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零二章 杀人灭口(二更/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晚的草甸很静,那种空空寂寂的感觉能吓晕胆小的,乐韵是不怕的,走到自己扎帐蓬的地方寻找散落的暗器。

老男人撒了几十枚暗器,大多是三刃小镖刀,还有十几枚梅花针,暗器上都涂有毒,泛着幽蓝的光。

暗器撒得到处都是,有些扎在帐蓬布片上,有些在草丛里,有些在草人身上,那个草人是她上午才临时扎成的,很粗糙,被暗器扎的衣服报废,回收衣服,解散草把子。

将毒镖刀和梅花针全捡起来,用一只瓷碗装起放空间有空再研究,也将被砍得七零八落的帐蓬回收,破败的帐蓬留在山里容易污染环境,自己回收走送去专业回收垃圾的地方做专业处理,也算是为爱护环境做点力所能及的事。

深更半夜的,乐小同学不想再重新搭帐,回自己空间安安心心的睡觉。

被灌了药,男子只觉喉咙里像铁蒺藜拉过似的,喉咙不再是自己的喉咙,那种疼痛从嘴里到胃里,再慢慢的渗向四肢百骸,之前身骨酥软,如今血液好似被冰结,全身一点一点的僵硬。

不过一会儿,男人感觉自己全身凝结成冰块,浑身发冷,意识越来越混沌,很快,他眼前一点一点的灰暗下去,然后视里全一片漆黑,意识也在一片黑色中中断。

有两天一夜没怎么休息,乐韵睡得很香,准点醒来打坐后晨练,洗脸吃空间水果当作早餐,再收获空间作物,然后才检查收缴来的战利品。

老男人的背包只有少量吃的,一张很宽的雨布,两套衣服和鞋,大概有一万来块钱,还有十几只大大小小的瓶子,有瓷瓶,也有玻璃瓶,还有胶制瓶子。

没有找到任何身份证明,只好作罢,乐小同学欣然笑纳了瓶子和钱,出空间,看看老男人是死是活。

天色大亮,看天空仍是晴天,而早晨的崇山峻岭之间雾气缭绕,犹如仙境,草木间露水湿重,寒气飘飘。

被丢树底下的老男人,衣服和头发被露水打湿,脸上都是水渍,他红肿的眼眶消肿了大半,呼吸与心跳还在,而脸惨白惨白的,呈冰冻过的僵化状。

找到自己的实验品,乐韵帮他做全身扫描,那家伙还活着,但是,身体跟植物人相似,更接近于僵尸体,大脑电波还在活动,也证明她的实验药品没有失败。

她整出的药就是僵尸粉,中了药让人跟僵尸差不多,是体僵思维又不僵,试想一个人有思想有想法,偏偏说不出话来,身体也不听使唤,那该是多么的……悲剧。

理想状态是思维完全清晰,身体完全僵化,目前看实验效果证明僵化程度达到满意级别,而思维方面的要求达不到要求,实验体的大脑健康度比昨天差了许多,说明药物对神经有副作用,需要改进。

收到临床实验数据反馈,乐韵看四下无人,溜到树林里又回空间,在成堆成堆的药材里挑挑拣拣,挑选出几十种药,捣成汁,又另挑些药材捣汁,加进以前制的僵尸粉重新配制一番。

出空间,将初级僵尸粉的解药给老男人灌下去,重新点他穴道,让他享受清风露水,自己提把小锄头去草甸上找需要的药材。

被丢树下的男人,重新有意识时只觉浑身冰凉,眼睛也能视物,就是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和行动,只眼睁睁的看着草和树。

他等了很长一段时间才看到小女孩出现,看她盯着自己上看下看,当她给自己灌下一碗药,他只觉又苦又腥,想呕,呕不出来,那腥味和苦味满嘴满肚子的乱蹿,折腾得他情不自禁的鼻涕眼泪直流。

他流得眼泪干了,当太阳升高,草甸上的露水都干了,他忽然发觉自己冰凉僵硬的四肢回暖,就算自己抬手的力气都没有,却能真实的感受到自己的体温,他在好转。

有瞬间,他以为小女孩是忌惮唐门,所以暗中给他解药,让他自己好了自己离开,然而当看到从草甸另一边冒头的小女孩,他的心又凉了下去。

男人看着小女孩穿过草甸跑到树林边,小女孩提着一把小锄头,另一只手还抓着几棵绿色植物,她没有带任何行李物品。

恍然间,男人惊悚的睁大眼,他想起来了,小女生昨晚和早上也没有背什么行李包,她的行李都哪去了,她给他的药又从哪来?

他好像发现了了不得的真相,眼睛冒出亮光,很快又把激动的情绪平复下去,变得死气沉沉。

外出溜一圈回来的乐韵,跑到当实验品的老男人身旁,观察一遍,乐得呲牙:“小瘪三,你不用装虚弱装可怜,装也没有,装得气息奄奄都没有用,落到我手里不可能还能逃出生天,我把昨天的药改良了,再试试。”

老男人想装死博她同情放他走?

她又不傻,脑子没进水,哪可能圣母到放虎归山,如果心软放走他,他肯定会泄露她的秘密,到时别人就能研制出专对付她的毒来收拾她。

尤其这家伙还不是普通人,虽然不知道他来自哪个门派,反正不管咋的,敢肖想她的小命,那么当然要以命相赔。

这世界弱肉强食,谁输了就是败寇,她如果技不如人,死得会很惨,因此,他早该想到后果,输了,他也要承担他自己种的苦果。

在乐小同学眼里老男人已是一个死人,也没藏着,光明正大的从空间里取出一碗药,捏着他的下巴,灌药。

男子看到小女孩凭空拿出个碗,一双眼睛骤然睁大,当闻到浓郁的带着奇怪味道的香气,死死的闭着嘴,拒不喝药。

可无论他多么抗拒也无济于事,小女生用力掐他下巴,他自己张开嘴巴,那碗青绿色的药汁尽数倒进他嘴里,顺喉而下,落入胃。

乐韵点老男人的下巴和脖子处几下让他闭上嘴巴,拿出他的衣服蒙住他的头,再拿他的雨布将他裹起来,扔回空间草地上,自己收拾一下,背着个背包,拿着柴刀钻进树林赶去小五台最高峰东台峰的主体山峰中的某一侧山脊寻药。

因为自己有目标有计划,她一路赶路,没再采挖普通药材,重点在于避开人,尽早赶到自己要去的地方。

4月的小五台,山峰尖上还有雪,而从山脚往山顶的山岭间草木青绿,很多植物开花,一片春光明媚。

这时节也是出游的好季节,各大景区游人很多,徒步路线风景最美,登山爱好者成队,许多徒步路线段人都是排成长龙似的,扎营时彩色帐蓬成片成片的。

为了减少麻烦,乐小同学尽量走山岭树林以避开人群,没得选择时才走有游人走的路,混在驴行人群里当旅游者。

避过游人,到下午,她爬到小五台东峰的一个山头,找到一处悬崖峭壁中有岩崖的地方,先回空间给当试验品的老男人灌几碗药,再拿出绳子出去,找棵树系上绳,从山顶垂下去,沿着绳子爬到悬崖有凹洞的地方,钻进需要猫着腰在才能爬进去的岩洞。

悬崖上的岩洞就是石块之间的凹槽,足够深,有些地方还被岩壁挡住,很隐秘。

爬进岩凹壁里,乐韵将丢空间里的老男人提溜出来,将他丢在岩洞里,老男人被灌了药,已经只余半口气。

那种破烂玩意儿,她是不会留在空间里污染空间的,将他丢在岩洞里也算是让他死有葬身之处。

她很有良心,将他的衣服和空背包都丢还给他,至于人,仍然用防水的雨布裹起来,裹得密不透风,就算他腐烂了,只要没腐蚀坏雨布,臭味都传不出去。

当然,他就算腐烂也不会臭,她可是给他喂好几种药,他的尸体会在短时间因缺水而变成木乃伊,然后像风吹雨打几百的骨头一样风化。

扔掉人体实验品那个大包袱,乐小同学心情轻松,爬出凹岩,沿绳子爬上去,收起绳子,提处自己的柴刀,风风火火的朝着自己的目标地赶。

一路急赶,在日落之前终于赶到一个山脊背上,海拔约有二千多米,即有树林也有狭谷、草甸。

乐小同学在树丛里找到几棵野生茶树,将杂草与藤蔓砍掉,清理出一片地方,搬出些石头和碗放地上,又在附近的几棵树上划开口子收集汁,自己回空间吃东西。

夜里湿气重,她想跑外面去吃雾气,窝空间收割药材,把茎块作物全采挖,种植采得份量足够的药材类也挖出根兜,改种其他种类。

按时睡觉,到凌晨时出空间收集露水,后半夜基本就等着采集露水,每隔一个钟收集一次,到天明时分收到好几瓶露水。

天亮之后没空再集露水,先摘空间的那棵以前是百年、现在差不多等于千年的老茶树上的茶叶,再跑外面采摘野生的茶叶。

收获到好几包野生茶叶,用携带的小型真空打包机连接蓄电池打包密封保存,再收回树汁,乐韵心高采烈的转移阵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