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章 加急求诊/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小女生玩得天晕地暗时,晁老爷子和晁老太太也到晁二家,两老人中午接到胡管家电话收拾收拾就出发,换地铁换公交车的换了多趟车,一路紧赶慢赶风尘仆仆的赶到别墅。

老爷子老太太到别墅时并没有听到机器响,先上二楼,第一件事就是瞅客厅,没看见那个粉粉的小团子,老太太顿时有点郁色:“小胡小方,小团子溜了?”

“老太太,四姑娘在楼下折腾她的石头。”方妈一边泡茶一边笑答:“四姑娘吃了东西就折腾上了,怕我们看她砸石头会心疼,不让我们看,我们也就没围观,哎哟,大概又有块石头遭殃了。”

方妈妈刚说了几句,听到“嘭”的一声沉闷大响,禁不住笑出声,四姑娘一个人又是机器又是弄得嘭嘭响,讲真,她和老头子都为那些石头担心,也难怪小姑娘不让他们在旁看,听着都有点不放心,在旁看她把翡翠石砸坏不心疼才怪。

那声闷响还挺给力的,晁老太太都惊了一下,瞬即又笑容满脸:“没跑就好,我还以为小不点又逃了呢。”

晁老爷子没说话,眉眼间的严肃严厉褪去,一脸和颜悦色。

晁老爷子和晁老太太也没跑去凑热闹,小团子怕他们看了急出心脏病来才不让围观,他们跑去在旁边呆着,没得让小不点束手束脚的,也玩得不尽兴。

没人围观,乐韵兴采烈的用袋子装了些废石,又装几块解出来的翡翠,先扔一边,趁着时间早,拿空间里的石头解,解出好几块漂亮的极级品质的翡翠。

玩了很久,兴尽,开门,再拖地,把废水拖干净,收拾好场地,提自己的袋子,锁上门回宴厅,将装有石头的东西塞进大背包,又去看看一楼的厨房,一溜烟儿的飞奔上二楼。

方妈妈听到蹬蹬蹬的脚步声,赶紧去拿双拖鞋放在进门的地方等着,眨眼儿小姑娘飞奔而上,到玄关脱掉鞋子趿上拖鞋就飞进客厅。

“爷爷奶奶,我回来啦!”看到客厅里的两老人,乐韵飞着冲过去,如乳燕归巢,扑到老太太和老爷子身边,分别抱着老人的一只胳膊,笑得灿烂如太阳花。

“有个小人精一跑就一个来月,还好意思嚷嚷。”晁老爷子故意板着脸想凶小粉团子,结果因为被孩子依赖,心情太好,绷不住脸,话没说完自己又眉开眼笑。

“淘气小团子,奶奶的贴心小棉袄,在Y南省玩得高兴不?”老太太忙将粉粉的小丫头搂在怀里,捏她的滑滑的嫩脸蛋。

“玩得很高兴,奶奶,我在外面研究植物时找到几种植物适合做卤水,我想明天在二伯家做卤水卤肉吃,行不行?”

“好啊好啊!”老爷子和老太太胡叔方妈一片叫好声,个个喜上眉梢。

“需要什么肉什么原料,你告诉我们,我们帮你去买。”老太太心中喜不自胜,小不点愿意在晁二家制卤水,说明会多留几天,她们这些老骨头也有福了。

“要很多哒,”乐韵赶紧的抱住老太太捏自己脸蛋的手,顶着被捏得发热的脸蛋,勾着手指头,巴啦巴啦的说要什么:“要五花肉,剔了排骨的肉,猪肘子,猪蹄、猪耳朵,还要鸡爪子,鸡翅膀,有想吃鸡蛋的或者牛肉的也可以买些。卤菜做出来除了当时品尝的份,大伯二伯晁爸爸家各一份,我自己要二份,份回学校和晁哥哥吃,一份请晁哥哥的小伙伴们吃,还有我师母一份,还有还有,帮明姐姐留一份,三位外公外婆家也留一点,这么算起来每样肉要二十斤以上才够。”

小家伙在勾手指头,四个中老人瞅着她笑,听着她点着人名要给谁谁一份,笑得又欢快又无奈,小粉团子做点吃的要给每家分一份,她要是开饭店估计会赔得吐血。

乐韵数了一通,纠小眉头:“萧家哥哥不跟晁哥哥同校,我请晁哥哥的小伙伴们吃饭没他的份儿,奶奶,我可不可叫萧哥哥来二伯家吃卤菜?”

“可以可以,小团子想叫谁都行,”晁老太太乐得合不拢嘴:“你哥哥学校事务多,这个周末也没空,要放清明假才回来,大李也一样,萧小胖应该有空,明天我打电话叫他过来。”

“我明天上午要去帮人看诊,至少要下午回来才制作卤水,明天晚上才能卤肉,叫萧哥哥后天早上过来吃早饭正好。”

“嗯嗯嗯,听小团子的……”老太太欢喜的点头。

小不点说要做卤肉,老爷子老太太和胡叔夫妻也有事做了,拿来纸笔列清单,商量哪样肉要多少才够,用哪锅烧汤哪只锅熬卤汤。

晁二爷和夫人回到别墅楼下就听到楼上传来笑声,直接将车停院外,心情轻快的上二楼,到玄关换上鞋进客厅,看到小粉团子坐在父母中间,父母一脸的愉悦的,禁不住也满心欢喜。

屋里开了空调,温度略略有点高,夫妻俩边脱外套边喊“爸妈”,那边小粉团子跳起来就冲过来,那蹦蹦跳跳的样子极像阿福小孩子撒娇的模样,让夫妻两个心头软软的。

乐韵蹿到漂亮的美妇身边,抱着人的腰:“美美的二伯母,你比去年看起来更年青啦,你和帅帅的二伯有没偶尔想念一下小团子?人家很想大家哒。”

“这回我信你有想念我们,你多玩几天才回学校,可信度就更高了。”被小粉团子夸帅,晁盛安笑得嘴都合不拢,摸摸小家伙的脑袋,送公文包去书房,将小团子让给夫人疼爱。

“瞧这小嘴甜的,尽会哄人开心,跟你福姐姐一样的皮。”晁二夫人好笑的捏小粉团子的脸蛋,小家伙穿牛仔裤,一件迷彩衣,衣服很宽大,衣角打成结,特像个小子。

“人家是一本正经的说真话。”乐韵咯咯笑,任美妇边揉脸摸头边牵着走。

晁二夫人将小粉团子牵回沙发座那边,将小家伙还给父母,平日里孩子们都不在家,老人们也挺无聊的,难得小家伙回来了还爱粘老人,让两老人视如珍宝,她就不跟长辈们抢人。

二媳妇将小家伙又塞回来,老爷子老太太笑得那叫个开心,不跟他们抢小孩子的儿媳妇都是好儿媳妇,不像小阿福总跟他们抢小乐乐,阿福一点也不可爱。

晁二爷晁夫人先去换套家居服,再洗了脸和手回到客厅坐下泡茶吃水果,说要开赏石茶会的事,晁家老少们商量预订4月第三个周末开茶会,只是口头定下日期,还没正式下帖。

对于赏石茶会,乐小同学没啥意见,她本身是懒得搞那些风雅的活动,奈何有人想捧场,就交给晁家老少爷们操心,她只管做她喜欢的事。

小家伙没意见,晁二爷便将茶会时间便定下来,等下周上班他们便正式下请帖给多次表示有兴趣想欣赏石头的人,请来别墅玩耍。

一对夫妻听说小粉团子要在家做卤肉,甭提多开心,小团子要多留几天,一家人也正好乐呵乐呵。

方妈胡叔从半下午就开始准备晚饭,就着现有的食材,两人各做几道拿手好菜,凑成一汤九菜的十个菜,六点准时开饭。

因为最小,乐小同学成了保护动物,被老少们疼爱,海鲜类的都往她面前送,以致于她吃撑了,瘫成一只熊猫瘫,逗得老太太快笑岔气。

在晁二爷家开饭时,燕少和队友们已解决晚餐,和赤十四、神十六黑九回到旅部的医务楼给金廿二作伴,也帮金和在陪他的洛七把饭带回来。

金是病号,为了尽快恢复,食堂给病号另开小灶做有针对性的营养餐,他不跟大家吃集体食堂。

医务楼没其他病号,就金廿二一个需特别关照的严重病号,也显得特别的冷清寂寞。

金廿二和洛七在吃饭,赤十四叽叽喳喳的在抱怨好久没有吃外卖了,想念谁谁家的餐馆的菜好吃,也成功的挨了洛七无数个白眼,令神十六特想将赤十四给从楼上扔下去。

红大校喋喋不休的说得正欢,手机催魂似的响起来,他的抱怨声嘎然而止,拿起手机一瞅:“嗯,医院的?”

似疑惑似的一句引来几人的视线,赤十四按接听健:“您好……嗯嗯,你请等一下,我向队长请示一下……”

他一边听一边嗯嗯,再转眸望向自家俊美的队长大人:“队长,江湖告急,总医院秦主任来电话,希望队长请小美女医生能立即去趟医院帮看诊,那位病号下午又去鬼门关走了一趟,刚抢救过来不久,种种迹像表明十分危急。”

他们下午打电话去医院时,秦主任办公室的一位助理接的电话,说是秦主任去做紧急手术去了,想必那时就是在抢救某位重病号人员。

“现在?”燕行眉峰微纠:“我去试试,能不能成功可不一定,毕竟我之前预约的是明天上午,万一小萝莉不愿出夜诊,我也爱莫能助,我可不敢强迫小萝莉去救人。让秦主任和教授们先去吃饭吧,我去找小萝莉,晚些再给回信。”

小萝莉会不会发火?

虽说决定去找小萝莉,他心里也没多少底,小萝莉答应出诊是看在革命老兵的份上,结果不仅有个特殊的老人,还个特别病号,事实有点不符。

“好咧!”队长同意去找小萝莉,赤十四欢快的应一声,又对着手机喊:“秦主任,我们队长的答复你应该听到了,你和教授们先休息一下赶紧去吃饭,别饿坏了,我们队长找小萝莉也需要比较久的时间。”

“好的,麻烦红少校和燕大校了。”抓着办公室电话的秦主任,暗中松了口气,虽然不确定小姑娘会不会来,好歹他们尽力争取了,如果小姑娘不肯出马,只能等明天。

挂了电话,他又打电话给康教授和卢教授,说了燕大校那边的答复,脱去工作服,洗手洗脸,赶紧去吃晚饭。

赤十四结束通话,兴冲冲的跳起来,一边脱迷彩服外套一边飞奔着跑到自己放东西的床头柜前开柜拿西装外套,换鞋子。

燕少说准备去找小萝莉时便关了自己的笔记本,装进袋子里,去找自己的衣服和背包。

“赤十四,你换衣服干什么?”神十六斜眼红肆,队长换衣服换鞋是要去接萝莉小美女,赤十四兴奋什么?

“我给队长当司机。”赤十四飞快的套上西装,又换裤子,动作那叫个利索。

“队长没说带你去。”

“队长也没说不让我去呀。”赤十四套上西裤,弯腰换皮鞋。

燕行在换西装外套,什么都没说,穿上外套,提起帮小萝莉装药汁袋子的大背包,一声不响的直接走人。

“队长等等我,你把司机落下就没人帮你开车啦。”赤十四刚穿妥鞋子,队长就跑路,他赶紧抓过手机和钱包揣衣兜里,一手抓过皮带,边跑边系皮带。

队长没有说反对,也没有叫跟上,红肆追着跑出住院病房,留下来的神十六洛七黑九金廿二:“……”感觉又学到了一招,以后可以用这招死皮赖脸的跟队长出任务。

赤十四边跑边系皮带,那速度也是极快的,跑到楼梯间就整好皮带,再整衣衫细节,到楼梯转角还照了照镜子,衣冠整齐,是个大帅哥哟!

自认是个美男子的红少校心情大好,雄纠纠的跟着队长下楼,到医务楼前的地坪,一溜烟儿的跑前头到队长大人的那部猎豹旁,利索的帮拉开车门,请队长大人上车,自己飞快的绕过车头钻进驾驶室开车。

“你倒仗义的,小萝莉发火揍我的话,记得要帮分担。”坐副驾座的燕行,看到赤十四那种意气风发的模样忍不住抽嘴角

“嘿嘿,那是,咱可是能为兄弟两胁插刀的。”赤十四骄傲的扬眉,嗯嗯,如果粉嫩的小萝莉要揍队长的话,他会拿手机拍照留存底给兄弟欣赏的。

赤十四快乐的如只出笼的鸟儿,燕行也没心思研究为什么,暗搓搓的思考等到晁二爷家,他怎么跟小萝莉说请她看诊的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