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三章 赌就赌大的/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噫?

店家向自己推荐货源,乐韵心头骤然一跳,到Y南省赌石,赌的是人品和运气,人品好运气好,根本不用担心货源,因为每个商人手头都有货,只是没露底而已,如果运气好遇到可靠商家,看到的货也必定是好货。

她在芒市听说有大量新货从缅甸流进瑞市,急匆匆的赶来淘宝,从之前司机那打探到最近确实瑞市有进购一批翡翠珠宝,只知道有部分流进玉城。

能让很多人都知道的事,那批翡翠珠宝的交易数额必定极大,要不然司机哪知道?她正愁找不着货主们都有谁呢,不曾想竟有人指点迷津,简直求之不得呀。

“好哇,你朋友的店面在哪?”乐韵眼睛一亮,欣然响应店主的推荐,强烈的表达想去开眼界的意图。

“小妹妹有兴趣,我带你去。我朋友今天没来这边店里,应该在家里坐镇,我送你过去。”

阿夏热情的自荐当司机:“我朋友租有农家院住,也方便存放货源,他住的地方离这里有一里半路,我告诉你你也不一定能找得到地方。”

有人当领路人,乐韵求之不得,她不怕店主拐卖她,谁想把她拉到半途卖掉,下场很惨的人绝对不是她。

阿夏交待员工几句,拿了自己的男士背包和车钥匙在前带路,出了毛料区,找到停放的车,一辆黑色奥迪。

乐小同学坐副驾座,阿夏开车,穿过玉城交易市场,走一条小街,绕出小街到一条有珠宝街之称的大街,行驶一段路停车,阿夏领着小姑娘走进一条有傣族和景颇族风情的小小街。

那一条小街上的建筑都是原始居民风情,很多人家从事珠宝行业,门口摆着摊位。

阿夏陪同小女孩穿过小街,走到一家卖毛料的居民家停,小街上也有居民卖毛料,都是屋里摆放一些石头,打开门,就那么摆着卖。

一个圆脸的女人扎着笼基,坐在店里守着,没什么人来,她在看手机,看到阿夏,用缅甸语打招呼。

阿夏笑着回了一句,问:“阿江呢?我带位客人来看货。”

“在后面陪客人看货。”女人笑着回一句,也没去给阿夏带路。

阿夏说了句“我去后面找”,回头招呼小女孩再次走,又穿过两座民居,从一条小巷子进去,越过几座屋,再转弯,后面是条宽道,能通车。

沿着宽道走了一阵,从一片高大的门墙根下走,到有门的地方,阿夏推开虚掩的铁栏门,请小女孩子进园。

进门后就是阿江居住的房舍的后院,摆放着翡翠原石料子,像花岗石场的石头似的,全部是露天摆放。

阿夏的朋友阿江是做毛料生意的商人,明料暗料都有,暗料占多数,大大小小的原石排摆成一列一列的。

阿江和阿夏年龄差不多,四十来岁,扎着笼基裙,陪同几个人在挑毛料,当听到铁门响,望了一眼,看到阿夏带人过来打了声招呼。

阿夏用缅甸语和阿江说话,说帮带个人来赌石,阿江让他带招呼着,他陪客人看货。

两人叽喱哗啦的交流,乐韵听不懂缅甸语,一脸懵,当看向在院里看货的几个人时,瘪了瘪嘴角,熟人,她竟然看到了一个熟人!

那个熟人不是别人,就是在飞芒市的飞机上遇到的那个肌肉萎缩症青年,小青年也在看毛料。

仰头,望天,天很蓝,乐韵想了一秒,默默的当没发现小青年,跟着带自己来的店家脚步走,一边扫描石头。

有新买家来,杨炫也看过去,看到阿夏陪同来的小客人,第一反应时怀疑眼花,那个小女孩子不就是飞机塞字条给自己的人?

然后再细看,没错,真是飞机上塞字条给自己的小女孩子。

他看到字条后没找小女孩,下机后也一路寻找仍然没找到人,因为急于回瑞市,所以便出航站楼包车回瑞市,想等迟点再打字条上的电话联系,没想到竟然在阿江老板这里巧遇小女孩子。

他跟阿江很熟,跟阿夏也熟,阿夏带小女孩来阿江这边,想必小女孩到阿夏店里赌了一把,还是个大主顾,从而阿夏带来阿江这边赌石。

小女孩好像没看到自己,杨炫也不急于去试探,又挑选料子。

阿夏跟阿江聊了一通,带小女孩顺脚走向翡翠原石堆,原石排摆成列,有三大列,想看货从中间的通道走,想看哪边看哪边,每隔不远放着水桶和抹布,供人洗擦石头,打灯观看。

阿江陪着几位长期合作伙伴在看货,任人研究,他只报报价,那几位各自都挑了几块料子放在一旁。

边走边看的乐韵,用眼睛X射线飞快的巡视全场,心中大为惊讶,果然不愧为入境后的第一手货源,好货不少,大部分的翡翠原石都有光芒,都是出翡翠的料子,只有少量几块是废料。

那几位商家应该也是行家,挑选出的料子也有几块高档货,石头本身的光芒极为漂亮。

她也看中了三块,一块春带彩,有紫、绿、白光,一块是金丝翡翠,几条绿色光芒匀均分布,绿色带状光芒宽度也极为均匀,另一块是纯绿色。

为了自己相中的东西不被人抢走,乐韵左瞅西瞅,自己走向一个方向,装作东瞄西瞄,绕过一列石头,到另一条通道。

那条通道也是阿江带人看货的路,他们从另一头来,她从这头过去,看到小女孩走来,阿江和看石头的人浑不在意。

杨炫偶尔观望小女孩几眼,并不凑过去。

阿夏本着陪同人员的职责,非常尽职的跟在小女生身边。

跑到目标附近,乐韵又摸了摸几块石头,然后才装作漫不经心的溜到纯绿色光芒的原石旁,先用小手电筒照看了两块石头才将自己相中的石头扒出来,打灯一阵,抱起来。

石头不大,才三斤多点。

阿夏尽职的去拿来一只黑色袋子帮将石头装起来,体贴的问:“小妹妹,需要我帮忙吗?”

“要的要的,辛苦你帮我抱石头。”逮着个免费工,乐韵不客气的让他当牛马,店家跟货主是朋友,他带她来,交易做成,他应该也有一定的好处,她觉得这么好的劳力不使唤,太对不起自己了。

阿夏笑着帮小女孩抱住石头,跟着她走,小女孩子又东摸西看,装得挺像个行家,然而他们内行看来,那是“猪鼻子上插葱-装象”。

小女孩自己乐意赌,他们也没有拒绝的道理,阿夏陪着走,与阿江陪同的人快碰面时,小女孩让开位置,然后去另一边看。

走了一阵,她挑了一块石头又让阿夏帮抱,然后再走再挑,他抱着石头不方便走动,帮提到一边堆放。

东瞅瞅西看看,阿江陪同的人还没把全部石头看完,小女孩已绕着原石兜了一圈,共挑得四块小料,两块中小型料,两块重十几斤的料子。

逛了一圈,小女孩跑到最边上的一块原石旁,绕圈儿,那块大料是真正的大料,重四吨半。

四吨多的原石绝对的巨无霸,有面是圆角,也有方角,不规则型,最高点到地面约有有九十公分高,红壳皮,砂粒粗,为方便运输,原石身上绑着的指头粗的钢丝索绳还没解。

阿夏看到小女孩蹦到巨无霸那儿绕着转,眼角骤的跳了跳,正当他惊犹未定之际,小女孩一手摸石头,豪情万丈的喊:“阿夏大叔,有请你朋友过来,我们来谈谈这个大块头。”

阿夏心头重重的跳了跳,转身望向阿江,阿江也听到小女孩子的喊声,先是一愣,随之惊喜的望向阿夏陪同的小客人,看见阿江望来,他对身边的人说声“失陪”,急匆匆的跑向阿夏那边。

正在看货的七八个人,也被喊声吸引,看到老板阿江跑过去,也兴致勃勃的跑去瞧稀罕。

阿夏看到阿江跑来,便没有吱声,免得不小心报错价,阿江小跑着冲出毛料区,跑到好友旁,语气有点喘:“小妹妹,你想赌这块料?”

“三千二百万,我赌它。”乐韵一副牛叉闪闪的模样。

“……”刚跑过来看稀奇的人听到女孩子那脆生生的报价声,被噎了一下,再一看,哎哟,哪来的小孩子,这么胡闹。

杨炫随乡入俗的跟人到近前,看到小女孩子摸着那块红壳大石头,心头跳了跳,那种大块头不好赌,曾经有人赌了一块2吨的巨无霸,亏得血本无归,倾家荡产后急得跳楼,如今圈子里的人一般赌石不会赌太大的料子,赌大料也只赌五百斤以内的。

阿夏眼神晃了晃,三千二百万,小女孩是以买他那块石头为蓝本砍价的吧?

“小妹妹,这个价……太低了。”阿江差点被口水呛到,小女孩子一报价就砍下了一倍多,原价是九千八百多万。

“三千二百万,不能多了。”乐韵笑嘻嘻的冲着人咧嘴,一副没肝没腑的傻样。

“五千万。”阿江咬牙,就算它曾出现在公盘上五次因个头太大乏人问津,最终沦落到打折处理流落到他手里,但三千二百万实在太低了。

“阿江大叔,我能接受的价就是三千二百万,再多一个子儿都不行,你愿意,咱们成交,不愿意,这笔买卖做不成。”

“……成交!”阿江收到阿夏递来的眼色,咬牙,豁出去了,三千二百万,扣除各种手续费和运费,他赚了一千多万,也算不错了,万一没人当接盘侠,可能积压下来,也不知会不会亏本,马上转手能赚,最安全。

几个看货的男士你瞅瞅我,我瞅瞅你,眼中满是不可思议,小女孩是傻了吧,花大把银子赌那种巨无霸?

阿夏就只一个想法:小女孩是土豪!

“爽快!大叔,这个大块头要先放你这里,我等会打电话回京城,请长辈们安排怎么托运,接手的人可能要等两天才能到达。我们再去谈另一笔,谈妥了一起付款。”

一锤子敲定买卖,乐韵暗中狂乐,发达了哇,将巨无霸弄回京都,开出来,保守估算的话至少也能翻上五倍以上。

“没问题,七天内都是免费保管。”阿江爽快的拍胸,和阿夏陪小女孩去看她挑选的另一些料子。

几个看货的商人也跟去凑热闹,都想瞧瞧小女孩儿都挑了些什么料。

阿夏阿江与看热闹的几人到阿夏帮小女孩放原石的地方,将毛料摆开,看价格,都标了标签,明码标价。

阿江看几眼,狐疑不已,你说小女孩是外行吧,她挑选的几块料子有以他专业眼光来看是好料,稳赚不赔,你要说她内行吧,她挑的料子有几块他真的不怎么看好,思来想去,他觉得可能也许小客人是瞎蒙的。

看货的几个商人欣赏几遍小女孩挑的料子:“……”原谅他们,他们也拿不定主意,谁叫翡翠原石都有一层壳呢,没脱壳前,谁也不能确定好坏啊。

乐韵将石头摆放好,一块一块的跟老板砍价。

小女孩子一砍价,阿江顿觉不好了,小女孩绝对是瞎蒙的,以他经验看好的料子,她当大白菜,砍价砍得那叫个狠,出价低到他都想揍人,他不怎么看好的料子,她砍价虽狠,好歹也在可以接受范围。

砍价砍得那么狠,就算他修养再好,也快破功,只能对自己看好的料子死咬着价不放,顶多给她砍价一半。

而小女孩的做法差点让他跳脚,价谈不得不尽人意,她直接将石头搬到一边,大有要将它出局的感觉。

小女孩一连挪走两块石头,阿江摸摸鼻尖,再谈价时只能再松点口,再让利一点,免得谈崩。

两人你一话我一句,讨价还价,你来我往,说得嘴巴都干了,侃了足足二十分钟,谈妥了五块石头的价,共三十九万。

“小妹妹,这两块,总价在你出的价上再加两二万,给你。”阿江看向两块被小女孩出局的石头,再次谈价。

“不了,这两块价格谈不拢,买卖做不成,我放弃。”

看老板和小女孩还价还看得意犹未尽的众人:“……”喂喂,明明还有可以商谈的余地啊。

小女孩赌巨大霸,杨炫没有吭声,看她赌的中小料子,他仍然没有吱声,观棋不语,同样翡翠行里也有些忌晦,跟阿江阿夏又是长期合作的生意伙伴,更不方便说话,看她赌大料的气势,就算赌垮了也应该不会倾家荡产,让她吃点亏也好,免得她任性。

“……”阿江嘴角抽了抽,这个小女孩子是谁家惯坏的孩子,太任性了!说买就买,说不要就不要,太利索了点。

看着小女孩真的将两块料子摒弃,他也有几分庆幸,小女孩赌那块巨无霸时他没有死咬不放,要不然买卖谈不成。

谈妥买卖,阿江给小女孩帐号,自己从腰包里拿出发票,唰唰填发票单,每张发票单都要填石头的标号和重量,还有成交价,记帐清晰。

乐韵用手机银行转帐,将钱打给货主。

手机银行交易方便,也不怕人赖帐,付了款后如果对方不承认,可以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一般来说,在瑞市做翡翠生意的人都是长期生意,随便一个小商人身价都是上百万,手里的货值百万很正常,不会眼皮子浅的为眼前利益而做自砸招牌的蠢事,除非他不想长久做下去,要不然一旦失了信誉,名声太差,在翡翠行业里也混不下去。

阿江还没填完单,银行入帐通知先到,他看过数目没错,再次填单,填写好五张小料子的单子,再去看巨无霸的标号,写好发票,将给顾客联给小女孩,再填张取货凭证给小女孩。

翡翠原石存放在他的地盘上,安全也由他负责,如果来取货的人没有拿凭证和发票,他是不会给提货的,万一买家不小心遗失凭证被人捡去来提货,他让人提走了,他也得负一半责任,如果来提货的人不是本人,手中拿有发票和凭证来提走货就没他什么责任。

当然,为安全,一般提货时双方还要互相确认,不是本人亲自来,卖方也会与买主联系,确认无误才让人发货。

阿江将发票和凭证给小女孩,又给名片,记下小女孩子的电话号码,请大家稍等,他去家里找来一块遮阳的黑色大布,遮巨无霸,它已有主,不会再让别人看,将买家看中并谈价谈得快成功的料包起来不再展示也是翡翠行业的不成文规矩。

阿夏帮忙,两人合力才将巨无霸包扎起来,贴好标记号。

在老板去取布时,乐韵将自己买的小料全塞背包里,将不要的两块送回原处,等老板将翡翠原石包扎好,她背上背包,准备走人。

阿夏想陪小女孩回玉城逛逛,乐小同学谢绝了,说要送自己挑的料子回酒店,阿夏和阿江送客人,热情的交待说欢迎小女孩随时过来,或者介绍人来看货。

走出高墙,乐小同学笑嘻嘻的朝两位老板挥爪子,看到跟出来的小青年也没特意去搭讪,正想转身走自己的路,小青年小跑着追上:“小妹妹,请等一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