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一章 捡个大漏/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燕行去早点店饱餐一顿,平静的打开手机查小萝莉的信号跟踪,想看看她在哪,他再过去,当查找行踪发陡然发现小萝莉关机了!

追踪显示,信号跟踪最后出现的时候是在离开大酒店大概有百米远的地方,也就是是小萝莉上车不久就关机,典型的防着他从手机定位跟踪她。

找不到手机定位跟踪,燕行有种深深的无力感,小萝莉贼精贼精的,稍稍有点风吹草动就预做防备,防他都防得这么严,简直没把他当盟友。

搞得那么神秘,小萝莉究竟看的是什么好东西?

走私什么的,以小萝莉那种爱恨分明的性子做不出来,防得这么严,必定是对她极为有用的好东西,会是什么好宝贝?

小萝莉不想自己找到她,燕行也不强行再用其他途径找她行踪,自己逛街,暗察一下边城有没有可疑分子混迹其中。

乐韵在翡翠原石仓库磨一阵,等离开时已是八点过后,太阳也爬到天空,充足的光照令小镇明亮朝气。

小镇的居民们也行动了起来,摆摊的、开铺子,都上工,街上热闹起来了,也如瑞市一样,翡翠珠宝是像卖大白菜一样摆街上买,随便捕张纸,弄块板,都可以当柜台当摊位。

小镇上卖翡翠珠宝的男女老少都有,将东西挨着街旁一摆,广迎天下客,亲和随便,卖水果卖小吃的大姐们笑容阳光大方。

边城的太阳光很足,乐韵跑去卖帽子的商铺买了顶缅甸斗笠,就是与满清王朝的那种官帽相似的帽子。

纵使语言不通,但并不妨碍她逛街的兴致,脖子上挂着在首都淘来的相机,边走边寻宝,看到不少有灵气的物件,可惜都是动不得的。

小镇的商品很多都是大天朝制造,也有本地特色用品,有些卖菜卖小货的人是移动的,挑着叫卖。

小镇的中心区域很小,乐韵对现代味很浓的地方并太感兴趣,只喜欢有特色的地方,淘到了好些有民族特色的才物品或奇物的小工艺品,都能派得上,并不是观赏品。

她尽量往靠近国界的地方溜跶,一般来说卖翡翠珠宝之类的都靠近那边,因为瑞市的人流量明显是缅甸小镇的N倍,离瑞市越近,更容易让从瑞市来的游人先看见。

小镇上很多人都会几句最简单的汉语,常到瑞市做生意的那些人汉语更好,华夏人到缅甸小镇基本没什么担忧。

乐韵东逛西游,观察发现小镇上卖翡翠的小摊上的东西很多都是上档次的,很多小摊因为货少,没有高大上的感觉,实质货真价实。

她不开珠宝店,对明料没什么兴趣,如果她做珠宝生意大概也会淘,看过很多的摊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有拳头大的暗料。

等换了个地方,赫然发现,特么的竟然有跟瑞市一样的赌石小店,也是居民所有,在家里开门买石头,也是小本买卖,石头数量不多,店生意却是不错,很多淘料的商人都在淘宝。

乐小同学找到地头,那也是一头扎进去,挨个的观察,无数人淘过的石头,捡漏的机会真的少,是指捡极品,高中低档的不在其例。

挨家挨户的找,有时候没相中料子,倒相中人家的某件家具用品,她自己也是深深的醉了,当然没敢跑去淘,实在……没脸去匀人家的家私。

溜跶一圈,换了很多地方都没什么收获,当逛到某条也有卖翡翠的小街,乐韵走到某处,激动的心中爆开无数烟花,附近有宝!

有灵气的地方给人的感觉是不一样的,走到附近给人身心悦愉感,晦气重的地方则总给人冷寒感,她感觉到了很舒心的感觉。

举目四望,找到目标方向:灵气在小街的另一家店铺旁。

看到那片灵气,她的小心脏又一次激动的蹦,那种纯净的灵气跟早上在仓库看货时入手的那块顶级翡翠大料的灵气是一样的,说明十有八九是极品翡翠。

瞬间的,乐韵下定决心,不管那个有灵气的东西是什么,只要是能买卖的物品,无论都必须淘回来,是翡翠的话不管是明料暗料,一个字——买。

为了免得被人捷足先登,再不迟疑,立马奔向目标,当假装像游客一样悠闲的踱到目标附近,不由惊呆了,她看中的东西是块石头,它竟然垫在一个摆位人的屁股底下!

那是块扔在一家居民家外的石头,应该是大料切下来的边料,比篮球略大一点,有些面被切过,切面平整,石头是灰白壳皮,大概因为经常有人坐,倒有点光滑。

居民家卖竹筒饭,竹筒饭的香味诱人,在店侧有个年老的男士在摆摊卖翡翠珠宝,顺手就拿扔旁的石的当板凳,他的摊位就是在一块四方小板上铺一层布,摆着几块翡翠料子,几样成品珠宝。

别人扔门口的料,岂不是要捡漏的节奏?乐韵抑住澎湃的心情溜进店,坐在有两人先坐了、那桌子油漆都脱得斑驳的小桌子旁,笑灿灿的喊:“阿姐,一份竹筒饭。”

“哎,就来。”矮个子大姐麻利的应了,麻利的拿起出一支竹筒,送到来自邻国小客人面前,帮打开盖,请她品尝。

竹筒做得很漂亮,圆形米粒白如珍珠,加的佐料颜色明艳,看着就有食欲,乐韵拿起筷子开动,吃得眉弄眼笑,吃完还觉得还能吃:“阿姐,能不能打包一份带走?我想打包一份,连竹筒一起。”

“能啊,价格贵些,一个竹筒十块。”店主笑容可掬,利索的收了一个客人的钱,回身帮打包,三下五除二装起一只装满载着米饭的竹筒。

乐韵付钱,两国的边民自由贸易,双边的货币在两国相邻的边境也是流通的,人民币在缅甸小镇畅通无阻,欧元亦是。

拿回找零,笑着问大姐:“阿姐,请问您店门口的那边扔着那块石头是谁的?”

“哪里?”店主一边应了一边探头,看到领国女孩指向家门口丢着挡门边的石头,憨厚的笑:“那是我家那位以五十万高价赌石开出的,当年亏得差点倾产荡产,那一块废料扔着当警钟。”

“阿姐的汉语说得真好。”乐韵由衷的赞叹,不问人国籍,谁能想到店主是缅甸人。

“我在瑞市卖了十五年竹筒饭,汉语当然说得好啦。”店主笑哈哈的。

“阿姐,那块料扔着也是扔着,能不能卖给我?我打造了样东西,正缺块合适的石头做底座。”乐韵拿出最甜的笑容,向店主大姐匀她家的“警钟”。

“你也赌石?行,你搬去吧,给二百块,当讨个吉利。”店主笑着伸手扯过一只红色袋子,拿了一张小板凳走出家门。

乐韵一手提着竹筒,跟着店主,边走边掏钱,店主走到门口,将板凳给在门外摆摊的摊主,跟他说明要搬走石头。

摊主笑着起身,让人搬走屁股墩儿。

女店主用袋子套石头,再将石头移一下,全部套起来,抱着移到外面,接过小客人递来的钱,一桩生意不费吹灰之力就谈成,银货两清。

捡漏成功,乐韵心情无比激动,摘下满装小物品的背包,将石头装进去,再将小物品放进去,带着自己的成果,抱着自己的竹筒饭,撒欢似的转移阵地,溜得离淘石头的地方很远了,找个偏僻地方,侦察没有摄像头,趁四下无人,将石头和很多零碎物件以及竹筒全部转移进空间。

藏好了石头,赶紧又跑路,又溜回大街小巷,寻找猎物,然而并不是时刻都有好运,她生生跑遍了整个小镇,也再没什么大收获。

她不怕累,只逛到半下午就逛街小镇,余下的时光随脚走,玩到下午四点,到国门那找阿夏。

阿夏办理了各种手续,下午三点多钟就到国门附近,一边等小女孩子,一边随便转转,淘淘有没好料子。

他等了二十几分钟,发现小女孩蹦跳着跑向国门,在停车的地方找了找,并且很准确的找到他的车。

阿夏走向自己的车子,到近前,看到小女孩明亮灿烂的笑容,猜着她玩得开心,上车,回瑞市。

排队出境,接受检查后放行,等过了缅甸国线,到华夏国门入境时又接受检查一次,平平安安顺顺利利的返回瑞市。

阿夏将小女孩送回大酒店,车刚到酒楼前,杨炫已在等候,帮拉开副驾座的车门,并向阿夏表示谢意。

“阿炫,小妹妹又看中好多块石头,你这位朋友真是爽快。”阿夏的笑声特别的爽朗明快。

“那是,下次小妹妹想去赌石,还会辛苦你们。”

“随时欢迎。”阿夏笑着跟两位说再见,开车离去。

“小妹妹,玩得开心不?你又砸了多少票子赌石?”杨炫送走阿夏,好笑的问笑容比朝霞还美丽的女孩子。

“玩得很开心,淘到些好可爱的小物件,我在那边也没赌多少啦,只砸了大概一千万左右。”乐韵欢欢喜喜的往酒店跑:“大哥哥,我先回房去收拾一下,等晚点去吃饭。”

“好,我在楼下等你。”杨炫陪同着回酒店,坐楼下大厅的候客区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