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二章 解毒/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玉扇子没有立即表态,却也是万分赞同师弟的决定,先救活人才是首要的,至于两师侄有没后的问题是次要的,反正点苍派的传承一向是师徒传承,而不是父子血脉传承。

当三师弟表了态,他也代表点苍表达立场:“有劳小医生为本门弟子解毒,他日点苍上下绝无怨言。”

“我教授说点苍的信誉历来是极好的,我倒不是担心你们有怨言,是担心这两小青年自己过不了心理那关。”

乐韵笑咪咪的点点头:“既然要解毒,那就别婆婆妈妈的,你们把你们的师侄搬到地板上放着,再把你们的男师侄衣服脱掉,然后去外面守着,没有我同意,谁也不能踏进这里半步。”

“要……脱衣服?”银剑子失口而出,声音分贝也不由自主的提高。

玉扇子也是一脸为难,要脱衣服的话,岂不是代表着连女师侄的衣服也要脱光?

“我要给两人施针逼毒,必须要脱衣服,因为有个女士,男女授袖不清,你们男人不宜旁观,所以才叫你们只脱男青年的衣服,女青年的衣服只好由我动手。不用全脱光,留点遮羞布。”话说,她一个女孩子都没介意看到光身的男士,他们那么惊讶做什么?

银剑子脸红了一下,快步走过去揭开被子,从床上抱起女儿,玉扇子俯身抱起师侄,两人将人放对着电脑桌的空地板上,利落的帮男青年脱衣服。

为方便看病,两青年都穿着宽松的练功服,因此,两中年美男子三下五除二的帮师侄脱去衣服,只留下遮羞的小内裤。

将男青年的衣服叠好放床上,两中年美男子低声说了句“有劳小医生”,便匆匆的走出套间房,并将门关上,到外面,师兄弟两对视一眼,在门口席地而坐。

武子奉令烧开水,水快开了,结果师叔们从内房间出来坐下去当门神,他悄无声息的暂时关掉电源,等小姑娘出来再烧水泡茶。

脱掉衣服的男青年一身皮肤都呈青黑色,像病死的猪肉,根本没啥好看头,乐韵对人体又没特殊嗜好,更加懒得欣赏,直接动手脱女青年的衣服,扒得也只留点遮羞布。

女青年的身材一般,不特别火辣,也不是太平公主,该凸的地方有凸,总体而言身段比例也是比较标准的类型,如果不是因为全身血液败死一半,皮肤呈青色,也是个美女。

乐韵将青年男女挪放好,摆好手脚位置,去衣柜和卫间找一圈,找出几条毛巾,折叠几下,分别垫在青年们的手背和脚底。

做好前期工作,放下背包,先拿针套出来,捏几枚针分别刺在男女青年的心口位置,先护住其心脏,再找出自己的瓶瓶罐罐,有条不乱的配制药。

隐世门派人不喜欢别人窥视他们的隐私,点苍派也不喜欢有人偷窥他们的生活,自然不会容忍有不该存在的小装置存在,因此,她很放心,不怕有人偷拍。

配制出几碗药汁,收起工具,给青年男女各灌一碗药,又喂一人三颗药丸子,飞快的取针,以飞针手法给两人扎针。

金、银针交错纷飞,疾飞的声响密集有序,两青年身上各扎百来根针,每根针留在外面的长短不一,有些还在一颤一颤的颤动。

将人扎成刺猬,乐小同学绕到男青年脑后,给他脑顶扎进几针,再给他眉心和人中扎金针,然后再给女青年脑顶扎几枚,扎印堂和人中。

扎完针,她自己也微微冒汗,抹了抹额头,也没空休息,蹲两青年中间,左右开工,分别点男女青年的穴位,一阵推拿,从两青年手心脚心扎着的银针四周缓缓的渗出污血来。

从银针四周渗出来的血是黑色的,带着腥臭气味,没有飞头降胃里的毒那么臭,但是也不怎么好闻,污血向下淌,汇成一条线,滴落到毛巾面上,染出小小的黑点儿。

乐小同学坐在男女青年中间的地方,观察两人的血液流速和毒素流向,每隔十来分钟帮推拿一次,将往胸口和气海穴汇聚的毒素逼得向脚底方向运行。

毒流得很慢,过了半个钟,她再次喂男女青年各喝一碗药汁和一颗药丸子,随着药丸子和药汁的驱赶之力,原本向外渗得越来越少的毒血又增多,所持续的时间也不长,毒素大约半个来钟又不再流动,再灌药汁和药丸子。

反复灌数次药汁,第四次灌下药汁后,有污血从两青年身上扎着的针孔渗出来,男女青年的皮肤很快染成红黑色,之后变成红色。

当血液变成正常的红,乐韵脱掉自己的外套和羊毛衫,捋起袖子,扶起女青年,轻轻松松的将人像捧木棒子似的捧起来去卫生间,开温水帮女青年冲她身上的血污。

一顿冲洗冲尽污血,女青年的皮肤也恢复原本的肤色,因失血,呈病态的白,看起来很苍白,可比起之前青色的皮肤好看了不知多少倍。

本着好事做到头的原则,乐韵帮女青年洗个澡,拿唯一还留着没拿去垫人手脚的毛巾帮她擦干头发,再帮她擦去背上的水珠,又捧回房间,将人放下,收回针,扔掉女青年的遮羞布,帮她穿上练功服,将人放床上躺。

至于男青年,她扔着没管,也没打扫地面上的污血,将背包背上,手腕上搭着针套,对着外面喊:“可以进来了。”

银剑子玉扇子坐在门口,比门神还严肃,等啊等,等得长达一个时辰那扇门都没开,当听到从房间里传来水响声,猜着可能快结束了,两人由坐变站。

当他们站起来时,武子也快速重新接通电源,给电热水壶通电加热。

候在门口的银剑子玉扇子站得足足有一刻钟久才终于听到小女孩喊,师兄弟两几乎是以抢的方式同时推门,一飘就飘进客房间,一眼就看见地面有滩血迹,而他们的男师侄身上还扎着针,浑身污血的睡在地板上。

再看,小姑娘坐在床侧,他们的女师侄却已仰面躺床上,那张原本发青的脸回复了人体肌肤的原色。

“小医生/小美女-”师兄弟两人心中涌上巨大的惊喜。

“你们是男士,扶你们那个师侄去洗一洗,不要碰到针,等洗尽污血拔针更安全。”看到两中年美男进房间,乐韵没客气的使唤两人当打杂工,点苍没有女性成员,让他们给女青年洗澡不方便,她勉为其难的代劳了,男士么,那就甭想再辛苦她,让他们自己人当苦工吧。

“好。”玉扇子银剑子没有半分迟疑,利落的答一个字,两人捋起袖子,小心翼翼的扶起满身是污的师侄,抬去卫生间。

他们是两人,帮师侄冲洗污血也方便,一个扶一个帮拿花洒喷水冲洗,很快将青年身上的污血弄干净,再抬回客房,先放地面平躺。

乐韵去收金银针,将医用针全部收回,装进一只小瓶子里泡着消毒。

玉扇子银剑子帮师侄穿练功服,等小姑娘背过身,飞快的帮师侄脱去湿内裤,然后再穿长裤,换好衣服,先抱回床上平躺。

等他们将男青年安置好,乐韵转过身:“除了骨髓里的部分毒,其他的毒逼出来了,短时间因失血略多,处于贫血状态,回去喝补血药材补血,不要去医院输血,他们目前的抵抗力极差,输别人的血容易感染。”

“我们记得。”师兄弟两人异口同声的答。

“另外,因为骨髓里还有毒,为防止他们沾到其他毒引发意外,最好别让他们满山跑或满街跑,吃食也要注意,他们骨髓里的毒对新鲜血液敏感,最好少吃肉,吃素最安全。”

“我们会看好他们不会让他们乱跑的。”玉扇子心中欣慰,人没事了,吃素,不让乱跑都不是问题。

“小美女,你请去外面坐,我先打扫一下卫生。”银剑子心中激动,喜形于色,对小女生越发的敬重。

乐韵点点头,和玉扇子先去外面,边走边从背包里掏出一包药丸子,分出四颗装起来,递给俊美中年人:“这是解毒丹,今晚给两人服用一颗以养元气,另一颗三天后再给他们吃,一颗药可以保七天不进食,你们也不用再给他们打营养针。”

玉扇子双手接过小医生给的药丸子袋子,珍视万分的放衣服口袋里,陪同小女孩子走到生活区,请小姑娘坐下,他坐陪客位置以示对小女孩的敬重。

武子烧开了水,就等着小医生和师叔们坐下聊天,当二师叔陪小女孩坐下,他麻利的冲茶,茶叶是Y南特产潽耳茶。

玉扇子亲自端茶给小姑娘,并解释茶是点苍山上的野生五百年老茶树所产茶,纯手工艺制作。

银剑子等师兄陪小姑娘去休息,他以最快的速度捡起地上的毛巾擦净污血,再用卫生间唯一的条毛巾当拖布清一遍地板,洗干净手,掩上房门去生活区那边陪小姑娘饮茶。

茶过数巡,玉扇子言归正传:“小美女医生,你医治我派弟子,敝门感激不尽,请问怎么收诊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