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九章 不生气嘛/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萝莉无比精准的找到自己,还俏生生的站在门口,燕行完全想不通她是怎么找到自己的,无法确定究竟是小萝莉识出自己了,还是她有其他原因才敲房客的门。

客房门开,乐韵看到了人,眼前是个高挑的青年,脸型秀气,是那种很讨喜的小鲜肉型脸,有双亮闪闪的龙目。

易容术太牛了!

看到燕人改装好的脸,她再次感叹不已,帮他化妆的那人技术杠杠的,她给满分,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他的声音处理得有点粗,实在有损他的颜值。

有人还在装象,乐小同学不开心,二话不说,小拳头一挥就往前蹿,假装不认识是吧,打死他!

看到小萝莉一头冲过来,燕行下意识的一扭身,让到门后,小萝莉小身子一蹿就冲进客房,他飞快的关门,与此同时,小萝莉一侧身,一只小拳头砸向他的脸。

“小妹妹,你这是干什么?你无故擅闯我房间,还袭击人,我要报警了。”他灵巧的向一侧避让,嘴里义正严辞的指控对方。

“特么的,死燕人,你还装!”乐韵火冒三丈,挥着小拳头,像道龙卷风,狂暴的砸向换了脸的燕帅哥。

被识破了!

被小萝莉一句“燕人”道破伪装,燕行顿时立住身,小萝莉究竟是怎么识破他的?他明明还没露脸,她怎么这么百分百的确定是他?

他心思一闪间,小女生像一颗小炮弹,嘭的撞进他胸膛,在对对碰似的相撞里,小女生“哎哟”嚎了一声,小拳头却是没有停,砰的砸在了男士的左脸上。

那一拳落下,砸得燕行嘴角狠狠的抽了一下,疼!小萝莉像吃了火药似的,给的见面礼特重,他若不是身骨结实,那一拳会砸得他破相。

“小萝莉,手下留情,别打了。”左脸还剧痛着,小萝莉的小拳头又砸过来,他眼疾手快,抓住那只小手臂。

乐韵一头撞进燕帅哥胸膛前,像撞上一堵厚墙,撞得自己鼻子都快塌了,一手捂鼻子,一手揍燕帅哥,因为撞得太痛,动作有点慢,只挥他一拳头就被他挡住了,甩手:“死燕人,松手,我的鼻子都撞扁了,痛死我了。”

小萝莉捂着鼻子嚎嚎叫,燕行心口缩窒了一下,忙忙松开她的小手臂,凑过去看她撞得重不重:“小萝莉,给我瞅瞅,是不是伤到哪了。”

手得到自由,乐韵捂住自己的鼻子,整张脸都纠结成团,眼眶发热:“你眼睛长哪去了,明知自己身骨跟铁似的,看见我就不知道让一让,哎哟,痛死我了,我要告诉贺家老寿星婆婆她的小笼包竟然我不给揍,还撞得我鼻子都要掉了。”

“!”小萝莉还捂着鼻子,燕行急呀,也不管她是不是会生气,伸手抓住她的小手腕,将她的手挪开,小萝莉的小鼻子真的被撞得不轻,都撞红了,她皮肤白,小鼻子红彤彤的,白与红就像红萝卜和白萝卜放在一起,对比鲜明。

他松开抓小萝莉小手的一只手,小心翼翼的帮她轻轻的摸摸小鼻子:“是不是很痛?我不知道你会撞过来啊,这次是我不对,下次我一定躲,不撞着你。”

“痛痛,你谋杀啊。”被燕人粗指头一捏,乐韵眼泪都快疼出来了,他想谋杀她吧,使那么大的劲儿干什么?

小萝莉一声痛嚎,燕行触电似的收回手,看到她又捂住鼻子,不敢再去碰她,下意识的搓搓手:“小萝莉,我不是故意的,我想帮你看看有没撞出问题来,要不,我们去找医务室看看?”

“看你个大头鬼。”乐韵捂着自己还剧痛的俏鼻子,闷声闷气的呛回去一句,暂时没力气揍那家伙,一屁股坐地等小鼻子的痛消失,她自己是学医的,对自己的身躯一清二楚,没撞出大问题,就是因为燕人骨头太硬,撞得她鼻子扭了扭,纯痛而已。

忍着痛,将斜背肩上的背包解下来,找出药丸子袋子,拿出一颗药捏碎放手心里,再拿出自己的装有空间井水的矿泉水,倒一点在手心,将药粉调成泥,抹在鼻子上。

新年第一次与燕帅哥见面就自己受伤,太霉了。

给自己抹着药,乐韵悒郁得想砍死对面坐着的燕人的心都有了,那家伙就是霉星,每次遇上他准没好事儿。

小萝莉坐下去,燕行也坐地板上,看她自己和药抹鼻子,也不敢再去帮倒忙,见她瞪自己,顶着张不是自己脸型的脸,硬着头皮装傻。

“说吧,是不是跟踪我?”抹了药,鼻子上凉凉的,没那么痛了,乐韵才虎着脸质问燕帅哥会出现在边城的目的。

“我出任务。”燕行决定来个死鸭子嘴硬,免得又惹得小萝莉大动肝火。

“唔,你是公务就好,如果敢跟着我,你就死定了。”乐韵眼睛一亮,腾的爬起来,潇洒的拍拍衣服:“放心哒,只要你不跟着我当尾巴,我会当作不认识你的,我玩去了,你出你的差啊。”

“小萝莉!”小萝莉蹦跶着想走,燕行一跃而起,赶紧叫住她。

“什么事?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除了找我提供点药,其他的事别找我,我忙着呢。”

“小萝莉,据悉,有伙世界级的专搞恐怖活动的不法分子一直在缅甸边境丛林出没,我国这个边境小城是自由贸易区,边民自由来往,人流鱼龙混杂,安全度不高,对你的人身安全危胁系数挺高,尽早回京吧。”

“讲白了,你还是跟踪我的吧?”乐韵哼哼,说得那么堂而皇之,其实他就是打着保护她的幌子跟在她屁股后面当小尾巴,想跟着她到处游山玩水。

“……”小萝莉心跟明镜似的,燕行也是没词了,反正他能扛住所有迷幻催眠的理智就是扛不住她双眼的盯视,在她那双水灵灵黑漆漆的眼睛注视下,他想说谎都理不直气不状,自己会心虚。

燕人哑了口,乐韵就知她猜对了,他根本没有任务,纯属来当小尾巴的,瞪眼再瞪眼,瞪他两眼,抓着自己的背包,气哼哼的扭头直奔门口,开门,出去,回自己的客房。

小萝莉气呼呼的跑了,燕行揉揉左脸,好吧,他承认对小萝莉没招,正想去洗手间照镜子看看脸有没青紫,猛地又利索的跑向放行李的柜头,找出自己装贵重物品的背包,快速背上,又守在门口。

按小萝莉的性子,她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儿,莫说你讲邻国边境有不法分子,就是告诉她说脚下的小城里有一伙强盗,她照样敢满街跑。

瑞市晚上有夜市,以小萝莉那爱淘宝的习惯,必定不可能放过机会,她没有在他这里闹腾,可能是要急着去夜市淘宝。

而且,说不准她知道他在这里,回去收拾行李就偷跑。

揣测一番,燕行觉得还是做好准备安全点,免得又让小萝莉从眼皮子底下溜走,害他又得辛苦的寻找行踪。

有道是无备无患,他站门边等了不到五分钟,听到小萝莉的门房又响起轻微的开门声,还有细碎的脚步声。

小萝莉果然要溜。

侦察到情况,他赶紧拉开门,一瞅,小萝莉刚出客房,不是打包行李跑路,只带着她那只装必备品的斜背包,还是以甩肩上的方式背着。

燕行不声不响的溜出房间,关死门。

甩下燕帅哥回客房的乐韵,利索的收拾一番,将药又抹匀催化,当不太明显了,暗搓搓的准备去逛夜市,刚在关房门就听到燕帅哥开门,就知他一直在死盯着自己,怕自己偷溜。

关好门,转身,看到换成别人脸的燕人走来,她都懒得跟他撕,他都追到边城来了,就算打他一顿他也不会退却的。

她进高黎贡之前跑边城来转悠就是为寻找有灵气的翡翠充盈空间,她一个人乱逛,赌到石头,反正没人跟着,没人知道她究竟入手多少块石头,总有机会将石头丢空间,而且,她也有个大计划想实施。

可谁知燕人那家伙又狗鼻子闻千里,这么快就跑来了,有他跟着,她买了什么他都知道,她哪能做到神不知鬼不觉的藏私?

燕人简直就是个移动的摄像头,专门破坏自己的计划,乐韵心情超烦,也没理他,提着自己行头下楼。

小萝莉不凶自己,燕行心安理得的当陪同,下楼的走后面,等过了楼梯,他走到小萝莉右边侧,大摇大摆的走出大酒店。

瑞市的天黑得比较晚,到了近七点才全黑,路灯亮了起来。

边境的每座小城都有夜市,瑞市也有不夜城之城,它的夜晚同样热闹,主街上人往人往,外地来的游人都往夜市去体验异域风情。

乐韵的目标也是夜市,跟大众一样晃去凑热闹。

夜市极宽,有夜宵也有卖衣帽等等的商铺,最多的当然仍然是翡翠珠宝,毕竟它在夜市两个字之前就挂着XX翡翠/赌石城夜市。

赶到夜市场,便见两个极端,一边吃的、玩的用的和成品珠宝区的商铺灯光明亮,人声鼎沸,另一边卖毛料的区域却是黑灯瞎火的,没有喧哗声,只有手电光闪闪烁烁。

瑞市,满街都是卖翡翠珠宝的,到处能见珠光宝气,翡翠珠宝集中的交易区更是灵气光芒处处有。

每当看到成片成区的灵气光芒,乐韵就有想拿个麻袋往头上一套,撒脚丫子狂奔冲进珠宝行抢劫的冲动,每次看着好东西与自己无缘自然就是挂宽面条。

当走到夜市,她暗中深呼吸N口气,才管住自己总想当蜘蛛侠的小宇宙不爆发,满怀捡漏似的心情进市。

偌大的市场,在成品区高档珠宝随处可见,那些都不是她盘里的菜,她不是杨土壕,舍得砸千万价买明料,更不用说买成品了。

赌暗料是一本万利的生意,她是一空二白的小市民,需要以赌石发家致富,更需要赌来拼回原料,打造自己心仪的医用工具。

走到黑灯瞎火的毛料区外,燕行暗中微皱眉,这么黑麻麻的,如果被人盯上,狙击枪的红紫外线镜能看到目标,被当猎物的人却看不到别人,这样的环境只利狙击手。

边境小城形形色色的人都有,他不支持小萝莉逛夜市,她兴高采烈的,他又不忍心泼冷水,只希望队里的兄弟们情报准,国际非法分子并没有偷渡到本国边境来。

燕行打亮小手电筒,他的手电筒是特制品,比较亮,能照亮小萝莉脚下附近,他也步趋步跟的跟着,同时防前防后,防着因人多,小萝莉被人无意间占去便宜。

乐韵到了毛料区那就是如鱼入海,欢脱的东张西望,长长的一条毛料区,白色灵气莹亮生辉,因太集中,都难分清是一个摊位的灵气聚集在一起,还是是某单个翡翠的灵气。

远眺无法看清单个体,只能边走边看,往往都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在翡翠行业摸滚打爬多年的行家比比皆是,运气好的人也多不胜数,就算乐小同学有外挂,也不一定次次抢到先机,好几次赶到地方都被人抢先一步,淘走了好料。

“无缘无缘……”

一连五次出师不利,她默默的念“无缘”来安抚自己,直到走过三分之二的摊位,终于入手一块看光芒颜色是白色翡翠的料子,可惜,只有一斤多重,远远的没有达到她的要求。

逛完整个毛料行,共入手两块毛料,真正的是万中挑一。

走出毛料区,燕行暗中松口气,见小萝莉眉眼间似乎不太开心,拿出所有的温柔来,尽量让变粗犷的声音柔和些:“逛累了吧?我请你吃夜宵。”

“嗯。”乐韵没跟燕人扛,她请燕人吃了那么多药膳,也是该他请客了。

小萝莉不凶人的时候乖巧温顺,燕行趁热打铁,欣然带她去找有本地独特风味的夜宵,他曾经在边城呆过,知道多种当地小吃。

夜宵街摊位上的人来了走,走了来,并没有因夜市已进入中段而冷清,仍犹如天初黑时一样的生意兴隆。

夜宵摊座上的人,有行商也有游客,有当地人也有在摆摊的老板,往往衣着普通面相无奇的男女实则是腰缠万贯的翡翠界大享,又或者看着衣冠楚楚,全身名牌,其实却是个打肿脸充胖子的啃佬族。

燕行领着小萝莉到风味小吃夜宵摊,找着桌子坐下,再去点吃的,为哄小萝莉重开笑颜,他也是拼了,但凡摊位上有的美食都点一份,全端桌上,热腾腾的美食,香味诱人。

有吃的,乐韵抛开接连失利的低落心情,敞开肚皮狂吃。

两人胡吃海喝似的狂吃一顿,仍然没有把食物消灭光,本着不浪费的原则,燕少把能打包带走的全打包拎手里。

从夜宵行出去,走过一段比较光线暗淡的路段便是大街,路灯烁烁,早春的夜风也微微的带着点寒意。

“小萝莉,你看你都揍我了,我都没生气,你也不要生气了嘛。”小萝莉从酒店出来都没跟自己说话,燕行想来想去觉得肯定是小萝莉想揍自己没揍够而耿耿于怀。

“你硬得跟石头似的,挨揍也不痛,你当然不生气了。”痛的是她好吗?揍他一拳头,她撞得鼻子都快光荣阵亡,吃亏的是她。

“你觉得吃亏的话,要不,我再给你揍右脸?”燕行直觉确认小萝莉真的很不开心,连美食都哄不好她,只说明她特别的……不爽。

“……”遇着个越来越没节操的燕人,乐韵还能咋的?除了生闷气,都找不出表示生气的方式。

再想到在酒店揍他时他的速度,结合他现在身体的健康程度,她忍不住黑脸:“哼,我辛辛苦苦帮你扎针,无偿给你治疗,你倒好,有长进了立马就翻脸不认人,早知道如此,绝对不给你治。”

她帮他疏通部分淤塞的经脉,清理部分毒素,燕人那副破身体在一定程度有好转,修炼上也进步快,结果就是他身骨更结实坚硬,她再想成功揍得他无招架之力,难度系数升级到四星级的程度。

统观起来,她是自搬石头砸自脚,那感觉简直足以叫人郁闷得想吞下一头牛。

小萝莉满腹委屈,燕行眼角上扬,扬起愉悦的笑意:“我记得你的好,所以你揍我我都不还手,你觉得不解气,我送上脸给你揍啊,小萝莉,不生气了嘛。”

“你帮我个忙我考虑不跟你计较。”哼,明知她占不到便宜,故意送上来给揍,典型的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什么忙?”眼见有自己英雄用武之地,燕行喜滋滋的,他欠小萝莉好多人情,有机会还自然愿披挂上阵,为之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帮我查查我老家某个家族的某些人的底细。”

“有人欺负你?”燕行一秒竖高耳朵,不会又冒出什么牛头马面本着是本地蛇的优势又欺负小萝莉家势单力薄的所以打压欺凌乐家了吧?

“嗯,曾经欺负过我,如今成为我最大的一个心头隐患之一,为了无后顾之忧,我必须早做准备。”以前她能忍,可现在新妈妈怀了弟弟,为了弟弟的人身安全,不拔除某些心头大患,她难以安眠。

“查人底细这种事我在行,回去后你把名册交给我。”燕行秒懂,必定是某些人又做了什么事触碰到小萝莉底线,她也终于不再蛰伏,决定举起屠刀反击。

以德报怨是一种美德,以牙还牙是人之本色,有时可以保持有美德之心,有关底细与原则的事必须以牙还牙。

他在伤害里长大,深切的体验过什么叫切肤之痛,也懂有些恨若不能雪,枉生为人,若被道德绑架,生不如死。

在很大程度上他和小萝莉是同类人,该睚眦必报时绝不为外物左右,因为曾经受过伤害,所以,燕人绝不会当伪善人,说什么冤家宜解不宜结,劝人忍气吞声。

“嗯,咱们三观又达成一致,我说话算话,所以这次我不计较你当小尾巴,但是仍然有前提条件的,我不让你跟着的时候你不能跟,我预约了明天去看货,你不能跟,否则,分分钟跟你翻脸。”

“哪有这样的,我们再好好商量商量吧,我不大摇大摆的跟着你,我明目张胆的暗中跟着行不?”燕行有种被利用完了就被丢开的感觉,小萝莉熊孩子总是耍巧。

“不行,说了不让你跟去的地方,不许你去,明跟与暗访有什么两样?”

“好吧。”想了想,燕行妥协,反正本市就这么大,他不明跟暗访,等她去看货,他去她看货的附近,也等于人在他眼皮子底下。

达成协议,乐韵紧绷的脸上重见晴天,燕帅哥明天不跟着她,她跑国门对面的小镇,尽量多多收集点有灵气的翡翠填充空间吧。

燕行可不知道小萝莉说的看货是去国外看,因为跟小萝莉达成同行协议,暗中喜气洋洋,又能和小萝莉同游了啊!

不到三秒,燃烧的喜悦火苗暗了一分,装做漫不经心的问:“小萝莉,我傍晚看到你跟一个小帅哥一起回酒店,是你新认识的朋友吗?明天跟你一起去看货?”

“那个是我接诊的病人,你别整幺蛾子刺激到他,加重他的病情。”乐韵脸又黑了,臭燕人,果然是个超大的电灯泡,移动的摄像头,人刚来就摸清她的行踪,好想打死他。

“是病人啊,我以为是你新认识的朋友。”燕行阴暗的心空骤然一亮,病人什么的最安全,欠了小萝莉人情,一般在无巨大利益纠葛的情况下,都不会好意思对粉粉嫩嫩的小萝莉不利。

乐韵给透了个底,也不担心燕人会像防贼似的防备杨土壕是不法之徒,他好歹是军人,不致于会心眼小到见谁出现在她身边都当是想对她不利的恐怖分子。

“对了,”猛地的,她想起个隐世高人,眼神一亮:“我悄悄的告诉你,我巧遇上了你该叫师叔的前辈,等我明天看货回来,有空带你去见见你的那位师叔。”

师……叔?

燕行满腹疑问,小萝莉说的他叫师叔的某人究竟是哪位?

------题外话------

先来个一更,为了某位小仙女手里差不多一打的票票,偶今天打鸡血一回,万更走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