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七章 不带这么踩价的/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燕行的职责是保护小萝莉,他站在小萝莉右手侧随时留意四周情况,当看到季老凑过来,嘴角忍不住抽了抽,还真是巧啊,那位老人也在赌石!只是,那位玉石界的老前辈每次看到小萝莉都主动打招呼,究竟跟小萝莉曾经有啥交情?

跟着季老的啤酒肚男和陪同追着季老到人群里,又跟着季老绕过人往前挤,当啤酒肚男好不容易凑到季老身边,听到季老主动跟人说话,一脸懵呆,有没搞错,不是说季老严肃古板吗?这个平易近人的是谁?

某个老人走来时,乐韵就闻到了他的气味,当看到他跑来主动搭讪,乐得见牙不见眼儿:“季老,我们彼此彼此。”

“我是受了一位朋友委托来帮人掌眼,可不是我自己特意跑来赌石玩儿,”季老笑着说明自己会在边城的原因,眉眼间藏着几分友好:“听说小姑娘上个月在瑞市豪掷数千万赌回一块四吨的毛料,我以为小姑娘早回了京,我还担心我回京晚了错过开眼界的机会,没想到你还在边城游荡,这些日子想必没少入手毛料吧?”

听到老人跟小姑娘说话的众人:“……”赌石的土壕天天有,动不动就砸几千万的人还是有限的,这个是谁家的败家二代?

随同季老的三人:“……”豪掷数千万赌石?土壕!

指挥伙计调整开料机的店家也是惊奇的望几小客人:“小美女,你该不会就是在瑞市从阿江手里买走那块四吨半原石的赌石小玩家吧?”

“如果瑞市没有第二块四吨半重的毛料,也没有第二个阿江老板的话,你说的那个人应该就是我了。”乐韵摸摸鼻子,她不过就是买块毛料,怎么连其他市的翡翠商人都知道了啊?

“小美女,好气魄!”店主大赞,语气都亲切了几分:“我以前也在瑞市开店,前几年移至这边,我跟阿江阿夏是合作伙伴,阿江阿夏都说小妹子赌石喜欢赌大料,果然如此。”

“赌大料更刺激嘛。”乐韵囧了,这才多久,她竟然就出名了,翡翠商人是不是背地里都觉得她钱多人傻?

旁听的众人眼冒星星,哪来的土豪,赌大型毛料就只为寻求刺激?

季老有些哭笑不得,小姑娘跑趟边城,连翡翠商人都熟悉她,够牛!

燕行抑郁交加,他只是去迟了一步,怎么感觉小萝莉的人脉就扩展得好宽的样子,如果当初他再晚去几天,她是不是还会结交到一大票商人朋友?

在店里帮忙的伙计小哥将开料机调整好,在地面铺一块木板,将石头放上去,就等店主和小客人决定从哪切。

乐韵也没磨叽,指了一个位置做下刀点。

开料师傅和伙计操作机器,调整刀的角度,沿着小客人指定的地方切割,边切边淋水,机器的声响也引来更多的人围观。

切割机轰响好一会儿才一切到底,伙计小哥移开机器手臂,开料师傅先往缝里淋了一勺水才去搬开切出来的一块石头薄片,移开,断面露出绿色。

“出绿了!”

“涨了?”

“是涨了吧?”

石头主人不激动,围观的人先激动上了。

“满绿,如果翠色能渗透近二十公分厚就是大涨了。”开料师傅看到绿色也笑呵呵的,二百万的石头,如果仅只薄薄的一层绿,大约能打造三条手镯,能捞回本,如果绿渗透十公分以上的厚度,能打造出六七条手镯,大涨。

季老店主也凑近些观看,毛料皮中度厚,肉质细腻,有冰的感觉,颜色是浅绿,冰种浅绿高翠。

店家问还要不要开,小客人指向另一端,开料师傅笑着点头,再次和伙计操刀切割另一端的面,那一刀在众人期待里落幕,移走薄薄的一层,露出的仍是浅浅的绿色,鲜阳明丽。

“哎嗳,小姑娘,你这运气好的让人嫉妒。”开料师傅都惊讶了,好家伙,他以为能有一半的石头出绿就能大赚,结果看样子是全绿。

店家:“……”,嗯,他卖漏了!不过,翡翠行就是这样,商家有可能卖漏,买家也可能买亏弄得倾家荡产,是富是穷全凭运气,毕竟谁也不能确定翡翠原石肚子装的是翠还是絮。

“暴涨啊!”

哗声四起。

“季老季老!”啤酒肚男顾不得形象,抓住季老,意思是快请他帮抢。

他才喊了两声,跑来围观的翡翠玉石商已出价:“一千万!”

“噗,”价一出,乐韵直接笑喷了:“那位你开玩笑呢,欺负小白也不是这么欺负的啊,这样的石头,一千万你卖块给我吧。就凭踩价的方式,得,您还是免开尊口了。”

喊价的人被怼,立马藏了起来。

小姑娘太直白,原本想喊价竞夺的商人都住了口。

“冰种的浅绿,还是满绿,这么好的料子一千万的价确实开不了尊口,”季老慢条斯理的附合小姑娘的话,望向小姑娘的眼神带着温和:“小姑娘,七千万匀给我,我再回赠你一套首饰挂件。”

原本想竞买的商人都愣住了,七……千万,这种价进货,还有多少赚头?

央求季老帮拿料子的啤酒肚男也愣了愣:“季老,这……这个是不是有点高了?”

季老斜眼啤酒男,慢吞吞的开口:“梅董,这个料子是我自己购买,不是帮你掌眼,你用不着担心赔钱。”

梅董当即冷汗了,季老……怒了!

听季老的语气就能听出来,季老对他说七千万出价高了的话不高兴了,季老不高兴,那绝对不是好事儿。

季老不仅是在首都玉石界有名,在全国性的翡翠玉石界都是赫赫有名,季老出生于翡翠世家,还是朱明时期的翡翠世家,季家祖上世代与玉石、翡翠打交道,季老幼时起即接触翡翠玉石,几乎可以说一生都在跟翡翠玉石打交道。

原本国内的珠宝玉石协会总会要请季老担当会长,他不喜欢当官,所以挂了个荣誉顾问的名头,只在涉及珠宝玉石业的各项运营和管理等事务才会发表建议与意见,并不参与协会直接管理与执行等工作。

他能请到季老来帮掌眼也是托了一位亲戚前辈的福,如果他惹恼季老,抹了亲戚前辈的面子,以后也休想再请前辈们帮忙托人帮他掌眼。

梅董急得冒虚汗,偏偏因为有其他人在,他又不好向季老解释,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

“老先生不会赔本。”店主和开料师傅在研究毛料,听说有人嫌七千万太高,从旁否决:“这料子的肉质很完美完整,没有裂绺,料子的长相又是能得到最大限度利用的形状,保守数能开二百条左右的手镯,还能提取大牌子,其他的挂饰就不用说了,按每条手镯三十万的价就已能稳赚。实际上,这种质地的手镯卖四十万一只都是很公道的。”

他说了一番话,又笑起来:“开出这么好的料子,小美女,这烟花你得放呀,不放烟花,我可是不依的。”

“有如此好料,必须庆祝,十万块的烟花,钱算我的。”季老立即抢过话头。

“哪能让季老破费,我放烟花。”乐韵哪好意思让季老帮自己付烟花钱呀,石头是她买来的,自然由自己承担烟花费用。

“什么破费不破费的,小姑娘瞧不起我这老头子不成。”

“哪里的话,只是不好意思呀。”

“那就成了,烟花费用算我头上,小姑娘记得回京后你那些石头开出来有好料匀两块给我。”

“好说好说,我尽量不全砸了,帮季老您留两块。”

“这就对了嘛。”季老顿时心花怒放,小姑娘出手一般都是绝无差料,她辛辛苦苦的弄那么多料子回京,必定都是好料子,估计还会有极品,他先挂个号儿,总能得到一二块,不用担心跟人争得头破血流也抢不着份子

想买料子的商人听到石头主人与人谈成了交易,心中在滴血,早知道他们也早点喊价,说不定能以四五千万的价拿下来,到时能赚一笔。

心疼之际也恨死了喊“一千万”的那家伙,都怪那浑球出价太低,惹恼了石头主人,所以导致他们连半点机会都没了。

气归气,奈何事已成定局,他们错失好料,只能悻悻的散开。

收银员在开出好料时就等着放烟花,当客人们议定,打电话通知烟花店送烟花来。

烟花店的速度那是杠杠的,这边刚聊了几句,第一车烟花送来,一箱箱的在店前排开,然后又来第二车,第三车,一连来了五车烟花,店家前的地面摆不下,往两边的店门口摆。

其他店家也不会嫌弃,在自己店前放烟花,大家也跟着沾沾喜气,给自己店带来好运,说不定下回就是自己店里开出好料,大家生意兴隆。

店家和送烟花的人在摆烟花箱子,季老和乐小同学进店里交接款项,手机银行转帐,几分钟就完成,季老转给小姑娘七千万,再刷卡付烟花钱给店家,店家再给烟花店。

烟花很快摆放整齐,店主也去帮忙点,烟花升空,砰砰砰,绽放出五彩缤纷的花朵,告诉全市的人说市场里又有人赌石一刀暴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