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九章 你失败了/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燕行呆在部队,跟自己队里的兄弟们出了早勤,吃过早饭,又每日必备的看手机,查看小萝莉的手机信号,追踪发现她竟然不在晁二爷家。

看信号追踪移动位置正向青大京大方向移动,难道小萝莉是要回学校了吗?

观察信号移动路线,确认小萝莉真的是要回学校的趋势,燕行默默的叹口气,将手机调为静音,然后跟兄弟们去训练,他也想回青大,可若那样,小萝莉知道她回他也回校,必定会怀疑他一直掌控着她的行踪。

萧少开着车欢快的奔走在去青大的路上,因为自己减肥小有成就竟得到小萝莉给的奖励,那减肥的心更加坚定到天塌下来也不放弃的程度,减肥虽然很痛苦,但是,所有的牺牲都是值得的。

身旁坐着个萌哒哒的小萝莉,萧小胖心情飞扬,开车却是很稳,要知道他可是载着个小萝莉哟,绝对不能秀车技吓到小萝莉啊。

错过了早上上班的高峰期,车况良好,不老堵车,速度也快,在回到青大附近的区域,小女生去逛趟超市,购回些大米和蔬菜,萧少也跟去购物拎回一堆水果。

待到达青大,萧少走西校门,没在校外停,排队进校,有个小萝莉在,他的车也能进学校。

得到小萝莉许可进得青大,萧君仪高兴得像个小孩子,他曾经到青大与小晁玩耍过,记得路,开着车得哒得哒的跑路,不用小萝莉指路,畅通无阻的、抄近路达状元楼。

将车停在一个空位上,萧少帮提行李下车,锁好车门,帮提着一袋米和蔬菜等袋子送小萝莉上楼。

周末,学生们休息,宿舍楼很有多宿舍都有人,偶尔也会有人上下楼,但活动的人很少,呆在宿舍里的多。

时隔两个月才回来的乐韵,爬到四楼,开宿舍门向内一瞅,有想捂眼的冲动,她有很多快递,晁哥哥帮收了,考虑到女孩子香闺不宜让男士进,他和他小伙伴们搬快递都放在小客厅,他只在有空时自己帮把小件的快递搬一些进了卧房,外面是大件的,仍堆成了堆。

“哎哟,好多快递啊。哎哟,好多书啊。”萧群仪跟在小萝莉后一步进女生宿舍,首先印于眼帘的是面对门的那边桌子旁码着的快递,然后又看到挨墙码着的书堆,震惊得砸舌,乖乖,小萝莉这么拼,让别人咋好意思不努力。

“萧哥哥,东西随便放,你先坐,我收拾一下屋子。”晁哥哥有帮打扫卫生,屋子很干净,但因太久没人居住,有点冷清感,乐韵先开空调,再开卧室门送背包回卧房。

萧少是绅士,也懂女生卧室男生止步,不去偷看,将东西放在冰箱旁,坐在小写字台旁等。

乐韵先去小厨房洗电热壳烧开水,再以最快的速度将碍手碍脚的快递抱回卧房,清理出更宽的空间。

整理一番,小客厅变得宽敞不少。

洗手,泡茶招待萧家哥哥,再清洗碗筷,晁哥哥帮给电箱通电,随时可用,她只需将用品用开水清洗一遍。

洗好餐具,取面粉和面,剁卤肉馅,上锅摊煎饼。

小萝莉做好吃的,萧少搬个椅子坐厨房门口眼巴巴的盼着,等摊出几个煎饼,他先饱了口福,一口气尝四个,幸福的给博哥儿发信息,问博哥儿和大李以及他学校的小伙伴在做什么,中午有没空什么的。

他到十一点才收到回信,博哥儿回信息说上午在忙,要到十一点后才有空,小伙伴们也基本在学校,问是不是想请他们吃饭。

萧小胖窃窃的笑得像偷腥的猫,告诉博哥儿说中午他请客,让博哥儿叫上小伙伴们在状元楼下碰头。

美少年收到萧哥说在状元楼前碰头的消息,有点懵,萧哥不会跑青大来溜跶了吧?

心里想着,查看定位,萧哥关了定位,没显示在哪,只好问一问是不是来青大玩耍,等得几分钟,得到确定回答,越发郁闷了,萧哥今天咋有空跑青大来转悠?

纵使猜不出原因,美少年仍然给小伙伴们发条信息,说中午有人请客,在宿舍楼下碰头,发出通知又忙自己的,忙完工作已是十一点五十分,赶紧开车回宿舍楼。

李少,陈同学才同学邓同学等人收到美少年发的通知,各自处理好自己的事,以十万火急的速度往状元楼赶,一群帅气青年先后赶至宿舍楼下,车子都掉好头,等着一会儿看谁请客,然后直接去下馆子。

当美少年到达舍楼,就差个陈同学还没到,他将车泊好,沿着舍楼前的车看,看到一部熟悉的车子,仰头望楼上,那一望,看到四楼窗口探出个人在向下招手儿。

乐乐回来了!

“!”晁宇博想骂人,萧哥不厚道,送乐乐回来也不吱一声,竟然还捉弄他!正想瞪眼,四楼的人关上窗子不见了。

“小伙伴们,回宿舍收拾收拾桌椅,很快有人送吃的来。”美少年没动声色,招呼小伙伴们回二楼去准备。

“哈哈哈,不用跑路啦,真爽!”

李少、邓少等帅青年立马丢下车子,争先恐后的涌向楼梯间,把美少年甩得远远的,一群人溜回美少年的宿舍,又去李少那边的宿舍搬来桌子椅子,再清洗碗筷。

美少年不急不慌的回到宿舍,老神在在的坐着等,等了几分钟,陈同学狂奔而归,跑得满头大汗,坐下只有喘气的份儿。

萧少玩了把神秘,得瑟的回头帮小萝莉打包花卷和青菜,卤肉、烤面包、烧鸡,米饭,烤面包和烧鸡是从晁二爷家带回来的,小萝莉回来只做花卷和烧了几道菜,煮米饭。

打包好东西,两人下楼,再登另一边楼的二楼,萧少先一步蹿进博哥儿宿舍,冲一群人呲牙咧嘴的乐:“有好吃的哟!大伙儿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来帮忙。”

“是你啊萧哥?”李宇博抚额,萧哥又在搞恶作剧了啊。

“难道不能是我?”萧少不满的哼哼,转而笑嘻嘻的:“小萝莉,他们好像不期待大餐,要不,我们回去吧,我们两人吃,不给他们……”

“小萝莉,你回来了啦。”

“小萝莉,你总算回校喽。”

“小萝莉,你再不回来校,我们都想张贴寻人启事啦。”

萧小胖喊出小萝莉,一群坐着只用眼睛迎接萧少的青年立马就跟火烧屁股似的弹起来,唏喱哗啦的声响中争先恐后的跑向门口。

美少年:“!”你们能不能有骨气的多坚持几分钟?

乐韵落后一点,笑嘻嘻的进美少年哥哥的宿舍,看到一群眼睛冒绿光的人,双手一伸,将东西递出去。

七八个青年飞快的抢过小萝莉提的东西,又夺走萧少手里的东西,飞一样的跑回桌解开包装装碗,兴奋的像捡到金子似的。

“你们这些禽兽竟然只要吃的,都不理萌萌哒的小萝莉!”萧君仪悲愤的抱不平,小萝莉那么可爱,怎么可以冷落她?

“小晁专管疼小萝莉,我们管打点东西。”一群帅哥嘻嘻哈哈的整理美食。

乐韵溜到晁哥哥身边,挨着美少年哥哥坐下,抱着他的一条胳膊,伸手抓过一只烧面包给漂亮哥哥先吃:“晁哥哥,这是我新整出来的新口味,你尝尝。”

“嗯,”萌萌的小乐乐拿面包送到自己嘴边,美少年咬一口,幸福的笑得满眼温柔:“好吃,又香又脆。”

陈同学等人:“……”小萝莉做的药膳哪样不好吃?

萧少挨着李少坐下,等摆好吃的,李少等再添一副碗筷,然后一群学霸们如狼似虎的开吃,那速度跟捡钱的速度有得一拼。

一群吃货分吃完花卷和烤面包,再吃米饭,哪怕饱了,也绝对不剩饭,还帮小萝莉把饭锅洗干净,装起来。

当小萝莉回去收拾她的宿舍,一群男生们夹道相送,那叫个热情洋溢,那叫个依依不舍。

送走小萝莉,陈同学一张脸垮了下去:“啊呜,人家的命咋这么苦!为什么你们都不用去协大,就我要去协大!我能不能在本校读博?”

众学霸们为陈学长抹了把同情的泪,陈同学六月就要搬去协大,他们却还能在校呆一二年,还有很多机会吃到小萝莉做的美食哟。

“这么说起来,我……我岂不是要自杀?”萧少想跳楼,他在京大,比某同学还少些机会吃到小萝莉做的药膳。

学霸们再次为萧同学掬把同情的眼泪,外校的同学好可怜,还是他们幸福,虽然不能跟小晁同学比,好歹近水楼台先得月。

有人跟自己一样的悲催,痛嚎着的陈同学内心的伤害减轻了一半,默默的抹干眼泪,拽着晁同学,请他记得当他去协大后要时常帮他在小萝莉面前美言几句,有好吃的帮他留一口。

李少等人看陈同学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搞情感攻势,等他演够了戏,大家洗洗脸,又奔向四面八方去忙自己的事。

乐小同学回到宿舍再次整顿物品,将某几块灵气很强的石头拆出来丢回空间,又把一些淘回来的小东西的快递也拆封,一部分藏空间,一部分用箱子装起来放卧房。

从家乡发的快递有些是吃的,都用箱子装好,把自己的快递七七八八的拆完,再拆国际航空,看了一遍后,默默的又想买机票飞国外揍米罗,那家伙又在买买买,都是女士春装和鞋子,新发行的限量版的包包,特别附言说那是他和教父送她的过年礼物。

对着一堆东西磨牙半晌,给米罗帅哥发了邮件,果然的把手机调静音,再次整理物品,把客厅收拾得干干净净,刷锅,拿出药材上锅煎熬,自己搬出请贴,看看自己不在学校的日子又有谁她送了帖。

立春后北方回暖,四月花开,临海的城市海风虽大,也阻挡不住春的气息,海岛上的花木也竞相吐艳。

面朝大海的房子,露台上可以俯瞰海景,偶尔有风吹着玻璃带起声响,盘膝坐在瑜珈垫上打坐的美妇无视海风,坐成一尊刻像。

美妇穿修身的及地长裙,披一头及腰长发,面相年约三十出头,皮肤白晳细腻,面目轮廊则偏向东南亚民族的特征,没有睁眼,也给人冷艳妩媚感。

她端坐着一动不动,当从背后的房间里传来细微声响时,耳朵则拧动一下,很快,一个冷艳的美女走到露台,看着美妇还在打坐,站着没动。

一个美妇,一个美女,两人的气质略有相似,而面相却不同,美女的长相是标准的大众所公认的美女特征,

“觅雪,有事?”美妇闭着眼,艳冶的红唇一张一合,吐出的声音也带着冷淡。

“妈,舅舅那边有没消息?”澹台觅雪立在门侧,回话也是一板一眼。

“没有。”

“那个人回京了。”澹台觅雪声音低了下去。

“……哦,我迟些再联系你舅舅们。”美妇迟缓了一下,又问:“你爸那边有没得到派你进京的机会?”

“没有,弟弟说爸爸提了几次,爷爷没同意。”澹台觅雪微微低头,站得更直。

“纳兰东方没有邀请你同行?”

“无。东方家不仅有东方家少主,还另行派去另一位,兰家也加派七少进京,听闻港外霍氏也已于上个月底至都城。”

“赫连家?”

“赫连家并无确切消息。”

“……你失败了,没用,下去反省。”

“是!”澹台觅雪满心不甘,又无理可辩,低低的应一声,后退几步,折身回露台后面的房间,退出去,去自己的私人房间。

听脚步声音不再可闻,美妇徐徐睁开眼,一双漂亮的丹凤眼冰冷寒凉,摇看海面几眼,又徐徐的合上眼。

她再次静坐,从中午坐至傍晚,又坐至天黑都不曾挪动,当夜色完全笼罩于大地,露台一片黑暗,海面亦是一片黑暗,只有遥远的地方有灯塔的光像星光若隐若现。

无声无息间,美妇的头从脖子处断裂,仅带着气管和心脏胃部脱离本体,那颗头飞出窗,一闪之际即无影无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