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四章 为什么不踹你/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手术都是体力活,帮病人将左腿能做手术的地方做了手术,乐韵放下手术工具,抓过自己配制的一瓶药涂眼睛,一边闭上眼睛走向挨墙的地方去喘气。

她是主刀医生,即要让人有纤丝的地方开刀,又要取纤丝,每隔几分钟要用眼睛的X射线扫描哪里有纤丝和玻璃金属残渣,用眼过频,眼睛负荷很大。

教授医生们也到一边去喝水,喘口气,他们觉得吧,自己独立手术十几年或几十年,承受无数的手术压力,但是那不叫压力,这次才真的叫压力山大。

其他人休息,没有参与手术的两助手帮病人右手臂和右腿消毒,将换下来的手术刀具放推车上移到一边,再帮将病人的点滴改去左手注射。

一个钟的手术,教授们并无太多疲惫感,休息二十分钟又精神抖擞的上工,原本没有参与手术的助手换上场,让其中两位休息一下。

仍然是如给病人左手左腿做手术一样,乐小同学左右开工,同时指挥左右的人在某位置开手术窗,她只负责取纤丝。

有过之前的合作,大家十分默契,小姑娘不说深度,表明是入刀半豪,没指明长度说明是一公分左右,他们配合得好,小姑娘的工作也省些力。

左手方的手术更快些,用了不到五十分钟,仍然休息二十分钟。

经过长达近两个钟的时间,病人肿得像球的身体消了下去,就算还是肿着的,看起来正常多了。

第三次手术是头部手术。

头部手术至关重要,因医疗组已给病人递去头发,又省一步工序,只给病人停掉的输血补给再次启动,神经科领域的康教授和骨科领域的卢教授成为小姑娘的第一助手。

手术开始,乐韵开启眼睛X射线功能,先将头部几处的纤丝取出,又把脖子和下巴底下和脸颊的纤丝取出,然后精确的划出头部开刀的位置,请康、卢两教授主刀做开颅手术。

康教授和卢教授拿出十二分的精神,全神贯注的开刀,每刀都是谨慎又迅速,用时四十分钟,成功打开病人后脑颅骨,头皮形状就像某个包的拉链一下,形成一个弧度。

两位教授毫发无损的打开病人头盖骨也跟打了场仗一样,后背都被汗浸湿,当能让位时,精神微微松懈,有不胜体力之感,他们也不强撑,忙下场去吃巧克力,嚼了几块巧克力以此放神经,再次含参片,也幸亏有参片,他们只有精神上的劳累,体力实际上一直保持旺盛。

头骨已开,休息足够久的乐韵上场,开启眼睛特异功能,找到刺在头骨里的几点碎金属条片、玻璃渣,小心翼翼的抽拔走几根纤丝,再给消毒,抹药膏,再寻找扎进大脑里的几根纤丝。

扎进脑髓里纤丝不多,只有三小截,有两截甚至都不及半毫米,是纤丝穿刺头皮扎入骨后断裂,残丝又扎进脑髓。

找出纤丝,在脑髓团上也涂上膏药,又找出一截藏在神经管内的纤丝,又清掉扎在神经管的几根小丝,抹上了最珍贵的药膏,小心翼翼的合上头盖骨,用外固定卯钉针固定,抹药,上药膏。

万俟宏理和秦主任负责缝合工作,两人合作,工作态度万分严谨,缝合头皮,再涂药,涂上药膏,贴上薄膜,用纱布扎包扎起来,把头和下巴缠起来。

乐小同学再上场接手工作,帮把病人额头和鼻头上的纤丝取出,又取走耳朵上的三根纤丝,头部手术完工。

中途休息约半个钟,给病人后背做手术,病人后背也有少量纤丝和金属残片玻璃碎渣。

两助手将病人扶起来,让病人微微往前倾趴,露出后背,方便小姑娘和教授们做手术。

小姑娘指定开刀点,教授医生们执行,整个手术中只听到小女生的声音,她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清脆甜糯,但是,仍然能听出嗓音里的干涩感。

因为某科学是面对实验装置,所以纤丝首先是扎前胸等位置,后背纤丝较少,大多是金属残片的微末细片和玻璃渣。

就算纤丝量少,仍然费了四十多分种才完成,包扎好伤口,仍然让病人平躺,最后就是给病人做前胸手术。

在做胸部手前休息半个钟。

“小姑娘,还能撑住吗?要不先暂停手术,等明天再做?”秦主任十分忧心小姑娘,整个手术全靠小姑娘一个人寻找纤丝金属残片残渣,她累的双眼赤红,不及他半个巴掌大的小脸蛋都不见红润色泽,疲色尽显。

他们也知道小姑娘的辛苦,尽力承担所有能承担的工作,可惜,他们还是没法代替小姑娘寻找纤丝,而且,就算指明纤丝在哪,他们也要找半天才能找出来,与其让他们找,她自己动手反而更快,也更省手术时间。

做完后背手术已是凌晨一点半,手术大概于晚九点四十分开始,也就是说持续了共四个多钟。

“不用,中途暂停手术明天再做更麻烦,大概三两个钟就能结束,撑一撑就撑过去了。”

乐韵给自己眼睛四周涂药膏,就算中途能休息,手术中也能时常休息一下,可手术实在用时太长,用眼睛的总时间也长,眼睛超负荷工作,大脑常常抽痛。

手术讲究一气呵成,中途暂停后再手术更麻烦,她不想明天还要再次受苦,取颗药丸子吃下去,再次上工。

因胸部手术有一根纤丝扎进大动脉,有一根丝扎进根骨,还有胸腔里的肺部也有纤丝,需要足够的体力和精神力,必须要养足精神。

教授们上线,分组工作,分立手术床左右,小姑娘指哪里就在哪下刀,先取表层肌肉里的纤丝,就算是只取肌肉里的纤丝也开了足足二十多刀,有几个部位留着给开腹腔手术窗用,还没动。

完成小手术,开手术窗取左肋骨上的纤丝,仍然由骨科领哉的卢教授主刀,他完成自己的工作任务,让到一边由小姑娘上场。

小姑娘拔纤丝工作,助手们缝合伤口,包扎起来。

开腹腔前先做大动脉手术,在小姑娘划了区域范围,八位教授共同合作,在助手协助下动刀,层层剥开病人的皮肤层和肉、脂肪等,找到大动脉,当小姑娘取走扎在动脉上的纤丝,有血往外狂渗,教授们飞快的帮伤口作结扎手术,以免血往外涌挤爆血管。

有助手们做缝合手术,教授们先休息。

休息约二十分钟,开始开腹腔手术,由四个教授负责,其他人充当助手,当打开腹腔,病人的内脏都泡在暗红色的血液里,那血液里还有些浑浊的污物,看情况就知是某根肠子的哪里漏了。

助手们做清洗工作,帮病人抽走污血,清洗,再消毒。

乐小同学先寻找纤丝,将内脏上的几根丝弄走,又取走肺叶上的一根粗粗的纤丝;教授们帮病人的肺叶涂药,又找出小肠上的伤口缝合起来,涂上小姑娘制作的特制膏药,将内脏按顺序放置,做缝合手术。

当缝合完腹腔,包扎起来,已经是凌晨三点半,然而手术还没完,还有病人的隐约部位,那也是最后一个手术位置。

休息一阵子要给病人隐约部位手术时,男士子们都有点囧,就算在医生眼里病人不分男女,但是,小姑娘还是个女孩子啊,一群男人陪着一个小女孩子看男性的私处,怎么都觉得难为情。

男士难为情,唯一的雌性生物基本没管男女,直接揭开遮拦病人羞处的薄布,开启眼睛功能扫描,确认纤丝位置。

众男囧囧的:“……”

赤十四想奔狂冲出手术室,病人全身浮肿,隐私部位也是肿的,外形特别的……丑,小萝莉见了那么丑的物体,将来万一有心理阴影,得了婚姻恐惧怪罪他们要找他们算帐,他和队长还不得被扒几层皮。

其实,他完全是想多了,乐小同学哪有空欣赏人体,哪有心思管美丑,拿了手术刀和钳子直接动刀,接二连三从病人隐私陪位拔取三根纤丝,一小点玻璃渣。

“包扎。”扔下钳子,乐韵快速收取扎在病人身上的针。

她收回针,病人的包扎工作也完工。

看到大家在等自己,乐韵闭上疼痛的眼睛,随手拿过药涂药眼皮:“大家辛苦了,手术完成,大家也洗洗睡吧。交待病房护士再给病人输一袋血,不用再打消炎针,病人体内消炎药物已过剩;明天中午左右再给病人注射一瓶营养液,重要的是将病人隔离起来,不能让乱七八糟的人带进细菌进病房以免感染。

打杂的,记得告诉某些单位领导,手术辛苦费一百万,药费一千万,别跟我讲价,另外,打杂的,帮我收拾医用工具,弄错了或丢了哪样,你和你队长就等着当小白鼠,就这样,我睡觉去了,谁也别吵我。”

小姑娘刚说手术完成,医护人员松了口气,下一刻,听她交待医嘱,立马就张紧神经,当听说一千万的药费,个个一脸懵呆。

赤十四也懵呆了,一千……万?!

十五个男士顶着懵呆脸,看着小姑娘走向墙根。

乐小同学走到放矿泉水的地方,转身,靠着墙根坐下去,往眼睛上涂了几下药,弄得厚厚的一层,再盖起药瓶子,沉沉的睡过去。

十五人眼瞅着小女孩坐下,她戴着口罩,只露出眼睛的位置和额头,当抹了几下药,便一下子就没了动静。

“小萝莉?”赤十四快步冲到小女孩子面前去看情况,叫了几声没回应,他伸手想帮她拿走瓶子。

然而,就在他伸手到离小女孩不到五十公分时,已经安安静静睡着的人猛地的一抬脚,一脚踢向西装小青年。

“啊?”看着红少校伸出手的十四个医护人员,惊讶的抽了口气。

赤十四没防备,当那神来一脚飞来,就算他应极快也没能完美躲开,硬是挨踢到右腰侧,被踹得“砰”的扑倒。

他刚倒下去,就地一翻身爬起来,朝后退了几步,幽怨的瞅着小女孩:“我是想帮你把瓶子收起来,又不是攻击你,干吗踹人嘛。”

抱怨一句,再次试着伸手去拿瓶子,当手离她还有几十公分的距离,小女孩呼的又是一记无影脚。

赤十四早有防备,腾的一跳闪开,瞧着那明显睡得香喷喷,完全是在睡梦中自我防御攻击的小女生,气恨恨的咬牙:“妖孽就是妖孽,睡着了还会揍人。”

与众人面面相觑一番,秦主任压低声音问:“红少校,小姑娘真睡着了啊?”

“嗯,她睡着了,睡着了防备还这么深,踹得还那么重,我这是招惹谁了。”赤十四揉揉被踹到地方,郁闷的走向手术工具推车,小萝莉那一脚可不轻,至少有一百斤的力道,他左腰到膝盖处都是麻的。

“噗-”卢教授等人不厚道的笑出声,那种手术后的疲劳感都消失了小半。

“小姑娘说了不许吵她,你还去吵人家,活该你挨踹。”康教授等人才不同情红少校,谁叫那家伙明知故犯,要去打挠小姑娘睡觉,所以活该他被踢。

赤十四默默的哼哼,利索的帮小萝莉收拾她的医用工具。

卢教授等人也不啰嗦,收拾一下工具,让两个助手送病人去重症病人监护室,那两人是特意安排做后期工作的,因而在开腹腔手术之前便没让他们当助手做手术。

两助手麻利的推手术床出手术室,当手术室上的“正在手术中”的灯熄来,门打开,在外面苦等的人一拥而上,先是“医生辛苦了”,然后就是一迭声的“情况怎样?”“手术顺利吗”。

“手术非常顺利,小医生和教授们都累了,请大家安静,”助手推车走:“医生交待说病人现在体弱易感染,要送去隔离室静养,大家都去休息吧。”

“好。”守在外面的人立即噤声,一些人帮推手术床去病房,一些人还在手术室外。

医生们都没出来,燕行快速冲进手术室,过第二道门,往内一看,赤十四在收捡手术工具,一群医生们边走边在活动手脚脖子,然后再看角落,终于找到挨墙的地方坐着的小萝莉,他立即跑过去。

“燕大校,你还在在啊。”卢教授看到冲进来的俊美大校,笑咪咪的:“小医生太累了,她说不许人吵她。”

“嗯。”燕行嗯一声,快步跑到小小的小萝莉身边,将她手里的瓶子拿过来塞自己衣兜里,俯身抱起小小的人。

“你……你……你竟然能靠近她?”一群教授医生们愣住了,刚才红少校想帮小姑娘拿走瓶子挨了一脚,燕大校将她抱起来,她怎么没踹人?

赤十四也露出见鬼似的表情:“队长,我刚才想靠近小萝莉,挨踹了一脚,我的腰现在还在隐隐作痛,为什么你可以靠近?小萝莉为什么不踹你?”

柏院长和几个随同人员走进手术室,听到对话一头雾水,因为那边在说话,他们也不便打断,先站在门口的位置。

“小萝莉对陌生气息很敏感,不喜欢不熟悉的人靠近,我跟她很熟悉了,她自然不排斥我。”燕行抱着明明刚做完手术白大褂上还有血仍然还是香喷喷的小萝莉,蹲在地上一边解释一边帮她脱白色大褂和口罩,又问:“小萝莉有没有特别嘱咐?”

区别对待!

绝对的区别对待,小萝莉对他不公平啊,赤十四委屈的想咆哮,脸上却不动声色,果断的答了个“有”字,转述小萝莉的交待:“小萝莉除了对病人的医嘱,还有一个特别交待,说要我告诉某些领导,手术辛苦费一百万,药费一千万,不讲价。”

“一……千万?”站门口的人吓了一跳。

“一千一百万的费用不算多。”秦主任一本正经的附合,并快步走向手术台:“柏院长,你们不妨来看看这里的一些东西,然后就知道为什么了。”

柏院长和随同人员快步走向手术工具推车,燕行帮小萝莉脱去白色大褂,也抱着小萝莉去看秦主任让大家看的是什么。

六七人拥至工具车旁,秦主任戴上手套,拿起一只瓶子,用镊子挡住口,将里面暗红的水倒在另一个里杯里,慢慢的倒,很快将水倒得只残余少量,用再清水涮一涮,又倒去水,再给大家看。

柏院长几个凑前,只见玻璃大杯子里有很多细细的丝,还有很细很细的亮晶晶的东西。

“这些全是小姑娘从病人身体内找出来的东西,其中头颅里有九根丝,从脑髓和神经中枢内取出来的,病人全身上下内部和外用药全是小姑娘配制的特殊药。”

“我会在药费单上签字的。”柏院长明白秦主任的意思,那么多的异物,一根一根的取都要费好大的心力,何况还要在病人身体里一根一根的寻找准定位置,收一千一百万的医药费不多。

燕行看了一眼,淡定的转过身向外走,看燕大校要走人,卢教授忙叫:“燕大校,你去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