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四章 定情信物?/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等坊主带燕帅哥走了,乐韵关上开料间的门,检查没有什么摄像头,外面也没有人偷窥,飞快的从空间里搬出今天捡漏捡来的石头,抱着放上那台中号立式机切割机器上。

机器有固定位,把石头摆到卡位上,调好位置,卡稳,开机器电源,亲自操纵机器台将石头送到刀口上,硌牙声里,刀片吃进翡翠肉里,有喷水头自动喷水冷却,不用担心温度升高烧坏刀片或石头炸开,中途也不用停顿,只需偶尔缓一缓,让水喷进切口降温。

切了一刀,去了大约四公分,换个面又切,不停的调换,将各个面都切了一刀,抱着石头送去磨面。

磨了一阵,乐韵放下看,露出紫色光泽,再用毛巾沾水抹去面上的壳皮粉末,抹得切面干干净净,紫色浓艳,质地细腻无瑕疵,有玻璃光泽。

紫色分皇家紫、红紫、蓝紫、紫罗兰、粉紫。

红紫也叫茄紫,是比较深的紫色,一般来说紫翡大多是紫罗兰、粉紫,蓝紫,茄紫比较少,而皇家紫更为稀有。

乐小同学新开出的原石呈现的那种紫比茄紫还浓艳,还深,也即是紫色中稀之又稀少的、最高品质皇家紫。

质地有玻璃光泽,结构细致,那种质地与光泽都给人很稳很深的感觉,是老坑玻璃种。

翡翠中的绿中极品是帝王绿,黄翡翠中的顶级被称至尊黄,紫色中的极品便是皇家紫,老坑玻璃种的皇家紫,比帝王绿还稀少。

瞅着自己淘回来的石头,乐韵笑得嘴都快合不拢,有灵气的宝贝啊,是她的哟!

心情美的要飞起来,抱着石头又磨另一个面,磨一下看看,让水冷却一下,打磨了三四次,一个面又磨得光如镜,然后再磨另几个面。

磨去石头各个面的壳皮,一块深紫色的石头亮闪闪的呈现,那种紫色说不出的高贵华美,又有神秘冷艳感。

唯恐被人看到,乐韵果断的将它扔回空间收藏,独家藏品,绝不外卖。

像贼似的藏好东西,又盯着那块巨无霸瞅了一阵,决定按计划行动,爬上吊车,试着学开车。

第一次试手,比较紧张,开着吊车前前退退的试了好几分钟,心中有数,也勉强掌握基本的吊车使用技能,将毛料吊起来,放到大型机器上。

将车倒退,下车。

切割机有点类似健身房的机器,台式,刀片薄如纸,刀直径很宽,也可以移动机械手臂移位,还有自动喷水冷却系统。

研究一阵,乐韵将毛料上的铁丝条解开,开机,调好机器刀片方位,果断的操刀切割,在机器声里,刀片吃进毛料里,越吃越深。

到刀片吃刀深度的极限,移动机械手臂换个角度接着切,等刀片到能切入的极限再放角度,换几下,关机器,又给石头绑上铁丝条,用吊车拖拉给它翻个身,然后继续切。

将石头翻了两次,终于将一块巨无霸给切断,分成大小两截,翻倒一块,露出黄澄澄的亮光,再喷水,抹一抹,那面像面镜子一样光亮,满屏黄,中间有一圈翠绿色,绿色成条带状,约两指宽,十分均匀。

黄的色调正,鲜艳均匀,绿色浓翠,切面晶莹透亮,种好水好,是老坑玻璃种的黄翡绿翠。

侦察一下四周敌情,没有偷窥者,乐韵麻利的将大的那块黄翡绿翠丢进空间,为自己的私人空间增加灵气。

再之,将留下小的一半拖开一些,匀出位置来,从空间转移出几块壳皮与巨无霸那种壳比较相近的大石头,搬到机器下切,切了一刀又一刀,将一堆石头切的乱七八糟,把废石料切完,关掉机器,将那些切碎的废石搬去扔废料的地方。

处理好做假场面,再次爬到吊车上开着玩儿,开来开去,玩了十来分钟,打开门,开吊车出去。

阿玉带燕行上二楼到平时吃茶休息的地方,用电热壶煮水,爷俩坐着说话,阿玉问兄长健康状况以及有关京都的情况,去年各世家后辈进京的详情等等。

长辈垂询,燕行知无不言,当水煮开了,他去泡茶,等师叔问完话,他也好奇的问师叔为何会隐于边城而不为人知。

一个见着师侄,一个见着师叔,相互都很欢喜,当爷俩听到楼下传来切割石头的声响也一笑置之,不去看热闹。

考虑到聊了太久的话,丢着小姑娘不管不问不太好,阿玉没有紧抓师侄不放,去自己卧室一趟,拿出一只普通的木盒子,回来坐下后打开,揭开红绸布,里面躺着块巴掌大、似鸭梨形并无雕琢打磨的美玉。

老人家将盒子推到小师侄面前:“小龙宝啊,咱爷俩第一次见面,师叔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这块羊脂玉还可,给你拿着玩。”

“师叔,这怎么使得?”燕行不好意思领受。

“按礼,第一次见面该给你见面礼,可谁叫师叔给你的正式面礼没带身上,又不能什么都不给,这个小玩意儿你拿着无事时把玩。”

“燕行多谢六师叔。”长者赐不敢辞,燕行明白师叔这份见面礼是给定了,站起来,恭敬的捧起师叔赠送的美玉,抱盒子在怀里,看看师叔,想说什么又迟疑不语。

“你想说什么就说,不用吞吞吐吐。”阿玉看着师侄那欲语还休的模样,倒是不忍。

“师叔,您老给小侄的这块玉,燕行能……送人吗?”燕行小心翼翼的看着师叔,生怕他老人家一掌拍飞自己,若真那样,小萝莉肯定会笑死自己。

“你想送谁?是不是想送我未来的侄媳妇做定情信物?”阿玉惊奇不已,他这位小师侄守礼死板,从没有做出格的事,今天竟然想拿他给的见面礼当礼物送人,有古怪。

“师叔,您别取笑师侄,小侄还没有女朋友,”燕行闹了大红脸,赶紧解释:“是小萝莉……就是带我来见师叔的那个小丫头喜欢和田玉,燕行想送给她。”

“哦,是那样啊,”阿玉好笑的偏头盯着小师侄:“你跟小丫头关系不错嘛。”

“好六师叔,您老别想歪了,小萝……小家伙于小侄太外祖母和小侄本身有救命之恩,还有数次相助之义,小侄欠着她很多人情,她不爱钱不势利,也无特别喜爱之物,唯独对和田玉有些偏爱,小侄无以回报,所以想借花献佛,将师叔所赠美玉送给小家伙,以示心中感谢。”

“小丫头救过你?”阿玉眉眼间微有异色:“可是古武世家或隐世门派暗中对你出手?是哪家不长眼的敢暗中对我钟离的后辈下手,告诉师叔,师叔去给那些不长眼的人个小教训。”

“不是江湖人,是……家事和公务之事。”燕行心中划过暖意,师父视他为子,师叔也将他当钟离家子孙,都是好长辈。

“唔,能伤到你,想必不简单,你自己也要多多防备,你有公务在身也别松懈修行。”

“是,小侄谨记师叔教诲。”燕行认真的听训,末了,期期艾艾的:“师叔,那个玉……”

“啰嗦,”阿玉嫌弃的弯弯嘴角:“玉给了你就是你的,你爱送谁就送谁,还问我做什么?这么久了,扔小丫头一个人呆着不是待客之道,你先下去帮招待吧。”

“谢师叔。”燕行欢喜的眉眼生辉,小萝莉舍得为一块指头大的和田白玉砸钱,羊脂玉更洁白无暇,送她想必会开心。

师叔让自己招待客人,他欣然领命,后退几步,转身大步流星的奔向门,轻手轻脚的打开门出去,再回身将门掩拢。

“臭小子,春心萌动了啊。”看着最小的师侄轻盈轻快的飞奔出去,阿玉忍不住喃喃自语,小龙宝对仙医门的小姑娘感情不一般哪,只是年龄好似有点悬殊,若换上他徒弟那年龄倒是挺合适的。

有小师侄下去帮招呼小丫头,他不急着下去当电灯泡,年青人有年青人的共同语言,他下去没得破坏小青年们相处的气氛。

燕行抱着小盒子下楼时听到从开料间那边传来开卷闸门的声响,等他跑到一楼,再跑到侧面去看,便见小萝莉开着吊车牛轰轰的杀出来,甭说,还真有老司机的气势。

看到小萝莉刹车时猛的震了震,他的心都揪起来了,飞跑着冲过去,还没跑近,那个熊孩子将吊车停之前停的地方停妥当,灵巧的爬下驾驶室。

那手脚灵巧的模样,那笑脸像太阳花的欢喜劲儿,让人看了想骂又不忍心,燕行也没忍心说她胡闹,快步跑近:“小萝莉,你还好吧?”

“我很好啊。”从吊车驾驶室跳下地的乐韵,不明所以。

“你学开吊车没有撞墙或撞着自己吧?”燕行不太放心,看小萝莉停车那么猛,真没法想像她开着吊车转弯、倒车的画面。

“没有啊,我小心着呢,你瞅瞅,我好着呢。”乐韵欢快的蹦了蹦,证明自己毫发无损。

“没事就好,”小萝莉笑靥如花,燕行也受影响,心情很好,将抱着的小盒子递过去:“唔,小萝莉,这个送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