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五章 谈心/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燕少、乐小同学抵达盈县已是下午的傍晚时分,西天的天空晚霞层层铺展,像烈火一样的燃烧着,美丽得如同梦境。

Y南边城的三月下旬,木棉花开,桃李盛开,正是春江水暖,百花即将怒放的季节,也是一年春季最佳旅游的季节,成群结队的人客团来往不绝,令大大小小的城市、古村落行人如织,安静的世外桃源般的边城小镇热闹了起来。

旅行旺季,旅店的床位也水涨船高,大受欢迎,幸而盈县并不是最著名的风景点,再加之正规酒店价格贵,还是有少量床位,乐小同学和燕少在正规的酒店抢到两个床位,整理行李,洗涮一番,去逛街,顺便找地方吃晚饭。

时隔半个多月之后再次到盈县,故地重游的,两人对道路了如指掌,在步行街逛一圈,进餐馆搓一顿便直奔赌石街夜市。

三月的赌石街夜市比二月更热闹,到哪都是乌泱泱的人头,游客最多,都是跑去体验赌石乐趣的,大多只花个几千块赌石,为的就是尝试那种“一刀切”时的刺激感。

游客多,商贩们的生意也格外好。

燕大少护着个滑溜得跟小泥鳅似的小萝莉在人群里挤,人流量大,熙熙攘攘,有时人贴人,免不了磕磕碰碰,小萝莉跟人也免不了有肢体碰撞,以致他的脸全程都是黑的。

逛遍夜市,小萝莉都没有入手石头,最后反而跑去夜宵摊打包一大包夜宵,吃得嗨极,那见眉不见眼的模样也让燕少心头的郁气消散不少。

在旅馆蓄精养锐一晚,第二天天没亮,乐小同学又在免费保镖的保护下去赶早市,也成功的再次令燕少想直接拎人回京。

乐韵可不知道燕帅哥在想啥,她愉快的到处淘宝,虽然没有入手,但是大致上心里有数,市面上的石头并没有特别令人一亮的极品或顶级货,她特意留意过几个商铺,铺子里的毛料大部分都是她上次看到过的,也说明最近没有频繁大量的流进毛料。

赶趟早市,仍然双手空空如也,然后又去毛料交易市场,她是第二次来,也知道哪个市场的暗料多,哪个市场的半明料偏多一些,哪个市场商摊铺面更多。

一个上午走马观花般的逛了两个毛料交易市场,乐小同学始终没有赌料子,不是没有高品质的毛料,只是比起她上次所赌的料差了一丝丝,有些则是半明料,所以不赌。

到下午,到达建市最晚的毛料交易市场,逛完一半市场,她终于相中目标决定出手,相中的是一块黑灰色的毛料,原石皮壳脱了砂,颜色灰沉,整体比较圆滑,凭心而论,那块原石极像河边的普通石头,毫无特色。

毛料标重六十三点八公斤,料子所表现的特色符合缅国最著名的莫西沙场口原石的特征。

但是,乐韵真想问问那位翡翠商贩:您确定手中的毛料真是缅国莫西沙的原石吗?

如果他说是莫西沙场出口的,她表示“呵呵”!

她确实不是翡翠行家,也不是有经验的挖石工人,不能凭原石的表象特征判断出原石种、色好不好,但是,以她依石头的成分分析的结果证明那块石头不是翡翠原石,应该是某人从某个渠道得到的一块废石,因它外形与莫西沙场出产的某个时期的原石特征极为接近便拿去冒充,纯属冒牌货。

一块石头能成功瞒过翡翠行家光明正大的以翡翠原石出现在市场上,还有正儿八经的标号,她想说一句:你们这样做真的好吗?

缅国有规定,只有经过公盘竞拍的翡翠原石才能出口,否则视为走私,当然也不乏某些有渠道的商人将不经公盘程序的原石带过界到华夏国边城。

乐小同学是不介意市场有走私原石的,但是,这种……嗯,明显是李代桃僵的原石出现了,只能说这世界太疯狂,也是赤果果的欺负没经验的、不懂翡翠的小白。

身为没有专业经验的小白,她表示为了不让更多人被坑,她就勉为其难的将那块冒牌货买了吧,就当积善行德。

冒牌翡翠毛料有一百多斤,开价400块一斤,乐韵顶着张圆脸,继续装不懂翡翠的新手小白兔,笑嘻嘻的拖了老板到角落讲价,软缠硬磨似的硬是从400讲到250块一斤,成交价31900人民币。

百多斤重的石头,块头不特别霸气,重量却是实打实的在哪里,等小萝莉付了钱,燕行走过去俯身抱起石块就像抱着个驼鸟蛋似的轻松,在一群人看大力水手般的眼神里趾高气昂的离开商铺。

凭直觉,他真的不看好它,可小萝莉就是中意,他当然不说什么,幸好不贵,一百多斤的毛料才三万多块,比起那些十来斤也要十几万的原石来说算是超便宜货。

有道是便宜无好货,商家卖的这么便宜,估计行家们都知道它开不出好料,所以便宜出手,能赚到利润就行。

等离开商铺远了些,他才幽幽的问:“小萝莉,你确定它不会赌垮?”

“不知道,赌石就是赌啊,赌了再说。”乐韵背着小手儿,迈着小八字步,优哉悠哉的东张西望。

“!”燕行匀出不手,能匀出手来,他一定拍小萝莉的脑袋,没点确数也赌这么大的,真当玩儿?

“很重啦。”不能拍小萝莉的小脑袋,他只好唱苦。

“燕帅哥,石头很重,抱着累人,这样好了,你帮我送石头回酒店,我再去逛一圈,等晚点回去我们再去吃饭逛夜市。”

“我……好吧,我先送石头回去。”燕行有种自搬石头砸自脚的感觉,他想说的是石头有点重,咱们能送去解或者存放吗?

结果小萝莉直接让他送回酒店,他也是无奈了,还得老实的配合,谁叫是他自己说重的,嘴欠的代价就是被赶回去。

虽然心里有一丢丢的不开心,燕行也没迟疑,把背包给小萝莉,抱着石头回酒店,毕竟抱着块百多余的毛料到处逛也真的很引人注目。

离酒店有点远,他打个车回去,司机瞅着客人抱着块翡翠毛料子的喜感模样,一个劲儿的笑,笑得特别的欢快。

当燕少回到酒店进接待厅时又再次受到接待员和保安的注目礼,他默默的抱石头上楼,也不去找小萝莉了,为了不让人从手机信号查到行踪,他和小萝莉都没开手机,他想去找小家伙也比较麻烦,不如坐待人回来。

送走燕帅哥,因市场里灵气光和翡翠原石光最浓郁最漂亮的几个地方都逛了,余下的地方淘不到好料,乐韵立即打车转移阵地,到另一个交易市场逛毛料区,仍然先观全局,瞄中灵气最浓郁的地方即为前进方向。

逛着逛着,心头忍不住生出几分幽怨,为什么那么多明料半料的灵气都那么浓呢?

毛料区的很多大料都是一刀剖,有些质地真的很不错,灵气很正,可因为剖开了,价格也相对的大大提高,比暗料高出很多很多。

她赌石的目的是为挑最好的石头往空间转移一些,赌暗料,反正谁也不知道原石里是宝是絮,偷找几块废石掉包翡翠原石也没人知道,如果是明料半明料,价格就在哪儿,到时有一大笔钱对不上号,真的经不起推敲。

因此,每每看灵气浓郁的源头是明料或半明料,乐小同学心头都在滴血,忍着强烈的不舍,挪动小腿默默的离开,往往到下一个地方又是那般,那打击真的是杠杠的。

挨了无数次打击,她的心灵都快破碎的时候总算在移动商摊位上找到一块有纯正灵气的翡翠原石,不大,仅只19斤多一点儿,还是块墨翠,那种黑色浓黑如墨,看原石本身的光泽和灵气光芒的浓度推测,它是玻璃种的墨翠,虽然不是老坑玻璃种,那种质地也真的稀少。

原石标价7万,按重量算每斤要三千六百多块,原石壳皮有木那场的特点,想必也是因为外壳表象特征明显,所以价高物贵。

十多斤重的石头七万,跟那块一百多斤才三万多块的石头相比,它重量轻了十分之九,价格却翻倍,也不得不说翡翠行业就那么神奇。

本着好石头必须抢的原则,乐韵抱出石头,耐心的等围着看石头的人走了才跟老板讲价,经过讨价还价的一番角逐,以5万5千价成交,买回石头,塞进背包抱着走,趁没人关注自己跑去卫生间的方向,在转角的地方当四下无人便将石头扔回空间,然后真的晃进卫生间一趟,又去其他地方溜跶半圈又晃回毛料区。

逛遍毛料交易场,她最中意的就是入手的那块,为了不至于让燕帅哥生疑,又买块看得上的绿翡,心满意足的回酒店,路上顺便跑趟商场,购买一辆可折叠的铝合金拉杆便携行李托车。

燕少在酒店坐等小萝莉,等到傍晚她才兴尽而归,他只能用幽怨的小眼神表达自己的委屈,当然,在小萝莉笑嘻嘻的拖着他去觅食时,他立马就变成毫无怨言的小怂包。

两人毫无心理压力的逛街,吃饭,吃小吃,再逛夜市,再吃夜宵,逛得兴尽,吃得开心,痛痛快快的玩了一天,第二天大清早退房奔腾市。

腾市也是玉石集散地,同时也是最著名的旅游胜地,有成片的火山群国家公园,大片的湿地,还有无数曾为国家自由事业而献出宝贵生命的英雄们的安眠地的国殇墓园,其历史悠久,风景独特。

乐小同学和燕帅哥赶到市里才八点多钟,市民开始上街游走的慢节奏生活,游客们却早已在赶场子似的赶这里赶哪里,处处可见身影。

到预订的酒店办理入住手续,简单的洗刷一下,两人外出,走到街上,燕行发现身边的小萝莉竟然神色忧郁,不觉一怔,轻轻的揉她的小脑袋:“小萝莉,怎么了?想不通先去哪纠结上了是不?”

“不是,我想……去国殇墓园,你去吗?”乐韵低着头,眼底蓄着只有她自己才懂的忧伤。

小萝莉第一次没有抗议他摸她的头,燕行低眸,听到的是她叹息似的低语,心头一酸,眼中热烫了起来,小萝莉回程时舍弃去瑞丽的路线,要走腾市回京,目的应该就是瞻仰国殇墓园。

爱国拥军从来不是口头语,小萝莉从没有说她有多爱国有多敬爱军人,但她的行为却从来都把国之利益与军人之安危放在首要位置,如,对间谍从不手软,当他找他去帮军人动手术时她从没推辞。

“……走吧。”他将窝心的热流憋回心湖,轻柔的帮她整顺被他揉乱的发丝,主动招呼她出发。

乐韵嗯一声,跟着燕帅哥走,先去花店购鲜花。

到腾市旅行的人们很多人都会去瞻仰墓园,花店里适合祭祀的鲜花不断,价格也极为公道,燕少购一束巨大的金菊,乐小同学购得三束抱在怀里几乎看不见路,打的去墓园。

国殇墓园离市中心约一公里,陵园占地宽阔,有纪念塔、烈士冢、博物馆等,园内松、柏、竹常青,墓园大门肃穆庄严。

的士到达墓园外停车,乐韵、燕行下车步行,一步一步的走到墓园前的台阶,一级一级的拾级而上,那隽刻着“碧血千秋”的石刻,向人们诉说英烈们的丰功伟绩。

Y南边城的三月,春暖花开,阳光明媚,太阳光照着墓园,令沉重的地方充满了无限希望与温暖。

很多游人在参观陵园,缅怀先烈。

走进墓园大门,陪伴英烈忠魂的青松翠柏劲竹沉默无言,即是无声哀悼,也是无声的倾诉先烈们的向国忠心。

乐韵抱着巨大的花束缓缓的行走,走到纪念碑前,献上三束鲜花,向忠魂们致敬,默哀三分钟,转身回走。

燕行向先辈们献上花束,陪同小萝莉向为国家解放独立事业捐躯的烈士致敬,当小萝莉退身回走,忙跟上:“小萝莉,不登山了吗?”

“等下次来时我再瞻仰英雄冢和烈士遗物。”乐韵微微的仰着头,沿路走向大门。

小萝莉不像平日那么活泼,燕行没再问,出得墓园大门走到街上,阳光照身,他才细心的问:“小萝莉,你献了三束鲜花,有特殊意义吗?”

“一束是我自己献给英雄们的花,另两束是我代我太爷爷和爷爷送给英烈们的心意,我太爷爷有遗言要求我爷爷有生之年到Y南省祭祀当年为收复国士而牺牲的英雄,我爷爷在逝世前没有完成我太爷爷的嘱咐,临终交待让我有机会时到Y南省边城代为祭拜英雄。”

乐韵低着头,她没有见过太爷爷,可爷爷常提及太爷爷,爷爷没能到Y南省拜察英雄们,她这次来完成爷爷和太爷爷们未尽的遗愿。

“乐家老太爷与牺牲的英雄们有什么特殊关系吗?”燕行越发的奇怪了,乐家乐老太爷的来历无处可查,乐家对军人似乎有特殊情怀,是不是还有不为人知的故事?

“我不知道,我太爷爷留有遗物给我爷爷,我爷爷应该知道些源渊。”

“你父亲……他也不知道吗?”燕行的疑惑更深。

“我爸不知道,我太爷爷留下的遗物只传给继承祖传医术的后辈,我爷爷子承父志,所以我爷爷成年后有权看遗物是什么,我爸不从医,所以无权看先辈们留下的遗物,不过我爸知道我太爷爷留有一些东西,只是不知道藏在哪;我爷爷临终将遗物传给我,再三交待要我至少等年满十六岁才能前辈留下来的遗物。”

燕行侧目,看着娇小的小女孩子:“感觉你家的来历很神秘。”

“嗯,我也是那么想的,我猜着我太爷爷必定有不太寻常的经历。”

“……”燕行有点无语,感觉小萝莉好似特别好奇她家老太爷留下的遗物,一副欲求真相的模样,万一她家来历神秘或者其实也很普通,她会不会抓狂?

他不敢直说自己的猜测呀,他怕小萝莉当他故意泼冷水,又想听听她的真实想法,硬着头皮问:“如果你家太爷爷来头颇大,你会怎样?”

“该怎样就怎样啊。”

“比如,认祖归宗?”

“干吗一定要认祖归宗?如果我太爷爷祖上不是姓LE,也不定非得要改为祖姓啊,我觉得我太爷爷创造的姓氏很好,也有特殊意义,保留下去也是很好,这样的话,我太爷爷就是乐姓始祖。”

“如果没有什么特殊性,你怎么办?”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燕行觉得没法愉快的聊天了,明明谈心谈得很好的,为什么小萝莉就不配合了啊,这样子叫他还怎么没话找话说?找不到话头,憋出一句:“现在去哪?”

“去赌石,我要多多的积累资金。”乐韵一昂头,雄纠纠的冲一辆的士招手,她要努力赚钱,等成年,万一先辈遗物有什么遗嘱,她才有足够的能力与资金去完成先辈们的遗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