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五章 你好,龙兄/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东韵原本以为守护龙魂草的小龙冬眠了或是睡着了,没想到人家是在洞府里休息,闻声跃起后,将手里的柴刀丢回空间,两个蹦跳就跑到台阶一角,在远离龙魂草和岩洞的地方盘膝坐下。

但心有灵性的药草的守护动物们也必然是有灵性的生物,她主动远离龙魂草,手中不带凶器,以示自己的善意。

坐好了,又飞快的拿出一只装药丸子的袋子,乐韵倒出两颗药丸,非常友好又善意的等着跟守护龙聊天聊地。

最初,只听得轻微的哗啦水响,很快,岩洞里传来的“哗啦”声像海浪冲击焦石般的猛烈,从岩洞里淌出来的水流也时有是断,水速时快时缓,水质浑浊。

伴随着哗啦水响越来越大,一股带着点蛇腥气味的冷风从岩洞里呼啸着挤出,有种神话化的感觉。

不过片刻间,从岩洞晨溅起一阵水花,再之随着一阵急骤的水浪拍岸声,一条巨大的黑白蟒挟裹着一阵狂风腥雨从岩洞里蹿出,击打的石板面噼啪作响。

蹿出洞的是条黑底白花大蟒,腹部是黄白色,头有两个巴掌那么宽大,最细的蛇脖子处都有蛇口粗,蹿出的蛇身腰围有成年男性那么粗,那么粗的腰身几乎要塞满岩洞口。

大蟒两眼比龙眼还大,泛着绿光,约有三指宽的蛇信子一伸一吐,能伸吐的长度起码有两尺长,蛇头顶长着一个拳头大的肉瘤子。

巨蟒冲出洞,卷起的水溅得老高,像阵雨似的砸落,砸得噼喱啪啦一片响。

呼呼嗖嗖,黑白大蟒带着狂风冲出岩洞,并没有直接攻击闯入者,而是长身如风,向左一摆,立在了龙魂草的前面,先以头身为盾的挡住小草,然后尾巴那一截才继续从岩洞里向外卷动。

仅只眨眼间,蟒蛇便盘卷起一个圈,蛇身段还在往外来,蛇头立起约有二米来高,向下俯弯,朝着陌生的闯入者张开了血盆大口。

遥观洞口的乐韵,眼睛的X射线光一扫而去,瞬间便收获到一张透视图,内心滴出一滴冷汗,四百多年的蟒……蛟?

蟒蛇头顶的肉瘤不是病态瘤,而是藏着一颗珠子,那是蛇修炼而得的内丹,而且,肉瘤里还藏有肉角。

蛇五百年化蛟,千年化龙,守护龙魂草的蟒蛇修炼几百年,已在向朝蛟的路线进化,等五百年期满,应了劫,就能脱去蛇皮,进化成蛟。

一眼看出蟒蛇的年龄,乐韵冲着边蜷身边俯身朝自己飞来的蟒头露出灿烂亲切的笑容,非常友好的招呼:“龙兄,你好,先不要发怒,我不是来抢龙魂草的,天气如此美好,我们坐下谈谈心如何?”

E北地区农村老人说常说一些习俗,说修道的大蛇每修到一定年数便外出“讨兆”,就是讨吉兆,故意给人看到它,遇到人说“龙”,是大吉之兆,很快就能修得圆满得道;如果遇到人说它是“蛇”,那么讨兆失败,还得回去重新修炼。

老人们说让大蛇们讨到吉兆的人当蛇得道飞仙自己也会福贵平安,如果没有给蛇喜兆可能会生病或走霉运,也是跟“良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九月寒”差不多的意思,因此,农村老人们遇到蛇不叫蛇,叫它龙,遇到小蛇也常用小龙来代替。

在很小的时候,乐韵常听老人们讲那些神乎其神的传说与习俗,所以也果断的入乡随俗,遵守前人们的规矩,投其所好的称大蟒为“龙”。

黑白大蟒的速度极快,倾刻间脖子伸长了两三米长,距离盘膝坐着的人类相距大约二米远,闻听人类的声音,急骤前蹿的头骤然停住,张口的血盆大口悬在空中,那嘴里的粉红色肉膜清晰可见。

它吞吐了几下信子,嘴仍张得大大的,蛇身一段一段的从岩洞里爬出来,一下子又盘了两圈,尾梢仍还在岩洞里。

“龙兄,我真的没恶意,我要是偷药贼,早在你还没出洞府时扯了龙魂草就跑了,哪会等到现在。龙兄,有话好说是不是,咱们坐下谈谈。”

修行几百年的巨蟒是有灵性的,听得懂自己说话,乐韵更放心了,无视能闻到的血腥气味,很大方的将自己手里捧着的药丸子递出去:“龙兄,这是我自己制出来的丹药,也是解毒的,你闻闻,虽然不是龙魂草果子一样的功效,也不太差是不是?我自己会制药,犯不着为一颗果子跟你大打出手啊,你认为是不是这个理儿?龙兄修炼四百余年也不容易,离真正化龙之期不到百年,这个时期你犯杀戒,于你也没好处对不对?坐下谈谈,于龙兄也没有损失嘛。”

黑白大蟒“嘶嘶”伸吐两下信子,张开的血盆大口慢慢合上,支起的蛇身向下盘卷,头仍然竖起有一米多高,挡住龙魂草,最后一截蛇尾也终于露出,一圈一圈的盘起来,占地好几平方米,像个巨大的圆轱辘。

巨蟒头身盘在中心,支立起来,像截电线植似的,身上的鳞片如铁片紧密重叠,泛着冷光,那宠大的身躯极为吓人。

蟒蛟盘蜷起来并无攻击的动作,但是仍然警惕的护着龙魂草,那样子也表明随时会跟人撕架。

巨蟒果真友好的坐下来谈话,乐韵更有信心了,将手里的丹药抛了一个出去:“龙兄,这是我送你的见面礼,你尝尝,对你是不是有益。”

一颗黄白色的晶粒飞来,巨蟒脖子一伸,腥红的舌头一卷将药粒卷住,连吞咽的动作都没表现出来便把那粒药丸子给吞下肚,头又往前伸,离得人类更近一些,也把高度稍稍压低了些。

“龙兄不嫌弃,这一颗也送你。”巨大的蛇脑袋伸来,乐韵眉眼一弯,笑着将余下的一颗药丸子也抛出去。

巨蟒一伸脖子,又用舌头卷住药粒子吞下去,头身一半贴着地,头支抬着,与人类女孩子面对面,相距约有二米远,它又往下低了一截身,人与蛇的坐姿也差不多高。

蛇与人会争高,蛇争高是活,人争高同样是为活,人与蛇相遇,人比蛇高,那么运气不会倒,如果被蛇比下去了,可能会走霉运。

巨蟒之前高抬头,转而低下了身,说明有意心平气和的跟人类谈谈,也是灵性动物对对方的尊重。

乐韵不懂蛇语,但能猜得出来它也不想大打出手,坐姿更加随意,笑嘻嘻的谈天:“龙兄,我知道龙魂草对你的重要性,你吃花朵和果子是为了净化你身上的血腥气,等化龙之日来之前再吃龙魂草,以此抵抗雷劫,龙魂草是你守护着的,是你的,我不好意思强抢你的,能不能给我一颗种子和几片叶子,龙兄,别恼别恼,你先听我说完,”

跟蟒蛇谈天谈地时,它安静的听,当说到要果子和叶子,立马又抬高头吐信子,乐韵忙忙好言好语的打商量:“龙兄啊,按日期算,今年的果子是你化龙之前龙魂草最后一次成果,到你满五百年之期的那时龙魂草只有花朵,你化龙之日要吃掉龙魂草,如果你吃了龙魂草,这里又没有新长出龙魂草,以后龙魂草可能就此绝迹。

天有好生之德,修行讲究因果循环,龙兄啊,你借助龙魂草渡劫,总得给它留下后是不是?你把今年的果子让给我拿来作种子也是功德一件,果子会不会发芽,只能听天由命,我要几片叶子是拿去炼丹救人,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给几片叶子给我,于你也有功德,你化龙之日也能得功德加持,更容易渡过天劫。”

小女生在巴啦巴啦的讲道理,黑白大蟒原本有点燥动的情绪又平静,支着脑袋听人类讲理,舌头一伸一缩,似乎在沉思。

大蟒没有暴动,说明是讲道理的,乐韵也不催它,让它慢慢的思考,她就顶着张笑脸,和它面面相视。

巨蟒吐着舌头静静的立一阵,又转头望向碧绿色的小草,又睁着绿幽幽的眼睛思考一会儿,头往回缩,回到身子盘着的地方,头也搭在自己身躯上,懒洋洋的趴成团。

“龙兄,你这是同意了吧?”乐韵顿时乐开了花,眼睛晃亮晃亮的:“龙兄,我也不白折你的龙魂草叶子,我还有几颗丹药,一并送给你,当作赔你损失。”

心情大好,当然也不怕,将塞兜子里的药丸袋子拿出来,开封,把余下的八颗药丸子全部倒出来放在手心,爬起来送去给大蟒。

人类自来熟,巨蛇头微微抬高,并没有露出凶气。

乐韵素来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还有空间那个超级外挂,更加有恃无恐,见大蟒温顺乖巧,撒开脚丫子冲过去,毫无惧色的跑到大蟒约一尺多远的地方,一屁股坐下去,捧着药丸子的手往前伸,送药丸子给好说话的大龙。

人类送来香喷喷的丹药,黑白大蛇来者不拒,腥红的舌头一伸一卷一扫就卷走三四颗,再一扫,把人类手掌心捧着的小颗粒全吞光光,巨大的头一搭,又趴在自己粗硕的身躯上享受晴天清风。

“龙兄,龙魂草的果子还要两天才能成熟,需要等,我闲着也是闲着,你这洞府附近灵气很浓,是块宝地,有很多类药材,我去采摘一些回去炼丹药,你慢慢晒太阳啊,我傍晚再回来。”

与蟒蛟达成协议,乐韵把主意打到了附近的药材身上,灵药生长之地必有灵气,灵地出灵杰,能让蟒蛇栖身得道的地方当然是灵块宝地,附近药材种类繁多。

再加上因地理位置,没有人类足迹涉及,各种植物自由成长,稀有药材与高黎贡独有的植物都不乏其身影。

乐韵跟蟒蛟打个招呼,跳起来向它挥挥小爪子,一个飞身跃下台阶,风风火火的沿着流水冲出的沟走向森林。

人类女孩要去找药材,巨蟒仍然懒洋洋的,看着人类走了,支起身子,居高临下的望,看着人类走进树林,又趴成一圈。

从岩洞里流淌出的水目测涨水的季节水流很大,因水势汹涌以至冲出一条大沟,沟壕被冲刷得凸凸凹凹,两侧参差不齐,有些树根也被冲刷出来,水流从根底钻过去。

目前是枯水季,水流汇成一股细溪在沟壕里流淌。

进入树林,乐韵将背包丢回空间,拿出柴刀砍杂草,行走大约三四余米,将沟旁蔓延的植物砍倒,找到了自己要寻找的宝——一块像翡翠毛料一样的石头,那种石头有个好听的名字,叫:独龙玉。

石头卡在沟里,看上去像是一块掺有绿色的冰块落在水里。

在远处看时,她只看到树林里有灵气若隐若现,并不确定具体是什么,一路找到目标才发现竟然是玉石。

独龙玉产出高黎贡山一条江某些流域区深山里,产玉的地方极为偏僻,至今没有批量产,更没有形成规模。

遇龙有福,老古人说的果然没错,乐韵呲牙,这些天她为搜集奇珍药草放弃了大量采挖药材,牺牲不少,没想到不仅找到龙魂草,还能捡到玉石,发达了!

心中欢喜,兴高采烈的捋起袖子,从水里捞出玉石,约有三四斤重,石头与冰种飘花翡翠的质地极为相似,颜色带有微灰色调,没有翡翠那种晶莹透剔的光泽,纵使不及翡翠那么灵透,它也是有灵气的玉,得到意外之财,飞快的丢回空间。

找到独龙玉,也证实了她的猜测:岩洞里藏有宝。宝就是独龙玉矿藏。

她观察地形时看到岩洞里有灵气光华,明知里面有宝也没想过杀蛇夺宝,爷爷奶奶当年教导说善恶到头必有报,人心要向善,不是自己的莫强求,蟒蛇先一步发现宝地占为洞府,她去抢人家的地盘有违道义良心,也违背了与人为善的立世原则。

从岩洞里冲出来的玉石是无主之物,捡到了就是她的,完全没有心理负担。

捡到第一块玉石,心中对接下来的行程也充满期待,拧起柴刀继续出发,去寻找宝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