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章 夜半刺杀(二更/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乐韵背着行李钻进森林,且行且远,就算走了几百米远,也清晰的听到燕帅哥那句叫她“熊孩子”的话,默默的将燕帅哥的名字放牙齿上嚼了几回,无视他,确认四下无人,重新整顿背包,将很多东西全丢进空间,只背小量食物和帐蓬,拿出柴刀,戴上手套,边走边采摘药材。

返程的燕少,回市中心,跑去美食胡同的三味轩吃午饭,刷脸机阿福又跑去汇报给少主,宣少优哉悠哉的晃到大堂,在燕少身边坐下,一脸漾荡:“燕少,是不是小美女有事让你转达?”

“无。小萝莉去了恒山余脉山岭采摘茶叶,我来就只吃饭而已。”燕行连眉毛都没动,面无波澜。

“哦,小美女采茶去了?采新茶是要在赏石茶会上招待客人么?唔,我要有口福了。燕少,你竟然不是来传话的,你随意啊。”宣少眉峰一扬,云淡风轻的又跑后厨房。

对于宣少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行为已是司空见惯,燕大校平静的喝着白开水,等着菜。

宣少转过后堂,在厨房门口招过宣一:“去查查,最近是不是哪个家族或门派私底下搞小动作了。”

“少爷?”宣一有些不解,少主今天怎么莫明其妙的要查人底细?

“燕某人刚才透露小美女行踪的那句话有问题,想必有人私底下对仙医门人出手,燕少怀疑是古武世家或哪个门派所为,特意来露点口风,你们留意特殊家族或门派有没新动作,如果有异动,必要时传书隐谷里的先生们知晓。”

“明白。”宣一懂了,原来是燕少暗传消息来了,他应一声,立即找暗卫传少主的命令给轩辕家的密探们。

有宣一传话,宣少进厨房,又折腾自己喜爱的厨艺。

身为贴身护卫,宣一不宜离少主太久,出去转一圈又转回后厨房陪少爷在厨房里鼓捣黑暗料理。

燕少在三味轩吃了午餐云淡风轻的离开,驾着他的爱车,在路上折腾长达三小时后回到青大,继续当好学生。

当晚,柳少回宿舍看到被轰回来的燕某人,心情倍儿好,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啊,他一个人在学校怪孤单的,有小行行作伴好多啦。

乐韵一个人在山岭间东溜一圈,西逛一圈,慢吞吞的往小五台的大方向走,具体路线则是歪七歪八,避开所有山下作物区域,也避开风景区域,专往偏僻地钻。

逛到天黑,找到地方扎营,她郁闷的叹气,这半天没发现跟踪,没人跟踪,也没有无人机跟踪。

虽说第一天没人跟踪,不一定代表以后也没有,她暂时不纠结,先溜回空间打理作物,收获药材和果蔬,离睡觉还早,剥得几百个百合蒜瓣,洗几桶拿去草坪的架子上沥水,再出空间呆帐蓬里打坐,睡觉。

整整一夜,她保持浅眠状态,有个风吹草动都难逃她的听力侦察。

翌日,也是3月31日,周五。

新历三月的最后一天,学生们和上班族们忙完一天,学生们放学不放假,上班族们下班也不放假,因为清明节那天是周二,那天放假,所以将下周一的4月3日与当周六的4月1日对调,也让清明节与周末两天假相连,共有三天假,方便人们祭祖扫墓。

乐小同学平平稳稳的过完新历三月最后一天,当迎来4月的第一天,离清明更近了,加快行程。

在半上午时分,在丛林里游走的乐韵,嗅了嗅空气中的味道,默默的加快脚步,且行且停,停停走走,每到个地方嗅嗅空气,到中午,翻越一座山,也进入H北省的境内,正式进入小五台的地界范围圈。

到傍晚,找到合适的地方,平静的扎帐蓬,还捡柴生火,熬一锅粥,吃饱,准时钻帐蓬,打坐、休息。

4月1日的这一天,上班族们上完一天班,学生们上完一天课,暂时解放,首都高校学生离家近的也纷纷回家。

美少年和小伙伴们也结伴回家,同进还有燕少柳少,同行到半路便陆续分散,各归各家,各找各妈。

乐父的作坊也放三天假,武老板回首府市家里祭拜逝去的长辈,作坊里的人也回家休清明假。

4月2日,周日,城里乡下很多人们上坟扫祭逝去的长辈,毕竟有些人是从较运的地方回乡祭祖,如果一定要等清明当天去上坟时间也来不及,又或者万一清明节当天下雨,说不定就没法去山上,一般趁着天晴便去扫墓。

乐小同学在山里又跑了一天,日落黄昏时扎营,把白天顺手捉到的兔子用泥裹成泥蛋蛋,做泥烧兔子犒劳自己,等天黑后爬进帐蓬休息。

山里的夜晚温度低,哪怕是新历4月,小五台最高峰的雪峰尖仍有积雪未化,犹如冬季未过,夜里的温度才几度,很冷。

春寒料峭的夜,群山沉默,空寂而幽邃。

扎在高山山峦之间的山谷丛林边缘草甸里的蓝色帐蓬,与夜色融为一体,几乎分不出是一丛草还是一个帐包。

过了子夜,连鼠类也吃饱回洞巢睡回笼觉,山恋之间涌上薄雾,天地间濛濛胧胧,草木也慢慢的被雾气染湿润。

万籁俱静的时刻,帐包风头上方飘来淡淡的清香,优雅而芬芳。

迷人香气飘飘扬扬的逸散,令帐蓬方园一二里都笼罩在芬芳香气里,犹如春季百花盛放,花香袭人。

香意醉人,草丛地底蛰伏的虫子都没了声音,四周越发的寂静。

香气萦绕,久久不散。

打香气初现过了约一个钟,从风头上那方的草甸里走出一人,夜色深浓,看不出人的长相,只觉人似风拂弱柳,轻盈无声。

那人,是用轻功踏草而行,在距离帐蓬约百米远停了停,再近,约五十米又略略一停,到约十米处,胧朦雾气里,来人扬手,几十点冷光“咻咻”划破空气,化做一片星雨罩住帐蓬。

漫天星点光芒势如破竹,破帐而入,叮叮卟卟的钉入物体内,还有些在空中相撞,擦出微弱火花。

那火花呈点点蓝色星芒,虽然微弱,在夜色里却是极为耀眼。

成漫天花雨的冷光尽数穿透帐蓬,纷纷刺入物体,或者走空,飞进对面帐布,有些扎在帐蓬布面上,有些再穿布而过,落在草丛里。

冷光穿透帐蓬时,似乎传出微微的人哼声,最后死一般的空寂。

撒出一片暗星子的人隔空遥望冷芒没了声息,再次撒出十几枚暗星子,十几点冷光疾射帐蓬而去,人也疾身掠飞,在冷星子刺入帐蓬时人挨近,黑夜中“噌”的一声响,爆起一片冰冷的金属光。

那阴冷的金属光一挥而下,从帐蓬顶落下,帐蓬“嗞啦”破开,金属光落下,劈砍到某物。

执刀的人瞬间向后闪退出七八米远,黑暗中火星子一闪一灭,再之亮起支强光小电筒。

就着手电筒的光,人的模样隐约可见,那是个穿现代式黑色登山服的男子,年约五十,头发向脑后方向梳,露出高颧骨宽脸,五官立体感强,面部总体看又无出奇之处。

他背着一只普通背包,穿登山鞋,手中一把开过锋的开山长刀,冷光闪烁,当闪退之后脚踩进草丛,他举着手电筒照向帐蓬方向,而帐蓬被破开仍然没有倒,只是半塌了,有风吹拂,破布摇招带起“啪呼啪呼”的破响音。

执着开山刀的男子脚尖点地再次掠起,电筒光如舞池追影灯一样晃动,人掠至帐蓬半米远的地方开山刀再次疾扫而过。

砰,啪,大刀挥过,先是砍到帐蓬的支杆,再之钢支杆被硬生生的折断,随之帐蓬被大力带起,朝一边翻起,帐底有东西晃动。

执刀男人连扫两刀,将帐蓬砍得稀巴烂,赫然发现帐蓬内只有一个穿着衣服的草人,还是用新鲜草木扎成的靶子,草人穿着一套灰色卫衣,身上扎着几十枚三刃小镖刀。

帐蓬内除了一个草人再无他物。

执刀男子看到帐蓬无人,再次挥刀,将帐蓬挑起甩飞,帐蓬之下是一片草,也藏不住人,他向后一掠后退出数尺,同时收起手电筒,紧握长刀,做出面对强敌的防备姿势。

他全身警戒,耳听八方,防备人偷袭。

黑暗中没有夜鼠活动,也没有夜鸟鸣叫,连虫子声都没有,静的让人心慌,冷气扑面,寒凉如冰。

握刀的男人保持着如临大敌的姿势,时间越久,神色越发凝重。

过了大约一刻钟之久,黑暗中出现一点风声,执刀男子眼到手到,眼睛移动时,身动,长刀如虹,照着风微动的方向砍去。

他长刀刚挥起,哗啦,一股冷水兜头盖脸的朝他泼至,那水出现得太莫明其妙,执刀男被泼个正着,眼睛沾水,像浸泡于石灰水池般,火辣辣的疼痛烧得眼睛睁不开,就连嘴里也辣烧起来。

冷夜里,有清脆如黄鹂的声音荡开:“你这个小瘪三深更半夜的不睡觉,又是撒迷香又是丢暗星子,还拿着刀又砍又杀,你几个意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