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七章 喝了一缸醋/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随便到边城转悠一圈,也能遇上隐世高人,乐韵有种哔了狗的感觉,问出老人家徒儿的名字,心中暗搓搓的决定,以后绝对要离姓风的家伙远些,免得又被麻烦粘上。

“您老放心,以后见着您的高足,晚辈尽量悠着些,如果他得罪我,我尽量忍着手,不毒死他。”

乐韵顶着张白净的圆脸,装傻充愣的转移话题:“老人家,辛苦您再帮我切这块料子,留下雕刻盒子的料,多余的料我直接带走,与我手头其他的料子一并托运回首都。”

“小丫头急什么。”小丫头并不愿涉及隐世门派的事,阿玉笑笑,回身去切石头,不管小丫头愿意不愿意趟隐世门派和古武世家的水,她接了古武门派世家的患者,已经没法独善其身。

那些事还有点远,他也不想在这样的地方提及,也秒秒钟回复自己的角色,做个尽职的好玉匠,操机器切割毛料。

杨炫跑下楼,跟在作坊打小工的人说明要放烟花,两人跑去打开放烟花的仓库间,一箱箱的往外搬烟花,搬到门口摆成排,共排二十箱,然后点燃。

巨大的礼花升空,满空璨璀。

漂亮的花雨里,人人都知有地方开出了好料,作坊附近的人看烟花位置,便知是哪家作坊。

楼外烟花轰隆,楼上,阿玉操着机器,在隆隆机器声里,二十多公斤重的大料被分割成几块,小女孩挑的料子极好,满绿,壳也不厚,没有任何细缝,不会浪费材料。

分割完,阿玉停掉机器,将制作玉盒子的材料挑出来:“两只玉盒,这两块够了,厚的凿刻盒体,薄的一块做盒盖。”

“老人家,制作玉盒余下的边角料,您帮看看能不能制作勺子或筷子之类的,如果够用,辛苦您帮打造成勺子之类的,或者打造成耳钉、戒指类的头面。”

乐韵挪出用不着的料,放到一边,又去提背包,再拿出两块毛料:“前辈,您看看这两块够不够打造碗?我想打造玉碗。”

阿玉抱走材料,放在铺有软绒布的桌面上,对于小女孩说用边角料打造小物品的要求有求必应,听说她还想要打造玉碗,快走走过去,观看两块毛料。

“如果没有细绺或意外,这样的大小足够打造玉碗,我先解石看看壳有多厚。”观摩一番,阿玉拿起石头去小机器那边打磨。

乐韵将切成块的帝王绿装进背包,再溜到坊主身边看。

烟花很快放完,杨炫飞奔着又上楼,找到工作室,站小女孩身边看阿玉打磨石头,只站得不到二分钟,石头磨出数个面,又是块满绿的高翠。

“这块壳皮很薄,冰种翠绿,品质极好,打造玉碗足够。”阿玉给石头开了几块小窗,确定大小,放下,拿起另一块。

“小妹妹,你有火眼金睛?”杨炫捧起阿玉打磨过一阵的石头,看着露出的翠色,嫉妒小女孩了,也再次确信翡翠行业从来没有真正的行家之说,哪怕再有经验,有时同样会打眼。

“没有,赌石讲究眼缘,我看着极为顺眼所以赌,有点顺眼可赌可不赌,这几块都是极为顺眼的料子。”她才不会说她有外挂眼呢。

阿玉眼中浮出几丝笑,仙医门人从来都是奇人异士,小姑娘有识玉判玉的本事也不足为奇,能赌涨很正常。

杨炫嘘气,虽说是看眼缘,小女孩跟毛料的眼缘也太好了吧,挑啥啥暴涨啊,这技能,满分,这运气,满分。

阿玉打磨一阵,同样将原石打磨好几个地方,转身给小青年和小姑娘看:“高冰种的苹果绿,能打造成一只玉碗,内部挖出的边角料还能打造二三把勺子。小家伙,还有没有好料子,一并拿来,我给你解。”

“不解了,全开出来,我自己都担心运输安全。”乐韵呲牙,她赌石赌回的料子,每块都不差,还是不露底牌的好。

阿玉哈哈一笑,关掉机器,招呼两小青年到桌边坐。

杨炫将石头放桌上,再次欣赏帝王绿,他曾经也有幸开出一块帝王绿,是块冰糯种的帝王绿,也因此暴涨,从而积累资金,不用家族和长辈的资金,自己独自开店面。

乐韵跟坊主商谈手工费,阿玉坚决不收,如今古武世家都想结交一下仙医门人,他也不例外,不说成忘年交,有点交情,也等于为家族和徒子徒孙们留一条人脉。

杨炫古怪的看两人推来让去,一个坚决要给,一个坚决不收手工费,他都被整懵了,小女孩和阿玉是旧识不成?

两人推来让去,最终坊主赢,免费给打造物件,算是他给小姑娘的见面礼。

乐韵争不过他,只好同意,说好赠送他一对戒面和一对耳钉,给他送夫人或家人,以权当她的谢礼,双方也皆大欢喜。

阿玉没有留小青年玩耍,任两人去赌石,走出作坊,杨炫憋不住,好奇的问:“小妹妹,你认识阿玉?”

“来之前不认识,说着说着就扯上渊缘了,我与他家兄弟的后辈是朋友,他爱惜家族后辈,爱屋及乌,竟然给我也免费打造翡翠珠宝。”

乐韵解释一句,忍不住摸鼻子,走到哪都能遇上高人的感觉,真是……叫人郁闷啊,按这种趋势,她去其他省时,会不会也会遇上隐世门派隐于市的老古懂级别的前辈?

杨炫并不知小女孩在想什么,笑笑就过,不再打探她和阿玉之间渊缘深浅的隐私,陪她去珠宝街和翡翠市场转悠。

Y省的天空很蓝,2月的空气温润,令人心旷神怡,然而,燕少的心情并不像天空那么美好。

他的航班早上从首都起飞,不足四小时的飞行,到达Y省首府昆市也就差不多十一点左右,然而,他没赶上最近一班去芒市的飞机,而下趟飞机竟然全满了,没票,他生生坐等到下午一点过后的那趟肮班。

当燕少风尘仆仆的赶到芒市,人还在机场,先查找小萝莉的住宿登记和行踪,赫然发现小家伙入住酒店后又退房,手机信号则在瑞市,再查住宿登记,找到她在瑞市入住酒店的记录。

于是,连气都没喘,燕大校立马赶到芒市汽车站,跟人拼车赶往瑞市,待他马不停蹄的赶到边城,已是下午四点多种。

下午四点多的瑞市,天高云淡,满是东南亚风情的边城满街人来人往,极为热闹。

燕少找到大酒店,办理入住手续,到自己的房间洗涮一番,跑去找吃的,

他昨天在化妆,昨晚都没睡,早餐只匆匆的吃了点东西,只能哄哄肚皮,绝对谈不上吃饱,中午连午饭都没顾得上吃,可怜见的人啊,奔波一路,真正的是人睏马乏。

饿肠漉漉的燕行,到街上找到家合意的餐馆饱食一顿,沿街散步,因记挂着小萝莉,小小的溜跶一圈又回到酒店,观察小萝莉小行踪。

他放足耐心等,黄昏之际,太阳慢慢下山,小萝莉的手机信号也显示从珠宝街往大酒店移动,然而他等啊等,等着等着,结果,小萝莉的手机信号停在某一处半天,估计是在吃饭,等信号再次移动变化,他特意跑到能看到楼下大街的窗旁等。

天色昏昏,路灯还没亮。

燕行的眼力很好,隔着五六十米远的距离,也一眼找出小萝莉,她穿着红色外套,面前挂着只背包,从街对面的另一端走来。

等人走近些,他愕然发现小萝莉竟然有一个男青年并肩而行,两人还跑去傣族风味的小吃买了小吃分享。

看到小萝莉和小青年那么友好,燕行心口堵得慌,他听说小萝莉一个人改道Y省,生恐她被人盯上,第一时间便追,还怕迟了追不上人,让她落单有危险,结果是他千里迢迢、跋山涉水、马不停蹄的一路奔波追过来,小萝莉竟然有小鲜肉当护花使者,还陪同逛街,他千里奔波心急如焚的焦急完全是多此一举。

不舒服。

自己紧张担心,被担心的人和帅哥在惬意的逛街赏景,那感觉简直像喝汤喝完一半发现汤里有只苍蝇一样的堵心。

满心不爽,燕行冷着那张早不是原样的脸,站在窗帘后,默默的朝大街上的小萝莉和她身边的人身上扔眼刀子。

他丢了上百把眼刀子,也伤不到人半毫,一男一女晃悠悠的穿过街,走向瑞市主街上最正经八经的大酒店。

乐小同学和杨小青年回到大酒店外,顺便还去隔壁买了零食和矿泉水、水果,欢快的踏进酒店。

走进酒店大厅,乐韵吸了吸鼻子,空气里好像有熟悉的味道!

酒楼的大厅不太宽,空间有限,而且因为住客进进出出,还有前台接待员和保安值班,空气里的气味很混杂。

努力的嗅几嗅,乐韵皱鼻子,确定自己没有嗅错,真的有某人的体味,气味很淡很淡,淡得不真实。

望望楼梯方向,没吱声,和阿炫小富翁上楼,逛了小半天,她也被大哥哥的身份震惊到了,他绝对是个小富翁,比她富几倍,他看中块明料,极品的玻璃种,一口气就砸了七千万,砸个几千万连眼都没眨,货真价实的土豪一枚。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杨家阿炫就是那句话最好的解释,如果仅看他外表,谁能想到那么长相普通,相貌平平的人竟然是随手甩个几千万的壕。

见识过了杨小青年的壕,乐韵才明白为何她说要收五百万的医药费时他连眉毛都没动,好似那不是钱似的,害她都不禁坏心的想自己亏大了,当初应该狮子大开口,张口要喊个千万或几千万。

小女孩走进大酒店前台厅一双眼睛滴溜溜的转转,眼珠比猫头鹰的眼睛还灵活,还吸鼻子,杨炫心中奇怪,也没问是不是有什么不妥。

沿梯登楼,到二楼走廊,他才小声问:“小妹妹,是不是有什么不妥?”

“嗳,没什么,我好像闻到了熟人的味道。”乐韵看向身边脾气特别好的青年大哥哥:“你住哪号房?我先送我的战利品回客房,再过去给你针炙。”

“我住X号,我也先回去收拾收拾,等小妹妹。”杨炫从善如流的答,女孩子住的客房男士免进,莫说小女孩没请他去她那边坐坐,就是邀请他,他也不好意思去。

“我一会儿就到。”乐韵接过大土壕帮背的背包,愉快的跑向自己房间。

杨炫也没追着看小女孩住哪,直接回自己的房间。

实际上,两人的客房相隔不远,一个这边,一个在另一边,隔着一条走廊,而中间一段距离实则仅只有四个房间。

乐韵的房间在背对街道的一方,回房间即关好门,检查客房物品没有被动过的痕迹,也没有多出来什么不该存在的东西,倒出自己淘回来的翡翠毛料,将灵气光芒最浓郁的往空间丢,留下几块将来要转手的翡翠石存放柜头里。

整顺自己回来的吃的,带着自己的小背包,关死门,欢脱的去找杨大土壕。

杨炫先收掇收掇,将自己的私人物品收进收纳柜里,确认没有让人看到会尴尬的东西,再开门等着小女孩。

当活蹦乱跳得像牛犊儿似的小女孩如期而至,他将门关上,拿自己买的水果招待客人。

躲窗后观察的燕行,看到小萝莉和小青年回大酒店,立马跑去门口站着,他的客房在小萝莉客房的斜对门,中间错开一个客房,也是他特意挑选的最佳侦察位置。

当清晰的听到小萝莉说要去男青年客房,整个人都不太好了,天都快黑了,一个女孩子跑男青年房间像什么话?

艺高人胆大,小萝莉身手很好,还会点穴,不怕别人使坏心,但是,她是女孩子,在大洒店跑男青年房间玩,名声还要不要了?

若说看到小萝莉和小青年有说有笑,他心里堵,现在听说小萝莉要去男士房间,他胸口不是堵,是快炸了。

忍着跑出去教训小萝莉的心情,默听声响,很快传来小萝莉开门响动,脚步声也走向另一边,很快另一边也传来关门声。

静等了约半分钟,燕行立即快速从偷听来的房号入手,查查那个小鲜肉是什么来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