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五章 送给你们玩儿(三更/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少心情极好,没空管燕某人心情咋样,他开着车兴冲冲的跑路,抢在下班高峰前的时段赶回驻军区。

原本他想开去燕某人或自己所在的营队,又怕因环境太陌生,兵仔们又多,会给小美女造成困挠,权衡再三,仍然选旅部的医务楼当停歇点。

两大校的车回军区,部队军人也完成了上午的课操,列队去食堂的队伍一队接一队,场面壮观。

猎豹穿过某个区时,原本要去食堂的几支队伍齐唰唰的停下,让车子过去然后才开动。

柳少驾着猎豹,大刺刺的杀到旅部的医务楼区,停在挂着医务楼的两层楼的楼花房前,楼上留守的黑九看到车子,欣然喊:“队长又回来啦!”

他那一句也是告诉房间里的金廿二是队长回来了,转而便匆匆的向楼下跑,他刚跑下楼梯,见到的是队长和柳队陪着小姑娘一起回来了,当时就点愣神,也就在一闪神的功夫,又见队长回身从车厢里拖出一个头被包了起来的人来,顿时懞呆,队长唱的是哪一曲啊?

莫名其妙不能动弹,莫名其妙落入小女孩手里,又莫名其妙的被带到可能是军区的地方,头被衣服包住的青年,浑身都是僵硬的,被人抓出车子,像木头一样傻愣愣的。

“这家伙是个杀手,送给你们玩儿,等会拎下去关起来,你和红肆几个别忘了好好招待客人。”一把提出人,燕行轻飘飘的一扔就丢开手不管了。

他一撤手,青年男士失去重点,砰的给摔地面,摔了个四脚朝天,爬都爬不起来。

“杀手?”黑九下意识的瞄向被丢地面上的家伙,本能的蹿出去,嗖嗖几步蹿至,长臂如挖掘机的爪子似的一把抓起人,扯掉裹他头部的衣服,一瞅,还挺年青的。

看了脸,又看人的手,鄙视不已:“就这鸟样也能出道?”就那模样,是杀手也只可能是打着杀手幌子的组织外围的菜鸟,当诱饵可能还行。

“我没说是专业杀手。这个人意图暗杀小萝莉,记得问出幕后人来,他不配合,随你们收拾,别弄死就行。”燕行忍不住想抚额,他只说是杀手,并没有说是那种杀手。

“原来此杀手非彼杀手啊,正好给十四试试手。”黑九恍然大悟,原来是自己理解错误啊,队长说的杀手是指有行凶作案的杀人犯,而不是国际上所说的那种杀手。

敢暗杀小萝莉?

他送两个字:呵呵!

小萝莉连他们队长都敢瞪敢欺负,有不长眼的敢跑去惹那么凶残的小萝莉,那不是找死么?

小萝莉不把找死的整残,他们队长也会把人给整得脱几层皮,要知道小萝莉可是被队长划进自己人之例,他们都不敢惹她,别人敢老虎嘴里拔牙,队长不火就见鬼了。

想到队长将人丢给了自己和兄弟们,黑九心花怒放,笑嘻嘻的一把提起人,像提着只小鸡仔似的拎着腾腾几下冲向楼梯,就那么风风火火的提上楼,扔进一间空着的病房。

乐韵下车后没挪步,当看到某位帅兵哥提着某青年上楼,也一声不响的走向医务楼。

燕行跟着走,殷勤的征求意见:“小萝莉,这都中午了,要不先去食堂吃饭?”

“你们去吃饭,我去楼上给那个兵哥复查一下腿伤。”乐韵背着小手,踩着小碎步,慢吞吞的迈步。

“我通知十四他们几个带饭回来吧。”燕行、柳向阳哪肯丢下小萝莉自己去吃饭啊,麻溜的跟着往楼上走,燕少还掏出手机打电许给去食堂打饭的队友们帮打包饭菜回来。

黑九扔下某个菜鸟杀手,看到队长陪小萝莉上楼,一溜烟儿的先蹿回金廿二住的病房间,以闪电似的速度将床上的电脑、书本、衣服收拾好,摆好板凳。

柳少燕少两大帅少甘当小跟班,陪着娇小的女孩子上二楼,将人请进病房。

金廿二坐在铁架子上床上,好奇的望着门口,待看到那个矮个子的人儿走来,顿时有种……人不可相貌的即视感,那么小的女孩子竟然是妙手回春的小神医,若是仅只看面孔,说出去谁信?

他飞快的打量了有着张可爱圆脸的白嫩小女孩子一眼,挺直腰杆喊:“小萝莉好,队长柳队好。”

“帅兵哥哥们中午好。”乐韵笑嘻嘻的点头,一边走一边扫描兵哥的身躯,他年青体格好,青春有活力,恢复快,稍轻点的骨折都愈合了,有柳枝代骨的地方也愈合的很好,目前柳枝与骨头相镶接的位置正在缓慢钙化中。

黑九赶紧移好板凳,站在一边等小姑娘过来。

金廿二机智的先跟小萝莉打招呼,燕行也给他点了个赞,只要小萝莉开心了,什么都好说。

柳向阳殷勤的跑前面,还抢了黑九的活,等小美女近前,帮她挪好板凳,照料得十分周到。

扫描了兵哥的伤,乐韵仍然还要做表面功夫,叫兵哥伸手出来帮他摸脉,再检查他的腿。

柳少机灵的当打杂工,帮揭开被子,和燕某人帮金某人卷起宽松的裤子,金廿二的腿剃了腿毛,很干净,动手术的地方只有小小的疤痕。

乐韵瞅到兵哥的腿,呲了呲牙,今天才发现兵哥的腿很修长,完全可以冒充美女的大长腿。

“恢复得不错,骨头在钙化了,等清明之后我再配份药,喝了药大约三个月后你可以试着拄拐杖走路,在假骨钙化程度没有达到百分之七十以上不能脱拐,剧烈运动容易引发骨头镶接位移位。”

“真的?”四位帅青年大喜过望,小萝莉说可以运动,岂不代表着原本二年的恢复期还可以缩短?

乐韵凉凉的丢给帅哥们一个冷眼,自己去找水洗手。

挨了一记白眼,燕行摸摸鼻子,他哪里又得罪小萝莉了啊?想来想去都没想出来自己哪有得罪她,郁郁的帮金廿二盖好薄被子,再和柳某人去洗手。

两俊少陪小女孩洗了手,因为没有备零食,他们也不知道要拿啥招待小萝莉,只能请她喝白开水,开电视给她看,幸好只等不到十分钟,红十四神十六洛七提着食盒风风火火的赶回来。

赤十四神十六和洛七接到队长电话时他们刚吃完在帮金廿二打包好饭菜,得到队长大人吩咐,赶紧的又跑去后厨房临时另外打包几分份饭,以飞一样的速度飞回医务楼。

三个帅兵哥哥旋风似的爬上楼,冲进病房,拿出最美的笑脸笑嘻嘻的跟小姑娘打招呼,至于队长,嗯,他们暂时先无视了。

几个兵哥哥利索的将床头柜移出来当桌子,摆上菜和板凳,请小姑娘入坐,然后给小姑娘递上盒饭和筷子,请小姑娘、队长和柳队先吃饭,他们给金廿二面前摆上一张可拆叠的小桌子,帮他摆饭。

部队的伙食也不差,主要以营养为主,两荤两素一个汤。

燕行柳向阳吃习惯了,从不考虑好吃不好吃,只在意能不能吃饱,当看到小萝莉吃得眉眼弯弯的样子,特别的……惊奇,她做得一手好药膳,吃起大锅菜竟然也像吃山珍海味。

“小美女,菜合不合胃口?”柳向阳一边扒饭一边好奇的问。

“很好吃。”乐韵夹了青菜放碗里,牙嚼细咽的吃。

“……你说的不是反话?”柳向阳囧囧的,他吃了十几年的食堂饭,虽然说不差,但是感觉离好吃还是有很长的一段距离。

“是真的很好吃啊,我家经济最困难的时候半个月都吃不上一两肉,食堂的饭菜有荤有素,已经很富裕了啊。”乐家有段时间因为要还钱,连鸡蛋都攒着拿去卖钱,爷爷奶奶心疼她,每隔三天给她吃一个鸡蛋补身体,他们每天粗粮青菜,连油都是省着吃的,那样的日子纵使比老一辈所说的解放前幸福,可在梅子井村里可以算是最苦的生活了。

过了苦日子的人才懂得珍惜,乐韵知事起正是生活最苦的时候,也一直记忆犹深,哪怕熬过最苦的几年,后来日子稍稍宽裕些,她也学会了珍惜粮食,从不浪费。

几个青年沉默了,燕少柳少出生官家,自然没尝过半个月吃不上肉的生活,出身最苦的洛七,真正的赤贫家庭,他深切的懂得贫困的滋味,小萝莉说半个月吃不上月,他小时候半年都未必能吃到肉。

几个帅兵哥努力的吃饭,当小萝莉吃饱了,燕少柳少和黑九三人将饭菜全部吃光,连一粒剩饭都没留。

金廿二也没有浪费粮食,将自己的份子吃得干干净净。

补充了能量,乐韵伸伸懒腰:“柳帅哥,带路,我们出发。”

“好咧!”柳向阳开心的跳起来,一溜烟儿的往外跑。

燕行不声不响的站起来跟着走,走了几步又回头:“那个渣渣交给你们,记录好口供,不要错过任何细节。”

神十几和赤十四、洛七不知道队长说的是什么,黑九知道,豪气的拍胸:“队长,我们懂,你们尽管放心的去玩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