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二章 淘宝/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Y南省的西部属于热带地区,城里城外,街上路旁处处可见温、热带植物,街上的大树,随便揪一棵都是百龄以上的古树,郁郁青青的植物点缀着街道与建筑,令大城小镇美丽安静。

天亮了,芒市的人们也醒了,身着民族服饰的,着国际化大众服的,男女老少的身影依稀间出现在道路上或东南亚风情的建筑内外,令城镇更加鲜活生动。

公交车晃悠悠的行驶在宁静、整洁的道路上,乐韵倚着窗,看着窗外的建筑等物,整个人都有点不好,她想当强盗了!

放眼望去,很多建筑的组成部件有灵气!有些是房屋的某个零部件,有些是铺路的某块砖石或者某种材物,灵气很弱,但也是灵气啊。

有灵气之物不少,她看得想打劫边民了,如果将有灵气的物品全搬回空间,空间灵气充盈,必定又能扩宽地盘。

然而,事实上那些有灵气的物件根本不可能让她带走,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一件又一件有灵气的东西从眼前晃过,自己却无能为力,那感觉简直让人抓狂。

盯着窗外的乐小同学悲伤到泪流成河,就那么无可奈何的任有灵气之物闪出自己眼帘,与自己无缘的擦身而过。

在她心中的眼泪快积蓄成湖的当儿,小型巴士穿过隔三差五就见建筑有灵气光芒的大街,停在一座漂亮的建筑前。

巴士从机场到市里,路上也有人搭车,看行头就知大部分是是旅行者,赶去景点看风景或者去下一个城市。

乘客们陆续下车,被不能搬走有灵气之物的巨大打击整得内心憔悴的乐韵,忍着心痛,背着自己的大行李包跟在别人屁股后面,站到街上,美食的香味和着烟火味,格外诱人。

在食物香味的诱惑下,她也顾不得悲伤了,带着自己那只差不多有她本人高的大背包,沿街走,走了不远,很轻易的找到旅行者们攻略上所提的非常不错、又安全的酒店,临时入住。

还不是最热闹的旅行旺季,住宿不紧张,订的是单人间,二百多块一天,环境优雅,整洁干净,看样子就让人心安。

放好行李包,乐韵检查房间确定没有摄像头,从卫生间里先回空间,跑去打理自己种的作物,采摘一批茶叶,又收香蕉和火龙果、山竹。

香蕉是第二次结果,一个寒假下来,果实依次成熟,也差不多到尾端,山竹也只余最后几小簇没有成熟,经过一个多月的休养,苹果和梨也开花结果,第二次结的果实也压满枝头,马上要成熟。

打点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留下松茸和银盘蘑菇丢给小狐狸和小灰灰俩帮照顾,离开空间,在酒店的客房洗澡,换了套衣服,只穿衬衣和中厚外套,背小背包出酒店,溜去一家傣族风味馆吃早餐,美美的搓了一顿民族风味早餐,消磨去半多钟,沿街去芒市的赌石市场淘宝。

芒市没有专业的翡翠原料批发市场,有翡翠珠宝交易中心,也是专业化的市场之一,集珠宝加工、成品交易、毛料交易、精品展销、赌石等为一体。

芒市不大,与一般的县城规模差不多,在中心圈内根本不需打车,走走逛逛,很快就能将主街逛完。

乐韵本着品味风土人情之心也没有打车,因为实在被见有灵气之物而不能带走的经验打击怕了,并没有细细领略处处有东南亚风情的建筑的美丽,直奔目的。

芒市是Y南省德州的州府所在地,而德州地区与产翡翠的缅甸相邻,从邻国来的翡翠经过口岸到德州,再流向本省和全国,芒市也是口岸到本省和全国各地的一个中转站,算是交通要地,地方虽小,经济繁荣。

芒市也是翡翠珠宝散集地之一,翡翠珠宝交易中心占地上百亩,有各种珠宝商铺上百个,还有规模化的珠宝交易市场。

珠宝中交易中心也是芒市的一个旅游景点,许多组团的旅行团或个人除了观赏芒市的几大风景景点,也会到交易中心去开开眼界儿,因此交易中心各处随处可见走动的身影。

交易中心是将整片区域划作翡翠珠宝交易的专用场,也是将珠宝商铺与翡翠原石集中化。

乐韵对于成品珠宝没多少兴趣,直冲毛料区。

翡翠毛料区占地很宽,很多经营商都是直接租一块地方以摆摊的方式出售、批发,也有商铺区,商铺店面就更简单单了,店里排放翡翠毛料,还有水桶、小型切割机,打开大门,任君挑选。

芒市是珠宝散集地,全国各地都有商人来往贸易,很多珠宝公司来进货源都带着专业人员来看货,从而在Y南边境小城看到某些珠宝界大佬很正常。

新年后有不少新货从缅甸流入边城各地,交易中心的毛料区也不冷清,不乏珠宝商们淘宝。

溜进毛料区,乐韵顶着那双比钛合金狗眼还牛的眼睛,开启特异功能,用眼睛的X射线功能扫描,瞄两眼,默默的撇嘴,毛料区不乏真货,但是,没有令人眼睛一亮的那种有浓郁灵气的原石。

甚至,论灵气浓郁度,毛料区的灵气尚不及成品交易区的某几处灵气高。

扫描一圈没有重大发现,乐韵有些失望,慢腾腾的移往商铺区,一家一家的欣赏,到一家店里挑了一块小料,讨价还价,还价讲价,以九十块一斤的价格成交,原价二百一斤。

边走边看,又淘了两块小料,也没逗留,回酒店收拾行李,退房,风风火火的赶到客运中心,坐长途客车去邻市——瑞市。

瑞市与缅甸国交界,也是Y南省与邻国对接的重要口岸之一,同时也是大华夏国西南最大的内陆口岸。

从芒市到瑞市,巴士一小时二十分左右。

乐小同学被巴士送到瑞市,天空的太阳很明亮,暖暖的阳光,悠然行走的本地居民、游人,更不乏着笼基裙的缅甸人。

正值学校放学,满大街处处可见背着书包的学生,清脆的嬉笑声此起彼落,孩子们灿烂的笑脸像怒放的山丹丹花一样炽烈。

苍郁的热带花木,当地悠然的生活节奏,孩子们灿烂的笑容,让人觉得时光好似放慢了脚步,一切都变得从容不迫,悠闲惬意。

饶是乐小同学心心念念记着去淘宝也忍不住放慢脚步,慢悠悠的边走边寻找旅馆,仍然找街上最大的一家酒店入住。

当地治安良好,但她终究是一个人出行,又是个女孩子,安全起见,住正规的大型酒店安全性更高些。

安顿好行李,背着一只空背包和装必备品的斜肩背包,乐韵撒欢似的冲出酒店,打车去翡翠毛料交易市场。

瑞市是天朝最大的翡翠原石陆运入境地,也是入境翡翠原石的第一站,集聚了大量翡翠珠宝,市区并不宽,然而当地居民大部分人都从事翡翠珠宝行业,卖珠宝、翡翠的店面最多。

瑞市有最大的翡翠交易市场,称为玉城,从市里打车去只需五六块钱。

乐韵发挥自己的优势,顶着张甜美可爱的脸,向跑的的司机打探消息,像哪条街上的翡翠商人信誉最好,哪里有进购大批新货源,哪个地方赌石比较合算等等。

她长得甜,人又嫩,而本地的人又特别热情,司机哪挡得住女孩子的笑容攻势,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将自己所知告知,并留下电话号码,如果小女孩要去哪,可以打电话叫他送。

打探到些消息,跟自己在芒市旁听到的消息对得上号,乐韵满心欢喜,到了玉城,跟司机约好等她玩够回去时打电话叫司机来接,撒开脚丫子奔向玉城的毛料交易市场。

瑞市的玉城是全国最大的珠宝交易行,也是最早的珠宝交易市场,早市的商人们一般上午出摊,下午去其他街买卖,或者下午歇业,缅甸人上午到瑞市来做生意,下午即回国,奇特的经营方式也成为独一无二的风景。

毛料交易区共有四百多家商铺,货源足,毛料市场不分上午,正常情况半上午到中午时段生意最火爆。

乐韵马不停蹄的赶到毛料区,已经是每天生意火爆时期的末尾,没有人山人海的场面,但与门可罗雀般的冷清无缘,很多来淘料的商人与游客们在商铺内或铺面前的柜台前留连忘返。

人手一个小手筒,经常见光闪闪。

人不少,但并不喧哗,气氛极好。

溜进毛料区,乐韵慢慢的鉴赏翡翠原石,商铺前面是摊位式的柜台,毛料有半明料也有暗料,半明料即开了小窗或切成片的料子,暗料就是没有经过任何加工的原石。

摆外面的大多是小料,最多是稍大点的有十几斤的小料,大料一般放商铺里。

每天有无数人来淘毛料,就像大浪淘沙,很多料子经过无数人的观摩欣赏仍没人接手,也算得上是淘下来的沙,有道是“神仙难断寸玉”,谁也不知道皮壳之下包着的是宝还是废料,不懂内行的人买暗料,真的是在赌,所以买暗料不叫买石,叫赌石。

乐韵不是行家,却比行家更厉害,顶着双特殊眼睛,一路走一路扫描,也不得不说翡翠源头市场的货就是好,随便看一看,就算没有极品,好品质的翡翠比比皆是,质量比首都赌石城里的料子强。

她的目标是挑最好的,所以哪怕有些原石的光芒比较不错,她也没有入手,有两块的光芒让她动心,可惜,看光芒形状,石头有很多裂缝,价值大打折扣。

乐小同学个子小,常常被人群淹没,也不打眼,走走停停,欣赏了二三十个商铺,总算到达目的,在一家商铺外驻足。

她看到有浓郁灵气的石头在镝铺里,外面是小料,在摊位上看看,绕过门柱,走向敞开门的店铺。

店铺里满满的是暗料,大大小小的原石码成列,中间留下能容人行走观看的通道,有抹布有水桶,可以泼水看石头,商铺只卖毛料,不帮开料,没有切割机,有需要加工的人淘到料子可以去成品加工行那边加工。

乐韵踱进店里,眼睛像扫描仪式的扫向原石,在一堆强弱不一的各色玉石光芒里找到了目标:一块大石头。

那块石头真的很大,高约有六十公分,不规则形,标重1。02吨。

翡翠原石一二吨重的块头其实不算大,说大是相比较而言,其他的原石料都是几斤或几十斤重,再大的也就百几十斤,一堆小个子里有块一吨多重的石头,它被衬得极大。

大块头是灰砂皮,壳皮很粗,看皮壳真的不咋样,想必也放了些日子,没人接手,没有频繁擦洗,色泽有些暗,给人干巴巴的感觉。

在乐小同学眼里它散着一圈白亮亮的灵气光芒,石头本身则是黄澄澄的金色光中还有条状绿色,应该又是金丝黄翡。

找到目标,也不急,同时欣赏其他原石,店主应该刚进新货不久,很多原石比较新,除了她看中的那个大块头,还有两块也不错,一块应该是蓝飘花,一块是紫春。

目光溜跶一圈,踱到大块头旁,左摸摸右摸摸,蹲在石头旁,冲着老板露出一口整齐的小银牙:“英俊帅气的大叔,八百万,这个大家伙归我。”

“嗯?”店主惊讶的拉长了尾音,目光投向趴大毛料石头上的小个子女生。

他是缅籍华夏人,会英语、汉语、缅甸语,还会傣语,面孔也具有缅甸人特色,偏黑,圈子里叫他阿夏。

“小妹妹,你确定你要买它?”店外有请的员工看摊,阿夏从收银台旁起身,走向毛料堆,语气还存着怀疑,他看人无数,眼光不会太差,眼前这个趴石头上笑嘻嘻的女孩子小小的,怎么看都像是个孩子,如果有看走眼,除非她是侏儒人。

“八百万,我要了。”乐韵眨巴着大睛睛,以最甜美的笑脸对人。

“你不觉得它……实在太大了?”

“要赌就赌大的嘛。”

小小的女孩子笑弯了眉眼,天真无邪,阿夏有种鸡跟鸭讲的感觉,他的意思是它很大,所以很贵。

“原价500多块一斤,总价一千三百万,八百万,太低了点。”

“大叔,看样子,它放了很久没人接手,你就便宜点呗,买了给其他石头匀地方。”

“……”阿夏想抚额,小姑娘能不能别观察得那么仔细?能不能别真相?默了默,他再次追问:“你确定要赌?”

“确定就赌它,当然,我买下后可能还要存放你这里几天,等我找到合适的托运商再来搬运。”

“小妹妹,你真想赌,八百万归你。”阿夏想了想,决定脱手,那块石头确实放很久了,放了足足长达半年时间都没人愿意赌,有人愿意当接手侠,就那样吧。

“嗯嗯,手机银行转帐,可行?”

“可以。”阿夏原本还在想小女孩儿那么小,哪来那么多钱,听说手机银行转帐,便知她自有她的门路付账,回身去柜台那里拿出纸笔,刷刷写下自己的帐号,再递给短发小女孩。

当小女孩站起来,他才真切的看清她的模样,娇小玲珑,穿红色短外套,白衬衣,圆圆的脸,白嫩水灵,模样儿特别讨人喜欢。

小女孩接了纸条,捧着手机在转帐,阿夏看着面前背着包包的小姑娘操作手机,很快,她咧开嘴笑:“钱转过去了,应该很快就到,大叔等等再查一查。”

“我等短信来再查。”阿夏再次折身去柜台,刷刷开发票,然后再从柜台底下的柜头里翻出一块蓝布和封口标签,走到最大的翡翠原石那里,用布将石头包起来,跟别人谈价谈得快成功的石头不会再给别人看,谈成了石头更加要遮起来。

他刚将石头包来,手机响了,他麻利的打好结,再掏手机看短信,银行通知新进八百万的帐,一分不差。

小女孩是个白富美。

阿夏低头,用标签贴住包石头的布结的地方,连粘好几张标签,从口袋里摸出支笔递给小女孩:“小妹妹,你在上面签字,石头放我这里,我帮你看管七天,这七天保证不会丢,如果七天之后你还没来搬运,就要收保管费啦。”

“好哒。”乐韵愉快的在标签上签字,也在蓝布某几处签字和日期。

贴标签粘住布结,签字做记号,是为以防人掉包,等来搬运时验收有没人动过。

小姑娘龙飞凤舞的签了字,还回签字笔,阿夏再填了张寄存单凭证,撒下一联,连同发票和自己的名片一起给小姑娘,眨了眨眼睛,试探的问:“小妹妹喜欢赌石?”

“嗯嗯,赌石挺好玩的。”乐韵笑咪咪的,仍然是一副涉世不深的小绵羊相。

“小妹妹喜欢赌大料还是小料?”

“都喜欢,看眼缘,看得顺眼大小都赌。”

小女孩豪气干云,颇向是有钱没地花的任性千金,阿夏热心的推荐:“我朋友前天新来一批货,大料不少,小妹妹有兴趣可以去看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