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章 出国赌豪/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师叔师叔……

小萝莉说巧遇自己师叔,燕行真的有点懞圈,他师父只有师兄,他该叫师伯,没有师叔,他师父家家族倒有兄弟们,他并没有见过人,所以,他根本不知道小萝莉说的是哪个师叔。

小萝莉也隐喻的告诉他边城有隐修人士,燕行陷入深思,那个他要叫师叔的人为什么出现在边城小镇?为什么还那么巧的和小萝莉巧遇?

他想问问具体情况,小萝莉三缄其口,坚决不透露口风,以致走回到大酒店,他还在为师叔的事纠结。

上二楼,两人回各自的房间。

因为小萝莉莫明其妙的甩出的一句话,燕少记在心中,可没敢大意,连睡觉时都在想隐世门派人士出现在边城的原因。

他被问题绊住了,乐韵可没有,她丢出一个重磅炸弹后,特别开心,那什么问题就让燕人头疼去吧,他头痛那种事,当然也能转多走不少注意力。

暗中坑了燕帅哥一回的乐小同学回到客房,洗澡冲凉将衣服洗好晾阳台,关灯,溜回自己空间,冲进药田,努力的打理作物。

她那么辛苦,只能怪她自己太贪心,因为拟好计划高黎贡行,觉得有足够的时间常回空间,所以她一时高兴就种了很多药材,以备7月制药时用。

如今没想到燕人杀过来,间接的也对她常回空间的行为有影响,让她郁闷,可也无济于事。

忙碌一个多钟,收获了该收获的,跑去水缸旁看养的鱼儿。

她十二月小年那天进山捡了水缸,同时也在神农山里的溪流里捞了很多的野生小鱼带回空间试养,分别用有金光和灵气的墨缸、普通水缸养,结果显而易见,墨缸里的鱼长得极快,小指肚大的小鱼已长到三指宽,而普通水缸里的小鱼只长到一指宽,生长速度极缓。

同样用井水养鱼,墨缸里的水半个月需要换,而普通缸里的水七天就没什么营养了。

观察完鱼,乐韵安心打坐修习,燕人那家伙进步很快,她也必须努力,要不然她想揍人也揍不着。

杨炫遵守小女孩子的嘱咐,没有去逛夜市,也谢绝几个请他去酒吧喝酒的邀请,坚决不出去免得吹风,就呆在大酒店里休息。

他洗涮完后,用心体验,感觉到经小女孩针炙后有些麻木的左脸的知觉有了起色,以前对风吹与自己按摩都没太大感触,要用力掐才能感觉到痛,现在对碰触敏感了些,用指甲摁一下也有点疼痛感。

第一次针炙便有明显效果,杨炫十分开心,早早睡觉,第一次一夜无梦到天明,睡得特别特别的香。

因为他与小女孩约好早上六点半一起吃早餐,六点钟起床,收拾好,下楼在一楼的接待大厅等,他只坐得五六分钟,时间还不到半,小女孩也下楼,小家伙穿件短装粉紫外套,牛仔裤,提着塞得鼓鼓的背包,娇美秀丽。

杨炫眼睛前一亮,站起来陪小女孩走出酒店,愉悦的向人分享他的快乐:“小妹妹,你的针炙术好神奇,只扎了一回针,我就感觉生效了。”

“这是必须的啊,一点效果都没有那就不叫针炙了,大哥哥,记得尽量避免碰冷水,在没有康复前远离舞厅KTV呀那种音乐特别劲暴的地方,免得刺激到血液循环突然加快冲激大脑加重神经元负担。”

“嗯嗯,我记得,我决定在康复前当个死宅家里不乱跑的宅男……。”

杨土壕有自觉,乐韵也欣慰不已,两人直奔街上风评最好的早餐店,店里生意特别的火爆,他们等了几分钟才等到空位坐。

吃完风味早餐,稍稍在马路伢子上站了会儿,阿夏开车来接小姑娘,阿江跟人约好当天提货,不能爽约,由他带小女孩去与瑞市对门的缅甸小镇看货。

杨炫将小女孩送上车,特别嘱咐阿夏千万记得要把人给捎回来,不要因生意太好或者一时高兴就把小家伙给忘记在国外。

阿夏笑得前俯后仰,开车走了好长一段路都没止住笑,乐韵坐副座上,无语的望挡风玻璃前的路,听不懂语言,不懂他们说了啥的人,好苦!

她心里苦,燕少更苦,小萝莉严禁他跟着去看货,所以他早上没跟着当小尾巴,却一直观察着小萝莉,当小萝莉坐上挂缅甸车牌的轿车溜了,他才出酒楼去吃早餐。

阿夏在瑞市中心大街接到小女孩直奔两国交界的国门,到达两国国门,从缅甸进瑞市的翡翠商人或者做小生意的缅甸人正在陆续入境,入境的人多,出境的人较少,只有小猫三五只。

瑞市是全国第一个开放的边境双边自由贸易城,双边边民自由来往交易,边民一日游的不需要办入境手续,但过国门交界卡仍然要检查证件,必须是持有有效证件并与本人对得上号的人才能自由出入境,对不上号的人会被拦。

阿夏依法接受检查,边防检查人员检查确认无误,放行;车过了大华夏国的国界,到另一边也检查一次。

阿夏是在双方公安系统登记在例的经商人员,出入境都十分的顺利,过了国门,便真正的踏上缅甸的土地。

与瑞市一门一江之隔的缅甸小镇,规模比瑞市更小,发展得也稍慢些,更为古朴原始,建筑与人衣着等与瑞市那边没啥两样,走大街上如果不看某些特别标牌,根本分不清是瑞市还是缅旬。

边民除了做生意的和游人,人们一般要到八点后才上街,早上除了早市或菜市,早点店,其他地方其本安安静静,见着不人,街上看起来也有几分冷清感。

光明正大的踏上异界土地,甩掉了燕人那个小尾巴,乐韵那叫个兴奋,暗搓搓的盯着街两边瞅,扫描看有没有什么有灵气又能打包抱走的东西,如果有,当然是回头就来淘。

阿夏开车先带小女孩去他和阿夏存放翡翠原石料子的地方看看货,他们约好了,先看货,不管小女孩有没有看中毛料,之后小女孩去玩耍,他可以去做他的事,到傍晚时在国门前碰头。

穿过有些清冷的、鲜少见行人的主街道,阿夏绕走小街,出小镇中心,又绕过些居民家,也就到存放翡翠料的仓库。

他们存放翡翠原石的仓库是租别人家的场地,也不是只有他和阿江租了,还有其他翡翠商人们也有租借地方当仓库。

场主自建的仓库,他原本是租房给人当仓库,然后就发展成专门的货源仓库,场地占地好几亩,四周围有八米来高的高墙,墙上有电网,场地内搭建简易钢架棚,样式与公盘展示场的场地差不多,钢架棚也是一行一行的,中间留有车道,也方便采光。

钢架棚底下用铁栏分隔成间,在大间也有小间,当然,不要妄想偷盗邻居的货,在铁栏底下有一米来高的隔板竖立,人在其中一间,能看到左右两边小仓库间里的货,却无法去顺手牵羊。

场主全家看守场地,还雇有人手,仓库内外装有摄像头,安全性高。

租仓库的翡翠商多,每天都人看货也是家常便饭,阿夏来得早,别人同样早,有好几拔商人来提货或带人看货,仓库场外停着几部车。

场主的家挨着仓库,是栋傣族风格的楼房。

阿夏将车停好,去找管理人员先登记一下,看守的人核对过租借人员的资料才开仓库大门。

走进仓库大门,乐韵的小心脏砰砰砰跳得很欢,有门路!放眼望去,眼睛X射线扫描到的璨璀灵气光像银河群星一样的密集。

仓库里的货源那么充足,那些说原产地货源越来越少,货供不应求,总漫天喊价的翡翠老板都是恶意抬价,实际上货源其实一直都很足,只是因为缅甸国家方便对翡翠出口量有严格限制,所以流出境外的货源才会保持着一定的量,让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们以为原石可能会断源。

她边走边张望,棚底下的小仓库间呈背背相对式,门所对的方向就是通车的通道,全部是硬化路,也极为方便,如果要提货,打开小仓库门,将货搬出来就能装车。

缅甸的翡翠在以前都是直接将石头一剖为二,以半明料或全明料的模样供人挑选,因很多人喜欢玩刺激,尤其是大华夏国人喜欢赌石,为适应市场需要,也逐渐以毛料形式出售。

仓库还有一块专门解石的地方,那是场主提供的机器,免费开料,当然不是无本买卖,如果开出好料,买家都会给场主一笔不菲的小费,提供免费机器也是稳赚不赔。

有好几拨人在看货或提货,都是各忙各的。

阿夏带小女孩越过两个钢棚行,又走到一排小仓库间的中段才到他的小仓库,是间二十余平的中号仓库,排放着大小毛料,大概占了五分之三的空间。

每个有矿口的翡翠原料商的主要仓库在首都和矿场,在边境的是临时仓库,货运到边境,然后一批一批的再出境。

阿夏打开仓库门,也将照明的大灯打开,让光线更足,他呀也特别的有耐心,随手将一边的小椅子打开,抹一抹,自己坐等小女孩挑选。

跟进小仓库间,乐韵拿出小手电筒,有模有样的观赏毛料,挑挑拣拣的挑料子,阿夏的小仓库里没有超级大料了,最大的也就二百斤左右,基本是几斤到十几斤、几十斤的中小型毛料。

她最中意三块,一块有绿、椿色的春带彩,一块蓝飘花,一块紫翡。

东看西顾,将中意的提溜出来,顺便抓出两块赌了会赚,不赌也可的毛料,然后将重四十余公斤、有紫、绿色光芒的毛料搬出列。

阿夏帮去搬,将石头摆放在一块,标号朝上,双方商谈价格。

谈价就是吵架式的,买卖双方本着共赢的原则,友好、热烈的交流,因为有过之交易,双方大致都摸到对方的底,第二次买卖谈得十分顺利,以二百三十万的总价成交,其中椿带彩那块报价一百八十万,砍价到九十万。

交易谈成,买家拍图片记录,阿夏也开好了发票,写好了所有标号与交易价,等将毛料运到瑞市才交货、付款。

又谈成一笔生意,阿夏愉快的关上门,带小女孩去看阿江的小仓库,阿江老板的仓库在另一行,在比较靠前的位置,也是差不多二十余平的面积。

阿夏开门,开灯。

乐小同学又欢脱的挑毛料,共拣出三块,两块都是二三十斤的大料子,一块只有二斤多。

阿夏帮记下号,今晚阿江会回来办理相关手续,等明天将原石运到瑞市,然后双方再谈价。

“阿夏大叔,我想请问一下,我刚才看到路过的一间仓库有块石头挺合眼缘,我想赌的话,怎么找毛料的拥有人?”拍了图片存底,乐韵顶着比太阳花还灿烂的笑脸求教。

“你看中了别家的毛料啊,想真想赌的话,我可以帮你叫场主来,场主能联系到每间仓库的主人。”阿夏并没有不高兴,特别热心的提供帮助。

翡翠商人的人脉与人缘都很重要,每个翡翠商人都有很广的人脉,大老板之间都比较和善,也互相引荐客源,像这种带人看货,买家看中别家的货,卖主如果引荐自己的带来的买家给另一个商人,双方交易谈成,中间人也会得到一笔介绍费。

场主拥有每个租主的联系方式,他在征得主人同意,有需要时可以带买家看货,买卖成功,他也能得一笔辛苦费。

乐韵也从杨炫那得到翡翠商人之间的生存之道的小密秘,因此才会问阿夏老板,杨土壕和他家长辈们当初到小镇看货,也看中别人的毛料,从而由中间人帮忙达成交易,他有过经历,才懂得翡翠商之间的游戏规则。

“有劳阿夏大叔帮忙,我同时还想看看其他的,可以吗?”

“可以,只要在这里的,你随意看,每间仓库的主人随时欢迎朋友们来做买卖。”阿夏笑容热络的锁好阿江的小仓库,拿手机打电话呼叫场主。

乐韵先去观察他人的货,阿夏打电话后等得十来分钟,场主提着一只背包,和一个背着大背包的青年一起急匆匆的进仓库,与阿夏碰头。

场主是六十来岁的老人,微胖,人特别的精神,傣族传统衣装,围着白色笼基裙。

场主来时,乐韵也回到阿夏身边,阿夏向场主再次说明原因,场主也懂几句流语,用生硬的汉语说了句“欢迎”,和问看中哪间仓库的毛料。

乐韵报了数字号,并带他们去那间仓库,场主一边走一边打电话,到达小买家指的仓库,他带来的青年助手从背包里掏出一大串钥匙,找到对应的备用钥匙开门,他守在门口。

阿夏和场主陪小买家进内,也是监督人,场主还跟货主保持着通电话状态,看着小女孩观看毛料。

乐韵早锁定目标,却没有直接奔它而去,先统观全部毛料,然而才移到目标旁,那是块塞最角落的大料子,皮壳上积了一层尘粉,都看不见它原本的样子。

然而,它的本质在她眼里无所遁形,它本身是黄光,很美丽的光辉,还有一圈白色灵气光芒。

依光芒测,它是块黄翡,比她在阿夏那里入手的那块1吨重的黄翡都是老坑货,种好,色也好,在阿夏那里买的是块老坑玻璃钟,新挑的巨无霸同样是顶级的品质。

乐韵不断的砸钱赌石,真正想找的是纯绿或绿、黄组合,绿、红组合的大毛料,可惜找来找去都没找着,只能退而取其次,把其他种好色正的大料也先入手备用。

眼前这个大块头虽然没有绿,因为是黄翡,至少可以当替代品,拿来打造东西,暂时应急,而且因为它够大,说不定可以打造两套她需要用的医用工具,到时就算毁一套,也不心疼。

找到一件合适的替代品,乐韵心中花朵朵片片开,总算不虚此行啊,面上却没有露出激动,淡定的告诉场主和阿夏:“我赌这块。”

场主在跟货主通话,当小女孩拍着一块毛料,他差点瞪爆眼珠子:“你真的要赌那块毛料?”

他一激动,汉语倒说的溜了。

阿夏:“……”知道小女孩挑中了多大的料吗?她随手一挑,挑中一块5。6吨的巨无霸。

那种巨无霸基本都是公盘上流拍了三次以上,最后被翡翠商以比较低的价格竞拍得到。

但凡在公盘上辗转无数次的大料,一般都不怎么被人看好,翡翠商标得之后,从利益最大化出发,大多出境。

场主看着小女孩子没挑满地的中小料,竟然跑去最角落里挑中那个存放了不知多少几年的……鸡肋一样的大料,面孔上浮现出一抹激动以及难以置信。

“对,我赌这块,请问底价多少?”乐韵拍着都有自己高的大块头,仍然是一副天真无邪的任性少女相。

“……嗯嗯,我问问,”场主拿着电话,叽啦哗啦的问货主,交流了几句,转达主人的意思:“三千万,三千万人民币。”

“太贵了,这块石头有条一半像闪电一半像马尾的绺,遍布一个面,赌它完全是赌运气,三百万。”乐韵一言挑破玄机。

赌石行流传一句话,叫“宁赌色不赌绺,不怕大绺怕小绺”,绺是裂缝,大的叫裂,小缝叫绺,有裂缝的原石虽然赌性大,便极破坏力远不及细小的绺。

闪电绺,是像闪电一样的裂缝,绺有闪电绺,马尾绺雷打绺等等名称,闪电绺和马尾绺在绺中恶名远扬,一块翡翠若有一道闪电绺或马尾绺,再好的料十有八九废了,因为有两种绺的料,细绺会密密磨磨的延延,取料稍稍不慎,一碰,绺会无限扩散,大生小,小再生小,生出无数小裂,最后整块料崩裂,一般都是真正的碎成粉身碎骨。

阿夏笑观小女孩砍价,并帮翻译。

小买家一出价就削去十分之九,场主快冷汗了,叽喱哗啦的在电话跟货主商量,一会儿又报价:“一千万。”

“还是高了,再各让一步,五百万,我赌了,我能接受的就是这个价,再高,我放弃赌。”

阿夏又帮当翻译,将小女孩的意思翻译成缅甸语,场主的汉语比他差,如果把小女孩的话翻译过来,没他说的清晰清楚。

场主跟货主又是一阵哇啦哇啦,眼神古怪的看看来自华夏国的小女孩,笑容深深:“主人同意了,五百万,我明天帮代送货到瑞市,到时再交易。”

“成交。”乐韵打了个漂亮的响指:“我在阿夏阿江大叔那里也看中了货,先生明天可以与阿夏先生结伴出货,到同一个地方交接货更方便些。先生,我还想再看看其他,可不可以辛苦你同行?”

“可以可以。”场主欣然同意,一边说话,一边摸出一本发票本,跑到毛料堆里,记下毛料标号,重量,价格,请小女孩签字。

乐韵从善如流的签字,拍照。

场主收好发票单,又锁上门,和阿夏陪小女孩看其他仓库的货,穿过一行钢棚,乐韵又相中一块,场主联系主人,货主好似去国外了,没联系到人,只能放弃。

再走,相中一块中小型料子,以二万价谈成交易,因是小料,经过主人同意,先由阿夏帮买进,再转给她,缅甸本国人之间买卖更简单些,直接转款过去就行了。

走走看看,她分别又入手一块二十万的红翡毛料,一块六万的绿翡,依光芒推测,应是高冰种的黄秧绿,两块料同样由阿夏先买下来,搬进他的小仓库,明天再一起运出境。

场主陪着小女孩转悠一圈,谈成多桩交易,笑得跟个弥陀佛似的,小的那几件毛料因是小生意,他能收到的辛苦费不多,五百万的那桩买卖,按以往规矩,他和阿夏至少各能得到五万的辛苦费和中介费。

逛遍仓库,场主和阿夏笑容满面的送小女孩出大门,热心的嘱咐说如果街上遇到什么麻烦,随时回来找他们。

------题外话------

二更来喽,偶很拼了,万更好几天啦,呜,明天偶要喘喘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