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章 出个诊/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乐爸从来觉得自己是个好脾气的爸爸,但是,当自家小棉袄失踪长达二十来天才给他打电话,他忍不住急吼吼的暴走,然而只吼了两声,他家小棉袄立即就弃他而去,投奔她新妈妈的怀里,典型的有了妈不要爹。

被晾了长达三分钟之久,乐爸默默的变得没脾气,涎着脸凑到老婆身边主动向女儿说话,他家小棉袄大人大量也就没计较他凶她的那点小小的“过失”,父女俩言归于好。

一通电话打了长达一个钟,等结束通话,周秋凤拿着手机去充电,夫妻两又细细的说了会子话,早早的睡下。

北方回暖,南方反而一直温差较低,桃花迟迟不见盛放,就算气温不上升,但时季可是不待人的,到农历三月下旬,南方早稻相继移栽。

农历二月三十,也即是3月27,周哥家开始插田,周家和乐家的田一起耕田播种,一起插田。

周秋凤也平静的下田插秧,她的肚子已有点显怀,因天气冷,她穿宽大的衣服,别人仍然只认为她过了个冬胖了一圈。

她的体质好,又有自家姑娘寒假做的药膳在家,每天吃一次美食,调养得身强体壮,就算怀着宝宝,不孕吐,也没有虚弱疲劳感,上山下地轻松无忧。

同样,乐父身体在药膳的调理下也倍儿棒,仍坚持用拐,过了农历正月用一根拐,晚上回家偷偷试着不用拐走路,白天人前仍用拐支撑。

乐小同学给家里打了电话,也知道家里要插田了,暂时帮不上忙,不纠结,自己收拾收拾,扔下熬着的药爬回空间打理自己的作物,她这辈子就指望空间发家致富、出人头地,对于她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那是相当的珍视。

王师母在开学之初就盼着自己的小棉袄返校,一等一个多月都没见人影,当周末早上小学生说晚上要蹭饭,她是欢喜得半下午就整了晚饭,等到傍晚,漂亮温雅的美少年带他妹妹来临,她拉走小学生,至于小晁,有她小孙子陪,不用她管啦。

万俟教授还没摸到小学生的头,人就被自家夫人带走,他只能搓搓手表示遗撼。

王二少帮抱着一只箱子,屁颠屁颠的进家,兴奋的开箱子提东西出来,再搬进餐厅,急冲冲的催爷爷奶奶开饭。

两老三小开饭,王二少吃着小萝莉做的药膳新口味,默默的下定决心要跟小师叔打好关系,争取能被关照。

美少年去时就带着一个可爱小妹子和一箱美食,回去的时候,妹子还是那个妹子,那一只箱子却换来五个箱子,三箱是王师母给她小棉袄在过年前过年后买的衣服,两箱是海鲜干货。

满载而归,乐韵也是……超级无奈,默默的发问,师母喜欢给她买买买,要怎么办?

得不到答案,郁闷的叹气,忽然又睁大了眼睛:“晁哥哥,我忘记个人了,那个啥王系花今年没有纠缠你了吧?”

“没有。”提及某系花,美少年温润的笑容里有丝嘲弄:“她有新目标了,顾不上我啦。”

“谁那么荣幸的成为她的目标?是学会会成员还是某个系的学神老大?”

“不是我们学校的,是对门京大学生会的一位帅哥,那位是本土土著,姓王,父亲是京市房建局的老大,爷爷副国级高干,那个王姓也是京中三大王之一,另两王就是王师母家的王,以及你对门宿舍的王煜哲学长家族的王,学生会文艺部的王银屏部长与王煜哲的王家也是同族,你要是对王系花的事感兴趣,可以请萧哥帮打听八卦消息,萧哥除了他的法律专业,还擅长听八卦消息。”

“没多大兴趣,只要不纠缠你们就行了,其他人,谁喜欢谁去当护花使者,我没意见啦。”

“嗯嗯嗯,我们小乐乐的精力才不要花在那种小事上,小乐乐是干大事的,精力用在刀口上,话说,乐乐,燕帅哥有没找你?那家伙开学也闹失踪。”

“我知道他在哪,前几天还去二伯家拉我去医院帮他们的人看诊做手术,这两天估计不好意思跑来刷脸。”

“臭不要脸的,好想打死他……”

乐韵呲牙,有时候她也很想打死燕帅哥,不过,每每气消了也就拉倒了,反正那家伙皮厚,打他自己手疼,不如直接丢着不理。

去师母家吃了饭,乐小同学回到学校便安分守己的熬药,其他的药可以不急,而和燕帅哥干掉的那三只小渣渣那里得来的零部件得先处理,要不然她自己看着它都觉得寒碜。

周一,闷闷的在部队呆了两天的燕少终于正大光明的回青大,上午先去点个卯,然而就去听课,中午回宿舍和柳某人吃快餐。

小行行终于回来,柳少守得云开见日出,嚷嚷着自己要失踪,结果,燕某人告诉他说小萝莉在帮他未来丈母娘熬药,柳少就那么将自己想失踪的念头扼杀在摇篮里。

半下午,乐小同学通知打杂的红少校让人傍晚到楼下取药,到傍晚五点钟,她将药送下楼,交给燕人,继续回自己宿舍。

药有两份,一份给在军总院的革命老兵,一份给柳帅哥未来的岳母大人。

小萝莉仍然不理自己,想刷脸的燕少在计划失败后拿了药灰溜溜的走人,先默默的送出学校交给来取药的人,让人送去给总医院的康教授监督革命老兵按医嘱服用。

等自己队里的兄弟们来拿走给革命老兵的药,燕少提另一份回宿舍,交给眼巴巴等着的柳某人,让某人赶紧去他未来岳母大人面前刷刷脸。

柳少提了药,欢天喜地的飞奔离校,赶着去看心上人的妈妈,他开学后还没去未来小媳妇家,终于有理由去了,哪有不开心的。

晚上,美少年再次帮从门卫处取请帖送到四楼,乐小同学一一看过,分拣堆放。

周二,银剑子第三次送帖至青大。

青大的门卫都记得送帖人的脸,在课间时分打电话给晃会长,美少年打电话给自家可爱妹子。

乐韵接到美少年哥哥的电话,收拾收拾,拎着背包,扛着自己的自行车下楼,踩车去西校门,车停校门内,步行出校门去找点苍派的某位人物,看看点苍弟子有啥有挑战性的疑难杂症要找她求诊。

上课期间,限制外来人员入校参观,因此校内没有多少游人来来往往,而校外则有不少人排队想进校参观青大。

因为没有见过点苍派的人,乐韵出了校门举目四望,看到进校的右手边那排队领号进校的人群便觉有些……冷汗,默默的拿手机编条信息发出去。

银剑子送请贴到门卫,得到温和保安们通知等一等,他便在旁等,左等右等,心中焦灼,却也不好去问保安情况,只能站在保安岗亭一侧当柱子。

等了良久,口袋里揣着的对外联系的手机响起一点声音,神经不由绷紧,他不怕其他,就怕传来师侄和女儿的恶耗。

紧张的取出手机查看,手指绷得有点僵,比较旧的手机屏幕较小,是条信息,他开锁,点信息,仅只看到前几个字,整个人都抑不住激动,快速的看左右前后,没看到有短发小女孩子,再低头看手机,短短的一行字:我是乐韵。出校门的右手边。

看清后一段字,银剑子抓着手机飞快的绕过人群向对面跑,边跑边找人,望了几次,终于将人对号入座,仙医门人就是那个在出校的右手边离岗亭不远的路灯下站着的人,她穿着灰色衣服,还戴着防尘口罩,面前背着个包挡住了胸,怎么看都显得太不起眼,所以连他第一眼看去都忽略了。

找到人,银剑子穿过校门前的路,直奔路灯那方,跑起来时脚尖点地,轻若燕子点水般的轻快飘逸,轻轻飘飘的像片叶子,几下掠至路灯杆前,在离人两步远的地方潇洒收住脚。

迎接他的是平静的目光,那个矮小玲珑的女孩子有双清亮如明珠般的美人杏眼,清澈得能当镜子照影,四目相对,银剑子微微点头,单手作了个揖:“小美女阁下,点苍银剑子有礼了。”

发出信息之后的乐韵,站着等人自动冒泡,当银剑子脱离人群那刻她便猜着他就是点苍某人,淡定的等着他寻找到自己跑过来汇合。

相比较去年某些古武世家的俊青年们跑来找她时个个衣衫单薄秀健康体魄的行为,点苍某位是入乡随俗,黑色西装、羊毛衫配西裤皮鞋,那副模样很大众化,走在人群里与普通人一般无二,绝对找不出格格不入的感觉。

男士很帅,哪怕是普通西装,他却穿出了洒脱优雅的味道,那种淡然脱俗的气质,是人走在街上就让女士忍不住回头的类型。

修行人修的不止是身也是心,但凡有点层次的人心境平和,有超脱的气度,举止随性自然,洒脱不凡。

看到俊秀飘逸的中年男士,乐韵再次暗中发出“修行人士都是美男子”的感慨,朝对方微微点头:“幸会。点苍先后送至学校的两张帖子我都看到了,贵门弟子在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