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五章 无能为力(二更/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燕行抱着小萝莉想离开,听到教授喊侧首回答:“这里气味太浓,我带小萝莉先去医护站呆一下,等到天亮再送小家伙回晁家。”

“医护站人来人往,容易吵到小医生,这样吧,还有特殊病房空着,送小姑娘去休息,我们这些人也去眯会儿。”康教授忙接话,并招呼同仁们:“小姑娘都说让我们洗洗睡吧,走,大家去歇歇。”

“也好,说不定明早我们还能荣幸的和小姑娘一起吃个早餐。”众人笑起来,欣然同往。

秦主任也没再陪柏院长,和同仁们去休息,他们持续工作了六七个钟,精神与体力消耗极大,需要休息。

柏院长和随同也没歪歪叽叽,自己去病人以前住的病房,等明天天亮后再问医生们具体情况。

燕行抱着小萝莉随教授医生们出手术室,再乘电梯下楼,到特殊病房楼层,那些病房都是加密病房。

卢教授开了一间特密病房门,请大家入内。

赤十四用最快的速度帮收拾好医用工具,打包装好,拧着背在后面追,幸好他动作快,最后追上医护人员也挤进特殊病房。

病房有病床区,还有生活休息区,教授医生们让燕大校将小姑娘送床上去睡,他们全都在生活休息区,歪的歪,躺地的躺地,放心的补眠。

燕行和赤十四将小萝莉安置好,也在休息区合眼小憩。

这一觉,医护人员们都睡得特别的沉,到天亮时分都还没醒,唯有燕少和红少校两人醒了,因怕吵醒大家,两人呆着没动。

当他们还在睡觉时,晁家的老少们已全部起床,老爷子老太太昨晚接到小粉团子的电话也没久等,按时睡下。

方妈和胡叔早起做好早餐,等老爷子们起来洗涮好,用餐。

饭后,晁二夫妻去工作,老爷子老太太散步做运动,胡叔和方妈两人去买菜,小姑娘说了要做卤肉,他们俩当采购员。

乐韵醒来的时候,眼睛又涩又酸肿,盯着空气好会儿才能清晰视物,看看环境,特么的,病房比五星宾馆还高级。

凭气味与听到的心跳与呼吸血液流速声知道隔着墙的都有谁,爬坐起来,穿上鞋子,叠起被子,轻手轻脚的走出去。

燕行、赤十四一直醒着,眼睁睁的盯着病房那边,当听到轻微的声音,便知小萝莉醒来了,激动的站起来飞奔去看。

他们的脚步声也惊醒一群医生,一个个爬坐起来,甩头揉眼睛再看表竟然七点了,“哎哟哎哟”的叫,说什么这么晚了啊。

一边说话一边站起来,伸懒腰活动脖子。

燕行赤十四快到病房门口,看到穿着迷彩衣的小女生眼睛中仍然布满血丝,立即送上笑脸:“小萝莉,早!饿了没有,我们去吃早餐。”

“小姑娘,早!”卢教授等人看到小姑娘醒来了,乐呵呵的打招呼。

“医生们早。”乐韵无视凑上来讨好的两帅哥,慢慢的搓揉脖子,也清晰的看到了一群医护人员的脸,以后遇到,她保准一眼就能将人对号入座。

“大家都辛苦了,不用等我,你们先去吃早餐,只请麻烦派个人带我去瞅瞅那个革命老兵,瞅完了我好回家继续睡觉。”

“小姑娘,吃了早餐再去看也不迟。”小姑娘两眼还跟兔子眼似的,老医学专家们也挺心疼她的。

“先去瞅人,这会儿人少,看病人也方便些,等看过病人,我就可以愉快的回家补眠。”

“我们一起去。”卢教授等人才不想放过这么好的机会,个个变得精神抖擞。

乐韵没意见,跑到放东西的收纳柜那儿,提出自己的小背包背面前,因为有两厚脸皮的帅哥速度快抢走了大背包和袋子,她也没去抢回来。

燕少和红少校抢到当打杂的工作,帮拎着东西当跟班。

一群医护人员连大褂都没脱,只摘了口罩,谁也没充老大,特别贴心的让万俟医生与小姑娘挨着走,毕竟万俟医生挂着小姑娘师哥的名号。

还没到交接班时间,有些家属又去吃早餐了,医院人少些,也方便一群人去病房。

革命老兵的病房也是重病加护室,有特护照顾,特护正在帮老人洗脸,见一群教授们进来忙站到一边。

特护病房就住一位病人,还有陪护床,家属没在旁,被子是乱的,想必家属去哪里了有事还没回来。

病床上的老人清瘦的脸一片暗沉色,老年斑成块成块的,盖着的被子底下也钻出很多管子连接着仪器,监测仪显示着数据。

踏进病房,乐韵用眼睛的X射线扫描老人,看到的图橡实在是……不乐观,走近床,因身边有人帮揭开被子,她拿起老人的手摸脉。

老人已很老了,手瘦骨嶙峋,手背上还有静脉注射针管。

摸了一只手的脉,再摸另一只手,揭开被子用眼睛做扫描,同时也感受老人心脏跳动是否强健有力,肺呼吸是否给力。

得到最清晰的扫描图像,乐韵帮老人盖上被子,摇了摇头:“人体肌能老化到这个程度,以我之力也无可挽回,如果家属同意,我帮配几副药能让老人在没多少痛苦并清醒的情况下享受由儿孙们陪伴中度完人生最后的一段日子,最后能寿终正寝。”

一群医生听到结果,一致沉默。

康教授试探着问:“能不能……让老人坚持到国庆以后?”

“我不能许诺,从理论上来论,我只能保证能留老人三个月左右的时间,如果有奇迹,可能还能再加一二个月左右,要说半年的话,没有条件办到,”乐韵顿了顿:“如果有千年蛇胆,千年人形首乌,千年人形血参,那么我可以保证再留人三年,只有其中一样可以留人一年。而且,首乌、血参必须要满足人形这一点,如果只满足年龄,不满足形状都不行,人形不是只是像个人,必须要有鼻子有眼的那种。”

“这,太难了!”教授们直摇头,这年头想找千年蛇胆、首乌、血参,难度比登天还难,如今人类都能登月球了,可千年蛇,有谁见过?

“所以说生命自有定数,没有逆天之物自然不可能做到逆天之事。”

“贺家太夫人当初……”秦主任提了一头,又住了话头。

“贺家老寿星婆婆的情况跟这位不一样,贺家老寿星婆婆的底子极好,是被外物导致各种内脏衰竭假像,这位前辈青年时段生活太困苦,燃烧掉了不少元气,后来又没有弥补,本身元气弱,底子薄,如今身体的各项肌能已经完全衰竭,到这种程度,我纵有心想救也一样无力回天。我用药物是刺激老人家身体功能最后的一点潜能,当能量燃烧尽也就是生命画上静止符号时。”

“如此,我迟些跟家属商量商量,到时再跟小医生联系。”卢教授与众人对视一眼,交流一下眼神才做决定。

“嗯,家属同意的话,你们跟打杂工红某人联系,我配了药也交给他送来,最好就在这几天,七天之内一定能找到我,再迟几天我去采摘明前茶,有可能联系不到。”

乐韵没有异议,俯身,伸出手指,在老人身上疾点,一连点了十几个穴位,帮他点通气血严重淤塞的地方,再盖好被子。

又从背包找了一下,摸出一只袋子,倒出三颗药丸子给身边离得最近的康教授:“这三颗药丸子分三次给老人服,用温开水送服,如果怕卡住,辗成粉末用软管喂,早上一颗,晚上服一颗,明早再服一颗,空腹服药再过半小时喂食更好些,有三颗药,老人家一周内不会有生命危险,我能做的也就只能这么多了”

药丸子的香浓郁扑鼻,众人悄悄的吸香气。

“好,我一定不负所托。”康教授忙抽纸巾将药丸子包起来,顿了顿,小声的问:“小医生,这个要多少?”

“身为后辈,为革命老兵们做力之所及之事是应该的。”乐韵转过身:“这里我帮不什么忙,我先回去了。”

“小医生是个实在人,我代老人家家属先谢谢你。”康教授将药藏进兜里,和同仁们转身,陪同小医生离开病房。

特护送走医生们,再次给老人用温水洗脸洗手。

“小医生,我们一起去吃早点?”到了走廊,有人建议。

“不啦,我回去路上顺便买份早餐就可以了,昨晚大家都累了,你们也多多休息。”乐韵谢绝大家请吃早餐的好意,有她在,每个人都要迁就她,没得让大家吃个早餐也不得轻松。

小姑娘眼睛还是红的,卢教授等人也不强挽,乘电梯下到一楼,送小医生登军用猎豹而去。

“万俟医生,你这位小师妹真是神医。”

“妙手回春,医者仁心,医界的一股清流啊。”

“说来惭愧,实质上我和老父并无传授小家伙什么医术,我这师哥完全是白捡的。”

“别谦虚了,我们是不是去吃点东西?”

“走,油条稀饭茶叶蛋,我请客。”

“小气鬼,你好意思么?”

“就是,好歹也要五星级酒店的八宝粥……”

一群混得老熟的医生,勾望搭背的结伴去找吃的。

------题外话------

小仙女们,圣诞快乐~

(某银一向不过洋节,差点忘记这个日子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