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六章 遇熟人/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萝莉虽然还是一副喜笑颜开的模样,燕行却能感觉得到她心情比较压抑,当的士到达一条满是玉石店的街道,他下车便直奔一家小吃店,跑去买回来一堆串串,希望美食能让她开心些。

有个小跟班帮拿着美食,乐韵抓着一串烤鱼片边走边吃,走到一家玉石店前也吃光光了,把竹签又塞给燕帅哥,拿一串烤土豆啃,一脚迈进玉石店。

腾市的玉石店也是小型赌石场,每家店都有些毛料,店宽,石头多些,店窄,毛料少些,哪有玉石店的地方就能赌石。

小萝莉吃小吃吃得眉眼弯弯,满足的模样看着像只小苍鼠一样的可爱,燕行心头软软的,帮她提着小吃袋子,任她放飞自我般的快乐玩耍。

玉石店是那么的多,游客或买家也多,营业员和店主笑脸迎人,热情却不过火,店家大多很随和,有时候聊得来,也会请客人坐下喝茶聊天。

店家大概遇到了知音和一位中年男士在喝茶,有几个商人模样的人在看石头,有两客人在柜台看成品,气氛让人觉得自然舒适。

乐韵飞快的扫描一遍,往灵气最浓的地方走,赫然发现又是半明料,还是锁在一个玻璃柜里的半明料,那不是自己的菜,不动声色的走到一边,边装模作样的拿起几块石头看了看又慢悠悠的出店,再次换份小吃串。

一家店走空,再去另一家,不行又换,换来换去,整个人都有点不好,但凡她能看上眼的,不是半明料就是被预定给锁在柜头里等买家来提货,或者是店主自己留下不卖。

反反复复经历不少十次走空,乐韵一赌气,得,不逛了,直街换到另一条街,仍如既往的又碰几次壁,抑着憋屈得快吐血的心情再次走人,也不再逛玉石店,直奔市里最大的一家大型翡翠玉石交易市场。

腾市最大的翡翠玉石交易市场也叫翡翠公盘市场,毛料交易区的毛料是像缅甸公盘上的石头一样摆放,上方有遮雨棚,很多摊主有是长期租摊,也有租一二个月的临时摊,而且,人家的毛料晚上都不用收,到闭市时都是拿块布一盖,然后人该干吗干就干吗。

至于会不会丢失石头,每个摊主的料子都有记录,每个区内到处都有高清摄像头,全天候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监控,谁偷别人的石头被抓,等着的就是倾家荡产的惩罚,以及从此名声扫地,在玉石界再无立锥之地的地狱似的精神惩罚。

公盘市场也最吸引人,营业期每天都有外地翡翠商人来往,游客也是走了一拨来一拨,前仆后继的去体验类似在缅甸公盘上的那种心情。

燕行陪着小萝莉东奔西跑,心中哭笑不得,小萝莉跑了很多玉石店,估计有想入手的料子结果因种种原因都没有如愿,气恨恨的鼓帮子瞪眼,像谁欠了她十万八千似的,等溜进毛料市场,又秒变生龙活虎,睁着双美人杏眼,兴致勃勃的东看西顾。

讲真,对于小萝莉挑选翡翠原石的秘密,他至今仍然没找出蛛丝马迹,总觉得小萝莉就是随意看几眼,然后就跑到某个地方扒拉出某块石头,入手,理由就是看它很顺眼。

对此,燕行深表怀疑她说那话的诚意,有时连模样都没看到就跑去抱石头了,能说顺眼?他也不寻根问底的表达质疑,反正小萝莉的目的是石头,他的目的就是享受陪她逛街的乐趣和独处的珍贵机会。

进了翡翠公盘市场的毛料区的摊位区,乐韵心情好多了,迈着小短腿,拿着小电筒装行家,这里走走,那里看看,一一筛选相看自己看到灵气很浓的摊位上的毛料,明料半明料通通排除,有瑕疵的毛料也排除。

排除排除……

一路筛选,当一块重达一吨的大料被排除,她都快哭了,为吗原石明明质地极好,肉里偏偏要有大裂小咎?有裂绺入侵原石内部肉质层也并不算啥大惊小怪,可毛料里的裂实在太大,对翡翠的损伤超过了能接受的范围。

忍痛放弃目标,闷闷的继续逛,逛过大半摊位入手一块二十多斤的毛料,目测是糯种的黄杨绿,花了四万大洋。

逛到最后部分摊又先后入手三块料子,都是二十斤以下,燕少帮背石头,怕背包承受不住重量,他是一手反后背托着袋子底,尽职尽责的当背夫。

逛完摊位区已过了午,吃午饭后再逛商铺区,入驻市场的商铺好几百家,规模都不少,很多商铺里堆的石头有些连包装都没拆,都是最新从缅甸发货过来或从盈县发货到店的货。

乐小同学并不是家家皆逛,只挑远看灵气很浓的店铺,走空几家,第七次进店找到目标,默默的再次想哭,她看中的目标还没拆包装呢。

店家没拆包装,可不代表着她会放弃,东观西瞧一番,潜摸到放目标原石的区域,不停的看石头,看了十来块才表示对没拆装的石头有兴趣,捧起掂重量,掂试几块,捧着还密封着的目标去找店家谈价。

中老年的店主谦和的笑着,帮拆去包装,原石黄白皮,很普通的外相,只有十一斤多一点儿,500块/公斤,讲价一番,400块/公斤的价成交。

付了钱,乐小同学将石头又塞燕帅哥的背包里,开开心心的继续逛,逛到某家店,找到自己的目标,瞅了半晌,纠结的不得了,买吧,有点大,而且并不是顶级料,不买吧,可惜了。

想想还是入手,虽然不是顶级的翡翠,反正只要运回京城,到时自然能脱手,一样能赚回银子。

考虑清楚,抱住石头,使劲儿的将它挪出列,它重达四百二十公斤,八百多斤的重量相对她而言可不是小重量。

小萝莉在挪石头,燕行便知她大概是决定要入手,赶快过去帮忙,将深黑灰色大块毛料挪到一角。

店里有人赌石,乐韵守着自己的石头等店家,玉石行业有它的规矩,有不是自己同伴的陌生人也在赌石时,讲价要悄悄的跟店家讲,别高谈阔论的让所人听见,要不然你讲了价,别人也学你狂砍价,老板生意难做,当然,如果店家不介意,那又另当别论。

店主看到了挑中大块料的小客人,他在忙,当忙完了跟先进店的一拨客人的生意,拿着计算器到小客人身边,看看石头标号,在计算器上亮出价,店里人多,底价要保密。

燕行一瞅,呵,好家伙,要五百万。

翡翠玉石界就是只赚一倍利润是傻瓜,赚三四倍利润是本分,赚十倍以上是商人的奸滑,乐韵从底价大致猜出店家的底线,还价:“总价五分之二。”

五分之二就是二百万,店主摇头:“我最多折去五分之一。”

“我能接受的就是总价的五分之二这个数。”

“加点,百分之60的价。”

“不,原价的五分之二,这是我的底线。”

“……成交。”

讨价还价几次,小客人死咬着出价数目不变,店家做无奈的表情,同意以二百万交。

“可以免费解石的吧?”

“可以。”店主带小客人去拿刷卡机。

乐韵跟着店主到收银台,拿出自己的银行卡,等店家拿来刷卡机,插卡,输密码,核对后才按确认交易。

出了回执单,签字,买家收一张,卖家收一张收据,交易完成。

客人要解石,店家招呼师傅和伙计,推出一部手推铲车,在小客人和她同伴的帮助下,费力的将石头挪到手推铲车上推去解石。

玉石店或毛料店里的切割机有个好叫的名字叫“发财机”,贴合“一刀富”的俚语,意喻一刀暴涨发大财,当然,也可能因一刀穷变败财机。

店里空间有限,将石头推到店铺门口,又推出一台有活动手臂架的切割机,再去找插排接电源,提清水和抹布。

这边在准备工具,店里赌石的买家也跑出去围观,路过的游客以及在邻店赌石的人都跑去一睹为快,石头还没开解,就围了十几个看热闹的人。

季老与陪同的人员从走一家店铺里走出,就听见有个脆生生的声音在说话——“石头是我的。”,他有点怀疑自己听力不好,可又觉得真的没听错,左看右看,发现隔着两个商铺的一家店外有人围着,跟身边的人说了句“我前面去看看”,拔腿就走。

“季老,您老慢些。”带着两个人陪同季老的有啤酒肚的中年男,边跑边喊,几乎是腆着肚子追赶。

秘书和陪同出差的业务员也跟着老板跑,三人追着季老跑过两个店,到围着的小群人那儿。

跑到人群侧,季老挤到一个能看到店铺的位置,四下一瞅,一下子就找到了自己觉得声音很熟悉的那位主人,那个小姑娘儿站在店铺前放切割机器的一侧,眉飞色舞,神采飞扬。

他立即绕过七八个人,到小姑娘站着的地方,说了声“借光”,挤到小姑娘身旁,温和的打招呼:“小姑娘,真巧,你也在赌石玩儿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