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一章 熟悉的毒/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乐韵是个直肠子,也看不惯摆臭架子耍大脾的人,愿意就行动,不愿意拒绝,最烦明明内心是喜欢或相当乐意做某事,表面上还端着架子推三阻四要人三请四请的陪小心以满足自己虚荣心的那类人,因此也没拐弯磨角的跟人打太极,直接问点苍需要求诊的弟子在哪。

当然,燕帅哥找她出诊她赌气的事例外,不是她摆架子,实在是燕帅哥那家伙每次找她都没好事,总让她拼死拼活的救人还要无偿贡献良药,想着心塞,难免控制不住自己的小宇宙,抱着谁让自己不好过也要让谁不好过的想法闹脾气呛燕帅哥以消心头之气。

小姑娘开门见山,直爽利落,银剑子悬着的心瞬间落了地,心中感激,也更加谦温:“敝门弟子病入膏肓,几乎不宜见人,在下与师兄携带两弟子上京后因医院挂不到号,暂住在与贵校不太远的一家酒店。”

“你带路,我去看看情况。”乐韵是个实干派,不喜欢耍嘴皮子,更喜欢直接行动,反正人家求到头上来了,总要去看一看的,能不能救那是另外一回事儿。

“有劳小美女,请-”小姑娘不拐弯磨角,要求直接去看病人,银剑子求之不得,急忙做个请的手势。

乐韵没有客气的礼让,走向学校之外那条道路,到达人来人往的街道上,银剑子招过一部出租车去酒店。

春回大地,人们活跃起来,街上又出现车水马龙,人流绎络不绝的景像。

出租车在车水马龙的街上移动,花了二十分钟才送到目的,点苍弟子所住的酒店实际离青大真的很近,同时离青大所在的区域内最大的一家医院也不远,可以说是夹在医院与青大之间的位置,如果要去医院也方便。

酒店装饰得气势宏大,豪迈高大有档次。

当出租车到达酒店,乐韵默默的捂眼睛,这不是去年姜少兄长们下榻的那家酒店么?

想想也表示理解,青大京大附近有星星上档次的酒店有好几家,但离青大近又离三甲医院最顺路的大酒店却是屈指可数。

跟着点苍派的帅男士进酒店,乐小同学有种故地重游的感觉;因为是住客,银剑子出示房卡,不需要侍者们陪同,自己陪请来的小客人乘电梯上楼去客房。

住酒店的人士一般不是出差的公务员就是旅行人士,都是早出晚归的,白天很少遇到房客,银剑子陪同小女孩上楼只遇到酒店侍者和一位刚办理入住手续的房客,一路很清静。

点苍订住的客房是套房,家居室的套房,能办公能享受生活,真正的让人有宾至如归的感觉。

豪华套房生活区内有两人,年约三四十岁,一个极为潇洒英俊,一个长相偏向英气,两人普通西装,留小平头,没有看电视也没有喝茶看报纸,而是坐在沙发前的地毯上打坐,沉眉敛眼,有如老僧入定般的平静。

当敲门声响,两人嚯的睁开,眼中有锐气一闪而逝,长相英气的男青年飞快的站起来跑向门口,英俊潇洒的中年慢条斯理的起身,整整衣衫,端正自然的坐沙发。

青年刚跑几步,房间门开了,他看到开门的俊气中年,有几分惊喜:“师叔,您回啦?”

“师弟,有客人么?”屁股刚落沙发上的玉扇子微微侧眸,看到门口侧身的俊秀师弟,有几分疑惑,他听到两个人的脚步声,另一份脚步声很轻,应是同道中人。

“二师兄,小美女医生来了。”银剑子刷卡开门,先一步快速进客房,侧身,向小姑娘做个向内请的手势。

“仙……小姑娘来了?!”玉扇子惊讶的站起来,也在同刻,他看到门口现出一个小小的人,灰衣黑色打底裤的人儿面前背着只包,戴着口罩,留着短发,乍然一见难分男女。

跑向门口的青年刚飞奔到快到门口的地方,听到师叔说某位仙医门人来了,飘然收住了脚。

跟着银剑子走到套房的乐韵,等他开门后往前走一步半才到门正中,视线一掠而过,看清套房里的两男士,修为越高,反而难出老相,那位看起来像四十来岁的俊中年人实际年龄有七十多岁,另一个稍年青的已过不惑之年。

修行人不出老,乐小同学深深的表示很忧伤,吸了吸鼻子,小眉头都纠成川字:“有熟悉的味道,感觉我在哪见过那种毒。”

“小美女?”银剑子心尖陡然颤了颤。

“小……小美女,在下点苍玉扇子有礼了。”玉扇子乍听得客人没头没脑的话,微微一愣,瞬间又反应过来,有礼的抱拳。

立在一旁等师叔吩咐的青年也抱拳低头向客人施了一礼,仙医门人在江湖上的地位从来不以老幼论,但凡确定是仙医门人,哪怕是个小孩子也一样受各门派人士的礼遇。

“有礼了!”乐韵抱拳遥遥一拱,脚下不丁不八的进酒店客房。

银剑子快速关上门,陪在小女孩身侧,谦卑的问:“小美女,我师侄与小女的毒可否还有解?”

乐韵望了望迎来的俊美中年,眉心还蹙着没散:“如果我闻着的味道没错,套间内的两人所中之毒应该是被国外飞头降咬伤后留下的毒,仅只闻味儿推测中毒时间已超过半月,毒已入肠入骨髓,在没看到人之前我不好给你肯定答案。”

银剑子玉扇子暗中惊震,他们怎么没闻到任何气味?从两师侄回到点苍,再送医再转往京中,全派上下没谁说有闻到奇怪气味,小女孩在门口就闻到毒的味道,那身医术果真是非同凡响。

“小美女,先请坐。”玉扇子亲自往前迎了几步,迎到戴口罩的小女孩,与师弟两人一左一右的陪同去酒店的生活区:“武子,泡茶。”

“是,师叔。”武子听到师叔的吩咐,飞快的跑到桌几旁,连接电热壶热开水。

“先去看看人。”乐韵没讲客套,她来是看诊的,先看诊再喝茶聊天也不迟。

“……有劳小美女医生。”玉扇子本来想请人先喝口茶再请人去给自己师侄们看诊,小姑娘急人所急,他和师弟欣然领路。

套间与生活区一墙之隔,门是半掩着的,银剑子推套间房间的门,里面是一间宽敞明亮的客房,有观景阳台,还有办公用的电脑桌区,两张豪华大床,一张床上的用品整整齐齐,一张床上并躺着男女两人。

男青年留平头,女青年留长发,戴有帽子,还覆盖一层轻纱,隔着轻纱,青年男女的面孔略有些朦胧感,皆面色发青,皮肤暗淡无光,人死气沉沉的,像极僵尸。

玉扇子陪小女孩走到师侄们躺着的床旁侧,快速的摘掉师侄们戴着的纱帽,他们帮师侄戴纱帽遮脸为的是不想吓到来搞卫生的酒店服务员们。

对乐韵而言摘不摘纱帽无所谓,她只瞄两眼就扫描出青年男女的身躯图像,大脑也分析出相应数据,表面功夫仍然要做足,去看病人的脸和摸脉确诊,同时也是收集数据,以方便哪天在眼睛负荷过重不能上工的情况下以摸脉的方式准确的诊出病人的症状。

青年男女的脸部肤色青黑,手也是青黑色,也有些臃肿,不是特别明显,但肉确实是呈浮肿状。

摸了脉,乐韵又仔细的观看青年男女两人的面部,从背包里摸出针套,取出一枚银针轻轻的挑开女青年的眼皮和嘴唇观看,又扎女青年的手指检查血的颜色。

从扫描图像可知,青年男女都被飞头降咬伤了,咬伤两人的飞头降就是她在Y南省高黎贡干掉的那颗飞头,飞头降咬伤青年男女后往他们身体里注入毒素,令人奇怪的是飞头降明明可以吸干人的血让人当场死亡,可他偏偏没有那么做,仅只吸走一半血,留下毒,让两人变得人不人鬼不鬼。

青年男女中毒日久,毒入五脏六腑,死亡也不过是早晚的事儿。

刺破女青年手指看了看血色,乐韵又拉开女青年的衣领,看她左侧脖子上的牙印,共四个牙印,伤口经过处理,可惜逼不出毒,牙印的色泽发黑,还油亮亮的。

银剑子屏住呼吸,玉扇子见小姑娘在收银针,虚心求证:“小美女,我这师侄中的是什么毒?”

“医院没有化验出来?”乐韵收起银针,随意的问一句。

“医院没有查出是何毒,用高科技的方式化验结果定义为无名肿毒引发败血症,并发骨髓炎。”

银剑子快速的答了,忍着心惊胆颤的担心,满怀希望的问:“小美女医术超群,想必有眉目,能查出毒源。”

“这种毒我倒是知道的,这是‘血毒’,”乐韵温声解释:“我确定这是我曾见过的一个飞头降的毒,飞头降吸取各种动物的血,许多动物的血里有各种细菌,以无数血养成的毒是见血败血,飞头降吸走了这两人身上一半血,留下血毒,无论这两人怎么补充新鲜血,三天之内就会失去作用。”

“小美女,小女和我师侄可还有救?”银剑子心都揪了起来,他的爱女和师侄服用大量解毒丹都没有用,在医院里以不停的换血保命,就算是这样也仅只暂时的,医院都说病人造血功能全部坏死,内脏功能也在快速衰竭,就算找到匹配的骨髓移植也无济于事。

“很棘手了。”乐韵十分为难的叹口气:“我跟这个毒的飞头降打过架,我见识过毒的厉害。”

“小美女,你……遇到过飞头降?”银剑子顿然一惊,段家主说听闻仙医门人在边城瑞市现身所以特意赶去拜访,结果扑空,在回理市时途经高黎贡找一味药才与他巧遇,他可否理解为小女孩在从瑞市失踪后其实是进了高黎贡?

“嗯,上个月去Y南省,本月初进入独龙江岸的高黎贡山区一带,在准备离开前遇到一颗飞头,那颗飞头还是个毒修,也修到快到大成之境,它想吸我的血,我跟它打起来,飞头降的头壳比铁还硬,我砸坏一把药锄都没能砸伤它,是个硬茬儿。”乐韵也没觉有什么好隐瞒的,有实讲实,至于她把飞头降给干掉的事就不说了,她可不想让人知道她和燕帅哥之间的秘密。

“那你……和飞头降输赢如何?”玉扇子看眼师弟,又问出一句,他师弟也曾和段家主联手同飞头降打了一架,双方扯平。

“胜负难分,飞头降会飞,我不会,我奈何不了它,同样,我自身会医,我也不怕飞头降的毒,它也奈何不了我,双方半斤八两,飞头降跟我打架分不出胜负也没纠缠不清。”

“小美女不惧飞头降的毒,我师侄所中的毒正是飞头降的毒,小美女有办法解毒是不?”

“如果是在初中毒的几天,解毒不是难事,可这两个人拖得太久了,毒入五脏六腑,毒侵入骨髓,必须要有对症下药的药材才能手到病除,我虽有解毒丹也做不到清除全部毒素,仅只能清除部分毒保住两人的命。”

“小美女,请你尽量先保住我师侄的命,需要什么药材我们去找。”玉扇子大喜过望,各个门派的弟子求精不求多,点苍弟子也是贵在精,培养出一个弟子不容易,他们用二三十年才能培养出一个合格的弟子,牺牲不起。

“暂时保住他们的命倒是可以的,要清骨髓里的毒需另配解毒丹药,有几种药材在高黎贡里能找着,等我先帮人清除部分毒,你们带人回Y南休养,同时你们自己去找几味药,有些药我去找,你们找到药后送来给我炼制解毒丹。”

乐韵很诚实,没有以帮解毒要求人家做什么,想了想又添上一句:“另外我要先君子后小人的说明一下,就算将来清除了全部毒,这两人百分之九九可能终生无后,这一点你们要有心理准备。”

银剑子的脸色微微泛白,他膝下仅只一女,若女儿无后,预示着他这一支血脉断绝。

他仅只难过了一瞬间,语气坚定:“请小美女医生为我师侄和小女解毒,将来的子孙问题随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