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三章 妖孽都是不可理喻的/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万俟宏理只是想活跃一下气氛,原本也没期待小师妹回答,结果小师妹倒是极给面子,对他的问题有问必答,可把他弄得纠结了,这个小师妹究竟是打哪冒出来的妖孽啊?

“天才都是不可理喻的,鬼才都是令人仰望的,妖孽是不可超越的,小师妹,你占全了,教我们这些人还怎么混。”万俟宏理苦笑,难怪父亲都说某小孩子是妖孽,这种医学天赋简直就是超越科学解释的存在,绝对不是凡人能比拟的,只能成为传奇。

卢教授等人也是一脸高山仰止的表情,因某位科学家在某个领域的重要性,出事后相关领导作出指示,要求务必尽力抢救,于是负责某科学家的专业医疗组应时而生。

专业医疗组共八主要人员,即有军总医院的人顶级专家三人,也有人民医院的两位人才,还有外院的三位教授级专家,八人涵盖了医学各个领域专科。

每个人成员当然知道某科学家入院的原因,初送走医院时当时伤者皮肤表面还扎有些纤维丝、玻璃残渣和金属片,也是医护人员们拔取异物再进行包扎伤口,他们帮清理伤口时清除了玻璃碎片类的残渣,而不能进行扫描拍片,可以猜到病人体内还残存着纤丝,还有多少纤维丝他们就不知道了。

他们当中就算当时没有在场,之后也看过案情记录,所以心中有数,小医生没有看诊断记录,甚至她来之前根本不知道病人因何入院,仅只摸摸病人手脚便判断出伤号体内有纤维丝,还知道在哪,简直让人想……解剖她,看看她是何构造。

“大师兄,你努力吧,只要认真,你也可以做到的,”乐韵笑咪咪的:“我眼力很好,看到一丁点纤维头,所以知道病人体内的是纤维丝,诊脉的时候感应血液流速,血液在有异物的地方都会有不同的变化,所以听血液流速能判断出外来异物在哪个位置。”

“嗯,我努力吧。”万俟宏理一本正经的点头,有个天赋吓人的小师妹,他也不能太丢人啊。

卢教授等人:“……”他们帮伤员把了无数次脉,为什么就没发现血液有捕捉到遇到阻碍物的阻滞感?只能理解为天才就是天才,妖孽的不可理喻。

赤十四是门外汉,他也老实的呆着,不自作聪明的不懂装懂,他也不震惊,反正小萝莉能独立帮他移植眼睛,那身本事是无可挑剔的,仰望就好。

许多手术所需还没到位,乐韵拿手机给晁二伯打电话,告诉他要做手术,晚上不回去了,挂断电话,拿几样医院准备的手术用品,推一辆空着的手术工具车到靠墙的地方,开始着手配药工作。

赤十四机灵的将自己提来的包啊袋子送过去,帮打开,捧出里头装药汁的袋子,泡沫盒子并把盒盖打开,还堂堂正正的占了小女生的左手一侧当助手。

万俟大公子占着一个师哥的身份,他自然而然的霸占小女孩右手侧的位置,其他医护人员只能靠后些。

有个不太懂眼色但偏偏行为又无可挑剔的西装小青年在旁,其他医护人员暗中直瞪眼,意思就一个,能不能让一让,让他们近前研究小医生有什么药?

专业医疗组共八位教授级专家,外院的没带助手,军总院的各带两个助手,总共有十四位医护人员,再加上个红少校,也几乎把小姑娘和她的手术工具推车围得水泄不通。

小女生摆出瓶瓶罐罐,几十个药袋子,数包药丸子,当拧开瓶盖,芳香四溢,浓郁的香气遮盖住消毒水的味道。

万俟宏理心塞,小师妹有好多奇药,好想抢回去自己收藏啊,可惜,他只能在心里想想,如若他真的问小师妹讨要她的好药,他家那个爱女成痴的老娘还不得扒他一层皮。

乐韵先提取某些成份混合成一份药,再取其中某些重新组合,共配制出两瓶药膏,因为容器不够,暂停。

小姑娘说玻璃容器不够,一位助手连忙飞奔出手术室去化验室,很快抱回一套玻璃管瓶,几个玻璃量杯。

有了容器,乐小同学着手取药汁混合,配制出两大量杯绿色药液,半杯红色药液,还有十几管瓶的备用药水。

因特急手术室要做手术,需要各种用品,医院各个部门又一次调备物资,以最快的速度送往手术室,手术刀具、药棉等等陆续到位,共用六辆工具车摆放手术用品。

最后一份巧克力和矿泉水送至,助手们将手术室门上锁,手术窒门上亮起正在手术中的字样,杜绝外人进出。

每个医护人员两瓶矿泉水,大家按顺序排放在远离手术床的墙根旁,每人口袋里塞几块巧克力,一次性手套、棉签等必备物。

“除了输血、点滴以及氧气,其他管子全部拔掉,关掉点滴,先拆除病人身上包扎的所有纱布,给病人左手臂消毒。”

医护人员们都准备好了,乐韵不客气的指挥:“各专科医生分工合作,开手术窗、结扎血管、缝合、消毒、上药、包扎,大家轮流相互配合,最初用医院的消毒药,开出手术窗和术后用我配制的消毒药,一厘米以内的伤不用缝合,两厘米以内缝一针,三厘米以内两针”

“明白。”一群教授级别的老专家像实习生一样的认真,立即行动,关掉各种监测仪器,拔掉病人身上的连接软管,将仪器推去角落摆放,给病人拆纱布、消毒。

病人身上的被子被抱走,可怜的某科学家都成了水肿的馒头,全身肿成球,到处都包扎着纱布,皮肤有充血现像,因为肿得太厉害,衣裤也全免,仅只用一块薄布遮住羞处。

初步工具有医护人员做,乐韵摘掉点滴瓶,重新拿来一瓶原液,往瓶里注射自己配制的药汁,给病人重新输液;做完第一步,给病人喂下一颗药丸子,帮他一阵揉按,让药丸子落入病人胃部,又给他含一片参片。

秦主任和两位专家给病人左手臂拆去包扎纱布即做消毒工作,是整体消毒,给他的手臂从肩到手指都做消毒处理。

拆除纱布后的医护人员站着等。

前期工作准备得差不多,乐韵将自己的手术工具推车推到位,拿出只装药片的袋子给红少校:“这个手术预计至少要四五个钟,相当考验人的精神力,为了不掉链子,每位医护人员含片参片以保持体力,给每人一片,你自己不是工作人员,不要浪费我的参片。”

“其实,我也会累的。”赤十四拿着药片袋子,小声的咕咙,他也是工作人员啊,咋可以把他排除在外。

“怕累出去睡觉。”

“别别,我不累,我身体杠杠的好,熬三个通宵都没问题。”赤十四立马精神抖擞,飞快的跑去给医护人员发放药片。

康教授几个偷偷的笑,小姑娘发火的时候挺不讲理,不惹火她其实挺好说话的。

十四个医护人员都没客气,将参片含嘴里,连小医生都说手术需要好几个钟,难度应该也大,体力不行的话中途掉链子那是件丢脸的事。

当含住人参微微一愣,参片闻着有股沁人的香气,含在嘴里微微带点苦,稍稍一刻便是微微的甜,化作一股暖气入喉,感觉心腔里暖暖的。

发放完参片,袋子里只余三片半,红少校将袋子帮小萝莉放回她的小背包,自己站她工具车后面。

病人的手臂做三遍消毒,秦主任和同仁站在一侧,万俟宏理带两位同仁做第一批助手,站在小女生左手一方,她的右手侧放手术工具车。

人人都准备好了,乐韵展开两副针套搭自己手臂上,取针,出手,第一枚飞针稳稳的扎进病人人中穴,打第一枚飞针出手,金、银冷光点点飞射,悄无声息的钻进病人前胸与双腿、双手臂上,金银针排列有序。

众人看得目不转睛,康教授更是恨不得多长两只眼,小姑娘好漂亮的飞针手法,好高的准头,每一针的力道都把握得恰到好处,又快又稳,落针无痕。

万俟宏理有种“既生瑜何生亮”的感觉,他的一手针炙术在同仁当中数一数二,面对小师妹,他只有一个大写的服。

“打杂的,注意及时为病人清除尿液。”一连飞出多108根针,乐韵将针套搭手术工具车架子上,将病人的手架好,与万俟大师哥成面对面的站位,顺手取手套戴好,摸来一把手术刀。

打杂的……

赤十四默默的撇嘴角,好嘛,小萝莉以前叫他帅兵哥,现在叫他打杂的,说明他在小萝莉心中的地位也直线下降的,那个且不说,他还沦落到帮人倒尿的地步了,唉,个中苦楚真是一言难尽。

“病人在消肿了。”康教授观察得特别认真,发现了一个巨大的惊喜,小姑娘的飞针落下,病人肿膨好像皮球的肚皮正一点一点的蔫瘪下去。

“应该说是在消气,至少还得等一刻钟左右才见消肿效果。”乐韵捏着手术刀眼都没眨,一刀划开病人肩臂的地方。

那一刀下去,开出两厘米的小口子,肉向两边拉开,露出一条沟,正常的肉色是鲜红的,病人的肉色却是带着灰的感觉。

一刀到位,小女生手中的手术刀尖都没沾点血,她将手术刀交于左手夹在食指与中指之间,右手取枚银针在打开的伤口中的两个地方刺拨两下,银针仍交手左手,右手像长了眼似的从手术工具车上拿出一把小钳子探进伤沟里,转而夹出一丁点血红的细丝。

当小女生将提出来的血丝丢进一只装有药水的玻璃杯里,暗色的血晕开,钳子再悬空,钳尖是一根不到二毫米的纤维丝,纤丝比头发丝还细。

一群教授们助理们眼里浮出敬佩,小医生在没有高端设备的帮助下能精确的找到纤丝,这份能耐已经不是用医术高超能说明的了的。

将第一根纤丝丢进另一只玻璃杯里,乐韵再从伤口里取第二根纤丝,丢进杯子里,一边交换钳子和手术刀,一边吩咐:“处理。”

万俟宏理在小师妹取出第一根纤丝时用棉花吸走血,等她取走第二根纤丝说“处理”,便知可以消毒包扎伤口了。

他身边的人帮涂消毒药,他接过同仁递来的医用针亲自做缝合,只缝一针,再涂药,用创可贴捂住伤口。

就在万俟大公子和助手处理伤口时,小姑娘在离第一次开手术窗口约有五公分远的地方又是一刀,划开一个约半厘米的伤口,取出一根细丝。

“这样太慢,不行。”开了两个伤口,乐韵纠眉:“给病人左腿消毒,医护人员分组,等会来组医生在我右手边,在我指定的地方开手术窗,我只负责寻找纤丝。”

“没问题。”康教授立即带一个同仁一个助手去小姑娘右手位,帮她将推车推对面,开启支架模式,将放工具的台面移到病人腹部上方,方便她取拿。

医护人员都是专业出身,乐韵不用管他们的消毒工作,侧身再开手术窗,取纤丝,因大师哥那边人手也够:“大师哥,缝合交给其他人,你帮开手术窗。”

“好。”万俟宏理缝合完一针,将勾针放回,取把手术刀。

“这里,横向一公分半,深度半毫米。”乐韵一手在某个地方划横,另一只手拿钳子自己划开伤口内的纤丝。

站对面的卢教授一拨人看得目瞪口呆,小姑娘左手拿针,右手拿手术刀和钳子,竟然能灵活的交换工具,需要用刀时换刀,要用钳子换钳子,一个人好似玩魔法似的,速度极快。

万俟宏理在小师妹指定的地方下刀,划开一条伤口,长约一厘米,深半毫米左右。

“纵三,深半毫。”乐韵取走自己划开口的纤丝,再取大师哥开的手术窗口的纤丝,左手在另一个地方划定开窗位。

万俟宏理再次依言而行,他只负责开手术窗口,其他人负责小姑娘取走纤丝后的伤口缝合上药、贴创可贴。

众人也是震惊的,仅只还在手臂处就已开了数口子,按其密度,仅一只胳膊起码有三四十处伤,也就是基本上整条手臂没什么完整的地方了,再展开推测,病人全身要开手术窗的地方起码有好几百处。

他们也终于知道为什么小姑娘说手术刀具还不够,按手术刀的使用次数,每开三五次窗换刀,也要上百把。

有些伤口并不是全是纤丝,还有细碎的金属片和玻璃碎,有几个伤口还是以前经过处理的地方,再次重新手术,提取很碎很小的渣渣。

小姑娘能敏锐的感知病人哪处伤口还有残渣,还能准确的找出来,也叫医疗组成员们佩服的五体投地,至于羞愧倒是没有,毕竟他们真的尽力了,有些地方还用放大镜检查过,仍然没找到残片残渣,只能说是高科技还不如人。

有人帮专门开手术窗口,乐韵的工作效率大大提高,接连钳走十几伤口的纤丝,换钳子。

康教授和同仁也将病人左腿消毒完毕,手术推车推到旁,两人负责处理伤口,康教授拿手术刀等着帮开手术窗。

乐韵放下一根纤丝,先和大师哥将病人的手臂稍稍移一下,再指定在某处动刀子,侧身在病人左脚脚踝上方三公分处划拉一下:“斜向二点钟方向,半毫。”

康教授即是从师古中医世家,又是中西结合医学教授,虽然主攻心血管领域,而对于每类手术那也是手到擒来,对手术中切刀的角度与深度把握精确,同样一刀到位。

乐韵给右手侧的医护人员指定位置,侧身去取右手侧手术伤口中的纤丝,让大师哥另开窗时,回身再取病人左腿上开的手术窗口中的纤丝,然后再指定地方,侧身去取右手侧那边的纤丝,如此反复。

过了约十几分钟,旁观的卢教授等人也清晰的观察到病人真的在消肿,能观察到变化,但还不是特别明显。

开手术窗极为考眼力,尤其是每一个是小姑娘指定,精神要保持高度集中以记住她指定的地方以做到保证没有大偏差,因此,半个钟后,万俟宏理一组换场下去休息,让秦主任与同仁接手。

康教授一组在万俟医生一组后上工,所以他们又工作了十几分钟,换卢教授一组上工,有两助手则专门负责给针穿线,给小姑娘换下来的手术刀具做最步消毒,帮开工具用品的包装等。

红少校观察病人的尿液,当病人开始消肿时,从尿管里排出的尿液量增加,而且还隐约带有暗红血色,他在袋子装满五百毫升液体时倒一次,准确的记录时间和次数。

约一个钟后,病人左手臂上的纤丝全部取出,仅朝天的面就有四十余伤口,创口贴密集得能逼死有密集恐惧证的人。病人左腿的手术工作稍迟,延长约二十分钟,伤口同样有四十几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