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四章 救人(2/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受命去取清水的燕少,以最快的狂奔到山涧,用自己的矿泉水瓶和拿出装衣服的干净袋子装了水,又狂跑而归,当冲回小萝莉做手术的地方,就见小萝莉“哇”的吐出一口污水,嘴角还带着点残污,又俯身口对口帮婴儿做人工呼吸似的在吸婴儿喉咙里的羊水。

那一刻,燕行只觉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他能看到的就是一个穿迷采服的女孩子低头给婴儿做人工呼吸的……最有人性的画面。

有一种叫感动的情绪弥漫,或许不一定感天动地,感动全世界,但,他被感动了,真真切切的被感动的内心潮湿。

燕少被感动的内心潮湿,缠青色包头的青年已是泪流满面。

吸了两口,将小婴儿肚子里的污液吸干净,乐韵吐净污血,喝两口水涮洗嘴巴,拿剪刀剪断脐带才轻轻的揉小婴儿的哑穴,小婴儿“哇呜”发出来这个世界上的第一声哭声。

那一声代表着生的蹄哭,让背转身的男性和偏面不敢看的女人转过头,几乎无视了孕妇被剖开的肚子那血淋淋的一幕,无比惊喜的看着被女医生捧在手里的孩子,民族语言交流中,每个人的语气中带着浓浓的惊喜。

蹲着等待的男青年,听到孩子的哭声反而软软的坐下了下去,爬都爬不起来。

“拿衣服来包孩子。”乐韵捧着小婴儿,用帮他妈妈擦过肚子的毛巾帮他擦身。

背着篓子的妇女反应过来,慌乱的解开一直背着的篓子,从里面翻出几件衣服,有大人的也有小孩子衣服和包被。

看样子家属早做好准备,随时等候接待婴儿出生,乐韵脱去手套,拿一套小婴儿穿的衣服帮新生儿穿上,放在包被里,再给脐带打个结,涂消毒药,用纱布包扎起来,将婴儿递给老年妇女照顾。

老年妇女万分恭诚的双手接过小婴儿抱在怀里,眼角流出一行浑浊的泪水。

婴儿有人照顾,乐韵便不用再操心,细心的继续手术,帮孕妇按摩子宫壁,让胎盘脱离,再把它从子宫中取出,给子宫和腹腔吸净污液,为伤口涂上消炎药,找出缝合线和针,抹了药,再给伤口涂伤药,缝合子宫。

她动作很快,飞针走线,不到三分钟将子宫缝合,再涂药,抹了好多遍药油,用涂抹了一层白色膏药。

“病人家属,孕妇左输卵管撕裂,已经保不住了,我要给做左侧输卵管结扎手术,一条输孵管结扎了对生孩子有一定的影响,如果她不能再生孩子,请你仍然爱她,对她好。”

在准备最另一道手术时,乐韵为了防止以后发生纠结或者误会,先向家属说明情况,免得将人有人说她是在他们不知道情况的条件就割断了孕妇输卵管,导致怀孕艰难。

“我不懂您说的是什么,只请您尽力救我老婆,我不会对您……有坏心思的。”男青年坐地上,想起来腿软,努力的表达自己的意思,不管老婆出了什么问题,他和家人都不会怪女医生的。

乐韵也懂他的意思,也没再解释输卵管有什么作用,快速手术,将孕妇左侧输卵管割去一截,扎管端,涂了药,将子宫移正位置,缝合肚皮。

包青色包头的青年,傻傻的看了一会儿,摇摇晃晃的跳起来,捧起胎盘,到能爬到路上方的地方钻进树丛里挖个坑将胎盘掩埋;燕少怕他手上有细菌,也分点清水给青年洗手,一起看小萝莉做手术。

涂药,缝合,再涂药,缝合,一层一层的缝合皮肤,小女生的拿针的手势比绣娘们的手艺还优美,当缝完最后一层伤,医用羊脂线也所余不多。

缝合了伤口,再涂药,最后抹一层脂膏,用纱布盖住,一场手术才算真正的大功告成。

完成剖腹产手术,拿水洗手。

燕行很机灵,帮她倒清水给她淋手,涮口,再洗毛巾,小萝莉洗了手,涮了口,用毛巾帮孕妇擦身上的血和木板上的血污,清理血迹再帮孕妇整好衣裙,往木板上撒了香料,用毛毯盖住孕妇。

做了粗步处理,乐韵收拾自己的医用工具,将用过的没用过的工具分别装起来,装进背包,给孕妇喂一颗药丸子,再塞人参片,最后拿出笔记本和笔,唰唰写孕妇情况的诊断单和医嘱,写好两张纸,撕下来交给男青年。

“人虽然保住了,仍然要送医院去住院观察,你们继续送孕妇去医院,路上走慢点,不要碰撞到孕妇,到医院后将这个交给医生或护士看,他们看了就知道情况,有些不必要的检查就能省掉,另外,孕妇是剖腹产,又有骨折,至少要住半个月以上的院,回家后也尽管躺床上坐月子,半年以内不要劳动。”

“我记得我记得。”女医生在整理背包,男青年拿过女医生写的纸装进筒帕里,感激不尽的躹躬。

一群背过身的男人们也转过身,一致表达对客人的感谢,抱孩子的老年妇女和中年妇女也站起来向女医生躹躬,反复的说着一句话,乐韵猜着是“谢谢”的意思,轻快的笑了笑:“不用感谢我,我是学医的,救死扶伤是医生的天职,你们赶紧送人去医院吧,送去县医院,乡医院条件简陋,可能缺少病人需要的药物。”

“我听您的,医生。”男青年恭敬的应了,利索的解下身上的长刀,走到收拾背包站起身的女医生面前,双手递上佩刀:“这是我结婚前父辈所赠长刀,是阿昌族家每个男儿必备的刀,敬呈给最善良的医生,祝福您健康、平安,生活美好。”

男青年送刀,中老年男女们都是一脸本该如此的表情。

乐韵懵了,阿昌族爱刀,每个男子必有佩刀,大多是一长一短两把刀,长刀是父辈们帮打造,要等青年男子结婚后才能用,代表着对美好安康生活的向往和憧憬,那把刀有特殊的意义,无论多贫穷都不会卖,有可能会赠送,赠送给某个视为亲人的人。

在出发Y南省之前,乐韵做了攻略,了解一些少数民族习俗,免得犯人家的大忌,也知道阿昌族的长刀代表什么,此刻,男青年送自己他的佩刀,她有点……傻眼了。

愣了愣,看青年还弯着腰,又望望燕帅哥,得到燕帅哥轻微点头,双手接过刀:“我收下你的礼物,好好照顾孩子和孩子的妈妈。”

“我会的,谢谢您。”男青年感激的后退一步:“请问,手术费是多少?”

“不用给手术费,你们快送人去医院,这种事耽搁不得。我先走了,你们路上走缓点,再见啦。”乐韵提起背包,一手抱住长刀,冲一群人挥挥手,赶快跑。

燕行机敏的很,也快速跟上小萝莉,两人飞毛腿一甩开,像风儿似的跑了。

“医生医生……请您留下地址和名字,等孩子大了,我带去看您。”男青年追着跑。

“举手之劳,你们不必时刻记挂,有缘我们自会见面。快送你老婆去医院吧,我赶时间,就不等你们了啊。”

一跑就跑出几十米远的乐韵,边跑边回头,回应一句,再次挥挥手,展开飞毛腿,像小马达似的突突往前冲。

女医生和她同伴跑得太快,男青年追着出不到五十米,她们早跑了好远好远,只能眼睁睁的目送她们,等她们转过一个小弯,他才跑回自己亲人和邻居身边。

一群男女又叽喱呱啦的交谈,将小婴儿放在妈妈身边,再次抬起木板出发,也走得很慢,尽量不颠波到木板上的人。

燕少陪同小萝莉狂奔,跑得转过了一个山峰的侧面,远远的甩开了一群人,小萝莉减速,改为步行,一边走一边揉眼角和脸。

因做手术,眼睛有点酸,在少数民族同胞面前,乐韵不好表示出疲惫,现在离得远了,自己按摩眼睛。

揉按一阵,眼睛的酸肿感减轻,蹲在路边解开背包,再次刷牙涮口。

身为医生,有时候需要忍常人之不能忍,做常人不敢做之事,之前帮小婴儿吸污液,她没有什么太多的想法,如今清闲下来,有点反胃,需要清洁口腔。

燕行拿自己的矿泉水瓶里的水给小萝莉,他用袋子装的水已经用完,用瓶装的水只留下小半瓶,全贡献出来给小萝莉涮口。

看着蹲路边涮嘴巴的小女孩子,心头一片温软,大手忍不住揉她的头,以最温柔的语气跟她说话:“小萝莉,是不是很难受?需不需要吃条烤鱼?”

“不了……唔,”乐韵嘴里塞满牙膏泡泡,不满的抗议头顶的大手,特么的,连燕人也变得老气横秋学晁哥哥老摸她脑袋,等她长高,非摸回来不可。

小萝莉又在甩头,燕行不敢久停,将手收回,暗中搓了搓,又放鼻子边闻了闻,手上沾得一丝小萝莉发丝的香味,很好闻的味道。

乐韵洗好牙,又洗几次口,勉强压住不舒服的感觉,藏好牙膏牙刷,再次走,边走边欣赏长刀,阿昌族的长刀特别的峰利,冷气逼人,刀鞘、刀柄都刻有花纹,即是利器也是工艺品,很漂亮。

“小萝莉,你没收手术费和医药费,这样,会不会……很亏?”燕行当着小跟班,问十个为什么,小萝莉在京城给人看病,收费可不手软,这次连一毛钱都没收,好大方。

“如果是给有钱人治病当然要收医用费,给生活底层的普通人治病,有些钱能免则免,看他们的样子也不像是很富裕,我再收手术费医药费,他们就没钱送医住院了,不如免费,给急需要的人免费手术也是积善行德,何乐不为。”

自古雪中送炭者少,锦上添花者多,就如当年的她家,听周奶奶说她家在她爸爸出事之前来往者众多,一朝她爸爸在外省发生意外断腿和她的出生而致花尽积蓄需要借债度难关时,往日与乐家称兄道弟的人都避之不及,村里很多人亦是生恐乐家找他们借钱,见人就绕道走,那些借了乐家钱财的人家更是赖帐不还,一拖百拖。

人在最困难时最能看清人心,经由乐爸的事,乐家跟给乐家锦上添花的人也就断了关系,雪中送炭的人至今亲睦。

她小时经历过人情冷暖,所以更明白雪中送炭的珍贵,她也希望做个像爷爷所期盼的那种善良的医者,而不是只为钱而医,当然,该漫天要价时必须要收。

乐韵想做个有仁心的医者,做个雪中送炭的人,不求感动无数人,但求自己撒下的星星之火有一天能扩散成火团,温暖需要帮助的人。

转眼,她又笑得眼睛弯成月牙儿:“怎么了,是不是我收你了医药费,你不爽了?”

“没有,就是觉得……你有点偏心。”燕行抿着唇,小萝莉真的很偏心,当然,他不觉她偏心不对,只是,能不能对他也偏心一点,能当他是朋友,而不是同盟或者是病人。

“我偏心是有前提的,值得我偏心的我才偏,谁不服憋着。”乐韵笑嘻嘻的将刀塞给燕帅哥帮保管:“燕帅哥,这个交给你帮我带回首都,回去做个卤菜馅的煎饼花卷给你当谢礼。”

燕行抱住长刀,撇撇嘴,郁郁的咕嘀:“这种刀是凶器,出不了省的,我帮你带回京城,你就只请我吃一个煎饼,也太小气了吧。”

“那就省了,一个煎饼也不用请。”哼哼,嫌少,连煎饼花卷都省了,反正不请他吃好吃的,他仍然要帮刀回首都,谁叫他是自愿跟上来当保镖呢。

“别别别,一个就一个,多放点肉,多放青菜,最重要的是做饼时多放点面啊。”到嘴的煎饼要飞了,燕行赶紧认怂,一个就一个吧,有吃总比没吃好。

“要求那么多,你咋不上天呢?”

“上不了,不会飞……”

小萝莉愿意开玩笑,说明不会克扣他的份子,燕行抱着长刀,喜得眉飞色舞,一个煎饼虽然有点少,至少又多了一次去蹭饭的机会。

天然泥路很长,两人花近一个钟才到乡道上,走约二里路才到一个大的村委村,没有什么运营车,找村民用摩托送去乡里,再包车去盈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