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七章 走个后门/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红少校像老鹰捉小鸡似的提着人渣下楼,正想提去树桩子那,看到一辆悍马牛哄哄的杀过来,他只好先将人扔一边。

油光闪亮的军用悍马带着一身的霸气,牛叉闪闪的开到医务楼前,副驾座上是个松枝麦穗加两颗金星的中年武将,满身凌厉气势,开车的则肩章上同样是松枝麦穗,还有一颗金色星星。

悍马停稳,中将和少将大人下车。

看到两位将军,赤十四想跑的心都有了,旅长来了就算了,为什么堂堂的军区司令柳司令也跑来了?

两个日理万机的将军大人驾临,他只能硬着头皮跑过去,立正敬礼:“司令好,旅长好!”

“好。”两位将军笑着回了一句。

黄少将笑呵呵的拍拍秀气兵仔的肩,视线斜向被丢地上的某人,淡定的问:“你们又找到一个新玩具?”

赤十四嘿嘿笑。

兵王之王的青年兵仔笑而不语,黄少将就知地上那家伙要倒霉了,也不问想怎么处理,笑咪咪的问:“听说燕行和柳向阳两小子陪神医小姑娘来了,人在哪?”

赤十四老实的回话:“报告首长,小姑娘给金同志复诊过后,在燕参柳队长陪同下到后山挖药材去了。”

“小姑娘复诊结果怎么样?”

“小姑娘说伤员恢复得不错,过些天再配制一副药送来喝了就可以试着下地活动活动。”

“这就好,你们队长有没说几时才回来?小姑娘留不留下来做客?”黄少将放了心,金同志恢复得好就好啊,有小姑娘的复诊,他就能理直气壮的谢绝军总院那些老这家伙总是想拎走金去住院观察的良好建议。

“队长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小姑娘也没说要不要留下吃晚饭。”

“那边那个小兔崽子是怎么回事?”柳司令瞅瞅被扔地面上的青年,那青年嘴巴被塞着,眼神明显有向他们求救的意向。

“那渣渣想暗杀小姑娘,被小姑娘当场活捉了,队长交给我们好好招待一下。”

“噫,在首都的地头上敢对小姑娘下手?是哪个王八蛋干的,揪出来,拉上几车人上去灭了他丫的。”黄少将勃然大怒,在首都都敢暗杀军部重点保护的小医生,好大的胆儿,非弄死那王八蛋不可。

“淡定淡定。”柳司令淡定的拍拍怒火中烧的黄旅长:“别那么火爆,这种事交给燕小子和柳小子他们去办就行了,有那些个狼崽子还怕找不出搞暗杀的小老鼠小喽喽。”

安抚了黄少将,司令大人看向秀气的兵仔:“臭小子,你是想招待招待那只小兔崽子吧?得,你去玩,我和黄少将上楼看看金同志。”

“是!”首先不干涉队里的事,赤十四欣然敬个礼,冲过去提起扔掉的小渣渣走向医务楼旁边的木桩子。

李明手脚是麻的,想抬起来都吃力,嘴里又塞着布,想喊喊不出来,当看到两个穿军装的军官,以为自己有救了,谁知军官们竟然见死不救,满心绝望。

红少将拖着人到练手的木桩子那,将渣渣绑在木桩子上,从背包里掏出一只盒子,里面是几十支飞镖,飞镖个头很小,连柄带尖大约有正规商店出售的那种匕首型小刀的刀身那么长,小巧玲珑,尾端系着小小的红布。

赤十四拿飞镖在手,嗖嗖射飞,两支镖“疾疾”两响擦着李明的耳际发稍而过,叮的一下钉在木桩子上。

李明惊出一身冷汗,而那汗珠子刚渗出来,秀美青年又嗖嗖放飞飞镖,红色与冷光闪烁间,飞镖擦着他头皮而过,成排钉在木桩子上。

他来不及庆幸,又是几把飞镖乱闪,有一把竟然钉在他手指之间,有一把飞镖钉在脖子旁,冰凉的镖身几乎贴着他的皮肤,李明吓得肝胆欲裂。

红少校提着人去玩耍时,柳司令和黄少将走到楼檐之下站着瞅了一会,看兵仔玩得开心,两位将军笑着摇摇头,不紧不慢的上二楼。

神十六和洛七黑九听到红肆和首长们说话,麻溜的收拾病房,在门口等首长,当看到将军大人,刷刷立正敬礼。

柳司令黄旅长点点头,走向倚床而坐的金廿二,到床边坐下,温和的询问身体情况和家庭情况,如果家里或遇到什么为难的地方可以跟队长反应等等。

嘘寒问暖,聊得半个多钟,黄少将自来熟,去收纳柜里轻轻松松的找出一副军棋,摆开棋局和柳司令杀将起来。

几个帅兵哥惊呆了,司令和旅长每天那么忙,为啥今天却跑来病房下棋?而且,两位首长都没带警卫,这样赖在他们这里是几个意思?

瞅着两位将军杀得难分难解,神十六洛七黑七金廿二懞圈半晌,默默的继续做自己的事,他们算是看出来了,司令和旅长极可能是特意跑来找小萝莉的。

当柳司令和黄少将在优哉下棋时,乐小同学挖药材挖得正爽,驻军区后山是禁山,打划归部队驻扎之后就没人挖药材,就算挖也只是内部人员去采某几种药,没有人为破坏环境,植物自由繁衍。

有自己最钟爱的药材,挖了也不用怕抓,乐小同学欢天喜地的采挖,但凡能用上的都挖,仍然是三五采一的方式,采一部分留一部分。

柳大少第一次陪小美女挖药材,特别兴奋,小女孩用藤织成筐子装药材,他和发小燕某人一人帮抱一只藤筐子,偶尔也帮挖根、割枝叶,摘嫩苗,玩得不亦乐乎。

三人在山岭里东爬西找,一个下午翻越了一座山岭,到傍晚收工时分,两俊少一人一担药材,真正的是满载而归。

有两个帅哥当挑夫,乐小同学自己只抱得一大捆新鲜药材,当回到山脚下,药材塞满后备箱,连副座驾也放一捆药。

斩获一批药草,猎豹兴高采烈而去,又兴高采烈的回营,归途中仍然先送锄头和镰刀回后勤,再回医务楼。

日头快沉下山尖时分,燕少的车回归医务楼下。

等得小半天的柳司令和黄旅长,听到楼下的车鸣声,不慌不忙的收棋盘:“想必是两臭小子回来了。”

神十六几人:“!”你们这样守株待兔,万一吓到小姑娘怎么办?

燕行柳向阳下车,看到不远处木桩子上绑着的某渣渣,当作没看见,殷勤的等小萝莉下车。

“我不上去了,你们帮我把东西提下来。我去关照一下那边那个渣渣,晚上你们就可以把那家伙扔给警局。”

乐韵钻出车,越过两门神走向绑在木桩上当靶子的某只倒霉蛋,那家伙落在一群兵哥哥手里真的很不幸,脸有点肿,想必吃了巴掌肉,绑他的木桩子上插满金钢打造的飞镖,那家伙都吓尿了。

看那小样,估计做梦都没想到他会倒霉催的落到那步田步吧,即有肉体上的惩罚,还有精神上的折磨。

乐小同学是个善良的孩子,为可怜的渣渣掬把同情的泪。

“你确定要放他?”为了不造成误会,燕行再次确信一下真假。

“当然要放啊,我带走他时有很多人看见,万一他还有同伴暗中拍下图片,他失踪的话正好给了某些人抹黑我的机会,扔给警局通知他家人来领走或者谴送回乡,省些麻烦。”

“好吧。”小萝莉怕麻烦,燕行顺着她的意思,放了也有好处,说不定会顺藤摸瓜的揪出幕后人或者找到线索。

柳向阳没啥意见,他有东西放二楼,和燕某人叮叮咚咚的上楼去提东西。

两帅哥没跟来,乐韵一溜烟儿的蹿到木桩子旁,那木桩子可不少,比成年男子的腰还粗,是由多根木头绑起来的。

被绑在木桩子上的李明,被人拿来试飞镖,早吓得肝胆俱裂,看到小女孩走来,不由自主的瑟瑟发抖,如果不是有绳子绑着他不能动,他早变软脚虾子瘫地上去了。

“切,当初想割我喉咙的时候怎么没想过后果?”害怕,发抖?乐韵鄙夷的丢个白眼,双手同时举高,照着人渣的脑袋上戳点,一连戳好几处,顺便用他的衣服裹住他的头,不让他再见光。

挨戳得几指,李明只觉大脑一阵剧痛,痛着痛着,眼前阵阵发黑,软软的靠着木桩子喘粗气。

特别招呼了渣渣,乐韵吹吹手指,溜回燕帅哥的车驾旁,钻进车里当乖宝宝。

燕行柳向阳上二楼,走进金廿二住的病房,看到两位肩章闪闪的大头儿小头儿,暗中苦闷的撇嘴,明面上态度端正,向首长敬礼问好。

“呵呵,你们两臭小子陪小美女玩得挺开心嘛。”柳司令瞅着两英帅气的西装青年,笑得高深莫测。

“报首长,用小美女的话说挖药材不是玩,是工作。”燕行严肃认真的答:“首长是有新命令要我们执行吗?”

“没新命令就不能来了?”柳司令气势汹汹的挥了挥胳膊,昂首往外走:“我不找你们,我找小美女,你们爱咋的就爱咋的。”

“!”燕行柳向阳默默的呶嘴,您竟然是找小萝莉,为嘛不早说?还赖在这里干什么?

兄弟俩也只能在心里诽谤一二两句,果断的拿小萝莉的袋子和自己的背包,并问兄弟们口供问得如何。

“资料我们整好了,存进柳队的电脑里,有一份存在队长邮箱里。”

“嗯,有事晚点再说,晚上开车将外面那家伙扔给青大附近的区警局,通知他家里人来接回去。”

“队长,万一那家伙胡说八道怎么办?”

“你想多了,有小萝莉特别招待过的人不可能还能记得些不该记得的东西。”

“……”神十六很想问队长,你那来的自信那么相信小萝莉会让渣渣失忆?

他心里那么想,可不敢凑上去问,和兄弟们送队长和柳队,几个兵哥们急三火四的往下跑,追到一楼屋檐下追到柳司令和黄旅长。

“一群臭小子,怕我和司令吃了小美女不成?”一群兵王之王紧随而来,黄少将没好气的笑骂。

“不,”燕行坚定的摇头:“我更担心首长被小萝莉送几把粉粉放倒在地。”

“……”黄少将磨了磨牙,如果不是因为小神医就在车上,他一定踹燕小子几脚,臭小子,专给人挖坑。

“燕小子,你别吓我们,小美女才不像你那样不讲道理。”柳司令笑哈哈哈的走向猎豹。

“就是就是。”黄少将陪司令去见小客人。

神十六与队友对视一眼,深以为然,司令说得对,他们队长确实有时候挺不讲道理的。

燕大校暗中笑笑,论不讲道理,谁能比得过小萝莉?小萝莉不讲道理的时候才叫令人头痛。

有两个肩挂金色松枝的将军走来,乐韵想当鸵鸟都不行,只好自己爬出车,苦着脸迎接两位大人物过来。

“小美女好啊,我姓柳,也就是柳向阳的三叔,我们在晁老爷子寿宴上见过一面,短短几月不见,小美女比去年更漂亮水灵了哟。”柳司令看到穿灰衣服的小女孩子,亲切的打招呼。

有道是无端示好非奸即盗,堂堂将军,主动跟自己说话,乐韵头隐隐作痛,只好硬着头皮装镇定:“柳司令好,黄旅长好!几个月没见,柳司令您也更威武更帅气啦,黄旅长的气色也比去年更好了喛。”

“小美女过奖,托福,我最近身体比起之前轻盈多了,偏头痛也没发作。”黄少将欣然表达了心中的谢意,小同学那次抓着他扎针,他的偏头痛从那后都没发作,身体也轻盈多了,腰也有力,夫妻生活和谐。

“你小子好福气,得到小美女关照了。你闪远点,别抢我风头。”柳司令嫉妒的捶了黄少将一拳,将人拨开些,免得那家伙又抢走机会。

“柳司令找我有什么特别的事?您身体没什么大问题,不用找我看诊。”来者不善,人家将军凑上来套近乎,用脚趾头都能猜得出来,他们不是求诊就是要找她帮他的兵们看诊。

“我自己没什么事,是军部的一位前辈想找小美女求个诊,”柳司令大大方方的说明来意:“那位前辈不在首都,能不能先预约一下,等那位前辈出差来京时请小美女帮看诊。”

就知道是这样!乐韵无奈的瘪嘴:“柳司令,您那位前辈来京出差时我在学校倒是可以去看个诊,我不在学校就不好说了,联系不上我可不是我不讲信用。”

“就这样说定了啊,前辈进京时我再找燕小子和柳小子去请你,你不在学校可以改为下次。”柳司令顿生欢喜:“小美女,这都傍晚了,留下来去食堂尝尝食堂饭再回去也不迟。”

“谢谢司令,我中午尝过食堂饭啦,今晚要赶着处理药材,改期再来尝晚饭。”

“小美女有事忙,我们也不虚留你,你想挖什么药材,只要驻军区有,欢迎随时来光顾。”

小姑娘珍视药材,柳司令也就不强留她,赶紧吆喝:“燕小子,柳向阳,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赶紧送小美女回学校,路上开车开稳些,谁敢乱飙车,我知道非打折他的腿不可。”

“明白!”柳向阳燕行应一声,连忙往车上钻,心里鄙视不已,两首长自己占着小萝莉的时间,到头来却吼他们,这叫什么理。

一对难兄难弟钻进车,关上车门,柳少也不客气,立即发车,掉头,一溜烟儿的开走,留给人一个车屁股。

看猎豹走远了,柳司令摘下军帽摸摸脑袋,笑咪咪的:“小美女人长得水灵可爱,心肠好,脾气也好,挺好说话的嘛,哪有像那两小子说的那么蛮不讲理,臭小子在黑小姑娘,欠踹屁股。”

“确实是,小姑娘乖巧温顺,通情达理,就那两小子老说小家伙脾气不太好,分明是怕我们抢人,所以故意含糊我们。”黄少将也表示怨念,燕小子柳小子每次报告都说小姑娘很凶残,一言不合就爆走,哪有啊,明明是个很萌很乖巧的好脾气小丫头啊。

神十六赤十四几个你望我我望你,就一个表情:囧!首长是没见过小魔女折腾人的手段,见过了小魔女的手段,看他们还能这么轻松的说小姑娘好脾气么。

眼见首长们似乎要从队长手里抢小姑娘的节奏,黑九不紧不慢的出声:“首长,那是您们没见过小姑娘凶残的样子,小姑娘生气的时候把国际杀手整得恨不得立即死去,那手段我们看了都觉毛骨悚然。”

“哈哈,算了,你别再黑小丫头了,我又不跟你们抢人,你们能抢回来是你们的本事,抢不回别找我哭诉,得,天晚了,你们这些小子去吃饭去,要不然错过了晚饭没人帮你们开小灶。”

柳司令欢快的大笑着,大步流星走向悍马。

黄少将也笑容满面,待司令上车,他坐驾驶室开车回军区办公楼。

一群兵哥们目送司令的悍马走远,赶紧分工,三个去打晚饭,赤十四去看看那渣渣,赫然发现那只渣竟然晕过去了,他先扔着渣让渣渣自生自灭,自己回楼上,等兄弟们打饭回来吃了再去给渣催眠,由洛七开车送渣渣出军区,交给来接人的庄小满送去警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