,燕少只能等天亮再乘机去追人。

在燕大校眼巴巴的等着黎明来临时,乐小同学乘坐的飞机抵达芒市,在到达目的前,广播提醒乘客们不要随意移动或起身,飞机上的客人们也基本结束小憩。

当飞机平稳着地,滑入指定行道内停稳,空姐们才通知客人拿行李下机。

乐韵早早背着自己的背包,等可以走了,松开口罩,到过道上,将自己写的字条递给同排座位的小青年,当他不明所以的望向自己,她冲大哥哥善意的笑了笑,将纸条塞过去,自己先下机。

有乘客见到小女生给小青年递纸条,以为是旅行中的青年男女看对眼留联系方式,大家也没有起哄,只露出你知我知的暧昧眼神。

被陌生人塞来一张纸条,青年本不想看内容揉成团塞口袋等下机后找地方扔掉,但字条没有折,一下子就能看到字,他愣了愣,再看向舱门方向,因为乘客排队下机,已经找不到刚才递字条的女孩,他收回视线,将字条揣斜肩背的男士背包,提行下机。

Y南省纵然大部分区域属热带气候,但天亮时间就算最早的季节也要到五点半左右,新历2月,仍然要五点半后才始天明,飞机于五点抵达,再算上降落与下机时也需要几分钟,等乘客们真正的下机后差不多五点十分。

值时天尚是黑黑的,机场内灯光炽亮,那些巨大的大白鸟在灯光中也一目了然,机场值班人员们有条不紊的忙碌着。

因为行李办了托运,乐韵到指定的地方等着提取行李包,等了半个多钟行李才出来,领回行李又在航站楼等到六点才出航站楼。

六点的芒市的天已亮,破晓的晨光洒照天地之间,清亮明净,天空也是明净无尘,空阔悠远,清晨的风还带着丝丝属于早春二月的清寒之气,道路旁的温热与热带植物顶着露珠,犹如少女,含羞带怯,楚楚动人。

晨光里,来往机场的出租车公交车队伍井然有序,赶飞机的人行色匆匆,不赶时间的不急不忙,演奏出一支悠然的早晨交响曲。

空气清新干净,乐韵收起口罩,呼吸着带着草木味的空气,走到公交站车牌,等到去芒市中心的公交车,爬上去,坐在靠窗的位置欣赏风景。

当芒市的公交车载着乐小同学悠悠的驶向市中心,燕少在等了差不多半宿后也终于登上最早一趟飞往Y南省首府的航班,赶往Y南省去找那个一言不合就满世界跑的小萝莉。

------题外话------

萌萌哒的小仙女们,偶们从乡下肥回来鸟!

某银回来奋起码字,偶觉得吧,拆章实在太太累人,偶以后还是不拆章啦,一章七八千章也好,八九千字也好,就作一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