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一章 你是不是讨厌我/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萝莉提溜一个渣渣翻来覆去的观察,燕行心头也舒畅,主动申请当打杂工:“要不要我帮忙?”

“目前不要,等我做完实验,提取了有价值的材料,你帮焚尸灭迹就行,我做这个实验可能要在这里呆两三天,到时白天我去挖药材,你还要帮守营。”

燕行“哦”了一声,以前哪次不是留他熬药?他的工作还是没变化嘛。

“明天情况特殊,你可以出山玩耍,给你太姥姥家打电话,或者去找个地方吃一顿。”乐韵没听到爽快回应,再附加一句。

“不用了,我出来时给向阳,我外公和太姥姥打过电话,说我出任务了,他们都知道我不在京城,不会给我打电话的。”燕行直接谢绝,他才不要跑山外去,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去吃山珍海味不如跟小萝莉在山里吃野菜。

“生日不去吃好吃的,你想吃粥咽野菜呀。”

“要不,你回去后做顿面皮荷叶烧鸡给我吃,当补偿我?”

“好吧,这个可以,你记得不要惹我生气啊,你惹我发火,我不开心,说不定又会扣掉你的大餐。”

“哪有老扣份子的。”燕行咕咙,老拿扣份子的事来威胁他的小萝莉一点不可爱,能不能换个威胁方式?

“你不老跑去蹭饭就不会扣你份子嘛。”

“可是,不去你那里蹭吃的,我没地方可去啊。”

“……”乐韵突然无词了,她怎么就听出燕帅哥很失落呢?停顿一秒,驳回去:“你可以去你太姥姥家,你舅姥爷家,舅舅家,哥哥姐姐们家,还有柳帅哥家,还可以跟柳帅哥去他心上人家。”

“向阳去他心上人家,我跑去算什么,当电灯泡也不是那样当的。”燕行直撇嘴角,哪有建议人去当电灯泡的嘛。

“还有古武家族的人家都跟你称兄道弟,你去人家肯定举双手双脚欢迎,实在闲着没事还可以回赵家去给你家的那几位渣渣添添堵,对了,”乐韵说着又笑了起来:“去年放寒假前,我把你爹那只渣渣给打得手骨折,赵渣渣有没找你算帐?”

说到家里的破事儿,燕行脸又黑了:“他们找不着我,我一直关机中,对了,小萝莉,我生父那只禽兽有没占到你便宜?那天出现的三只都不是好鸟,占了你便宜,你尽管往死里整,他从来没把我当儿子的,你也不用给我面子给那些家伙颜面。”

燕帅哥说自己的亲血爷爷和生父不是好鸟,可见他对那父子俩有多失望,失望是一天一天累积起来,想必赵家是做尽了让燕帅哥失望的事,所以他心冷了,才对亲爷亲爸不抱任何依念,乐韵只有为那两人同情的份,那两只眼睛一定是被屎糊了吧,所以放着那么好的燕行不珍惜,偏偏宠护着一个扶不上墙的烂泥巴。

“赵渣渣爪子碰到我胸,我没客气的就教训了一顿,下次见到人,我再教训他一顿,揍人渣,我最拿手。”

“嗯嗯,你尽管揍,怎么开心就怎么揍。目前你可能揍不着,他们父子俩进了局子,预计起码也要五月底才可能释放。”

“唔,进局子喝茶去了?简直大快人心,这下小流氓肯定有苦头吃啦,等放出来时别忘了告诉我,我再去偶遇一次,非得整治得他们到害怕的地步,免得他们老跑学校去找我和晁哥哥套近乎。”

燕行唇角弯弯,愉快的同意,有个小萝莉愿意去揍人,再好不过了。

乐韵一边说话一边研究青竹帮的爪牙,观测一阵,对他的脑部神经心中有数,再跟杨土壕的身体健康程度一对比,也对自己的实验步骤有了底儿。

定下腹案,将青年保持坐姿,一手扶着,一手握拳,向前一捶,拳头击打在青年左耳上方近脑顶的地方,如果有扫描仪器必然能发现她的那一拳所击中的地方与杨土壕脑顶所受伤的地方是同一个位置。

击打青年一拳,乐韵再次用眼睛X射线功能盯着观察,那一拳之力击得青年在大脑受撞击后数处神经瞬间出现受损状,引发了一系列的变化。

等几分钟又捶一拳,然后再捶一拳,收集到自己想要的数据反馈,她再击打青年后脑,连击三拳,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将人丢下。

她脚底抹油似的跑到放包的地方,找出针套又跑回实验品旁,提起一只坏蛋,取针扎他脑袋,给他扎得十几针又点他后背几下,等十几分钟再收针,再给第三人头和脸上扎针,十几分钟后再收针。

放好用过的银针,收起皮革,伸出纤纤玉手戳人的穴道,封了三渣渣的哑穴,又点他们的睡穴,免得他们半夜醒来乱喊乱动。

将人整顿好,苦闷的皱眉:“真是的,为了实验品不至于出现意外,我还得让出我的帐蓬,太教人伤心了。”

心情不好,踹了脚边的青年一脚,乐韵不甘不愿的弯腰,挟起一个人送去自己帐蓬。

燕行听到小萝莉咕嚷声暗中偷乐,小萝莉让渣渣住她的帐蓬,她没地方睡,可以住他帐蓬嘛,忍着喜悦,赶紧的跑过去,挟抱起两渣渣,快速送去给小萝莉。

乐韵将一个渣提进自己的帐蓬,想想觉得有点亏,将垫子拿开,让渣躺帐蓬底的布面上,更接地气些。

听到声响,知道是燕帅哥当搬运工将货物送来,出去接手将人全丢帐蓬里躺成排,再钻出帐蓬。

“小萝莉,你的帐蓬要关小渣渣们,你跟我一起挤挤,我帐蓬宽,住的下。”看到嘟着唇的小萝莉,燕行友好的提建议。

“孤男寡女的住一个帐蓬不好,我有睡袋,睡外面就行了。”

“外面潮湿,容易受寒,”燕行垂下眉:“你忘了我是什么人了?你还是个小孩子,我哪敢对你做什么猥琐事吗?”

“哼哼,你忘了你在神农山做了什么?万一你半夜又把我当男孩子,我岂不太亏了。”

“……”提及当初的误会,燕行脸一阵发烫,梗着脖子解释:“那次是因为任务需要,都说了是意外,我要是知道你是女孩子,打死我我也不会那样做啊。”

“男孩子就可以?”

“按理男孩子也不可以,不过当时情况特殊,我又不能透露身份让人知道有军人在山中执行任务,怕泄密情况被间谍们知道,所以只能采取特别手段,我觉得吧,男人被男人亲一口也没什么损失啊。”

“你有男同倾向?该不会是同性恋吧?”乐韵悠悠的吐出一句,迈着小八字步子晃向火堆,那背影特别的嘚瑟。

男同,同性恋?

小萝莉语不惊人死不休,燕行呆了呆,他……他有男同倾向?不可能啊,部队那么多帅哥,勇猛的,粗犷、温和的,阳光的,清秀的,热情的,冷艳的,沉稳的,幼稚的,娘娘腔的,脾气火爆的,肌肉型的,各种型的男儿应有尽有,他看着从没有冲动啊,也没有面红心跳的感觉。

而且,他看着男人跟男人光着身搂在一起觉得很恶心,这样的心态,完全是正常的,不可能是男同吧?

对女人……燕行沉思,他对男人没兴趣,对美貌妖娆的女青年好像也完全没冲动,唯一让他能有生理反应的只有……小萝莉。

对男人没有喜爱心情,对女人也没有冲动,他难不成是怪物?或者,因为身体功能有些特殊,他也点病态心理?

又或者,他对其他男人们没反应,也不钟情女人,更没有恋童癖,是性无能不成?

想啊想啊,燕行顿时惊悚了,揣着纠结的心,跟着小萝莉走到火堆边,坐下后,脑子里还是一片混,纠结半晌,忐忑不安的请教小萝莉:“小萝莉,我对男人没什么爱恋感,对女人也没有特别的想法,该不会是无能吧?”

“对男人没有特别感觉,那就不是男同,对女人没特别想法,那是因为没碰到磁场相吸的对象,是不是无能,等你找到让你热血沸腾的女人试试就知道了,以后这种问题别问我,再拿这种破问题来问我,打死你,打不死,扎你几针,让你终生不举。”一个大男人跟她一个女孩子讨厌那种问题,羞不羞啊?

“别,我就问问,不问你,我没人可问嘛。”燕行后背一凉,并拢腿,免得小萝莉发火飞脚踹自己裆部。

乐韵没理他,收拾好背包,拿防水布出来,再拿过睡袋开拉链,整理袋子。

“小萝莉,你不愿跟我睡一个帐蓬,你去睡,我抱睡袋睡外面。”小萝莉搬出睡袋,没有要去睡帐蓬的意思,燕行哪放心让一个小女孩在外露宿,决定委屈自己。

“不用,你去睡你的,我有睡袋。”

“小萝莉,你是不是……很讨厌我?”

燕帅哥语气低落失望,想到他一身毒,亲生父亲又是那样的人渣,他也是个敏感的人,很难对人敞开心菲,对她从没来有恶意隐瞒什么,还让她知道了他的一些秘密和痛苦,乐韵不忍心他乱猜造成心里难过,解释原因:“我不讨厌你,讨厌你的话会觉得碜眼,早把你弄晕丢山外,哪会容许你跟着我知道我采药的路线,我只是不太习惯跟不特别亲的人太接近。”

“不讨厌我,你怎么宁愿挨冻露宿野外也不愿去帐蓬睡?我又不是我生父继弟那样的禽兽,不会做伤害你的事。其实,你还是很讨厌我的吧,怕伤我军人的自尊才说不讨厌我。”燕行垂着眼,龙目里藏着黯然,小萝莉必定是讨厌他的,如果不是因为他是军人,她一定不会让他跟随满山跑。

“……”乐韵磨牙,那家伙怎么跟木头似的,还钻牛角尖?气恨恨的咬咬牙,折好防水布,抱着睡袋,提起背包就走。

燕行眼里浮出问号,小萝莉发火了?

他盯着小萝莉,以为她不想挨着他要远离他,却发现她提起背包直奔他的帐蓬,他懵懵的,当时没反应过来,看着那个小背影钻进帐蓬,他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小萝莉是想告诉他真的没讨厌他吧?

忽然间,他有些惊喜交加,他只是想激一激她,看看小萝莉是不是讨厌他的成分多一些,没想到小萝莉的答案是否定的。

不期然的,他想起王玉璇说过的话,她说他是块木头,跟他相处太累心,如果不是因为从小一起长大,她才不会跟他做朋友。

他也反省过是不是他情商真的很低,很木纳,很让人讨厌?如今一试,小萝莉没废话,用行动告诉他说他这个人其实不招人讨厌。

有喜悦涌上心头,燕行黯然的心情一秒云散雾开,欢喜的跳起来,用一些生树杆围在火堆四周,提起自己的背包冲向帐蓬,在外面还停了一下,然后才轻手轻脚的爬进去。

帐蓬里,小萝莉将她的背包放在最里面的一角,在靠里的一边铺好了睡袋,人则摆出打坐的姿势。

瞅着小心翼翼爬进帐蓬的帅哥,鸠占鹊巢的乐韵,占了地盘还凶巴巴的瞪人:“你睡外边,我睡里边,晚上你敢踹我或者抢我地盘,一脚送你河里去洗澡。”。

“嗯,我睡觉很老实的,保证不抢你的地盘。”燕行心头狂喜,小萝莉不仅愿意住他的帐蓬,还愿意跟他一起住,说明很信任他。

抑住快要冲出胸腔的激动,他一本正经的脱掉鞋子,麻利的解下系背包侧的睡袋铺平整,自己也坐在睡袋上盘好膝,摆出打坐姿势。

乐韵瞄瞄那尊比男观音相还俊美的假佛,撇撇嘴角,燕帅哥还真是笨,他明明可以躺着修炼,却要学她打坐,有福不会享啊。

她也不提醒他,微微睑眼,静心打坐。

小萝莉放轻呼吸,燕行也合目入定,修炼运功一个大周天,从禅定中回神,发现小萝莉宝相庄严,犹如观音一样的慈眉善眼,生恐惊动她,坐着没动,又等了足足半个钟,小萝莉醒来,瞪他一眼,钻进睡袋睡觉,他也飞快的爬进自己的大睡袋,躺成一只蚕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