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四章 抢功的兄弟不是好兄弟/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乐小同学在打电话,牛高马大的男士数次想掐脱女生的手都没能成功,想撞她,她稳稳的,根本撞不倒她,她力气极大,完全能左右他行走的方向。

通知了柳帅哥,乐韵偏头望向男士,无视他的挣扎,冲着他灿灿一笑,露出一口洁白的好牙:“大叔,我们到那边坐一坐。”

男士想抗议,却硬是被“挽”着移向一家店铺前街道树下放着的椅子。

乐韵友好的搀扶着男士,正想收起手机,有电话打进,看来电显示是燕某人的电话,想了想还是接了。

燕行在课堂上当好学生,接到私人电话时因在课堂上没有及时接,悄悄的潜行出教室,到走道上看电话发现是小萝莉的电话,急忙回回拔。

“小萝莉,我在,有什么事?”电话终于通了,燕行有点小紧张,小萝莉无事不登八宝殿,打他电话必定有重要事情,他没有及时接到,也不知她会不会又恼他。

“有惊喜,我刚给柳帅哥打电话了,你去跟他碰头就知道,就这样了啊。”燕帅哥声音硬梆梆的,乐韵也懒得跟他扯皮,回了一句果断挂电话。

手机嘀嘟一声便断线,燕行俊脸有点黑,小萝莉还是不怎么愿意跟他说话!心里不舒服,还得憋着,立即向电梯跑,边打电话给柳某人。

他刚要拨号,柳某人的电话打进来,燕少一边跑一边接电话,嗯嗯嗯几声挂电话,飞奔进电梯间乘电梯下教学楼,到一楼冲出电梯间跑到楼前停车场,钻进自己的猎豹去接柳某人。

柳少给发小燕某人打电话,拿起装自己常备工具的背包,拿手机和钥匙,急三火四的锁好宿舍匆匆下楼。

他只等得三四分钟,燕某人开着猎豹风驰电挚般的冲回来,他没等车停稳就打副驾室门钻进车。

“小行行,X街X站附近。”

“小萝莉在那边?”燕行一脚油门飙车冲向大道。

“嗯嗯嗯,听说有惊喜哟,哥我好奇死了。”柳向阳兴奋的几乎要手足舞蹈,小美女说有惊喜,必定很有趣,有好玩的事,终于又有理由脱离学校那个苦海啦。

柳某人兴奋得跟打鸡血似的,燕行都不太忍心泼他冷水,他觉得吧,小萝莉找他们十有八九是要他们当跑腿的或需要他们打杂工,绝对不是叫他们一起结伴游玩,柳某人现在有多么的兴致高昂,到时就会有多沮丧。

结束和燕帅哥通话,乐韵搀扶着高大男士走向一家店铺前行道树下的椅子坐下,男青年急燥的几次想走都被按住,还试图打人。

男士的异样引起人怀疑,一位中年女士近前问:“小姑娘,他是你家长辈?”

看到有人过来,男青年激动的挣扎,想往中年妇女身边扑。

“阿姨,这不是我家长辈,是我朋友的一个亲戚,他有严重的自闭症,来首都看心理专家,不知怎么的竟然一个人跑到这里来了,我怕他乱跑跑丢,只能跟着他拖着他,我通知人来接他,大概还要一会儿才能到。”乐韵拖住男士,向好心妇女送上甜甜的笑脸:“阿姨,您别靠太近,他有时激动起来控制不住会打人,万一伤着您就不好了。”

“哦,是这样啊,那你照顾好他啊。”听说是患自闭症的病人,中年妇妇恍然大悟,笑了笑便回避。

看到妇女要走,男青年狂燥的甩拖着自己的人,想追过去,中年妇女看他有过激的动作,唯恐他控制不住咬她或者打人,忙避到店里去了。

“大叔,没事没事,别激动啊,她是好人,不是想打你。”男青年情绪爆燥,乐韵故意由他拖了几步,让他吓得中年妇女和店前的人都躲开,再赶紧连拖带推的将男士拖走。

中年妇女和几个人看到小女孩将人给弄走松了口气,自始至终都没人怀疑小女孩有没说谎,毕竟小女孩的脸太稚嫩,又天真无邪,怎么看都不像是坏人。

乐韵拽着男青年走出十几米远,再次戳男士几个穴位,让他因血液不流通,四肢麻木,想走快也走不了,她愉快的搀扶走路一脚重一脚轻的男士,一边散步一边等柳帅哥。

燕少急着找小萝莉,飙出青大学园杀上大道,能超车时一律超车,他的车挂着军牌,没招来骂声。

当穿过几个路口,找到小萝莉报的某条街,燕少和柳少两人不知道小萝莉在哪,赶紧从手机信号定位查出大致位置,开车往前,然后掉头,再往回驶,一边缓行一边寻找,很快便找着小萝莉。

待看到小萝莉扶着个人,两俊美大少一脸懵,别告诉他们说小萝莉遇上了熟人,或者是遇上隐世家族来求医的人,所以找他们帮忙啊。

将车开到超过小萝莉的地方,燕行将车停在路旁,推开车门快速下车,和钻出车的柳某人跑去找小萝莉。

乐韵扶着男青年,没看见燕人的车,当燕帅哥和柳帅哥下车后属于他们两人的特有气味飘散,她闻到他们的体味,望过去,看到西装革履的两俊美帅哥,咧着嘴巴笑。

瞅到小萝莉那狐狸似的笑容,燕行便知自己猜对了,小萝莉找他们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情。

“小美女,我们来啦。”柳向阳像只快乐的小鸟儿,兴冲冲的飞到顶着张灿烂笑脸的小女孩身边,特殷勤的问:“小美女,惊喜在哪?”

“等会就告诉你,先帮我扶这位大叔上车。”乐韵笑嘻嘻的眨眼睛。

被小女生拽着的男青年,看到两青年奔到小女孩身边,挣扎得更激烈,他想往地面扑倒,却被一双大手牢牢的“扶”住,抬眸,迎面而来的是张俊美得不像话的男人脸,而那人的双眼凌厉而冷寒,仅只一眼,看得他连骨头都在冒寒气。

小萝莉叫扶人的当儿,燕行抓住男青年,发现男士四肢僵硬,他心头一凛,看眼青年,再看小萝莉,小萝莉笑脸明媚,眼眸深处没有温度。

这不是朋友!

倾刻间,他心中有数,不着痕迹的抓住青年的手,另一手扶青年的腰,轻轻松松的扶着人走向猎豹车。

当发小小行行扶住男青年,柳向阳也不甘示弱,抢过小美女的位置,友好的扶青年上车。

两大校那是经历过生死考验的兵王中的精英,扶个人简直是小儿科,两人一左一右扶着青年到猎豹车旁,非常细心的将人扶进后排座。

燕少跟着上车,柳向阳从副座上车,再移到主驾室。

乐韵绕个弯儿绕到另一边,上车,关死门,又极快的在青年身上戳两下,让他再也动弹不得。

柳向阳启动停了不到七分钟的车,缓缓的驶向车道,忧伤的问:“小美女,惊喜呢?”

“惊喜就是这个请上车的客人,”乐韵笑咪咪的摸摸自己的耳朵:“柳帅哥,想办法绕个弯,倒退回两站半的路,我要去找点东西,燕帅哥,给这位客人搜身,看看他身上还有什么。”

“呜,说好的惊喜呢?”柳向阳想哭,明明说有惊喜,给个人给他们算什么惊喜?这是惊吓好么。

“辛苦你跑一趟,回学校我请你吃我做的夹卤肉馅包子。”

“说话算话?”

“不说话的钻桌底。”

“好咧。”柳向阳眼睛亮得像火炬:“小行行,你给那家伙搜身,哥我开车等会转弯倒退回去。”

当小萝莉说搜某人的身,燕行一声不吭的照做,男青年穿衬衣、羊毛衫、西装的三件套,口袋里拿出带耳塞的一部手机,打火机、香烟,纸巾;内口袋里搜出钱包。

裤子口袋没什么,鞋子底下也没什么。

搜出手机,燕行快速打开看,有锁屏密码,他暂时没时间破译,直接先关机,从座椅后背里摸出只袋子,将搜出来的东西装起来。

他俊美无瑕的脸板得紧紧的,无视男青年怒睁的双眼,伸手揉了揉男青年的面皮,又撬开嘴巴检查没发现暗藏毒药的地方,面色仍然十分难堪:“小萝莉,这个是冲你来的还是冲别人来的?”

“冲我来的,应该不是第一次,擅长抹喉杀,只差一点刀片就要割到我右颈边大动脉,幸好我机灵躲过去了。特么的,我就是上个街都遭人割喉,这日子还让人怎么过。”

想到自己走得好好的差点遭人割喉,乐韵心情一路差差差到底,压抑着的怒气值直线上升,之前为不引人怀疑,她压制着想打死某渣的冲动,现在那种想打死人的爆怒感又冒头了。

“近距离暗杀?小美女,你得罪谁了,竟然遭人暗杀?”柳向阳惊讶的无以复加,小美女还是个小孩子,并没有碰触到谁的利益啊,就算从晁家小公主那边推测,她的存在也没危胁到与可能会成为与晁家是竞争对手的政要家族。

“我哪知道谁看我不顺眼,我知道的话早就杀过去灭他全家了。”乐韵虎着脸,她要是知道是谁数次三番想干掉她,啥也不说,直接杀过去暗中送人一堆粉粉,保证让那些渣渣死得很有节奏感。

“向阳,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燕行特别想捂发小兄弟的嘴,向阳哪壶不提偏提哪壶,小萝莉没得罪人,但是,她存在的潜在意义已经让很多人都产生了危急感,想要她消失的人多了去,国内国外都不乏其人,不过是有些人的手暂时不敢伸。

“唔!”柳向阳立马闭嘴,他不说话啦,他当哑巴。

柳某人不再乱吱声,燕行一巴掌将还敢瞪眼的青年给推倒,让他靠在坐椅上免得挡着自己的视线,然后才问细节问题:“小萝莉,这渣渣有没同伴,你怎么发现他意图行凶的?又在什么情况下抓住这货的?”

“我不能确定有没同伴,他是从后面跟上来的,我哪会想到光天化日之下路人会搞暗杀,根本没防备后方,突然感觉不对才躲开,当时挨着我最近的几人当中除了这个,还有另一个人也有点可疑,”

乐韵回忆一下,倒地后寻找凶手从后方来的挨得最近的共有五人,两人是纯路人,还停下来关心她有没摔着,另三个其中一个就是行凶者,第二个看了眼就往一边让开了,第三个人身上有利器。

她的眼睛X射线光扫描过去时扫描到第三人的图像显示他身上有把匕首,开过锋的瑞士军刀形匕首,以匕首的长度,近距离的攻击的话不论前后都能贯穿前后背刺到心脏或内脏。

“那个可疑的人有没有露出脸?”燕行又问出一句。

“没有,好几个人都带着防尘口罩,可疑的那个也戴着口罩,”乐韵不爽的瘪嘴:“这个家伙也是戴着口罩的,当时穿着一件黑色的风衣,他失手后混进人群中,后来应该将衣服脱了丢掉了,我对气味敏感,记住了他的体味,就算被耽误约一分多钟才追赶,就算他换了衣服摘了口罩,我仍然能找出他,我一路追着他上公交车,他还想开溜,在下车时我赏他两记点穴手才让成功留住他。”

柳向阳想说话,又怕挨小行行嫌嘴多,忍着,到能掉头的地方掉转车头,再次折返去小美女指定的地方。

“那么,如果可疑人出现,你能不能辩识出来?”燕行继续问,他安排的人暗中关照这块区域,很多有隐患的地方都在监控中,仍然有人试图暗杀,而且还是小萝莉出学校就被人找到行踪,说明幕后人是有组织有计划的,安排了人手长期蹲点守在学校附近监视着每个校门,所以当小萝莉出校门就能知晓她的行踪。

“能,只要他出现在五米以内,闻到他的气味我就能找出人来。”当时周边有很多人,在三米以内各种体味都能对号入座,她也记住了挨得她很近的后面几人的气味,只要再次接近,她准能分辩出以前有没闻过那种味道。

“小萝莉,这个人我们带回驻军部才方便审问,你有没其他建议?”

“没意见。带回去后你们慢慢审问,告诉我结果就行了,你派个人带我去你们驻地的后山,我去挖点马兰头和新鲜药材回学校腌制酸菜。”

“小美女,我陪你去挖野菜。”柳向阳兴奋的自荐当打杂工,小美女腌制的酸菜特别好吃,做的酸菜馅饺子更是美味无比,想想就让人流口水。

燕行:“……”向阳太不够意思了,每次都抢功。

柳少才不管兄弟有多怨念,开着车风风火火的到小萝莉指定的路段,再去有行人道的地方转弯,到路另一边停车,让小萝莉下车去找东西。

燕行怕小萝莉再遭危险,寸步不离的跟下车;乐韵只背着自己面前的背包下车,另一只装有生活用品和点苍给的诊金的袋子放车上,下车后依着大道的路边走,走百余米,从一个回收可回收垃圾的垃圾桶里翻出个装着东西的黑色袋子。

黑色塑料还干干净净的,打开看,里面是黑色的衣服。

小萝莉找到东西,燕行跟着走向车,侦察一番,便明白为何那只渣会选择在其路段动手,其路段有好长的路没有装摄像头,离得最近的一个摄像头就是在行人道路口中的交通监控摄像头,相距也有七八百米远。

回到车上,柳少激昂的踩油门,又掉头走另一边的路回部队的驻军区。

等车平稳了,燕行将小萝莉找回来的袋子打开,抖开衣服,是件中长装的黑色风衣,全新的,从兜子里摸出片用纸巾随意包起来的刀片。

被整得一动不能动的高大青年看到自己丢掉的东西被人找回来,心国惊恐,想转脖子望向一边的女孩,脖子动不了。

燕行拆开纸巾,仔细检查刀片,看到刀刃上还沾着点红色血迹,极快的望向小萝莉:“小萝莉,你被划伤了?”

“耳朵被划破皮,出了几滴血,大概要吃二根百年人参才能补回来。”

燕行顿了顿,细声细语的安抚:“小萝莉,你受委屈了,等揪出幕后人让他买单,他不承认的话,我找人黑他的帐号,转一笔钱给你买人参燕窝吃。”

“不用找别人,这里有个现成的人选,我最喜欢黑坏人帐号啦。”柳向阳欢快的报名,当黑客这种小事哪用得着找别人,他是最好的人选,要黑一百万,他保证不会只黑九十九万九。

燕行:“……”向阳不抢风头会少块肉么?

“好哒好哒,你帮我黑几千万回来,我请你吃一个月的饭,天天吃药膳哟。”乐韵精神一振,柳帅哥黑了别人的钱给她,她可以拿去支援孤儿或者贫困山区的小孩子们上学,想想就心情就爽歪歪。

“说定啦,等找出幕后人,我帮你黑回一笔巨款补偿你。”柳向阳兴高采烈的响应,黑人帐号那种差事他的最爱啊,那想对小美女除之而后快的谁,赶紧跳出来吧!

小萝莉和柳某人愉快的达成协议,燕行瞪着双凌厉的龙目,暗中飞眼刀子戳发小兄弟的后脑勺,抢功的兄弟不是好兄弟,好想揍柳某人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