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四章 又接个病人/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小青年叫自己,乐韵礼貌的站着等小青年过来,笑得眉眼弯弯如月牙:“大哥哥,你还认得我啊。”

小女孩站住,还跟自己说话,说明还记得自己,杨炫微微的松口气,小跑追到笑容明丽的小女孩面前,憨厚的笑:“小妹妹的脸很容易让人记住,早上下飞机时我看到纸条想找小妹妹没找着人,因为我急着到瑞市来有事,便没打电话确认。我姓杨,单名一个炫,火玄炫,杨炫,希望现在认识小妹妹还不太迟。”

“大哥哥好,我姓乐,乐韵,韵味的韵。”对方自我介绍,乐韵也礼貌的自报姓名,主动伸出手。

女士优先,她是女士,要先伸手,那是礼貌和修养问题。

杨炫与小女孩礼节的握握手便放开女孩子的柔荑,绅士的建议:“大街有家奶茶店,味道很不错,可以请小妹妹去坐坐吗?”

“大哥哥,你有问题可以问,不一定非要请我吃东西才切入正题。”

遇着个直白的小女孩,杨炫也没藏着掖,边陪着小女孩向小巷子那边走,边聊天:“小妹妹,你家是不是有从医的专攻疑难杂症的长辈,你见过跟我一样的病患者,对吗?”

“我家祖传中医,我也是学医的,看你的症状就知道是肌肉萎缩症,我诊断的结果是神经源性肌肉萎缩症,目前是早期,有明显症兆的发病期在半年前,实际应该是一年前左脸便偶尔出现麻木现象。”

“你是……医生?”杨炫脚步一顿,差点以为幻听了。

“对呀,我是学医的,在飞机上我观察你很久,刚才跟你握手时更加确定我的诊断无错,你是上神经元受损引发的肌肉萎缩症,病源是你的后脑和左耳上方近脑顶的地方大概在两年前先后受到过重击,头部神经是上神经元,因某几处受到伤害,刚开始应该有间发性的头痛症状,寒冷天气更明显些,大脑受创后神经元没有得到良好恢复,日积月累,损伤加重,从而有时左脸麻木,渐发展成左脸肌肉萎缩。”

对于自己所擅长的领域,乐韵是不是会含糊其词的,尽量以让大哥哥能听懂的方式告诉他患肌肉萎缩症的原因。

“你竟然知道我大脑受过伤?”杨炫愕然的瞪大了眼,并且不由自主的放松呼吸。

他懂神经两个字,对于专业性的神经元什么的就不懂了,医院检查,还没有确诊是哪种性质的肌肉萎缩症,医生从他自己描述曾大脑受过撞击的事例诊断怀疑是大脑神经受创引发肌肉萎缩,可小女孩只看了几眼,跟他握握手就知他大脑哪里受过重创,她的医术该有多好?

杨炫受惊了,看小女孩子的样子不大,如果真是医生,岂不等于他叫人家“小妹妹”可能叫错,她的实际年龄有可能比自己还大。

“握住你的手,从你脉博跳动和手背手心的血液流速感觉,能感知到细微变化,从而诊断出你大脑受创位置,这是传统中医的独门技术。”

“那样也行,太神奇了吧?”杨炫觉得自己在听天书,运用高科技的医学设备都没法检查出神经方面的病源,中医听脉博和血速就能诊断出病因,那么一比较,中医甩西医十条街还不止。

“中医在大天朝流传数千年,当然有它的神奇之处,学中医的人无法做到某些事,不是中医不行,是本身没学精。”乐韵忍不住为传统中医正名,学医也是要天赋的,没有天赋只能学点皮毛,久而久之,中医的名头都被学艺不精之辈给学没落了。

“……你说得很对。”杨炫默了默,附议一句,又不耻下问:“小妹妹对我这样的病患者有什么良方?”

“我的对策与医院诊治处方差不多,针炙加用药,半年左右就能将损坏的神经元修复,神经元康复了,肌肉自然也会恢复正常。大哥哥你的情况现在属早期病发,再迟半年,我就不敢说了,受损的神经元病发到一定程度会坏死,用针炙术也不一定能让坏死的神经元苏醒。”

“半年?能恢复?”杨炫再次有幻觉感,专家们都说神经方面的病最难治,只能尽力阻止恶化,不敢保证能让受损伤的神经元恢复,也等于说十有八九是治不好的,医治也只起延缓病情加重的作用。

“目前的半年是神经元最后还能恢复的期限,超过半年没有成功治逾它,也代表着恢复无望,再多的针炙和药物顶多是遏止它恶化,你已经微微变形的左脸当然也没法恢复。”

“小妹妹,我现在请你当主治医师应该来得及吧?”杨炫小心的望望身边走碎步的小女孩子,心中有几分忐忑,在飞机上他迟疑着没肯接小女孩子的字条,不知道她有没有耿耿于怀。

“你不怀疑我是骗子?”乐韵仰仰头,海拔太低,人小,总让人觉得可信度太低啊。

“你能一个照面说出个子丑寅卯,说明是有真材实学的,不是信口开河,再说了,我本身也知神经方便的病其实没有完全治逾的可能性,就像赌石,我赌一把又何妨。小妹妹,医药费多少?”他三个月前便开始接受治疗,并没有什么效果,试试中医也无妨,反正都是死马当活马医。

“医药费可以先不收,等你恢复你再付。我收费可不便宜,你这样的疑难杂症,五百万起价,还要配针对性的药丸子,药丸子一颗最低一万,这是在首都的价,明码标价,童叟无欺。”

“!”杨炫眉峰重重的抖了几抖,多嘴问了一句:“小妹妹,我大概要多少药丸子?”

“针对治神经元损伤的药丸子一副,一天一颗,一个月的量,其他的药在五百万费用的范围以内,不另收费。你有自主选择的权利,可以接受,也可以当笑话一笑而过,再另寻高明,你选择赌,如果在半年内没有治愈,你有理由拒绝付医用费。”

乐韵想咬指头,她接的病人够多了,可这个病例是第一次遇见,有接手当实验试手的必要。

“小妹妹,你最后一句不说我会更有信心些。”杨炫第一次露出极为愉悦的笑容,小女孩真有意思,还建议病人如果治疗不理想当老赖。

“你的意思是你选择赌一把?”

“必须赌,赌石多年,拿我自己赌一把也不错。”

“你决定赌,那你得自己配合我,我先帮你针炙一个疗程,抑制住神经元继续病变,我手头针对神经元的药材不齐,高黎贡山里有几种,另几种在京城外的山脉上有,还有几种我要走趟Z省,我接了好几个病人都需要制作药丸子,找齐药材后预计新历七月制药,在我制药前,要给你做针炙,具体时间我按排好通知,你每次需去京城住上七天左右,制出药丸子后还有最后一个疗程的针炙。

我来Y南省是去高黎贡找一种植物,大概在农历二月初进山,进山前的空闲时间在边城逛逛,在瑞市停留三到四天,然后往高黎贡方向移动,你安排好工作,跟随我行走的路线几天,接受针炙,第一次针炙至少要七天。”

杨炫听得极为认真,等小女孩说完,才问疑问:“针炙有没有什么特别要求?时间在哪个时段好?”

“有一些要忌的东西和不能吃的东西,针炙的时间没有特别要求,我住市主街上的大酒店,下午我想去逛街赌石,你找个合适的地方,傍晚或者晚上帮你施针,如果你今天忙,安排到明天也可以。”

“看来我们真的很有缘,我们同住一家大酒店。我去年预订了一批翡翠珠宝,约好明天提货,明天我比较忙,今天下午没事,小妹妹想去哪逛?我对瑞市不说了如指掌,也可以说十分熟悉,当个向导绰绰有余,小妹妹不嫌我歪嘴斜眼的形像难看,我给你当个引路人。”

“哇,你也住在大酒店,那我晚上去帮你针炙好了,现在我要送赌回来的料子回酒店,再去各大毛料交易市场逛逛,你愿意当向导就更好了。”

“街上的大酒店最正规,安全等级最高,一般携带了贵重物品的都住大酒店,我每次来瑞市提货都住大酒店。”杨炫站住脚:“小妹妹,我知道一条近路可以回大酒店,要不要走近道?”

“成啊,抄近路省时。”

“你不怕我带你到半路打劫你?”

“你不会做那种黑心肝的事,再说,谁想打劫我后果一定很惨,我不介意免费赠送点药,让人躺三五个月好好反省反省。”

“……”杨炫本来是开个玩笑,听到小女孩子嘴里吐出的话,背皮莫明的张紧,感觉小女孩是个女魔头的样子!

他可不敢表现出怀疑,主动的问:“小妹妹,需要我帮你背包吗?”

“不用,我爬山有时背上七八十斤都没问题,才三十几斤,我背得动。”

杨炫想问“你真是女孩子吗”,最终忍住,陪小女孩走到小巷子,改个方向,走了十几米远拐进另一条小巷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