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八章 被抓包了/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燕少是谁?

英俊不凡、展颜一笑艳杀百花的燕大少,不是特种队中负责网络方面侦察的技术人才,然而他也可以说是真正的全能人才,除了绣花类的女生专攻技术,但凡特种兵王必备的技能全部点满,对于当个末流黑客完全不在话下。

明明可以光明正大从公安系统从而查酒店住宿登记,他却不用,而是冒充黑客黑进酒店网络,查找人员住宿登记名册。

轻轻松松的黑进酒店登记库,轻而易举的查到了小萝莉去的那间客房的房客的登记资料,姓名、年龄、身高、身份证号码等等一样不落。

拿到资料,他没有乱逛,退出,抹去痕迹,然后才在正规渠道上查找青年有无正式工作。

那么一查,不得了,感情小青年还是个壕,在Y省首府有一家翡翠珠宝商铺,还跟人合伙投资了加工作坊,身份超亿。

查到杨姓青年的职业,燕行那堵着的胸口一口气莫明的消了,那快炸的肺也平静了,原来是个翡翠商人呀,小萝莉去青年房间应该是去看货。

杨姓青年的身份一目了然,他也不再搜索细枝旁末的其他细节,青年身份明了,对小萝莉没什么危胁,自然没必要再盘查青年的底细。

心舒了,气顺了,燕行从网络里退出,悄悄的拉开门,看外面,没有人走动,想去杨姓青年的房间外听听,又怕被发现,想想还是关上门,暗中侦察小萝莉要呆多久。

杨炫回酒店前买了本地产的菠萝和酸木瓜,在水果店摊那里就请削了皮,回来再稍稍加工就可以食用。

Y南省大部分属热带地区,盛产热带水果,这个时节虽然不是水果的旺季,菠萝却是应季水果,是早熟品,乐韵吃得很开心,当地产的新鲜菠萝特别的甜脆,跟经过长途运输到其他省再卖的菠萝味道大不相同。

吃了菠萝,洗净爪子,打开背包,将医用金针银针掏出来,还有药丸子,玻璃管瓶,准备上工。

看到小女孩随身携带着的医用针,杨炫再次佩服不已,人到哪都带着吃饭的家伙,绝对是个有职业操守的好医生。

“小妹妹,我需要做什么?”

“你吃颗药丸子,坐着不要动,等着扎针。”乐韵拆开装药丸子的袋子,倒出一颗小药丸递过去给青年,装有药丸的袋子又藏背包里。

杨炫双手接过药丸子,白中带点微黄的药丸子,郁香扑鼻,像粒小珍珠,有光泽,他有点舍不得吃,香味又极诱人,还是遵医嘱放嘴里。

药丸入口,香香的味道在口腔里肆意回淌,令人情不自禁的咽口水,他没保住它,一吞咽就把它给吃下去了,感觉意犹未尽:“小妹妹,能不能再多给一颗?好吃。”

乐韵差点流黑汗:“大哥啊,那是我辛辛苦苦制出来的药,不是糖豆,半成品一万块一颗,升级版至少要三万一颗,你一口就吃了三万块还不知足。”

“嘿嘿!”杨炫憨笑,一颗药丸三万块,比翡翠还贵,他就说说而已,就算真再给颗给他他也舍不得当糖豆吃。

大哥哥笑得傻里傻气的,乐韵瞪瞪眼,将装医用针的皮革搭手臂上,走到杨土壕身边,掂起一根金银刺进他玉枕穴,再掂针刺哑门、天柱……

第一根针扎进后脑,杨炫只感到有点微疼感,然后轻微的刺痛感一次接一次的传来,之后,有好几次完全没感觉,但他知道小女孩下针了,感觉不到痛,应该就是神经元病变的位置。

乐韵一点也没含糊,接二连三的下针,一口气将几十根针扎在杨土壕的头部,将他的头扎成个像板粟毛刺球,金针银针的尾一颤一颤的抖,能逼死密集恐惧症。

连下七十二根针,她自己也累得香汗微微,抹把汗,将皮革搭酒店的桌几上,伸手帮杨土壕推拿穴位。

杨炫放松全身,随着小女孩子帮按摩,有时也忍不住张紧心弦,过了一阵,便觉头部和左脸有几个地方灼热来。

那种灼感与晒太阳或烤火的热不一样,还伴随着扎针式的刺痛感,灼感越烧越热,刺痛感也越强烈。

刺痛传散,整个头都在炸着痛。

小女孩说针炙的时候因为要刺激血液加速,会冲击到神经元,头会痛,他心中也早有底,忍着痛,不发一声。

痛越来越强,他只觉整张脸都烧了起来,汗珠子从额头往下流,能感觉汗成线,汗珠滴落在衣服上,后背也在渗汗,他自己都闻到一股子汗味儿。

汗味有点大,杨炫心里有点羞愧,闭紧眼睛不敢吭声。

“不用紧咬牙关,痛的话哼哼也没关系的。”乐韵看到杨土壕隐忍得脸,友好的关怀患者:“要不,你教我缅甸语和傣语,不用教太多,教我一些基本语,像多少钱啊,数字啊,我能听懂,方便跟人讲价,免得被坑。”

杨炫怕不小心发出痛哼被小女孩笑话所以才抿着唇强忍,听说她想学缅甸语,“嗯”了一声,细声细气的跟她说话:“我先教小妹妹几句关于价钱的傣语和缅甸语……”

他忍痛教语言,先教数字的发音,原本只是因为小女孩帮自己针炙,她想学民族语言,他当然要尽力而为,教着教着,转意力也在不知不觉间转移了,忽略了头痛。

他教得开心,乐小同学学得认真,一句一句的学,她记忆力好,他念一遍,她记得住,就算发音有些拗口,还是有模有样的。

一堂语言课足足上了半个钟,杨小青年汗湿了后背衣服,头皮也是湿漉漉的,当听说可以拨针了,他松了口气,后知后觉的终于发觉头没那么痛了。

乐韵慢慢的拔金针银针,收回来的针放玻璃管瓶里消毒,收回全部医用针,收物品:“大哥哥,先用干毛巾擦擦汗,针炙完暂时不要洗燥,至少要等半个钟,千万别冲凉水,洗头一定要温水,也不要用大力摁搓头皮,洗发水也不要用太多,免得化学品从针孔渗进头皮,晚上你尽量别出去玩,不要吹冷风有利恢复。”

“行,我晚上不出去,我就呆我客房里。”杨炫忙忙去找纸巾擦头皮,也离小女孩远点,免得汗味熏到水灵娇嫩的女孩子。

乐韵将消毒用的瓶子拧紧,和皮革一起放回背包,拧起包包,向土壕挥爪,麻溜的跑路。

杨炫穿着一身汗湿的衣服送小女孩出自己客房,等她走了一米来远,自己退回,关上房间,飞快的脱衣服,找毛巾擦汗,麻利的收拾自己。

燕行呆在自己房间,守在门口听动静,听得十来分钟小萝莉都没有回来,内心忍不住急,小萝莉究竟在做什么?十几分钟,看货应该也看完了啊。

转而,十五分钟过去了,二十分钟过去了,外面没动静,过几分钟,有脚步声从楼下上楼,那是有房客回来了。

二十五分钟过去,半个钟过去!

眼见半个多钟过去,还没见小萝莉回来,燕行差点呆不住,天都擦黑了,小萝莉还呆在男青年客房,像什么样子?

他呆不住,一步一步轻的踱步,暗想着如果数到一百下还没回来,他就出去看,数啊数,一百步过去了,他吐口气,再数一百下吧,一步二步……又是一百步!

听听还没动静,阴着脸,再数步子,一二三……数到七十五步的时候,听到了小萝莉脆脆的“不用送我”的声音,他一下子站住,那不安的心总算安稳了些。

当听到小萝莉脚步声回到客房,他仰了仰脖子,活动腰,下一刻,猛的一凛,脚步声竟然走向他这边,停在他客房门口。

小萝莉想干什么?

燕行脑子里刚划过一个问号,客房门被敲响,开,还是不开?他犹豫不定,没立即开门。

门外,乐韵死盯着门,那这伙竟然不开门?

她从杨土壕那里告辞,走向自己住的客房,到门口想着实在不爽,转身蹿到斜对门的一间房外,伸出纤纤玉手敲门。

她的听力那么逆天,明明白白的听到客房房客就站在门后,竟然不给开门,简直反了天了。

心里怒气腾腾往上升,再次敲门。

第二次门被扣响,燕行迟疑着不想开,但手却情不自禁的摁门把上,当第三响落音,嚓的扭开门。

门开一条缝,便见小萝莉立在门外,一惯背面前的包背在后背,她一头短发修剪过,比放寒假前短了些,一张白净水嫩的圆脸上满满的是不高兴,他装作不认识,故作惊讶:“小妹妹,你找谁呀?”

他呀字刚挤出牙齿间,站门口的小女生,一仰头,目光直刺刺的投向他,那双美人杏眼冒着火焰,像是极度生气的样子。

不会是被识破了吧?

看到小萝莉眼中冒火,燕行下意识的便心虚,小萝莉鼻子比狗还灵,该不会是闻到了气味,所以发现他,然后杀过来兴师问罪?

可是,他没出去乱晃啊,之前探头一次就算有气味也应该消散了,就算走廊与一楼大厅还残留着一点气味,小萝莉也不可能知道他在哪间客房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