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四章 守护龙醒了/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以农为本的农民,一年四季基本都有活,正月下旬,乡下种田地的人家便开始梨田、整地,到二月初要播早稻种谷、育培红薯种苗、种玉米等。

周哥在正月下旬便忙起来,给所有田放水浸泡,运肥料到田里,翻耕农田,都是用机器耕田,倒也不怎么累人,如果不用搬运家用肥,一天就能全部翻耕完第一遍,耕了第一遍田浸在水里,等快要插田时再整一遍就能插秧。

周哥早出晚归,不声不响的干活,周嫂也不知自家男人在干什么,反正不用她去干活,她也乐得不问。

到二月初,周哥撒了谷种,他又如以前种着乐家的田那般,拿乐家的那块大田作秧田,把自家的谷种和乐家需要撒的谷种撒一块儿。

播了谷种,再整理地,等天气好育红薯种苗,下玉米种。

周嫂在周哥撒了谷种后某一天去地里,经过自家种秧田的那块田发现空空如也,问周哥谷种撒在哪才知周家又跟乐家合撒秧,她知道是周哥为了让他妹子和妹夫安心休养所以才帮着把乐家的谷种也一起撒了,心里有气,偏偏火不得,她要敢说三道四,村人都会说她小家子气。

立春之后,接二连三的有冷空气南下,南方的气温一直居低不升,许多地区都是阴雨绵绵,丝毫没有回暖的迹像。

E北也处于阴雨或冷寒中,天气一直不见好,因此,红薯种迟迟不能下地,人们都在盼着天气好转。

北方在立春后反而缓慢回暖,二月之初,迎春、木棉、杏桃李子都有蓄势发花的趋势,天气也是阴晴各有,达到平衡状。

首都的气温也回暖,人们隐隐有踏春赏光之热。

首都各高校的学生们进入开学后的第二周,也基本从假期的悠闲状态转变为奋发向上状态。

开学之初期,美少年会长很忙,每天除了自己拟定的学习计划,还有学生会的事,团支部和国防生们支部的事,都没多少时间喘气儿。

纵使再忙,他还是匀出时间帮自家那只不钻哪个山里快活去了的可爱小萝莉妹妹关注她的快递进程。

开学第一周,因学生们刚返校,过年前的一些包裹都积压着,快递工作人员都忙不过来,第一周时,美少年没收到快递通知,到周末才开始收到通知,他干脆让快递营业站工作人员帮留着,等积攒多一点一起去取。

当到第二周,得,那快递一件接一件的涌至,积了很多,美少年都不好意思了,周四中午,呼朋引伴,带了一帮小伙伴们去帮提取快递。

李少、才部长、陈同学以及美少年同宿舍的三只帅学霸欣然前往,组成一支搬运小分队,开了三部车。

陈书渊同学开学时在忙搬去协大的事而常常不见人影,如今就等协大毕业生毕业搬离宿舍,他便搬往协大,现在在青大的时间也越来越少,当天在学校,听说要帮小萝莉取快递,他是自告奋通的当苦工。

七位学霸们有帅气英俊的外表,贵气浑然天成的气质,当杀到快递站瞬间成为焦点,引得在取快递的女生面红心跳,恨不得多生双眼睛好欣赏美男帅哥。

男生们心里吃味,却也放心,那几位学霸都没有要找女朋友的意思,不会跟他们抢女生,所以不是情敌。

男生女生们认得美少年晁会长,特别谦让的让晁会长和学生会的几位学霸们先取快递。

美少年亲和温润的感谢一番,领受好意,拿出一份打印出来的快递单号表和手机收到的通知,给工作人员们看着找包裹。

看着那份单子,快递工作站的人都懵了,长长的一份单,起码有二十份包裹!

“晁会长,共有多少份快递?”工作人员差不多都认得晁会长,抹了把冷汗,随口问了一句。

“加上年前积压的,共有三十六份。”美少年温柔的微笑。

“我的天!”

“我的妈啊!”

“学霸就是不一样,连快递都这么猛。”

晁同学报了数目,到处都是惊呼声,李少等人也一秒变懵呆脸,过了两秒,李少一把摁住发小的肩:“小晁,晁少,你什么时候变逛物狂了?三十六份快递,你是想把快递站给包场了咩?”

“大李,你是绅士美男子,大呼小叫成何体统。”晁宇博将肩上的爪子拍开,整整风衣,淡雅如莲般的解释:“这不是我的包裹,全是我妹妹的快递,有九份是来自国外的春节礼物,其他的一些来自我妹妹家里或外省,你再这么毛毛燥燥,药膳就别想吃了。”

“唔,我没有毛燥,我明明这么彬彬有礼。”李宇博一秒变风度翩翩的好少年,脸上漾荡出醉人的笑容:“小晁,小萝莉的快递里有好吃的是吧?”

“去去,大李,你一边去。”大才子和邓同学不客气的将李少给拉开,李少一定是脑袋进风了,所以傻傻的明知故问。

被扒拉开,李少并不介意,笑容朗朗,呜,等了这么多天,终于要有吃的了啊。

晁同学透露出有吃的,陈同学等学霸那是翘首期盼,就等着工作人员们找包裹,那眼神那叫个热切,当看到快递哥们抱出来一只箱子,立马就有人抢上去接手。

工作人员也被晁会长报的快单数目给惊得小心脏都抖了抖,默默的去找快递,因为积了很多份,有些都是放在一堆,所以比较好找,快递有晁会长的名字,也有乐韵的名字。

他们抱出快递,由李少等人就去接了,让美少年对单,每领取一份在对应的单子上打个勾,免得落掉哪一个。

取了七八个快递,工作人们相继抱出或抬出木条钉成的方形架件,还有用行李箱装的包裹,都挺重。

学霸们帮抬着装车,偶尔抽空看看快递单,发现大件的包裹都是来自Y南省,他们便知是小萝莉跑Y南省去了,个个心照不宣,谁也没嚷嚷。

快递一份一份被送出来,大件小件,精巧包装的,箱装的,纸箱包装的,以致学霸们的三部车子里都塞有物品,等三十六份包裹全取齐,学霸们累得满头是汗,看着差点占了座位的箱包,个个内心狂吐槽,小萝莉那个土壕,究竟买了什么?

提取所有快递,美少年对工作人员表示深度感谢,收起纸页,贵气万方的走回自己的爱车,带着小伙伴们开着车拉着快递回宿舍,留下一堆还有点回不过神儿来的男女们面面相觑。

回到学霸楼,七帅美小青年们下车,又搬东西上四楼,搬了三几趟,累得腰酸背疼,气喘吁吁。

“好了,其他的先放一放,留着傍晚回来再搬吧,我们回宿舍吃饭去。”看到小伙伴们都快累成狗也没喊累,美少年笑着从自己车里抱出两个纸箱子:“快来帮忙,这是好吃的。”

“嗷-”累成汗牛的六只学霸瞬间跟打了鸡血似的,冲过去抢着搬箱子,只有最快的何新泽同学和陈同学抢到了,抱着箱子就跑。

没抢到药膳箱子的几个学霸唉声叹气一回,锁好车,直奔美少年宿舍,一帮小伙伴们一窝蜂似的涌进宿舍,关门,洗锅加水接电源,拆了箱子,拎出煎饼花卷、饺子、小包子去加热,撕开一袋自制烤肉,打开电磁炉,拿着放上面加热。

学霸们边加热边吃,小萝莉自制的烤肉,又香又辣,口味独特,吃得特别的过瘾。

等饺子煎饼和小包子出锅,学霸们化作恶狼,凶残的抢食,吃饱了,抹着嘴,巴啦巴啦的赞美美少年和小萝莉,再抢去收拾餐具。

心情美丽,力气满满,一群小伙伴休息一阵又跑去搬快递上楼,愣是将所有箱包全给运至四楼小萝莉宿舍,然后帅学霸们拍拍屁股,兴高采烈的洗个澡,欢欢乐乐安安心心的去上课。

当美少年和小伙伴们在帮提取快递时,乐小同学还在赶往高黎贡的路上,她和燕少2号才起程,翻过一座山岭,找到人村居地的路,叫车送往高黎贡主要区域。

她们在路上找到县级地做补给,重新购一顶帐蓬,带足干粮和储备粮,于傍晚才赶到保护区的一个进山路口的附近,选找民居住宿,3号办理手续才进保护区。

为了保护高黎贡内的环境不受破坏,划出了一片自然生态保护区,外来游客要进保护区都须必理通行手续,可以登山、观光、徒行穿越,但不得打猎、做商业活动等等,就算是科研人员也需要办理相关手续才能入内。

燕少就算换了张脸,做戏做全套,他也有相应的证件,有部队的证件想进保护区地域内的再容易不过。

办理到在保护区内自由通行的许可手续,酷酷的燕少陪着小萝莉以游客的身份进保护区域的高黎贡山脉,小女生选的路线是高黎贡主要山脉的独龙江那一片山脉。

进入受保护的山脉区域,乐小同学与燕少先是步行,然后进入独龙江之西那片大山脉的西侧山脉,由南往北而去。

三月的高黎贡立体气候明显,早晚冷,白天温暖,亚热带与温带热带气温的特性也明显,很多地方都已春意盎然,许多种植物怒放花朵以迎接春天。

进入大山脉内,乐韵没有见药材就挖,一直在忙着寻找稀缺的品种当种苗,遇到一些在其他地方比较少见又需要的药材才采挖部分,每遇到花朵却是次次不落,都要采摘些。

在山里且行且走,昼行夜宿,一连找了七天都没找着目标,从西侧山翻过山脉岭脊背到岭的东侧也即是江之西岸,在莽莽树林里寻找五天,当食物吃掉了近半,考虑要出山补给再另换路线时,乐韵终于找到苦苦寻觅的目标——龙魂草。

龙魂草,不是小说里说的那种草,却也是一种很古老的药草,传说是在龙族常年盘居的地方长出的一种药,据说是神龙鳞片脱落所化,每棵草的叶片后都藏着一条龙。

为了不耽误时间,乐韵很多时间让燕帅哥带着东西按划定的路线走,她则满山乱跑,然后她再去预定的地方与燕帅哥汇合,或者当采挖到一定数量的药材便让燕帅哥留下守着熬煮,她去找药,因此很多时候他和燕帅哥是分开行动的。

前两天挖到了些药材,昨天找到适合熬药的地方便扎营,当天是独自跨过大江,到了江之东岸碰运气。

龙魂草生长的地方是一座峭壁底下,也是峭壁上的一个台阶边缘,那里的地形也极为有讲究,石壁与地面相接镶的地方因有石板,不能长树,因而树木距峭壁有三四米远,树木枝条斜伸,差不多能碰到石壁。

峭壁距地约有一米高的地方有一个宽台阶,约有六七米那么长,有三两米宽,朝向东方,太阳升起时光能照到上方的石壁上。

石阶与山岭相接的左手方有个高约一米五左右、宽约一米有余的扁形岩洞,像张大口似的张着,一川薄薄的清流从岩洞里石板面上潺潺而出,顺着微微有点向倾的石阶向流淌,到石壁底下冲出一条沟,流进树林里便不见了。

岩洞周围长满了些苔藓类植物,龙魂草长在岩洞偏左距石阶约一米的地方,小草很不起眼,高约十公分,外形与普通茅草无二,只是叶片短一些,是碧绿色的,它生长的地方四周约有半米之内仅只有苔藓,也突显得它遗世独立。

龙魂草如果不弄伤叶茎,只有开花时才有独特的气味,没有气味散发出去,想找真的是难入登天。

她能找到地头,是因为到附近闻到了一点微弱的独特的香气才一路寻来,然后就是功夫不负有心人,总算让她给找着了。

看到它,乐韵想哭,为找它,她腿都快跑断了!吸口气,跳上石台,踩着光滑的石板面跑到岩洞旁欣赏小草。

大概是有小动物经过,弄得龙魂草的一片叶片折扭了一下,也因如此,才有微弱的气味逸出。

小草连同最嫩的叶片都算上只有十九片,顶端有个小小的花骨朵似的果子,呈蒸熟的糯米状。

龙魂草六十年长成一片叶,三百年以上才开花,九十九年育一朵花,百年开放,花朝开夕落,再以一年的时间结成果。

小草有十九片叶,证明有一千一百多年的岁龄。

看到龙魂草顶头的小果子,乐韵肉疼的叹气,她错过了它的花期!

龙魂草的果子最初是白色的,第二个月变黄,三个月变红,四个月变蓝,五个月变紫,六个月变黑,七个月变青,八个月变靓色,九个月变橙色,十个月金色,十一个月碧绿,十二个月再次转变白色,成熟时呈透明状,呈糯米色是即将要成熟的颜色。

龙魂草的花是解毒良药,它的果子则依颜色不同有不同功效,绿、白,紫、金、透明色解毒药,其他颜色时则是毒药。

按果子的颜色推测,它的花期应该是去年花朝节那天,据今快满一年。掐指算日子,当天应该是农历二月十八,也就是再有两天小草的果子生长期满一年。

乐韵失落的心情瞬间大好,等果子成熟,采摘下来再配以能找到的各种药材,可以化解燕帅哥一半的毒,如果是小草的花朵,再加她空间里那颗龙血树的花朵入药,那么一次就能解去帅哥身上的普通毒。

可惜,只是如果,空间里的龙血树年龄太古老,花期是千年一回,至今还没到花期。

当然,采摘下果子第一时间肯定不是入药,而是拿回空间当种子试种,看看能不能种植出来,如果能种植出来那是再好不过,如果种植不了,只能摘草叶给燕帅哥配药,至于小草,当然是不能挖的。

但凡灵药,总有它特别的喜好,有些物种离了原生长地就不能活,或者无法繁和,种子在空间种不活,说明小草挖回去种了也无法繁衍后代,因而为了不至于造成灭绝,只能让它在原地遗世独立。

观看一阵,乐韵戴上手套,轻轻的拿起一片草叶看后背脉络图,叶片后背的叶脉像一条蜿蜒盘旋的龙,龙首在叶尖,尾巴就是叶柄的杆。

查看过叶片,拿出电筒,趴到石板上朝岩洞里探望,按理,但凡灵药必有守护,龙魂草的守护是小龙,也即是蛇类。

她有闻到蛇类的气味,那守护的小龙应该就居于岩洞里,估计在冬眠中或者休眠,所以不知有不速之客来临。

乐小同学没准备跟守护小草的蛇搏杀,如果它清醒着,想跟它友好的聊聊天,讲讲道理,让它分自己一颗果子,她当然也不白拿,给它几颗药丸子作交换,或者拿空间里的一种石头跟它换。

如果非要一决高下才能拿走龙魂草叶或者果子,那么,她只好按生物界的强者为王的规则来,跟守护龙撕一架,谁赢谁摘果子。

她正拿电筒照着,猛的听到一阵哗啦水响,隐约看到两点绿幽幽的光,当即一蹦而起,哎妈哟,守护龙醒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