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八章 给个惊喜/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绚丽璨璀的烟花落幕,天空又归于平静,店家前的地面铺了一地的红色,极为喜庆。

烟花店的人忙得很,放完烟花即回去工作,店主乐呵呵的给了小客人和他同行以及季老的名片,问怎么安排毛料运输。

季老已接手原石,跟店家交流,由店家帮发货,他承担费用,店家没有推辞,欣然通知快递公司来取货。

等季老和店主谈妥毛料的运输问题,没自己什么事,乐韵顶着张阳光明媚的脸,欢天喜地的继续去淘宝。

季老要等快递公司的人过来填单,目送小姑娘,对于小姑娘身边的青年也并未表露出丝毫惊讶,小姑娘身份不凡,晁家也不会放心她一个人在外跑,委托保镖保护也是必须的。

“季老,我刚才没别的意思,就是……”没了旁人,梅董低头哈腰的给季老道歉。

他还没说完,季老打断他的话:“你不用多说了,我陪你在边城逛了好几天,你也购到不少料子,如今我入手这块料子也不会再在这耽搁,你自己去忙你的,不用留下来陪我。”

“季老,我真的不是嫌价太高,我是……我是银行余额有限。”梅董心里一个咯噔,顿觉不妙,季老真的生气了!

“不用解释,我忙,你们自去,看在你家亲戚的份再提醒一句,遇着刚才的小姑娘,放聪明些别去招惹人家,你们惹不起她,你若是自以为钱多了不起惹怒小姑娘,就算你那位亲戚求我也不会去找小姑娘给你说情。”

季老懒得跟唯利是图的人废话,直接逐客,能帮姓梅的掌眼也不过是念着他亲戚跟他有几分交情,若不识好歹,也不用着委屈自己。

梅董心都凉了,他被季老轰了,亲戚前辈知晓了必定削他,他也不敢再死皮赖脸的缠着季老惹他心烦,赶紧诺诺的应了,带着秘书和业务人员退出店,生恐再遇到刚才的小姑娘,带着自己的陪同急匆匆的离开市场,那个谁,他惹不起,躲着吧。

梅董心虚流汗逃离时,乐小同学还在愉快的逛商铺,刚入手一块石头都没捂热就已脱手,赚回来的钱快抵得上她砸在赌石方面的数目总和,她的小金库又回复亿数啦。

燕行以为小萝莉遇到季老也许会因有共同话题结伴赌石,没想到她仍然单枪匹马似的自己跑路,他背着几十斤的石头,舍命陪君子,陪着她随性瞎逛。

小萝莉虽然赚得一大笔并没晕头,没有想买就买,也不是看到大料就买,她挑剔得很,到半下午离开之前只入手一块七八斤的石头。

转入另一条街,燕少机智的跑商场去购台可折叠的、板式手推行李拖车,大概是因为到腾市旅行的游客们也管不住手会买买买,也需要行李托车,因此商家看到商机,边城的市县都有行李托车卖,像瑞市、盈县腾市是专业级的翡翠原石集散地,行李托车有好几种可供选择,为人们提供了方便。

有了行李托车,燕行心情特别的畅快,有个拖车搬运,无论小萝莉怎么买石头都不用担心搬不动了,尽管买吧。

他没想到小萝莉还真的不负所望,在逛一个赌石城到傍晚逛玉石店时,又入手一个差几两即五百斤的大块头,那块白砂皮石头往行李拖车上一放,好吧,份量杠杠的。

行李太重,打的不方便,燕少就那么拖着约六百斤重的行李车,在小萝莉如花笑颜里用脚丈量了近一里半的路回酒店,因石头太重,也不方便搬上楼,只提背包回客房,大块头放在一楼接待厅的服务台寄存。

晚上,本着有时间尽情玩耍的原则,乐小同学拐燕帅哥又一头扎进夜市,没买翡翠原石,从一个和田玉商手里淘块和田玉。

燕少以为小萝莉在边城玩得开心,可能要呆个四五天才舍得考虑回京,实际上不用他绞尽脑汁想办法旁敲侧西的催,小萝莉逛夜市回来即请酒店代购机票,第二天的清早退房,赶车去机场。

两人订的飞机是中午航班,提早二个半小时赶到机场办理行李托车,小女生赌回的石头自带回京,航空托运贵得要命,又割了她一块大肉。

飞机是Y南省省内航班,一个小时多几分钟到达省城机场,下机后的燕少带小萝莉等着提取行李,再寄存,买回第二天早上回京的飞机票,去欣赏Y南省首府的美丽。

一个年近三十的汉子跟着稚气未脱的女孩子满大街的逛,放飞自我的结果就是逛到近晚十一点才回机场。

23日凌晨六点,离京近一个月的燕少,携小萝莉登上回首都的飞机,四个小时后平平安安的回到京城。

3月下旬的京城,春回大地,柳爆青,草冒芽,桃李杏花也在枝头摇拽,猫冬完的人们也活跃起来,年青人甚至换上春装。

燕行携带小萝莉下飞机,去取行李的地方等,因为没几个人等在行李出处,开手机,当手机有信号之后便繁忙的响个不停,一大串信息像爆豆子似的爆了出来。

他等它消停了才拣着看,先看重要的,再看次要的,越看,那张脸越……暗沉。

“小萝莉,能不能……请你去医院一趟?”他沉默了好一阵,微微变腰偏头,轻声的对身边的小女孩说话。

“又有兵哥哥重伤?”乐韵想爆粗口,她刚回京好吗?屁股都没坐热又要叫她做手术,她好不容易才弄到的药啊……想想即将有一批药要离自己远去,心好痛!

“是个很特殊的革命老兵,半个月前从S省转至首都,队里的兄弟们每天电话信息在寻找我的踪迹,催得很急,怕是那位老人大限近在眉梢。”

“我不是神仙啊,如果是某个人的身体功能到达极限,我也挡不住的死神的脚步。”

“尽力了也就无憾。”

“知道了,明天你安排好时间通知我,真是的,需要救人的时候就想起我,有好事咋不想起我这个人,总要我当苦工,能不能给我开个后门,让我坐车坐飞机免检行李啊,没有特权的人太悲催了,连把削水果的刀都不能带,我容易么?”

小萝莉在发牢骚,燕行抿着唇,笑得眼里闪星星,小萝莉在乘机从Y南省首府回京时在机场安检检出把水果刀被没收,而他因有军官证又有特别证件,行李不过安检机,对此,她耿耿于怀,一路没少叫他“特权分子”。

燕帅哥装傻充愣,乐韵抱怨一顿也就不了了之,坐等二十几分钟,行李出来,赶紧领取。

两人的行李有好几件,那块近五百斤的翡翠毛料经由机场人员用特制箱子和行李拖车一起打包成一件装行李,一百多斤重的一块石头是一件行李,还有些小块石头装袋子里做一件,还有乐小同学的一只大背包。

将行李领取到手,拆了绑石头和行李拖车的封条,用拖车装载行李,一人背一个巨大的背包,拖一辆行李拖车出航站楼,打的士。

装车的时候,其他行李放后箱,燕少和乐小同学同心协力将大块头给搬上车放后排座前,也占了大量位置。

的士司机是懵呆的,载着七八百斤的客和货物回市中心,愣是在路上捱了两个多钟,到十二点半才疲惫不堪的爬到晁二爷住的别墅,当客人们搬货下车,他再次上路,才体会到啥叫如释负重。

胡叔接到视频电话看到在别墅门口的四姑娘,懵到以为自己老眼昏花,挂了电话蹬蹬的下楼冲出院门,立马往别墅大门口跑,他虽说年纪有点大了,不过肺活量挺好,一口跑了老远还能喘气儿,当远远的看到拖行李车背大包的男女,他又秒速化作兔子,嗖嗖的跑。

乐韵在别墅门口给晁二伯家打电话,有胡管家的确认也得到保安放行,燕行怕她一个人拖不了那么多行李,送她进别墅园,当看到胡管家跑过来,他也就不再跟人打照面,将行李拖车交给小萝莉,他折身走向别墅大门。

胡叔还没跑到四姑娘身边,看到另一个人转身走了,老纳闷了,那是谁呀?他是追不上青年的速度,等跑到小姑娘面前,已是汗如雨下。

“胡叔,您老肺活量真好,很有长跑天分哟,您去参加全民运动会保准能拿个名次回来。”当胡叔冲过来,乐韵上前去搀扶住跑得气喘吁吁的老管家,帮他抚拍后背顺气。

“哎哟,我们的小公主又寻我开心了。”胡叔享受着小姑娘的按摩,一边抹汗:“我的姑娘啊,你回来怎么不说一声,叫我们去接你啊,你搞突袭,刚才我差点以为我眼花。”

“想给大家一个惊喜呀,再说咱们要节约能源,尽量少开车不给路上添堵嘛,打的就行啦。”

“这惊喜确实极大,咱们快回家。”胡叔赶紧的站直腰去拖行李,速度不给力,被小姑娘抢走大件行李,他只能拖小车。

两人各拖一辆行李拖车,在车轮骨辘辘的声响里兴高采烈的回别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