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六章 又被盯梢了/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乐小同学是怀着无比期待的心情沿着沟壕寻找,走不到二十米便是一个水潭,约有十来个平方,潭上方有一棵大树因根底常年被水冲刷泥土流失导至根无处攀附翻倒在潭里,树腰围超过两米。

森林茂密,水潭看起来绿幽幽的,潭底积了杂枝败叶,有普通石头,也有几块玉石,水潭是沙石地质,水漏渗进去了,因而当水汇聚在水潭后再溢出的流量只有很细的一线。

乐韵:“……”她最怕这种水潭啊!

要不要下潭,是个大问题。

瞪着眼半晌,迟迟没敢行动,就在犹豫间,一只老鼠从水里钻出来,吱溜一声钻进潭边的杂草里没了踪影。

有水老鼠出没,说明潭里没蛇。

观望半晌,她终归是舍不得放弃水潭里的几块玉石,努力的挥刀将附近的杂草与藤蔓砍倒,又砍来树枝做成勾和用藤织成网兜子清理潭里的杂枝乱叶。

杂枝乱叶被清理得差不多,潭水也被弄浑,乐小同学是绝对不敢下水的,默默的从空间里摸出一把手锯,爬上树锯大树的枝条。

那棵大树是红头衫,树根泡在水里,根系的存活能力已差不多等于零,目前仅只有三两根枝头还有些几撮半死不活的叶子,总体而论已处于濒死一线,就算搬离水再种植也救不了它的命。

红豆衫树通身是宝,即是药材植物也是经济林木,生长周期长,100-250年才能成材,要长到倒水潭的树那样的腰围至少要三百年左右。

那么大的树让它腐烂了太可惜,乐韵决定搬回空间,能炼药的拿来制药,不适合制药的部分等到合适的机会再拿出来打造家具。

这个时候,她自己都为自己的先见之明叫好,在放假回乡时在中途停留的地方大肆购物,什么梯子,锯子、斧子、凿子、刨子等工匠们用的常用工具,被子席子、刀等等生活用品,装农副产品的筐子、装米装油的大桶等,但凡她觉得能用上的东西都采购了一些,有备无患,瞧瞧,如今锯子就能派上用场。

其实,她还买了把油锯,因为是在保护区,怕油锯的声音太大被人听见招来人勘察,所以不能用,如果能用油锯,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将大树给整顿齐整。

树很大,枝条也粗,如果用柴刀砍,估计砍个一个钟才能将所有枝丫清理整当,手拉锯虽比不得油锯,终归比柴刀要快。

乐韵卯足了耐心,一条一条的锯断枝条,枝条也收进空间,撸了半个钟才把枝条撸清,又截了两段树杆。

截去两段尾梢的主杆,余下的树身还有十几米长,泡水里的树根上盘着许多石头,她怕掉潭里去,没敢爬去着清理,拿出桶舀潭里的水,舀掉半潭水,清理树根上的石头和砂石枯叶等杂树,然后再次舀水。

舀干潭水,把几块最大的不到五斤、小的只一指来宽的玉石捞出来收藏,再清理树根,冲刷干净泥砂,将它弄回空间。

她能轻易的将小件物品用意念丢回空间,超过一定重量的物品仅用精神力去搬也是搬不动的,需要用手去接触到物体,而且还是必须能移动的那种物体才能弄进空间,如果挪不动的、像一半还埋在土里的庞物大物,她想搬进空间也没可能成功。

乐韵是抱着树连人带树的回空间,树丢在紧挨着龙血树的那个还只现出一半花圃的花圃四周灵石铺成的地面上,红豆衫树枝和她收集到的柴火也堆在一角。

当人类小丫头抱着大树落下,在药田里当园丁的小狐狸和小墨猴瞪着眼睛,蹲坐在药材树杆上露出一副懵呆脸。

小狐狸越来越搞不懂人类小丫头脑子里装了什么,她像捡破烂似的什么都往福天洞地里搬,他真怀疑哪天她的地盘会变成杂货场。

当然,他也就在心里咕滴几声,身为聪明机智的狐仙,他是不会明知故犯的乱嘀咕的,要不然会惹得小丫头又变黑脸嚷着要把他丢回地宫。

搬回大树,乐韵跑去吃了两个八月炸,又摸了个苹果吃掉,二话不说立马出空间,提起柴刀续继去找玉石。

从水潭再往下,不到七八米远又是一片峭壁,龙魂草生长的地方其实是处于上下悬崖壁之间。

凭着眼睛的特异功能,将水流附近所有有灵气的地方找遍,找回几块不大的玉石,乐小同学表示特别郁闷,玉石的块头很小,总感觉有点不科学。

捡完玉石,全副身心的找药材,但凡数量多,她能用得着的药材都挖,在能挖泥土的地方也挖些肥沃的泥土藏进空间,遇到还没有腐的枯树枝和枯死的树也一并捡了攒在空间里,一个人从差不多近中午时忙到傍晚太阳落山才恋恋不舍的打道回龙魂草生长地。

小女生回到地头,已是夕阳西下,天色苍茫时。

巨蟒盘旋在原地,见到说去找药材实则是空着手回来的人类也只瞅了几眼,仍然保持盘蜷静伏的姿势。

“嗨,龙兄,饿不饿,吃不吃水果?”乐韵爬上台阶的石板,溜到巨蛇身边不远,摸出一只红红的苹果递过去。

巨蟒保持保冷状,眼神就一个意思:你欺负我不能说话?我吃肉不吃素。

“你不吃素是不,那好吧,我自己吃了。”蟒蛟不领情,乐韵自己咔嚓咔嚓的啃苹果,啃完苹果又摸出一个冷饭团子递过去:“龙兄,这种吃不?”

巨蟒将头藏进盘起的身躯里,那动作满满的是对人类女孩子智商的鄙视。

接连两次被拒绝,乐韵不跟蟒蛟分享自己的食物,吃了水果,伸伸懒腰:“龙兄,我睡觉去啦,明天见。”

巨蟒仍是一副高冷相,盘卧成圈,一动不动。

蟒蛟不跟自己互动,乐小同学也不灰心难过,跳下台阶,在一旁的大树底寻个较平坦的地方,清理出来,搬出帐蓬扎营,爬进帐蓬睡觉。

黑白大蟒晚上也没回岩洞,就盘卧在石板上,当天黑后,它看了看人类睡觉的地方,大大的绿眼睛里满是迷茫,当天亮时,人类女孩兴高采烈的爬起来呼吸空气,它眼神中的迷茫更浓。

新的一天新的心情,乐韵心情好好,吃了一顿水果早餐,跟蟒蛟打个招呼,又兴冲冲的去寻找药材。

巨蟒目送着那蹿进森林的人类女孩子,眼神愈发疑惑,并没有好奇的跟着出去玩,仍然不一动不动的守护着龙魂草。

当乐小同学在山里愉快的乱蹿时,她在边城赌石赌到的成果终于抵达京城。

乐同学的翡翠原石在2月下旬发货运往京城,原本最多十天可抵京,然而,从瑞市进京的大货车在半道的一个小县城发生故障,又找不到配对的零件,愣是停了七天才等到从国外临时发货到大天朝的零部件,维修好车才能再次起程。

因大车故障,以至从盈县发货的车都追上了它,因两货车是属于同一家物流公司,又是给同一个货主送货,为了大车上的货物安全,后一辆货车也干脆就地停留,方便押运的保安人员组队保护车辆和货物安全。

也因大车的意外故障,耽误了时间,再加上为保安全,货车司机不疲劳驾驶,累时住宿休息,不宜夜行的路段也不开夜车,一来二去,如此这般,以至到3月十几号才抵达京都。

两部货车与押运的两部轿车所组成的车队于15号傍晚抵京,怕堵车,在城外效区先休息到凌晨三四点才起床开夜车进京城,车直晁二爷所住的别墅区外等候白天交接货物。

晁二爷打接到老晁家最小的姑娘的电话就暗搓搓的等着接收,为了妥善安排翡翠石,晁家老少们还研究了方案,一致决定将放扫把拖把割草机的一间杂物间腾出来给小粉团子作她的私人收藏间。

晁二家有帮佣,胡叔和方妈带着帮佣们将扫把等工具搬去放到车库一角,将杂物间收拾得干干净净,再订做了承载重物方便搬运的木架子,那架子的木方条有巴掌宽,十几公分厚,能承戴七八吨的重压。

木架子运回别墅,又购了铺木架子上面的地毯布,还买了小型的砂轮机和小型切割机,因为别墅已定型,不宜再乱改装,不方便接水管和装排水管,只好在杂物间放机器的地方砌个小池子,如果解石用了水可积在小池子里,再用抽水机抽走。

晁二爷不缺钱,胡叔也没帮节约,为了四姑娘能愉快的玩石头,还买了台中型开料机和一台手推铲车,铲车能铲起成吨的重物,铲车和中型开料机也放车库,晁家爷们说得好,车子可以丢外面日晒雨淋,小团子要用的什么工具一定要备齐,就算占了整个车库都没关系。

家里安排妥当,晁家老少爷们就等着小粉团子的翡翠毛料进京,结果等啊等啊,它迟迟没到,晁二爷倒没急,反正物流跟单员们有跟他联系,说明在路上被耽搁的原因,而知道晁家小姑娘赌到巨型翡翠毛料的人因迟迟没听到消息倒有点心急,没少向晁二爷打探石头动静。

晁二爷接到随货车进京的物流跟单员们在即将抵京时的电话说明,也特别的重视,先安排好工作,16号也没去公司就等在家里,晁老爷子和老太太也大清早的跑到晁二家,等着瞅小粉团子赌回的超级巨无霸。

因为缷货要用吊车,胡叔早就联系好起重机主,在头一天晚上也通知人家,早上吊车机主开着起重吊车到达晁二爷家门口,等着上工。

等到该上班的人上班了,该上学的人都上学了,该外出的人都外出了,别墅区来往的车呀人少呀较少些,胡叔亲自到别墅区外接货车,带领车队进进别墅区。

四辆车跟着胡叔的车鱼贯进别墅区,平平稳稳的抵达晁二爷家,到了地头,物流公司和押运保安们才真正的松了口气,这趟车的压力比以前任何一趟都要大,不仅是货物贵重听说价真超过三亿,更重要的是接货人的身份不简单,出了差错,物流公司都要关门大吉。

看到专用集装箱货车,老爷子老太太乐得鱼尾纹成了波浪,他们家的小团子好阔气,托运都用专车,干大事的人就是不一样,大气豪迈,不在乎蝇头小利。

物流公司为接手到的一趟货也是下了血本,聘请八个专业保安押运,是带枪的那种正规保安公司的保安人员,以力求保得货物毫发无损。

保安们到达地头,利落的下车守在货车旁,等着接收人和物流公司的跟单们验封条。

晁二爷抱着笔记本电脑,胡叔拿着手机去验收,晁老太太老爷子和晁二夫人,起重机司机和帮佣们都站一边。

晁二爷谦和有礼,一身的上位者气势都是掩不住,物流跟单员和司机们很小心谨微,生怕说错话。

对照了封条,没有被拆封的痕迹,胡叔划开封条,由跟单员们开锁,打开车厢门检查货物,最后才配合着缷货。

人手足够,缷货很快,先搬下重量轻一些的筐子箱子,最后才起吊最大的一块巨大的原石。

当那块巨无霸从集装箱里脱身,晁老太太手搭凉棚:“哎哟,小团子弄这么大块石头回来,也不知是什么宝贝,我都担心会被人半夜来偷。”

“妈,这么大的块头,别人来运要用起重机,您觉得他敢下手?”晁二爷乐呵呵的,那么重的石头,小点的吊车都不敢起吊,谁敢偷啊?再说,别墅保安系统和自家的保全统又不是瞎子,哪能发现不了。

“知道是我们家小粉团子的,莫说偷,就是放在这里让人搬,估计也没几人敢下手。”晁二夫人浅笑吟吟,扶着婆婆往一边移,离起重机远远的。

胡叔方妈等人频频点头,可不是嘛,四姑娘身价不凡,谁敢得罪能妙手回春的小神医呀。

晁老爷子戴着老花眼镜,溜去筐子箱子那角等着看看里面是什么。

起重机将巨石吊起来,按胡叔的指示移到别墅楼前,将石头放在别墅楼前草坪里摆放的木架板面上。

起重机只负责从货车里缷货,其他不用他管,他将巨石运出来就没事了,在旁看热闹。

物流跟单和晁二爷验货,先对封条和包装箱,再开封条,对照每个筐子箱子里的石头编号、标号,重量,验得十分细致。

等核对了开了料的一箱,晁老太太晁老爷子守着欣赏,啧啧称奇。

验收是项细致活,跟单与晁二爷核对货品花了足足近四十分钟,验收无误,晁二爷在单上签字,按了手印儿。

胡叔给司机跟单们保安保人员们发红包,一群人跋山涉水送货进京不容易,总得给个红包当小费,就当请人去喝杯茶。

交接完毕,司机跟单保全们身心轻松,收了小费,谢绝主人邀请进家喝茶的邀请,开车离开别墅,他们完成工作,需要好好的去找个地方睡两天以舒解压力。

起重机司机拿了工钱也告辞,送走一干人,晁二爷带着自家的众人搬运毛料,开了料的两箱搬上二楼,没开料的翡翠毛料搬往杂物间。

安置好翡翠毛料,晁老爷子老太太和儿子儿媳与胡叔几个愉快的再次观赏石头,过足了瘾便策划茶会,贵圈里的人都闻风而问,早晚会跑来看石头,与其让别人一波一波的往前凑,不如自己大方点,办个赏石茶会,下帖请大家来观赏。

美少年中午放学时收到家里电话,说小乐乐的翡翠原石送到了,他默默的望天,他这两周又帮接收到几份快递,有重有轻,有大有少,也全是石头,因为取快递就找小伙伴们帮忙,以致他的小伙伴们每天见面就问他有没快递要取,他表示想挠墙了。

在美少年颇感头痛时,乐小同学兴奋的寻找药材,坐等花朝节那天来临,在她期盼中,17号如期而至。

龙魂草的花是朝天夕落,因此果子要到傍晚才正式瓜熟蒂落。

乐韵也舍不得浪费白天的时间坐着等果熟,早上吃了水果早餐,跟蟒蛟打了招呼,又喜大普奔的跑去搜集药材。

亚热带密林丛林深密,是动、植物们的乐园,各种植物自由生长,各种动物们自由自在的丛林里游荡。

丛林里鸟飞兽跃,各得其乐,不知何时钻来一只叫“人类”的两脚兽,在植物丛里东蹿西走,树上的一群灰叶猴群和松鼠们并没有受惊,找食的找食,玩耍的玩耍,然而,就在它们愉快的享受生活时,一团黑影飘忽着飞跃到一颗树上,借由繁枝密叶掩住了身。

乐韵刚挖出一棵八十年生的穿鞘花,后背皮莫明的泛起毛骨悚然的感觉,那种熟悉的被盯梢感觉又来了!

那是她在盈县察觉到的那种被盯视的强烈视感,就如拍鬼片似的,被盯视的感觉让人后背发凉。

她的后背蹿起冷风,神经倾刻间张紧,精神高度集中,装作漫不经心的转身,昂头四处寻找哪里暗中藏有眼睛,究竟是什么东西在盯梢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