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八章 追上了/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燕帅哥下树的时候,乐韵从大背包里往外掏东西,当听到燕人征询自己的意见,露出比狐狸还奸诈的笑容:“先让他们跟着玩山游水,等我们找到远离人迹,适合扎营夜宿的地方再割小尾巴。”

小萝莉的语气轻快,然而,燕行莫明的感觉到了阴森感,不用大脑思考,用膝盖想他也能猜到小萝莉的潜意思,她的意思是白天收割小尾巴的小命难免弄出些动静,有可能被人察觉,并不太安全,等到傍晚或夜晚,哪怕在山里做工的人都收工了,想怎么收拾小渣渣都可以。

最重要的就是找到了适合扎营的地方,干掉了小尾巴们,她做解剖实验也不用担心血腥味引来猎狗,晚上做焚尸来迹的工作也不怕别人看见火光。

猜到小萝莉想做什么,燕行后背心凉了凉,那些意图跟踪暗杀的小渣渣们惹毛他倒没什么,顶多让他们丢条小命,惹火小萝莉,令小魔头生出杀机,渣人贱人们的下场真的好可怜。

默默的,他为即将倒霉的可怜蛋们掬了一把同情的汗,嗯,他就说说,绝对不会大发善心饶恕人渣的,敢跑来破坏他和小萝莉出游的好心情,就必须要承担得起受惩罚的后果。

看到小萝莉在往掏东西,他凑近去观看,小萝莉从塞进大背包里的小背包里摸出几只小瓶子,一包装有三四颗药丸子的小袋子,小萝莉想干吗?

他觉得小萝莉可能想玩毒,又觉得可能是用来防有毒虫蛇的药,毕竟Y南省气候温暖,一年四季都有蛇虫活动,连一般人都知在山里行走要带点防虫防防蛇的药,小萝莉是学医的,肯定比其他们更懂得如何防护。

纵使有所猜测,燕行也没问长问短的问十万个为什么,老实安静的当个旁观的美男子。

找出需要用的药,乐韵将瓶子丸子袋用一只在瑞市逛街淘来的少数民族手工织成的布袋子装起来,先脱掉外套,将包背在外套和里面的T恤衫之间以保护它不受潮,同时也另换一件防水的冲锋衣。

热带树林里潮湿,上午湿气没有蒸发,到处是水迹,穿迷彩服在树林里跑容易浸湿衣服,至于刚进山时则因村人有放牧,村民也有打柴,外围树木稀疏,还有牛羊踩出的路,穿迷彩服也可。

初春,山里寒气大,都穿两件衣服,但是,当小萝莉要换衣服时,燕行还是很绅士的转过背,就算小萝莉心大不担心他猥琐,他现在也不敢看她换衣服,怕看到她那火爆的好身材忍不住又心猿意马,生出不该有的生理反应。

穿好冲锋衣,戴上能遮太阳的旅行帽,拿出小锄刀,做好了准备,乐韵背上背包,一手柴刀一手小锄头,雄纠纠的出发。

燕行也拿出自己携带的柴刀,背着行李包,屁颠屁颠的跟在小萝莉后面走,遇到有阻挡路的荆棘就砍一砍。

两人沿砍了牛羊行走的路走一段,从地势比较平坦的地方向山侧岭的方向横向走,当没了牛羊路,自己踩出一条路。

为了让后面的小渣渣们能跟上来,燕少特别有良心的故意在走过的地方砍倒些草呀小树呀,留下崭新的痕迹,方便人跟踪。

行走了约两三里,连山羊活动过的痕迹都没了,乐韵在忍了N久的手之手,终于不再忍,看到中意的药材就采挖、剪枝或摘掐鲜嫩的枝藤。

在燕少和乐小同学从侦察完敌情向树林里出发时,走向山岭的三个小灰点也找到了有有人刚踩踏过痕迹的路朝山岭里进行,很快也隐入树林里。

三个有都是黑色冲锋衣,背着轻便背包,外形看也像是旅行者,而三人都是三十岁左右的青年,一个留小平头,两个留三七短发型,眼神带着丝丝凶悍。

沿着被扫落了露水的羊肠小道走进树林,三青年且走且观察,时不时听听声响,隐约听到对面山岭里传来女生的喊叫声,最清晰的一句是“混球,你吓跑它了”,之后大概是说话的人生气了,再没听到说话声。

透过杂木和茅草,依稀能看见对面山岭间的树木,却看不到人,三人略作停留,沿着没了露水的路一路慢行,到要走山谷时停留了好久,侦察过四下无人才穿越山谷。

到对面的山岭,再往上爬,沿着人踩过的新痕迹一路找到了钻往深山树林而去的路线,三青年作暂停,四下寻找过没有其他踩踏的痕迹才继续追。

钻进树木明显比较浓密的地方,三人才看到偶尔有新挖出的小泥坑,还有被掐去一截的某些植物枝条。

青年们对视一眼,行动缓慢,不喧哗,不疾行,且行且听音辩声,就那么一路跟随,离有人迹的地方愈行愈远。

一路往深山钻的燕行,跟在小萝莉背后尽职尽现的当搬运工,小萝莉采摘到药材拿不下就交给他负责,他最初是一手抓药材一手柴刀,随着药材增加,手里抓不下就拿编织袋装,变成一手抱药材一手柴刀。

小萝莉人小个矮,很多地方一蹲身,一弯腰就过去了,燕少人高马大的,弯两下腰都钻不过,他还需要绕路或砍一下树枝藤蔓,因而哪怕他只管走路,小萝莉这里挖一锄,那里打探几眼,她仍然不需要他等他,总是跑在前面。

走走停停,绕绕弯弯,兜上蹿下,两人有时攀爬过悬崖,有时绕过峭壁,都是没规律的移动。

行走到近中午,一大一少的两青年男女又停下,像猴儿似的抓着树呀藤呀攀爬过一座峭壁,寻找到隐蔽点,爬上一棵大树,坐在树枝间,好整以暇的侦察敌情。

燕行坐在树的左侧,右手抱住树,乐韵坐在树的右边,晁着小脚丫,咧着小嘴笑嘻嘻的透过枝叶缝东张西望。

两人坐着等了约半个钟,便见三个小点出现在远方树林里的一片荒草区域,从他们的角度能看到人,别人想看他们根本找不着。

“还没死心,看来雇主开的价钱极高。”乐韵摸着小下巴,笑得一团雅气,眼睛里跳跃的则是一片火焰。

她给过小尾巴机会了的,这一路乱兜圈子,还故意在几个地方绕了几圈,留有大部分都认识的药草的残枝败叶,如果那仨哥们有一点良心,不谋害行医之人,中途就此知难而退,那么,本着天有好生之德的仁德之心,她也就网开一面,饶他们一次。

然而,她有好生之心,那三小尾巴并没有,一路紧咬着不放弃,说明真的有非害人不可的决心,既然那样,那么她宰起人来也不用良心不安。

有人送上门来作死,她是不介意宰几个试试手的。

很久以前的世界是强食弱肉,如今虽然是和平世界,背后同样仍是弱肉强食,就连国与国之间都是弱国在遭受了强国欺辱,人与人之间的争斗更是家掌便饭,有人想对她动手,她很爱惜小命,所以没准备以德报怨,更不会坐以待毙。

“雇主开的价不高,他们也就不会出现在这里了。”燕行并不惊奇,能让人追到外省,说明那位幕后雇主视小萝莉为肉中钉,下了必杀决心,下了大本钱,可能还动用了许多人脉关系,所以才能查到小萝莉没在京都到了Y南省边城。

“他们那么尽职,我也就放心了。”乐韵露出阴险的笑容,抓住树杆,灵活的向树下哧溜。

燕行看着小萝莉下树,那灵巧的小身影特别的潇洒,也特别的刺激人的心脏,他看一次就热血沸腾一次,每次都需要以铁血手腕镇压自己的情绪,他还是百看不腻,也甘情愿的被自己折腾。

看小萝莉成功下树,又一次浑身烫热,他强自平定气息,压抑着自己的欲念,慢吞吞的往树下挪。

乐韵爬下树站一边等燕人,等他慢条斯理的爬下来,从藏在冲锋衣底下的布袋子取出一颗药丸子,递给挪向自己的帅哥:“燕人,你吃了这个先走。”

“你想亲自动手?”燕行接过药丸子才问,小萝莉该不会是想支开他,然而守在这里,愉快的来个一夫当关,来一个干掉一个吧?

“哪可能就这样便宜他们,必须让他们继续跟着跑啊,等我不想玩了才能结束捉迷藏游戏。”乐韵欢快的摸出一只小瓶子,冲着帅哥晃一晃,笑得小嘴巴都快咧耳后根去了:“我寒假折腾出几样药粉,还没试验效果,拿三个小尾巴试试成果,这里面有一种药材跟你身体内的毒素相冲,你吃颗药丸子,先避远点,以免无辜躺枪。”

“嗯,好。”小萝莉笑得跟狐狸似的阴险,燕行忍不住心头痒痒的,想摸她的小脑袋,怕她把毒送给自己,他忍住手,无条件的同意她让他先走的决定,将药丸子塞进嘴里,再去背背包。

拿起行李,又问:“小萝莉,往哪个方向走?”

“往哪都行,不过,如果有风刮来,可能会往上,还是横向走安全点儿。”

“好的,我在前面点等你。”燕行抱起编织袋,利落的走向树林。

看燕帅哥走了几米远,乐韵拿着小瓶子,溜到崖边,将药往下撒,这个地方是唯一能翻越崖的地方,也是小尾巴们想要跟上来的必经之地,最适合做坏事装机关。

药粉无味,撒到山崖石壁、苔藓上、树叶藤条上跟树化粉末似的树粉差不多,除非同样是玩药的行家,否则谁看见了也不会怀疑。

乐韵愉快的往下撒药粉,撒得几个地方都有药末了,收起小瓶子,背上行李,撒欢似的追赶燕人,她速度快,很快追上燕帅哥。

小萝莉追上来,抓着小锄头,又跟没人事的挑挑拣拣的挑选药材,燕行好奇的找话聊:“小萝莉,你刚才送小尾巴们的是什么类型的好药?”

“一种适合追踪行迹的追魂香,只要沾上皮肤就能经久不散,还能让体味变得更活跃些。”

“……”燕行嘴角抽搐了一下,小萝莉的意思是让人身上汗味变重,然后她大概就能闻味识人。

他正想问问药效能保持多久,又听到小萝莉清脆的、甜甜的笑语:“还有件事我也得说明一下,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一拨小尾巴应该不是我发现被盯梢的那一拨。”

“噫,你是说还有一拨人?”燕行顿时严肃认真起来,后面跟着的三个小尾巴,明显不是顶级类的职业杀手,如果这一拨不是小萝莉有所察觉的那一拨,说明这一拨可能是冲锋陷阵的马前卒,真正的大招放在后面。

“不确定,反正感觉不同,这一拨人跟得这么紧,我都没有被窥视的感觉,在盈县我们进第一个毛料交易市场时,我察觉被盯视的感觉很强烈,之后到第二个第三个交易市场都能感觉到,没法判别人家在哪方,那种被盯着的透视感却是真实的,当然说不定是有人见我砸钱砸得很爽快,以为我是富二代,见财起义,想打劫我也不一定。”

乐韵满不在乎的有话就说,她才不怕呢,不管明枪暗箭,反正怕是没用的,不管是啥,自己小心着就是了,不可能感觉有人窥视自己就缩手缩脚的当缩头乌龟。

燕行沉了沉眼,能被小萝莉察觉得到被窥视又找不到方位和可疑人物,大概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当时有狙击手通过红外线定位仪一类的东西瞄准了她,让她的潜意识意识到了危险,所以有被盯视的感觉;

第二种应该是其他特殊领域的人在暗中窥视她,特殊领哉的人有很多,比如国外的吸血鬼、古曼童、降头师等,也有有特别能力的异能人士;国内的有巫师、风水师们的小鬼兵等,也有像隐世门派的高人,如果隐世门派的高人暗中跟踪小萝莉,以其修为,自然很容易藏身暗处不被发觉。

燕行私心里希望是第一种,以小萝莉的超强感应,如果察觉有危胁感还可能反应过来,如果是第二种就比较棘手。

“小萝莉,有什么不妙感觉记得告诉我一声。”目前无法窥知究竟是还有没其他人暗中盯梢,他只能依小萝莉的直觉来做判断依据,再随机应变。

“嗯嗯,我省得。”乐韵答得干脆,燕帅哥就是当保镖的,有危胁到安全的事当然交给他解决,她只管寻找用作药种的药类就好。

因为后面有小尾巴,她挖药也只挖撞到眼前的,不会跑太远,就那么开开心心的把小尾巴们往可能让他们一去不归的路上带。

邻近邻国的边城都是热带雨林类的树林,丛林茂密,跟着痕迹兜转的三个青年,因总在密林里打转,头发和背包都湿了,当走出一片茂林,到一片草甸上终于能晒到太阳,仨人跑到树林边能隐身的地方,忍不住停留,贪婪的享受阳光的照晒以驱身上的湿气。

“平哥,你说他们究竟要去哪,我都快被绕晕了。”留三七分短发型的青年摸着头上的水渍,有些气喘,也不知前面那两人究竟是吃了什么,精神那么好,满山乱绕,叫人怎么追都没追上,哪怕他们不是大城市里养尊处优的少爷们也快累死了。

“谁知道他们要去哪,不用急,反正到傍晚他们总会停的。”平头哥抹了把脸上的细汗,心里也早把那两人骂了狗血喷头,那两家伙怎么跑得比兔子还快,有时明明听到说话声,总是一转儿又找半天都找不到去了哪,如果他们一直跟着,都怀疑见鬼了。

“平哥,要不我们先吃点东西?”

“不吃了,省点干粮。”

平头哥并没有再晒太阳,再次招呼两兄弟继续寻找人走过留下的痕迹,东寻西找的找了好久的时间,终于到达峭壁之下。

看着被踩倒的苔藓,以及那被抓踩过的石壁和树藤,三青年脸色极为阴森,又是石壁!

那两该死的就不能选条好点的路走?

那两人好似猴子似的,攀岩越岭都不在话,害得他们一路跟着爬了不下三处陡峭石壁,因潮湿路滑,都有挨摔。

就算心中积了一肚子气,平头哥也忍了,看在巨额报酬的份上,这点苦忍忍就过去了,只要让那人永远留在Y南的山岭里,他们转身就能变成有房有车的有钱人。

侦察过地形与情况,确定那两人早不知走了多远,仨人也没敢大声说话,歇了口气,小心的攀爬陡壁。

抓着树藤攀爬之际,每个人身上都粘到了从树呀藤呀上洒落的粉末,有些落在脸上有些落脖子里,有些洒手背上,还险些弄到眼睛里去。

仨青年爬上峭壁才有空拍打身上的树粉,再侧耳倾听,隐约间听到人说话的声音已相距很远很远,他们只得再次沿路跟进。

渐行渐进,热带树林里的光线也越来越暗,当日落西山头,树林里已几乎不见光线。

仨青年沿着痕迹追啊追,追到太阳完全落山后,爬上一片山坡,终于追到目标——他们到近狭谷的地方,在一个地方扎了营,已经生了火,能看到炊烟。

青年们遥望下方约三里左右升起的烟,安心的坐下喘气,终于追上了啊,现在就等夜晚来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