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六章 她能跑路吗?/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杀价是项技术活,乐韵有杀价经验,技术娴熟,完全不怕,身边还有个引茬人,更加不担心,本着有价就要讲的原则,拿出十二分的精神讲价还价。

谈价拉开序幕,主家开价,买家报价。

乐小同学出价都是在挑战人的底线,低得让杨炫想捂脸,小女孩都是出原价的三分之一,简直是往死里砍价。

阿铖嘴角抽了抽,耐心的讲价。

第一块,主方开价一万八,最低要一万,买家咬价五千,不成功,扔一边;第二块,主方报价三万五,买方出价九千,谈了三分钟,没谈成。

第三块,乐小同学相中的纯绿的一块,开价三万,她只出一万,讲价还价,一万二成交;

第四块,有椿色的紫带绿翡,原价九万,二万九成交;

两飘花一大一小,分别以一万、八千成交,白、绿相间的料子重九斤多,以二万五成交。

最后一块,主家开价三百万,乐小同学还价九十万,于是两人讨价还价,你进一步我退一步,拉锯式的,慢慢的拼价。

杨炫听得耳朵旁像有蜜蜂在飞,那两人愣是像吵架似的谈了十分钟才达成一致意见,一百二十六万成交。

六块料子,共一百三十四万四千。

好不容易谈完价,阿铖有种跟人打了一架的感觉,小姑娘看着像外行,杀价实在太可恶了,他忍不住幽怨的看着小女孩:“小妹妹,麻烦你在有别人的时候别这样跟我还价,否则我就要去喝西北风。”

噗,杨炫笑出声,阿铖也领教到小女孩杀价的厉害了,小女孩儿赌石好似不心疼钱,杀价时绝不含糊,哪怕她真的是瞎抓的料子,就因她砍价狠,低价入手,哪怕赌亏了也亏不了多少。

明明长着缅甸人面孔,汉语说得比土生土长的人还流利,连喝西北风的俗语都会用,乐韵笑咧了嘴:“我觉得我出得价满公道的呀。”

“是是是,挺公道的,公道的让人想把你扔出去,如果你不是阿炫带来的,我会怀疑你是来砸场子的。”

对于小姑娘杀价的本事,阿铖佩服的五体投地,小姑娘不怎么会挑料子,然后眼睛极利,能挑出每一处细小的缺点,缝啊绺啊,被她说什么有缝有绺万一遍布全面会亏死,让人听着也感觉她说得对,情不自禁的就弱了气势,跟着往下减价。

“哪有那么严重,我明明是按玉石界前辈们给的出价规则估价的啊。”乐韵才不承认她往死里砍价的方式很让人气恨。

阿铖撇了撇嘴角,给小女孩讲估价规则的玉石界前辈一定是个骗子!他传授给小姑娘经验没关系,可把卖货给她的商家给折腾惨了。

杨炫好坏不说,只在旁乐呵。

阿铖开发票,也给小姑娘名片和自己的帐号,说什么时候又想赌石,或者有朋友想赌石,欢迎光顾他店里看货。

乐韵接过名片收藏,给卖家转帐,等主人写一张发票,她将相应的毛料装进背包,刚收起小块的料子,主人家的银行入帐通知也到达。

阿铖中途没有看手机,开完最后那块大料的发票,然后才看短信,双方确认钱款对得上号,他将发票交给小姑娘。

收好票据,乐韵将背包让给乐意当搬运工的杨炫帮背着,自己抱起二十多公斤的大毛料,跟随主人离开主人家的仓库。

小姑娘说想去加工行转转,阿铖也没强留,送老朋友和小女孩出家门。

小女孩说要找家加工行切大料,杨炫再次发挥出超强的人脉网,推荐一位在圈子里信誉极好的作坊。

他在前面带路,穿过街,走一段路,进一家居民家庭作坊。

在瑞市,以家庭为单位的作坊比比皆是。

作坊的工作室在楼上,杨炫带小女孩上二楼,找到在工作中的坊主,坊主面相看起来像五十余岁,微瘦,圈子里的人叫他阿玉。

虽然名字有点女性气质,却是个男士,阿玉以手工品精美而出名,他那双手常年摸摩玉石,有厚厚的茧,但是却看不出来,因为老皮磨去后新生的皮肤有能抵挡磨擦的免疫力,看着反而很细腻。

工作室里的都是小机器,还有些切开的半明料,也有粗加工过的半成品。

阿玉热情的招呼杨炫和他带来的朋友,利索的帮把石头抱着放厚厚的木板上,招呼两人坐下,问是要帮开料还是要加工。

“阿玉先生,我想把石头开出来打造盒子,盒子用来装医用的银针金针,尺寸和大致样子我有图样,您经验丰富,帮看看合不合适。”

看老人的手,乐韵便知他是位传统玉匠,极为尊敬老人,从背包里取出早准备好的图纸递给老坊主。

小女孩子有备而来,阿玉接过图样,自画的草图,有三维立体图,标有大致尺寸,还注明要求。

阿玉拿着纸,细细的看一遍,再比照小女孩子带来的料子,心中有数,当然是指如果那块料能用的情况。

他给出答案:“六寸多的长度,盒子有点小,图样是可行的,细节方面会有些不同,尤其如果盒体用整块翡翠料来凿刻,内边角少不得粗糙点,直角也不一定九十度,会有偏差,各边角全包金银边的话也比较费工,我手头接有几项活,要完成后才能动工,大概要一个月后才能拿到成品。”

“一个月也可以,制作完工辛苦您帮我发快递寄去首都,我一会再留地址和联系方式,运费和保价费由我自己承担,老人家,先请您帮开料,看看这块料子尺寸,如果这块不好,我再另外去找毛料。”

乐韵并不急着要盒子,反正她要在山里跑,一个月的功夫也不算久,说不定老人家帮制盒完工,她还在高黎贡的某个角落里呢。

小女孩对阿玉坊主十分礼敬,杨炫也十分惊讶,阿玉去看毛料,他也跟着。

阿玉观察翡翠毛料一遍,研究出下刀点,再询问小姑娘的意思,得到她同意,抱石头摆放好位置,开机器,切第一刀。

那一刀切下,切下来倒翻下露出的面和原石的切面都是满屏的绿,就算没有泼水抛光,那绿色也是那么的鲜艳照人。

“满绿?”杨炫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满绿的高翠,价值起码翻百倍,暴涨!

“这绿色正,至少是翠绿。”阿玉微露惊讶,将机器移开,取水泼切面,拿布抹拭。

一顿擦拭,两个切面绿色色泽浓艳,纯正,分布均匀,透明度极高,起莹,质地细腻,看不到半点瑕点。

阿玉杨炫拿手电筒照,那种很浓的绿色几乎要滴出来。

“高冰种的帝王绿,难得啊,我有两年没见这么好的翡翠了。”阿玉抚摸着断面,如抚摸情人般温柔。

“阿玉,真是帝王绿?”杨炫再次浮生不真实感,如果真是帝王绿,那么就这一块,小姑娘不仅能把今天所有砸在赌石上的钱赚回,而且还要翻个倍儿。

帝王绿的稀有,众所周知。

就算是冰种的帝王绿,比玻璃种略略次一丁点,然而,冰种有冰种的美,在某些程度上,冰种的帝王绿更多一份冷艳感。

“我从七八岁就接触翡翠,经手过的帝王绿也不在少数,自然不会弄错,这是货真价实的帝王绿,阿炫,去放烟花。”

阿玉镇定如常,轰年青小子去放烟花庆祝。

“好咧,我马上就去。”杨炫笑着跳起来,也没顾得跟小女孩说话,飞跑出工作室往楼下跑。

等小青年飞奔着下楼,阿玉站起来,笑咪咪的看向小女孩儿:“小丫头,有眼光!贵姓?”

开出个帝王绿,乐韵半点不震惊,笑眯眯的看着坊主和青年赏石,杨炫跑去放烟花,她也没觉有啥不对的,当看到老坊主站起来跟自己说话,心头一凛,果然不是普通人。

跟杨炫来时,她看老人家的手和身躯,就猜着老人家不简单,如今只是正好印证了她的判断。

心中惊讶,面上神色未动:“老人家,我小姓乐,快乐的,单名一个韵味的韵,请教您老尊姓?”

“传闻仙医门人重出江湖,没想到却来了边城,令今日老朽也有幸一睹真容。老朽本家原小姓钟离,老朽过继给舅父,随舅姓郝,单名一个玉。”阿玉笑容和蔼:“小丫头,我家小劣徒也将入京,若有得罪的地方,到时还请小丫头手下留情,给留口气。”

晴天劈雷,乐韵差点被雷劈晕,为啥遇上一个隐世老人竟然跟燕帅哥有关?话说,燕帅哥师门家的亲戚,跟她八杆子也打不着啊,为毛老人家要逮住她,还来个坦言相告他的身份?

“老人家,至今为止,没有证据证明我是您老说的仙医门人,所以您老说什么手下留情实在不敢当,再请问老人家,您高足尊姓大名?”遇着超级世家的老人家,乐小同学表示无辜得很,她能跑路吗?

“我那小顽徒小姓风,出自伏风家,全名风禾,禾苗的禾。”提及小徒儿,阿玉眼柔和一分:“小徒还是学生,假期才来边城陪我这个老头子,今次也错过与小丫头相识的机缘。”

------题外话------

拆章是项技术活,某人已心好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