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二章 发飙了/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主任和卢教授康授是负责重病号的专业组医生,吃完饭也没回各自在医院的医生住处,就在大休息室小憩,一边等红少校的消息,当收到电话,激动的大喊:“快快,柳枝接骨小神医快来了,马上行动起来。”

“真的啊?快通知助手们安排手术室。”

卢教授康教授也抑不住激动,跑得那叫个快,也因他们的吩咐,医院几个部门立马就是一阵小小的兵荒马乱。

上面动动嘴,下面跑断腿,主刀医生吩咐下来,住院部和药房、护理部忙碌了起来,通知病人陪护,准备需要用到的药和手术器械等等。

做为主刀医生,卢、康教授和秦主任是动嘴皮子的那号人物,安排手术室的事也有助理们负责监督,他们只需要随时监控病人情况。

那么多人合作,很快安排好重病手术室,重病号和许多医用仪器也转至手术室,各种手术用品也相继送进手术室,人手也安排好。

陪护重病号的人,以及外院的几位工作组的成员们也全部在做了消毒工作后穿上防护服戴上口罩进手术室,卢教授康教室秦主任和助手们也到位,大家在手术室里坐等燕大校陪柳枝接骨术的小医生过来看诊。

路况畅通无阻时不到半小时的车程,因晚上夜生活丰富,车辆太多,猎豹硬是超过一个小时的时间才行驶到军总医院。

对于总医院,赤十四是相当熟悉,熟门熟路,将车开到住院手术的大厦前停在许可的位置,按自动开车门按钮帮小萝莉美女开车门,他自己不敢怠慢,动作利落的从副座下车,帮扶车门顶当车童。

当小萝莉钻出车,红少校麻利的回身,将队长放副座上的大背包提起来,立马机灵的引路:“小萝莉,往这边请。”

乐韵等车停稳当才不急不忙的下车,抱着自己的背包,跟着秀气帅美的兵哥哥走向大厦,至少燕某人,谁管他,他丢了更好。

挨被嫌弃得快变狗不理包子的燕少,帮拎着小萝莉带来的医用品,关上门,三步作两步追上小萝莉和赤十四,默声不响的当空气。

赤十四边走边打电话,问秦主任手术室在几楼几室,交流一番,领小萝莉到大厦的电梯间乘电梯上楼。

秦主任随身带着手机,当接到红少校的电话交待同仁们一声,自己飞奔着去手术室外等燕大校和小医生。

他等得小会儿,形如白昼似的走廊间出现三个人,两高一矮,沿着有种标识和“手术重地”等字样的门找地头。

离着有点远,秦主任猜着就是自己要等的人,非常开心,就差没跑出去迎接了,如果不是因为燕大校曾说小姑娘不喜张扬,他还真的会跑去迎接。

燕行早早就瞄见秦主任站在一间手术室外,和赤十四陪小萝莉去碰头。

乐韵记得住人脸,看到某位明显等人的穿白大褂的医生,撇撇嘴,又是上回做柳枝接骨术当中的某位,再看手术室门口站着的保安,再次撇撇嘴,时刻有人保护又能咋的?若真有人暗杀,那两人根本挡不住。

秦主任看到粉嫩娇小的小女孩子,十分的友好谦和:“小医生,又要辛苦你了。”

“客气。”乐韵淡淡的点点头。

秦主任开手术门,第一道门后是消毒通道,防护服都准备好,赤十四机灵的拿过一套白色手术服帮小萝莉穿起来,自己也穿一套,戴上消毒口罩。

穿上防护服的仨,与秦主任在紫外线灯下消毒,然后再开第二道门,迎接四人的是二十几人的注目礼。

卢教授等人在秦主任跑出去接小姑娘时便全部排排站好,医护人员近手术台,其他人员在后方。

没人拦着手术台,乐韵走进手术室便能一目了然,手术室很宽,也是最大型的手术室,无影灯像个闪亮的飞碟,手术工具车、手术工具,手术必须要用的消毒消炎药和纱布等全部到位。

手术台上的病人盖着被子,很多软管子从底下钻出连接各种仪器,真让人怀疑是外星人在拿人类做实验。

另外的人全部在手术台另一侧的、面对门的那一边,有二十来个人在,还有女性,都穿防护服和大褂子。

乐韵的视线一扫而过,重点停在手术床的病人那,那位只露出头,脸部浮肿发青,脸平了,找不着五官在哪,眼睛的X射线光扫描一遍病人,人体躯干图影像也传进大脑。

仅一秒,她就暴发了:“特么的,姓燕的,你不是说是个革命老人吗?哪个革命老兵不是七十以上年龄,这里躺着的人明明还不到五十岁好吗?我只问你革命老兵呢?”

小萝莉暴走,赤十四有种地震了的感觉,他们队长的威严啊,这下子荡然无存了,可怜的队长大人!

卢教授康教:“……”

不明真相的众人:“……”那个发出河东狮吼的女性不会就是卢教授几个人说的很神奇的那位医生吧?

藏在人群里的万俟大公子:“……”嘤嘤,小师妹发火真的好可怕,难怪小晨怕爷爷奶奶的小学生了。

“小萝莉,这个……这个不是某命老兵,特殊的革命老兵在另外的病房。”小萝莉一怒,燕行内心冒虚汗,赶紧的解释。

“你说是请我给革命老兵看诊,可没说是请我给其他人看病,想玩先斩后奏,偷梁换柱的偷换概念,当我是傻啊!”乐韵气坏了,明明说好是革命老兵的,结果莫明其妙的领进病房,又想要她白白贡献良药,没门。

小萝莉转身就走,燕行急速追:“小萝莉,小萝莉,我可以解释的……”

“解释你个大头鬼,拿个非兵哥当革命老兵骗我,当我是冤大头是不是,欺负我年少无知是不?你们爱咋的就咋的,我不奉陪。”欺负她善良是不是?让她救兵哥哥,她就算是牺牲些药也甘愿吃亏,想弄个人来冒充革命老兵要她救,当她傻啊。

“小美女,我们没有骗你,队长真的没有骗你,这个人是特殊……”赤十四也追着小萝莉,赶紧挡着门,队长那货这次掉链子,搞不好真会惹得小萝莉记恨他们。

秦主任等人懵了,别告诉他们说燕大校其实是用骗的把小医生给骗来的啊。

“小师妹,你且等一等,这个可能有误会。”万俟宏理本来想当空气的,结果小师妹爆走,场面有点失控,他只好站出来发言。

“大师哥,就算你说情也没有用,解释都是掩饰。”乐韵回过头,吸吸鼻子:“我最讨厌别人骗我,拿着我的善良当骗我的筹码,践踏我对军人的真心敬爱,我也会心寒的,就算师母在此里,我同样是这样决定,谁的病人谁自己救,谁接下来的工作谁自己承担后果,我不帮人买单。”

“我没骗你……”燕行想解释,小萝莉直接捂耳朵,他的心慢慢的冷下去,他当初因太姥姥的事隐瞒了真实情况,韩教官的事和神农山的事也隐瞒了些真相,小萝莉其实一直记在心里,不说不等于真的不介意,只是没有爆发出来。

“小师妹,这么说来确实有点误会,这里躺着的其实也是军人,不是武职军人,是技术类的军人。”小师妹钻了牛角尖,万俟宏理揉揉额心,直接点明要害。

“什么领域的?”乐韵听到了大师哥的解释,转过身,火气还没消,定定的站在门口。

“机械电子类、航天方面的高端技术的科学家,技术少将职。”万俟教授还在思考怎么解说,赤十四直接兜底。

听说是高端技术的技术军人,乐韵心中那把熊熊火焰消了一半,自己走向手术床:“为国家强大而在高端技术领域不懈努力的人才都是值得敬重的,可以帮看个诊,要是那种成天挂着某某领域专家牌子鼓吹乱七八糟的东西,最后要让老百姓买单的专家,死了也别叫我看诊,老子宁愿背上见死不救的骂名也不想浪费心血。”

“!”众人还处于半懵圈状态,这样,好了?

卢教授康教授想哭,这都是什么回事儿?燕大校究竟是怎么跟小医生说的,惹她得差点暴走?

“小师妹,你是淑女,不要爆粗口,要不然我老娘听到了会骂我这当师哥的失职,没有保护好你,让你气得骂粗话。”万俟宏理无奈的很,猜着小师妹心情不好,其他人大概是搞不定她,他自己站到手术床旁等小师妹过来。

秦主任被小医生整得哭笑不得,也不管红少校和燕大校,赶紧的跑几步,跟在小姑娘身边。

小萝莉被万俟医生给稳住,燕行赤十四悄无声息的跟在后面当跟班,小萝莉没摔门而去,他们受点委屈也没啥的,谁叫他们之前没有说明情况。

发了火的乐韵,提着背包走到手术床边,将背包挂肩上,她刚想伸手去拿病人的手,她师母家的大公子甘当助理帮揭起被子一角,露出病人包着纱布的手,她伸手按住病人肿得乌青的手腕按脉博。

按了左手脉,绕过去诊右手脉,那边则是康教授离得近当助手揭被子,摸了一回脉绕过床尾,有助手在那边,赶紧将被子揭起一角给小医生检查病人的脚。

为病号摸了双手双脚的脉博,乐韵挺奇怪的:“为什么不给他手术?按他的伤势,你们摸脉找不出原因,医院有高端设备,送去扫描、拍片足以能找到症结所在,对症手术就行了,完全用不着拖到现在。”

卢教授赶紧解释:“小医生,这个病人体质有些特殊,初入院时刚送进扫描仪器里忽然抽搐休克,费尽心力才救回来,再送去拍片又抽搐体克,反复几次都是如此,扫描拍片会要了他的命,因此不能再用高端设备给他做检查,只能凭众同仁们的多年临床经验做了表面伤口处理手术,病人情况特殊,众同仁们尽力争取保住人,坚持到请小姑娘来看诊。”

乐韵理解病人不能脱离危险的原因,不能进高端设备里扫描拍片,以在场医生的能力确实无法找到病人身上扎着的许多东西,自然无法进行手术。

“扫描中抽搐体克,只能说明他与高端仪器产生了神奇的磁场脉冲共振,难怪神经与血管有二次爆裂现像。他的情况也确实不宜再拖,再持续下去,明年的明天早上就是他的忌日,准备手术吧,手套与手术刀,清毒药物再加多一倍的量,棉花棉签也需要准备足。

需要几个大烧杯,没有烧杯其他干净的容器也行;装废弃水的的盆桶也需要三两样,要几壶开水和三四桶干净纯净水,干净毛巾或纸巾。

再准备几百张创可贴,大小型的都要,缝合伤口的羊脂线和医用针,羊脂线能多不能少;手术少不了要输血,400毫升的血袋准备二十袋左右。

这场手术是场十分耗时的手术,派人去购买高热量的巧克力和水,如果医生在手术中消耗太大身体承受不住,换场下去休息一下补充能量。

另外,非医务人员全部出去,能独立手术的医护人员留下,不要问为什么,非医务人员对医生只有绝对服从,没有质疑。”

医院将人保命拖到现在,不可能再让其他人接手,乐韵也不用人再三请四催,自己发号施令,需要她主持手术,那么其他人只能听她指挥,免得拖她后腿。

小姑娘一连串的吩咐砸了下来,助手们未必全记得住,幸好卢、康教授和秦主凭的助手们曾经见过小姑娘手术,所以机灵的做了录音记录,立即通知医务台,让各部门调备手术需要的物资。

被勒令出去的非医务人员们你瞅瞅我,我瞅瞅你,谁也没走。

“非医务人员的各位请移驾去手术室外。”一群人不肯走,卢教授亲自赶人,小医生说让出去,必须清场。

“可以不可以……不走?”

“不是自己所擅长的领域,不要试图探索,否则有可能出现自己无法承担的后果,谁不走,让人横着出去。别跟我讲道理,我工作时六亲不认。”一拨人想耍赖,乐韵直接发飙,想围观?给她堵添?

“小美女,我们……不用回避吧?”赤十四不想走,他真的不想走。

“你在一边呆着,医务人员手术中无法碰触的东西由你帮取拿递送,帮人打水洗手的零碎事也是你的。”

“好的。”赤十四兴高采烈的留下当打杂工。

“那我呢,我也当打杂的。”燕行赶紧的吱声,这个时候面子不重要,能留下来旁观最重要。

“出去!”回答他的是冷冷的两个字。

“我……”燕行笑容僵硬,默默的将手里拎着的东西递给赤十四,就算再不甘愿也不敢跟小萝莉对着干,干净利落的转身,走到门边,按开门按钮,率先离开手术室。

跟随小医生的两人都没违逆小医生的话,其他人哪还好意思赖着不走,排成队,鱼贯退场。

“小师妹,手术主要做什么?”万俟宏理闲着无事,努力求知,达者为师,在某些方面,他不及小师妹。

“取病人身体内的特殊纤维丝。他体内很多地方嵌着纤维丝,神经与血管、肌肉与内脏上都有,头部神经扎有多根丝,有一根纤维丝扎在大动脉上,一根纤维扎进左胸第四根肋骨,左肺叶也扎有一根纤丝,其他肌肉里的纤丝并不太严重,也幸好眼睛没有挨纤维丝扎中,否则双眼难保。”

卢教授和康教授就一个想法:小医生一定是扫描仪投胎的,要不然她怎么可能只摸摸病人的手脚就诊出病人体内嵌有纤维丝?

向外走的一拨人听某小医生论起病人体内情况,表情千奇百怪,鱼贯走出第一道大门,大门合上。

到了外面,一群人不肯走,一个只露出犀利双目的男士,轻声问燕大校:“燕大校,小……医生今天心情不好吗?”

“是呢,”燕行头疼的揉揉太阳穴:“柏院长,我实话说吧,小家伙为帮一个重伤军人制药去Y南省寻找一种植物,遭遇不明人士跟踪暗杀,虽然人毫无无损,但严重破坏了她的心情。回京的路上坐飞机时过安检又差点挨没收她冒着生命危险才找到的药,她情绪处于暴走边缘。

在这种情况下,我费好大劲儿才请她帮看诊,因我当时接到的通知是从S省转进京的革命老兵病危,并不知道后面这个,原本预约明天来医院,临时又改为今天,她心情本来极差,我还来不及解释这个病人的事,她以为我骗她来看诊,所以当场发飙。

幸好今天有万俟教授的大儿子在,小家伙对她老师和师母极为尊敬,爱屋及乌之下还能听得进她师哥的一言半句,更庆幸的是当时你们没人胡乱出声指责,谁激怒她,只怕连晁家哥儿来了都哄不住,小家伙那脾气火爆得像恐龙,一旦真正翻脸九头牛都拉不回,谁惹她谁倒霉。”

众人:“……”暗杀,是他们理解那种意思吗?大家也明白那种事不好议论,都心照不宣的不问,一致在手术室旁静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