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二章 离开(2/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燕行跟随小萝莉满山跑,完全是当搬运工的,当与小萝莉分开,他帮背着小萝莉提取到的药汁,先在扎营的地方把药材做粗处理,然后自己拔营而行,沿着路线去小萝莉指定的区域与小家伙汇合。

有了经验,他知道小萝莉一跑就没个准,去个三五天很正常,所以也不急,路上遇到自己认得的比较珍贵且需要用到的药材也帮采挖部分,昼行夜宿,且行且走。

一个人走三天半抵达小萝莉预定的离路近,最适合爬出深山去找路的地段,燕少自己侦察过地形环境,找个隐蔽又合适的地安营,等候小萝莉。

那一等足足二天多,也就是等到他扎营后的第三天的傍晚,小萝莉终于出现,细算起来,小萝莉丢下他去了六天。

乐韵与蟒蛟辞别,急匆匆的赶去与燕帅哥碰头,真的是马不停蹄的赶,跑了整整一天,终于在黄昏快日落时才追上燕帅哥。

她凭着气味先找到燕帅哥扎的营,那货将营扎在一条溪流旁有岩能避雨的地方,挺隐蔽的,能避雨的岩用来做饭,堆放着干柴,看样子就是做好要长久等候的准备。

人没在帐蓬地,乐韵放下东西背包,只提着装飞头降的袋子和柴刀,依着气息寻找,当找到燕帅哥,那家伙正在江里摸鱼,脱得只余下条裤衩子,像条美人鱼,在水里游来游去特别的欢脱。

“!”燕行在练习闭气抓鱼,当听到小萝莉叫“燕帅哥”,从水底冒出头,一眼看见站在江岸自己放衣服的那棵大树底的小女孩子,想到自己光着身,一张脸“腾”的烧了个通天透。

他想摸脸,忘记自己手里还抓着鱼,一摸,鱼贴脸上,自己反应过来拿鱼洗脸的时候当时羞了个无地自容,故作淡定的将手放河水里:“小萝莉,你回来了啊。”

“嗯,帅哥,我捉到个坏家伙,快上来帮削他。”乐韵视力好,看到燕帅哥脸爆红,还傻傻的拿鱼贴面,都无语到不好直视,立即转移话题。

“又是暗杀者?”燕行原本羞涩的表情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严肃,也没管光着身,踩着水底的石头向岸边走。

初进山时解决一伙跟踪者,那伙人表面仅只是黑道的爪牙,然而,能请动青竹帮爪牙出手说明幕后人跟黑道是一丘之貉,而且,能调查到小萝莉行踪,也代表牵涉到权势人物。

干掉了第一拨跟踪者,他和小萝莉进高黎贡保护区也没掩饰行踪,一直很平静,没想到小萝莉独自行动时又被跟踪,只能说明跟踪者对他们的行踪很了解,而且有可能猜到他是专业级的保镖,所以才绕开他,只趁小萝莉落单时才行动。

燕行的心情很不好,暗中磨牙,不管搞跟踪暗杀的是哪方人马,一律杀无赦!

帅哥很帅,出水的样子也很性感,乐韵怕那家伙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又害臊,自己背过身,往一边避让,让燕帅哥上岸来穿衣服。

发觉小萝莉转身的动作,燕行又闹了个大红脸,想用水洗洗脸,又不想放走鱼,干脆顶着红脸到岸边,将鱼放自己围起来的养鱼的圈圈里,再洗手洗脸。

脸上的滚烫感弱些,见小萝莉避远,飞奔跑到自己放衣服的地方,抓起衣服躲树后换,这一次绝对是有史以来换衣最迅速的一次,一口气就脱掉湿裤子,换上干衣服,将湿裤子装在袋子里揣兜子里才从树后转身。

“小萝莉,可以转身了。”小萝莉还站在相距约有十来米远的地方背对着自己,他不好意思的捂了捂脸,丢人哪,他一个大男人竟然怕被小萝莉看到他露胸的样子,丢脸丢到家去了。

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之后变平静,乐韵猜着燕帅哥换好衣服,为了不伤到他的玻璃心,仍然没有转身,待听到他说话才转身走向帅哥。

看到小萝莉提着一个袋子欢快的奔过来,燕行眼皮跳了跳,感觉那个袋子怪怪的,等顶着张灿烂笑脸的小女孩子跑近,视线瞟向黑色的袋子:“小萝莉,你提着什么宝贝?”

“我提着的就是坏家伙。”乐韵蹿到燕帅哥清理掉杂草的大树下,将袋子放地上,蹲身解袋子结。

?燕行脑子里闪过一抹疑问,坏家伙在袋子里?难不成他想岔了,小萝莉说的坏家伙不是高等动物的人兽,而是什么小动物?

带着脑子里的问号,蹲身,快手快脚的从小萝莉里手里拿过袋子自己帮解,解开里面一只袋子的结,扒拉开,只见一张人脸,那家伙眼眶中刺着乌黑的木签,眼睛就成了窟窿。

那张脸的模样可不怎么宜观,饶是燕行心理素质强大,面上肌肉也不禁抽搐了好几下,忍着嫌恶的感觉,将袋子扒得更宽些,人头的那张脸平淡无奇,不止眼睛里刺着两根乌黑木签,耳朵上也有还留二寸长左右的木签,就连舌头也被木签穿破卡在嘴外,模样挺惨。

随手捡带枝叶的杂草杆将人头拨动一下,看到人头脖子下连着的喉管和一个胃,鼻子皱了皱:“小萝莉,这?”别告诉他是小萝莉把人给解剖了,只提一部分回来,或者是在半道上捡到这么个破玩意儿。

“这臭玩意儿是东南亚国的飞头降师,我感觉有人盯梢就是来自他,追踪到山里想吸我的血,我火大的很就把给干掉啦。”乐韵嫌臭,站起来退开一步,瘪着小嘴巴解释:“这颗邪头已经修炼到刀枪不入,还会毒,我怕他跑,所以用檀香木封了他的眼睛和耳朵,免得有人利用他的躯体找到我,弄成这样子他也死不了,只要拨掉木签,他又能吸收能量,恢复一点力气再去吸动物鲜血又能活蹦乱跳的干坏事,为了永绝后患,我把它带来,辛苦你帮处理渣渣。”

“原来是飞头降师。”燕行恍然大悟,就说嘛,小萝莉不是爱捣乱的人,不太可能拧颗人头回来吓唬他。

心头泛上喜色,小萝莉愿意让他帮忙,说明是很信任他的,要不然这种隐秘的事,她自己悄悄处理,不会告诉他。

“交给我,我马上烧了它。”心情大好,欣然当焚尸工,火速招出自己的异火。

燕帅哥说干就干,乐韵立即回收檀香木,制成木签子的原料是一截古檀香,就算这次用它破邪给分剖成片,不宜用做其他,木签留着以后再做破邪之器也行。

她先拔取邪头耳朵上的木签,再收刺眼睛的两根,最后才取封邪头嘴巴的檀木,收回五根木签,丢下人头不管了,迈着两条小腿跑去河边用枝叶子勺水到河岸草丛边清洗檀香木,飞头降是毒修,连血液都带着毒素,在河里清洗下游的鱼会遭殃。

小萝莉收走木签跑了,燕行将异火丢飞头降师头上,异火粘物疯长,化作一个大火球。

飞头降被封了耳眼口,装袋子里被带着乱跑,像个沙包似的,经常挨小女孩撞来挨去扔来甩去,被虐得极惨,又吸收不到能量,整整两天已是奄奄一息,听力衰弱,对声响十分迟钝,都没怎么听清小女孩子和人说什么。

当耳中木签被取走,他的耳朵又是一阵嗡嗡声,当身上的檀香木被撤走光,飞头降师神智才稍稍回复一些,想飞起来,然而因毒与鲜血全被清空,又挨木签钉穴,他虚弱的连动都不能动。

无法飞行,刚挣扎一下想竖起脑袋,便感觉到炙热的火焰气息,他吓得魂飞魄散,大叫:“不要,我们谈…啊…”

他想说“我们谈谈”,用他跟踪她的原因跟小女孩谈判,然而,他只喊了一句,瞬间就被火吞没。

巨大的痛苦袭来,飞头发出惨烈的嘶叫,可惜,声音有点少,完全被河水的哗哗流淌声给掩盖住,传不出去。

“没什么好谈的,你有话去对上帝说。”燕行听到了飞头降师嘶哑的喊叫声,冷着眼再次加大火焰,小萝莉把飞头降拧来给他烧,说明谈判失败,她也没要再谈判的意思,飞头降师真有意要谈,想必早就跟小萝莉达成协议,也不会被小萝莉丢给他来处理。

异火无孔不入,倾刻间在飞头降师的口眼鼻里燃烧,飞头降师在烈火里张嘴闭嘴,想喊叫,只能听到火焰的呼呼声,他没支持到三秒便连张嘴的力气都没有,生生的承受焰火焚烧的痛苦。

燕行守着火焰烧了足足半个钟才把一颗人头焚烧完,太阳也下山,天色昏暗。

乐韵清洗完签子跑燕帅哥身边看烧邪头,等他焚化完人头收回异火,那儿只留下一小撮白色的骨灰,砍根树枝挖个坑就地掩埋。

烧了个讨厌的东西,燕少感觉不太舒服,让小萝莉先回营煮粥,他又跑去洗澡,再剖杀自己圈养的鱼,用草串起来提回营。

乐小同学淘了米在煲粥,等鱼回来,串一部分鱼烧烤。

“小萝莉,你没挖到药材?”除了背包,没见药材,燕行不耻下问。

“我挖到了一些珍贵的药,熬了一锅汁,后来找到一颗快要开花的稀有药,守着药材等开花,昨天飞头降找到了我,我跟他打架,拿小锄头当武器打他脑袋,小锄头光荣牺牲了,我捉住邪头后没挖药材,带着他来找你。”

“小萝莉不生气了,飞头降都变灰啦,你的小锄头虽死犹荣。”燕行一本正经的表扬小锄头,趁机伸出大手摸摸小萝莉的脑袋安慰她。

小萝莉人小,脑袋也小,发丝柔软,摸起来手感好极了,让人爱不释手。

燕少不想松手,又怕小萝莉翻脸,揉揉一颗小脑袋,赶紧收回爪子,装做若无其事的拿柴烧火,心里激动的快飞起来,终于摸到小萝莉的脑袋啦!

又挨人当小狗似的摸头的乐韵:“……”海拨高的人总爱摸她的头,不爱了!

“你是怎么捉住飞头的?”偷眼瞄到小萝莉瞪眼鼓腮帮子有想冒火的趋势,燕行立即转移话题,免得她翻脸跟自己杠。

“正常情况下我想捉住他有难度,毕竟他会飞,我不会,我能轻松搞定他,一来是因为他轻敌,二来是我打的是落水狗,”

说到捉住邪头的原因,乐韵眉眼弯弯,开心的分享经过:“我跟坏家伙打了两架,第一架是昨天上午之初,他追着我逗趣,交手两回合,我用小锄头打到他脑壳,小锄头被撞得变形,第二下没打着他,飞头降大概跟人有约,所以只逗了我一下就先跑了;

等他回来的时候,他带了伤,想吸我的血进补,他仗着他有毒,估计以为我是软柿子伤不到他还戏耍我,送上来给我砸脑袋,我不客气的用尽全力砸了他一下,同时还赠送我特意为他配制的卤水,辣得他一时睁不开眼,然后我就很轻松的捉住了他,把他一顿死打,还把他的毒给全部清空,用檀香木刺他的耳朵和眼睛,他想跑也跑不了啦。”

“卤水?”燕行脑子里闪过一片加粗的感叹号,小萝莉说的卤水是他所知的那种众所周知的卤水吧?

“对啊,就是卤水,用辣椒粉五香粉盐配制的卤水,为了配制送给飞头降的大礼,我几乎把我带的佐料全用光了,我容易么。飞头降的弱点就是眼睛鼻子舌头,我配制的卤水很辣,超爆辣的那种,水泼过去,辣得他眼睛都睁不开,飞头降眼睛不能视物,容易失去方向感会乱飞乱撞。”

乐韵笑咪咪的解释一番,从背包里摸出只木瓜,切成块,递一块给燕帅哥,跟她分享她的收获。

“这个,好像适合女孩子吃。”燕行懵呆脸,木瓜丰胸,他一个大男人吃了长胸怎么办?

“哼,不吃算了,你是不是想说吃了会胸大无脑?”乐韵凶狠的瞪眼,是想鄙视她胸大无脑?

“没有,木瓜美容,我有点黑,正好美白。”燕行接过一片瓜,怂怂的吃掉。

小萝莉晚上做木瓜鱼汤,燕少又认怂的吃了,不过,那种无奈吃木瓜的郁闷在小萝莉抱着睡袋抢占他帐蓬的地盘时便烟消云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