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六章 严刑逼供(四更/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去玩耍……

柳向阳很想回身去踹黑某人那家伙几脚,他明明是陪小美女去挖药材好么,挖药材不是玩耍。

燕行“嗯”了一声,雄纠纠的追上小萝莉和柳某人的脚步,到走廊上,小女孩却走进二楼第一间病房,进去帮活捉回来的男青年解哑穴,随手拿他蒙头的衣服给塞住嘴。

两俊美大校看得眼角直抽,也没说啥,兴高采烈的当小跟班跟下楼,坐进猎豹,柳少又愉快的当司机,开着车跑后勤拿两把锄头和镰刀,以十万火急的速度奔向后山。

驻军区后山是太行支脉的小山脉,连绵起伏,山高峰秀,也保护得很好,山岭间植被翠绿。

过了作训练场的区域,柳少到一座山的山脚下停车,和燕少带小萝莉钻进树林愉快的挖药材。

红肆和洛七几人目送队长的车不见影儿,一个个捋袖子挥胳膊,热情如火的问:“黑老九,队长说的渣渣是什么玩意儿?”

“渣渣就是暗杀小萝莉的不长眼睛的小老鼠,我扔在第一间病房……”黑九刚说了渣渣在哪,神十六和赤十四、洛七欢呼一声便冲向二楼的第一间病房,看到他们那热火朝天般的干劲儿,黑九默默的收住话头,折身回金廿二住的病房。

神十六赤十四洛七万分激动的冲进二楼第一间病房,果然看到收纳柜旁扔着个被用衣服塞住嘴巴的男人,神十六和洛七开心的抓起渣渣,像拖死狗似的拖出病房带往金廿二住的那间房。

几个青年将渣提进房间,按在一张椅子上,再把塞他嘴巴的衣服拿掉,洛七笑得春风万里:“兄弟,咱们来谈谈人生。”

“你们要干什么?我要告你们绑架!”终于能说话,青年大声咆哮,试图跳起来,却动弹不得,只能凶猛的吼叫:“你们这是私自绑架良民,这是违法的……”

青年叫声太大,神十六嫌弃的一挥手,“砰”的一拳击在青年左脸上,一拳头就打得渣连人带椅子栽下去,发出一阵“哗啦”大响。

“十六神,温柔些,咱们应该学小萝莉以礼待人。”赤十四笑咪咪的伸手扶起被揍趴下的渣渣。

挨了一拳,高大青年的牙齿都被打松,嘴里有血,他吐了口血,愤怒的大骂:“草你MB的……”

他刚骂句粗,黑九胳膊一伸,刚强有力的拳头一挥,砰的挥到青年的右脸上,那一拳下去,青年又砰的给摔了下去。

揍了人的黑九收回拳头吹吹,特爷们的翻白眼:“草你M的,你一个半吊子的货色还敢装东北爷们,非得要弄得你像嘎拉哈,揍得你满脑瓜子粘咕抓得,摔得你舶了盖儿卡秃鲁皮你才识趣是吧。”

赤十四再次友好的扶起被揍趴下的青年,欢快的提示:“知道不,第二个挥拳头的家伙是真正的东北汉子,你想冒充东北汉子也得先过他那一关。兄弟啊,放正态度聊天才是正道,你要明白你现在没有横的资格,也没有跟我们讨价还价的本钱,想跟我们耍横,我们可以很负责的告诉你你想错了,莫说你这种小菜鸟,就是国际杀手到了我们手里也得乖乖当孙子。”

“你们……你们私自用刑逼供……”左右脸都被揍,青年满嘴是血,被扶坐起来,痛得说话都有点含糊不清。

“私自逼供又怎的?”神十六双手环臂抱胸,一副鼻孔朝天的得瑟小样:“实话告诉你,我们就是私自用刑了,你不服,等你走出这里你再想办法告啊,问题是你不老实配合,想走出这里……呵呵,下辈子吧。”

“你们……你们想杀人灭口?”青年惊恐的打了个哆嗦。

“别把自己看得那么重,被人杀人灭口的家伙一般都是知道很多秘密的那类人,就你这傻不拉叽五大三粗四肢发达一看就是蠢驴似的家伙根本不可能知道什么秘密,灭你的口没得脏了手。”

神十六鄙视某渣,看渣那副愣头青的傻样也不像是机灵的,用杀人灭口的手段对付他简直是抬举了那渣儿。

“就是就是,这他这鸟样儿也根本不可能知道什么秘密,”洛七也鄙视装真汉子的某渣:“他估计也就是个送死的炮灰,不可能担当大任,想暗杀小美女也不撒泡尿尿照照自己有没那个份量,连国际杀手都栽在小美女手里,这种小角色跑去暗杀小美女,等于是送上门给小美女当研究实验活体的小白鼠。”

“小萝莉刚好缺实验体,就勉为其难的收了呗,反正地下室够宽,再来百来个人都有地方关,再说,这年头医院正好缺什么肝啊肺啊眼睛啊什么的,实验体也能废物利用一下,摘了肝啊眼角膜、抽骨髓去救人。”

“我正等着肾源和眼角膜进行移植,将这家伙送去化验看看对不对得上号,型号匹配得上,有了肾源,我很快就能手术啦。”

“唔,我差点把你需要肾和眼角膜的事给忘了……”

帅气的兵哥们你一句我一句,聊得欢畅,青年听得心肝都在抖,望向另一张病床,看到倚床头坐着的人,当几个穿迷彩服的青年望过来,他吓得心跳都有瞬间的停止,一口气没喘过来,一头栽倒。

“哎哟!”黑九眼疾手快,一把抓住要倒下去的青年,扶住一瞅,渣渣口眼紧闭,一张脸冷汗泠泠。

“吓晕了?”

“这么不经事?”

“我们还没说什么血腥的画面好么。”

几个帅兵哥惊奇得不得了,那家伙不是搞暗杀的家伙么,怎么这么胆小?他们就只说拿人当实体而已,怎么就把渣渣给吓破了胆?

黑九提着人的衣襟,像提鸡鸭似的简单:“得,不废话了,十四,该你上场,早早审问,我们也好分析分析究竟是哪个不长眼的竟然敢在首都对小萝莉图谋不轨。”

“还没玩够呢,急什么嘛。”戏耍渣渣耍得正开心,神十六还有点意犹未尽,嘴里说不急,动作却是不慢,搬张板凳放渣渣的正对面。

“队长说了让我们好好招待,等问了口供,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十四,你好久没有动手,这个给你当沙包练习,我们不跟你抢。”洛七笑嘻嘻的站到渣渣的另一边,和黑九扳住渣渣,免得他东倒西歪。

“这才是好兄弟,太长时间没练暗器,我正好缺个活靶子。”赤十四暗搓搓的搓搓手,大马金刀的坐板凳上。

他一坐定,几个帅兵哥都不说话。

红少校坐正,微微合眼,再睁开双眼,眼瞳深处的红点慢慢扩散,眸子一点点的染成赤色,不到三分钟,双眸红如焰火。

神十六打开手机录音,站红肆背后,黑九洛七立即掐青年的人中,掐按几下,吓晕过去的青年幽幽转醒。

初从晕迷中醒来,青年茫然四顾,猛的听到一声震吼:“抬起头来,看着我的眼睛!”

一声厉喝如棒敲头,头脑还有些混沌的青年抬头前看,正正与一双红瞳眼对眼,霍然间一片红色火焰铺天盖地的袭卷而来,他惊讶的睁大瞳孔,愣愣的过了几秒钟,眼珠子才能正常转动。

赤十四看到牛高马大的青年双眼呆滞,斯文秀气的面上浮出和煦的笑容:“兄弟,叫什么名字?哪里人?”

“我叫李明,C省人……”青年盯着对面人红色的瞳目,平静的有问必答:“今年35岁,没有正式工作……”

赤十四慢悠悠的问,问完家庭情况问工作问生活习惯问与朋友之间的关系等等,问着问着,漫不经心似的问出一句:“这是第二次用割咙方式杀人,还是第三次?第四次或者第五第六次?”

“第四次。”李明的声音平静无波。

神十六惊讶的望望某渣渣,黑九洛七也不可思议的瞅瞅被“保护”着的青年,说他渣,还真是个人渣。

“你杀的第一个人是谁?”

“杀的第一个是赌友,欠了我四万赌债不还,赢了我五千追着问我要,还睡了我老婆,一气之下把他杀了。”

“没人知道你杀人了吗?”

“没人知道,我在外地杀的人,趁他去赌钱半夜回来的路上把他杀了,绑上石头丢进水塘里……呵呵,欠钱不还,让他偿命……”

“第二个人也是欠你钱?”

“第二个是个女人,贱人骗了我二万块钱还不给睡,伙同别人来诈我,我把贱人和她姘头全杀了,一把火烧得干干净净。”

“今天为什么杀小姑娘?”

“有人给钱了啊。”

“给了你多少钱?”

“付了五十万定金,成功后再给另一半。”

“给你钱的人是男人还是女人,还记得他长什么样子吗?多高,是胖是瘦?”

“是个男人,没见脸,他都是戴着口罩,嗯,不太高,不到一米八的样子。”

“能听出他的口音是哪里人吗?”

“听不出来。”

“你们怎么联系?你怎么确定目标?”

“都是电话联系,他发图片给我,告诉我目标在哪,选好合适杀人的地方,我只负责杀人。”

黑九快速拿来队长给他的手机交给红肆,赤十四拿到手机开机,问青年:“你手机解锁密码是多少?”

“8……”李青年一路念数字,赤十四快速按健,密码长达十八个数字,成功解开锁交给黑九,他继续问话:“你杀小姑娘时,那个人在附近吗?”

“不知道。”

“你没杀死小姑娘,逃走时那个人有没跟你联系?”

“有啊,我差点就成功了,可惜那个小丫头太机灵躲过去了,那个人让我快走,然后我就按计划走了,后来就断了联系。”

黑九快速查看电话号码,发现通话记录都被清空,对着赤十四晃晃手机,摇摇头,示意手机通话已被删除。

赤十四微微点头,表示知道了,仍然不紧不慢的跟青年“友好”的聊天。

金廿二坐在床上旁听,听到渣渣报了名字,从床头搬出电脑,快速开机上网,很快登陆公安网站再进C省户籍网页查找渣渣所说是否属实,某渣报的姓名住址能全部对得上号。

查了地址,再查找经历、工作变动与居住动向,将能从网上查出来的东西都给搜了出来,慢慢整理。

赤十四慢吞吞的跟人聊天聊人生,聊了足足两个钟,重要的事变换方式问,得到的都是一样的答案,确认他没有被人洗脑,自己的催眠术也没有失效,愉快的结束聊天。

他叫了声“不要盯着我看,醒醒吧”,青年先下垂脑袋,又打了个冷颤似的抬起头,茫茫然的看向四周。

黑九懒得跟人废话,直接拿衣服塞住渣渣的嘴:“按小萝莉的说法,这家伙的穴道估计也快自解,找东西绑起来更安全。”

“等会我去试飞镖。”赤十四闭着眼睛休息:“廿二,有没收获?列出幕后可疑人物没有?”

“渣渣最近五年在H北和T市一带混日子,从工作范围推测他能接触的圈子来分析范围太广,目前还不能确定幕后人有哪些。柳队没在此,柳队在的话让他查渣渣的电话,从通讯公司找出渣渣今天的通话记录有哪些号码,再分析起来应该更快些。”

“柳队在你们回来前玩了会电脑,好像根据小萝莉当时的手机信号位置为定位,搜出当时也在附近的手机号码,柳队用的是十四的那台电脑。”

赤十四睁开眼,那双血瞳又变成黑白分明,轻飘飘的站起来,拖过自己装随身物品的背包,笑嘻嘻的拎起人渣:“你们先分析,我把渣渣拎下去练练手。”

“嗯嗯,你去吧。”

神十六和黑九洛七笑嘻嘻的目送红某人,那家伙憋太久没练飞镖,当初眼睛稍好点就找他们当靶子,可没少折腾他们,现在有个目标给赤十四玩耍,让他开心的玩去吧。

等红肆提着人走了,三人立即开赤十四的电脑,找出柳队留下来的资料,又用渣渣的手机号码登陆通讯公司找当天的通话记录,他们技术有限,没法从通讯公司方面复制通话语音,先保住通话记录号码,再查找各个电话的主人资料。

------题外话------

嗯哼,偶继续雄起,再爆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