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七章 进山/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晁二爷最近生意顺风顺水,用别人的话说顺利得让人怀疑人生,他自己并没怀疑人生,心里明镜似的,打小团子正式认了亲,他生意伙伴是越来越多,有些都是别人自己赶上来跟他合作的。

对于送上门来的合作,晁二爷很平静,跟自己所擅长的方面合适的,大家共赢,自己完全没涉及的,就不去凑热闹了,跟有意拉自己入伙的当高尔夫球保龄球什么的球友可以,喝茶也可以。

新结识的球友有点多,除了工作时间,很多时候花在球局或茶局上,这不,当天天气好,下午跟球友们打了一场高尔球,又去喝茶。

窗外早春的寒气中微有春意,窗内暖气熏得满屋温暖,三五个成功男士坐在茶楼里,喝着西湖名茶,畅谈着大家都感兴趣的话题,惬意自然。

当有人有电话,畅谈得正欢的人声音便低了下去,晁二爷拿出自己的手机,儒俊的面孔瞬间便换上满满的惊喜以及激动的表情,一边对茶友们点头表示道歉,一边起身走到一边去接电话。

大家原以为是他夫人打电话叫他回家,当听到他温情浅浅的叫了声“小团子”,大家瞬间大悟,原来是晁小姑娘来电!

大家不想偷听,但晁二爷就在旁边打电话啊,那话往他们耳朵里钻,他们不想偷听也听到了,只听什么“哎哟,那么重啊”“钱够不够花”,他们猜着是小姑娘买了什么,再具体的买的是什么就不太清楚了。

晁二爷跟小粉团子吧啦巴啦的巴啦一通,挂了电话,整张脸的表情让人捉摸不定他究竟是喜是忧。

“晁董,怎么了,是遇到什么烦心事了?”茶友们看着晁二爷那模样,表示关心。

“是有点纠结,”晁二爷重新坐下,笑容又温和又有点爱恨交加的味道:“老晁家小姑娘又溜去赌石,还赌回块巨石,已经办理托运送回京。”

“哟,小姑娘又去赌石了?堵了块什么巨石?”钱永恒也在,听到晁家小义孙又跑去赌石,顿时就来了精神。

“小家伙淘气,入手块4吨多重的翡翠原石,也不知道是什么料儿,委托物流公司托运回京。”晁二爷哭笑不得,4吨多的巨石啊,都快抵得上别墅区内的一座假山了哪。

听说晁小姑娘入手块4吨的巨石,几个成功精英人士大眼瞪小眼,都快怀疑自己耳朵出了问题、

“4吨的巨石啊,小姑娘好魄力,想必砸了好几千万。”钱总眼睛霍亮霍亮的,小姑娘舍得下大本钱,想必那块毛料是好料。

“小家伙砸了三千多万买巨石,还赌了很多大小石头,统共砸了近六千万,我以为她把钱砸光光了,出现江湖告急找我求救,我以为我这大家长终于有英雄用武地,可以给小家伙转个几千万让她砸着玩,结果谁知只是通知帮接收石头,我这心啊,现在还有点凉嗖嗖的,你说别家的孩子十四五岁都在当富二代,老晁家的小姑娘怎么就这么与众不同,都不给我点表现的机会,我都胡闷了。”

晁二爷因为熊孩子不花自己的钱而郁闷的叹气,可把钱总几人给乐坏了,笑得都快没形象。

“晁董,等晁小姑娘的巨石运进京,告诉我们一声啊,我们去欣赏欣赏……”笑够了,一大佬们纷纷表示对小姑娘赌回来的巨石感兴趣。

晁二爷爽快的答应说等翡翠毛料送到家,欢迎大家到家里去欣赏,钱总等人兴致勃勃满怀期待的期盼小石头的石头早点回京,让他们一睹眼福。

因为除了钱总,同时喝茶的还有个也是玉石界商人,有两个赌石玩家,晁家小姑娘赌了块巨石的消息很快就在圈子里传开,富豪们就等着石头至京,他们去一睹真容。

乐小同学可不知自己那块巨无霸还在路上就让京中富豪们惦记上了,她还在Y南省西南的乡镇间晃荡。

燕少和杨土壕两人是陪同人员,是作不了主的,小女生说想去哪转转,他们俩无条件的跟随,她想去哪就去哪,想停下转悠就转悠,从瑞市往西北方向的路上走走停停的走,反正大点的镇啊乡啊都要停,有时候遇到人口多,有时遇上人口比较少的自然村也会停,她跑去乱转,淘她感兴趣的物件,也有在山路山脚下停的,她跑去“研究”寻找植物。

因为小女生老爱淘东西,以至她的收藏在不停的增加,什么少数民族家用的碗啊、茶壶啊,民族乐器啊,首饰啊,甚至还淘到了民族服,把人家少数民族的某种破旧小鼓也给淘回来,幸好是包车走,东西有地方放。

他们要去的目的地是盈县,从2月21日上午出发,直至24日早上才到地头。

到了盈市,司机也就完成任务,拿了车资返回瑞市,包车时谈好价,四百一天,包食宿费,过路费、进景区也包门票费,反正就是全包。

盈县也Y南省德州的一个县,与缅甸山水相接,有几十条路线进入缅甸,有名的茶马古道即是经由盈县,翻过高黎贡进入缅甸。

盈县也是翡翠珠宝集散地,还是Y南省德州中最大的翡翠毛料交易市场,而且是主打以毛料为主的交易市场,毛料包括翡翠原石、玛瑙、玉髓、黄龙玉,独山玉,还有少量从Z、Q两省过来的和田玉石,以及各种宝石,主要是以翡翠毛料为主。

虽是个小县,资源丰富,潜在可发展优势大,随着翡翠毛料交易市场的建立,也带动相关产业发展,经济一片欣欣向荣。

到了二月底,因即将到最适宜旅游的3月份,来自全国各地或世界的游客们都陆续涌入,住宿也较紧张,乐小同学和燕少杨土壕到达时最大的酒店也几乎快没什么空床位,最后只能订两间房,女生一间,燕少和杨土壕共住双人间客房。

三人入住,洗涮一番,乐小同学第一件事就是先将自己路上淘的小东西办理快递,然后风风火火的投奔翡翠毛料市场去淘宝。

盈县的翡翠毛料交易做成了规模,成为当地最大的一项产业,共有好几个翡翠毛料市场,最先投资兴建的最宏大,有上千商铺,还有流动摊位。

乐韵首选县中最早的毛料交易区,进入市场区,整个市场的铺面和流动摊几乎都是毛料,毛料是指没加工的料子,包括半明料和暗料,商铺里有剖开的料,有暗料,极少见到成品,成品商铺也有,相比起来实在很少。

街上来往的人与在瑞市看到的差不多,有本土人士,外省人士,还有缅甸人士、印阿三、兄弟国的巴铁哥们,穿各种各样服饰的人都有。

抱着淘宝之心而至,乐韵是没多少心情欣赏街景的,赶至毛料交易市场,展开寻宝行动,好料也有,她只找顶级的料,或者是上品中的高品质料。

燕行跟着小萝莉,百分的小跟班;杨炫也顺便淘料子,跟小姑娘分开走,小女孩十赌十涨,十有八九没自己捡漏的份,所以他还是独自行动,也免得不小心抢了小姑娘相中的料。

乐韵一路走一路看,大致上能扫描到的区域处处都是闪闪发光的晶光,部分是原石被剖开的面的折光,部分则是宝石表面的光;以眼睛X射线扫描,各种毛料本身的光芒成束成簇成片,强弱不一的灵气光芒也隐若可见。

交易市场几乎有三分之一的翡翠毛料是半明料,从中间一刀剖,那些大部分是从缅甸公盘上经由商人竞标所得,之后出口华夏国,出现在Y南省的市面上,剖开的料不乏玻璃种、高冰种的高档料。

初入翡翠行的商人一般不堵暗料,进货也只拿半明料或片料,毕竟翡翠原石赌性太大,谁也不敢保证会看走眼,敢赌暗料的都是入行七八年以上,积累足够多经验的翡翠界行家,因而从全国各地赶至的翡翠商大部分都在淘明料,明料铺摊的客流量多。

沿通道行走,乐韵心好痛,好几块顶级的料子正是她理想中的原材料,可竞是半明料,价高得吓人那一点还可以接受,然而因为一刀剖,那样的料子想打造东西又不够料,变得像鸡肋似的,留之无用,弃之可惜。

终是因为料子被破坏了,用不上,入手的话因成本高,再转手没多少赚头,太麻烦,权当没看见它。

寻寻觅觅,她找到了一块中意的料子,重400多公斤的一块大料,皮黑似煤球的黑钨砂皮壳原石。

缅甸十大著史翡翠场品中的老帕岗场口盛产黑钨砂玉石,早已开采完,行家都知如今市面上出产的一般都是产自麻蒙场口。

乐韵并不知它究竟产自哪个场口,依她的眼光看,种水很好,也很老,糯冰种地,种地固然不是玻璃种高冰种那样的极品,然而它色好,是块飘花,白翡飘绿花,那绿是帝王绿,绿色所占面积极大,而且一块料中还有小部分呈现椿色,总体论起来大半是飘花,小半部分可以叫春带彩。

毛料块头比较大,色好,仅从料子里只取帝王绿部分制作首饰论价值也足能翻倍,是块暴涨的毛料。

因为砸了好几千万,至尊级别的好料又拿去打造医用工具,乐韵也需要再赌几块原石回去赚本钱,看到那块大料,果断的行动。

盈县主营玉石毛料,但是纵观交易市场,大块的暗料也并不太多,超过一二吨的都是凤毛麟角,一吨以内的倒还是不少,几百公斤的毛料在交易市场的商铺里并不足为足。

买400多公斤的毛料也不算轰动,小女生去跟主人谈价,主人并无惊讶,双方讨价谈价,谈了一阵初步达成交易,以二百万的价格成交,买家明天来提货,提货时一手付钱一手付款。

交换了联系方式,等主人将石头用布包起来,乐小同学拿着小电筒,以一副老行家的表情晃去其他地方继续逛。

燕行就是当小跟班的,无论小萝莉买什么,他跟闷葫芦似的一声不吭,绝对不反对,也不表示支持。跟着小萝莉四处晁,小萝莉入手小型毛料,他当背运工,自己也入手一块三斤多的红、黄翡翠的半明料。

杨土壕一头扎在市场里不可自拔,燕少和小女生也没去打扰他,两人欣赏完玉石交易市场,又去另一个市场转悠。

乐小同学在第二个毛料市再次出手,赌回十几斤、三四斤的小料,又跟人谈成一块一百六十多公斤的大料,仍然定在明天交易。

逛到饿了,两人去吃当地风味小吃,再去逛,下午又逛了一个市场,都有入手大小毛料,傍晚乐小同学帮杨土壕针炙,晚上逛夜市。

第二日上午,杨土壕又去淘明料,燕少和乐小同学继续逛毛料市场,将余下的一个毛料交易市场和有卖零散毛料的街逛了个遍,在每个市场都有砸银子,共砸了三百多万,小、中型料带走,大料都先留在商铺。

下午,杨土壕陪小女孩去提货,后面跟着物流公司的人和车,到毛料交易场内取毛料,从这个毛料区到下一个毛料区,一个区一个区的跑,耗去小半天,毛料全部装上车,仍然是一个独立的厢式小货车,运送毛料所需费用将近一百万。

半下午后的时间,燕少和小萝莉逛商场购买了一大堆面包、火腿肠、饼干、泡面等的干粮,还买了米,盐、五香粉等等配料。

到傍晚,乐小同学再次给杨土壕针炙,当天也是第八天针炙,晚上逛夜市时运气好,以三万的价格捡漏到一块散着浓郁灵气光、本身散着白光的重达十几斤应是块玻璃种白翡的暗料,回酒店后交托给杨土壕等明天上午帮发快递寄去首都。

第二天新历26日,农历二月初一,乐韵天刚亮,吃了早餐,退了住的房间,和燕帅哥打了车前往高黎贡去寻找植物。

杨炫送走小女孩,等到过了八点,将小女孩委托他办快递业务的石头送去快递点寄往京城,然后自己才安安心心的去继续满世界淘料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